皇上,你可以不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改变

      周旺回到自己住处,泡在卢巧云为他准备的装满热水的木桶上,满足的叹息出声。
      
      男人在外劳碌一日,回到家后要的,不就是这份温柔体贴吗?原配崔氏固然也是温柔之人,但性子傲,从不会像卢巧云这般,把他服侍的熨熨帖帖。
      
      卢巧云拿着帕子轻轻替他擦着背,心疼道:“郎君出去几日,可消瘦不少。”
      
      周旺笑了笑,不以为意,倒是心疼她一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道:“你为这个家操心了。”
      
      今晚他的心思虽然都在女儿身上,但也不是没看到她的憔悴。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一个妇人家,定也是吓破胆了。
      
      卢巧云哽咽着诶了声,趁机向他倾诉事情发生后,她是如何力保周舒侗性命,以及这几天所承受的压力,末了含泪说道:“郎君回来就好了,妾整个人都踏实了。”
      
      周旺理解她的感受,乍听到女儿悬梁,他惊的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虽然送信的仆人一再强调人已没事,可往回赶的这一路,心也一直吊在桑门口。直到回来见到女儿本人,亲眼确认,她人虽虚弱,也是好的,整个人才松了口气。
      
      想都不敢想若当时他在家,亲耳听到郎中说女儿可能无法活下来会是什么感受,即便只是听夫人言简意赅述说,也觉险象环生。连家里珍藏的百年人参都用上了,可见当时有多危急。这个女儿,真是鬼门关转了一圈。
      
      “还好有你。”周旺拍了拍她的手,起身,换上干净的衣裳,回到榻上坐着继续说话。
      
      “妾也是怕,阿侗原本多乖巧的一个孩子,却因为妾和阿圆……”卢巧云说不下去了,虽说这些话也不是发自真心的,但每每想到就因为她母亲是博陵崔氏出身,即便现在周旺的夫人是自己,也常被长安城那些贵妇贵女看不起,她就气愤,就没办法待她好。
      
      博陵崔氏,就因着出身,一个早就不在这个世上的人却仍强压自己一头。
      
      周旺拧眉,看着她道:“娶你过门是我的主意,你和阿圆无需自责。阿侗要怪,就怪我这个父亲。”
      
      “话不是这么说,郎君正壮年,再娶是应当的。不过凭郎君的身份,即使是续弦,也能找个比妾强许多的……”卢巧云一脸哀伤,低下头,不愿给他看到自己的难过。
      
      “阿云……”周旺轻捏这她下巴,抬起她的头,果然看到她泪珠滚落,睫毛湿漉漉,却在倔强忍着不哭出声。
      
      周旺轻叹了口气,把她搂入怀,道:“你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我心里一直有你。”
      
      “郎君,妾何尝不是。”卢巧云伏在他胸前,低声饮泣:“原以为,你我今生注定无缘,妾已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想着待阿圆长大嫁人后,就找个庵堂住下。为郎君和阿圆吃斋念佛。妾能再留在郎君身边,定是上苍怜悯妾一片真心,让你我能再续前缘。”
      
      想起当年,两人因为身份地位的差距,明明郎有情妾有意,却不得不屈从父母的安排,各自嫁娶。后来,卢巧云寡居回家,周旺发妻病逝,绕了一圈,蹉跎了十几年,一对有情人终于能在一起。
      
      卢巧云轻挨着这个做梦都没想到能嫁的夫婿,有意无意撩拨着他。
      
      周旺这个粗糙的汉子,哪经得她这样撩拨,不一会,就被她蹭得欲、火难耐……
      
      一翻云雨,饱食餍足的周旺搂着粉面含羞的夫人,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猛睁开眼,道:“阿侗悬梁这事,切不可传了出去。”
      
      现今朝中上下都心知肚明,皇上年纪也快十四了,该充盈后宫了,但凡自家有适龄女儿的,哪个不挖空心思往宫里送。如今他们家的阿侗和吕相之女吕娘子,最被看好,可不能因为这事,被有心之人利用,半年的苦心功亏一篑。
      
      “妾知道,一开始就叮嘱郎中,不可将此事外传。”卢巧云伏在他胸前,温驯说着。半掩的眼眸,冷厉如刀。若不是知道此事传开对她和郎君都不好,她可真想让整个长安城的人都知道。
      
      时辰不早,一路奔波加上方才那一番折腾,周旺也累了,不一会便沉沉睡去。
      
      卢巧云躺在榻上,幽幽睁着眼,满脑子都在想,接下来该如何做。让周舒侗进宫,她心中真是万万不甘。
      
      今晚,阿圆气冲冲跑来告诉她,周舒侗醒来后不一样了,她还不以为然。但现在,她信了。
      
      周舒侗厉害了,知道周旺吃软不吃硬,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他满腔的怒气,半点没以前毛毛躁躁无头无脑。
      
      卢巧云想起小时候曾听母亲讲过的一个痴儿的故事。以前有个痴儿,在一次大病之后,一个傻痴的人竟然变聪明了,乡里人都不明白为何。后来便有这样一个说法,人到鬼门关走一圈,能打开被封的部分神智。莫不是真的?
      
      ------
      经过了几日的休养,周舒侗整个人总算恢复了力气,脖子上的勒痕也淡了不少。身子一好,她便开始实行挽回自己在周旺心中形象的计划。
      
      上辈子她做了三年客服,什么刁难客人没见过,早就练就了一套哄人功夫。把周旺哄的,从看到她绷着脸,到一看到她就笑盈盈。
      
      父母和儿女之间,果然还是儿女占了优势,儿女但凡用点心思顺着哄着,就能在父母心里天下第一。
      
      这不,经过半个月的不懈努力,就成功修复了原主了周旺僵硬的父女情,成功让周旺相信,她大难不死,性情大改。
      
      只不过有人高兴有人愁,周舒侗和周旺关系越来越好,卢巧云母女脸色就越来越难看。
      
      多少次,周圆圆变着法子刺激周舒侗,最后却被她反刺激的气呼呼离去。周圆圆是真的没法子了。
      
      这日,周圆圆再次在周舒侗那败北,来到卢巧云屋子嚎啕大哭。
      
      “阿娘,再这么下去,阿姊定要进宫了。”讲到这里,周圆圆狠狠捶榻。她恨,周舒侗美貌不如自己,才能不如自己,却凭着出身,处处高她一等。若真是让她进宫为后,这辈子,她就算是嫁给以后位列三公的郎君,都永远比周舒侗低一等,不,是云泥之别。
      
      “哭有何用,她真开了智,阿娘又有什么办法。”卢巧云也是难受,谁能想周舒侗竟是因祸得福,忍不住责备起亲生女儿:“若不是你那日冲动,那样刺激她,又怎么会这样。”
      
      周圆圆抬起头,泪汪汪看着母亲,咬牙切齿道:“儿怎么知道会是这样,若早只如此,定不会说那番话。她像以前那般,倒还能拿捏,如今别说拿捏,是连看都看不透。”
      
      这头,母女二人在屋内苦恼。那头,周舒侗气走周圆圆后,用在现代掌握的化妆技术,给自己化了个清新秀丽的妆容,和阿翠美滋滋出门逛长安城。
      
      周府在永兴坊,离东市不算远,但今日周舒侗只打算在坊内逛逛。初来乍到嘛,小脚脚总是要一步一步来的……当然,主要还是原主对府外的世界并没有太多接触,留给她的可用信息不多。初来乍到嘛,总要先了解了解所出世界的治安环境。
      
      永兴坊住的都是富贵人家,想必安全问题不大,不然早上她向周旺提出想在坊内逛逛的要求后,他那么爽快答应。
      
      这是与她过去二十二年所生活的环境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这里没有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没有纵横交错的交通措施。每个人节奏多放得很慢,甚至那在路边卖烧饼的小摊贩,都是在用慵懒地语气叫唤“卖烧饼了喂……”,完全不会给人紧迫感。
      
      就冲这个,周舒侗笑眯眯给了阿翠一些铜板,让她去买了两个烧饼。
      
      边吃着烧饼边她慢悠悠走在这宽平的街道上,欣赏街景,打量路人,完全没有以前的匆忙。
      
      这种感觉真好啊!虽然烧饼没后世好吃,但冲这悠闲的氛围,她也不嫌弃了,美滋滋吃了半个,剩下的交给阿翠解决,美曰其名,还想留点余地尝尝别的。
      
      毕竟不是东西市,坊内街道并没有很多铺子,可逛的不多,一条街走下来,也就就那么两间酒肆几间小食铺,方便坊内人民的生活。很多东西,还是得去东西市买。
      
      也许是永兴坊住的都是富贵人家,这一路,周舒侗就碰到了几次巡逻的坊丁。安全感杠杠的。
      
      逛了两条街,主仆二人也累了,便在一家看起来很高大上的酒肆歇脚。
      
      铺陈华丽的酒肆约能容纳白几十客人,但此时人却不多,偌大的酒肆不过两桌人,含她这一桌。其实说是桌,不过也就是比在家里用膳时较为大点的食案。
      
      此时,周舒侗是不知道,明明门面看起来很不错的酒肆为何客人那么少,待到付钱时,一切都明白了,也太迟了,不过这都是后话。
      
      此刻,周舒侗作为酒肆内的第二桌客人,享受着店小二的热情招待,很豪气地点了一壶酒及三四样菜,不乏大鱼大肉。小二笑的两眼都快眯成一线了。
      
      “哼,果真粗鄙。”
      
      周舒侗顺着声音过去,是旁桌那个长相娇媚的小娘子,看到自己扭过头,她还更加重重地冷哼了声。
      
      认识?周舒侗轻拧着眉回想。
      
      记忆搜索完毕,不认识。
      
      不认识,这小娘子为何口出恶言?
      
      在后世备受压迫,来到这里,有个做高官的父亲,嚣张跋扈一下不过分吧。
      
      “这位小娘子,为何学豕叫?”
      
      阿翠听到这话,直接把喝进嘴的饮子喷了出来。失态的不止她,旁桌那位小娘子的婢女也是,憋笑憋到脸通红,最后还是没忍住,噗呲笑出声,立刻被骂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男主就来~打酱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