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可以不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想通了

      周旺一身风尘仆仆,沉着脸进来,他模样本就长得粗犷,一绷起脸,那凶狠模样很容易把人吓到。
      
      跟在他后面的是卢巧云和周圆圆,两人神色都颇慌张。
      
      周旺这几日在外办事,突然接到家仆来报,长女自缢,真是又惊又气。她如今可不仅仅是周家女儿,更可能是大梁未来皇后。他费劲多少心思才为她某得这机会,怎么能就此拱手让人。
      
      片刻也不敢耽搁,周旺连夜坐马车赶回府。一下马车,不顾卢巧云劝他先回屋沐浴更衣,直奔周舒侗住的院子。
      
      周舒侗被惊醒,艰难坐起身,看着这些突然闯入她房间的人,心中很是不快,面上却依然平静。
      
      周旺开口就是怒骂:“一哭二闹三上吊,还真是做足了全套。堂堂周家大娘子,竟学这种下三烂手段,简直骄纵到无法无天了……”
      
      卢巧云略微得意看着周舒侗,每次看到她被周旺训斥,心就倍感舒坦。博陵崔氏生的女儿又如何,还不是愚笨顽劣。
      
      待周旺训斥够了,卢巧云才温柔上前,揉着他胸,柔声劝道:“郎君莫生气,这一路的奔波,身子本就累,再生气,伤了身子可怎么办。”
      
      周圆圆也上前附和:“阿耶可得保重身子,阿姊平日虽任性了些,倒也没闯出什么大错,这次自缢,着实把我和阿娘吓坏了。”
      
      “可不是么,当时把我吓得……阿侗若真有个万一,只怕我也跟着去了。”卢巧云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
      
      周圆圆果断跟上,伤心欲绝说道:“阿娘,你怎么能真么想。阿耶常说,我们是一家人,没什么比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更重要。”
      
      周舒侗微垂着头,暗暗嗤笑。这对母女可真够不要脸,说得她是外人一般。
      
      周圆圆这话听得周旺有些动容,也让他想起种种不愉快的过往,想到平时长女对自己的恶言恶语。火气更盛,准备发作之际,周舒侗却哭哭啼啼开口。
      
      “儿知道错了。”周舒侗挣扎着起身,却因身子骨太弱,挣扎几次都不成,最后还是在阿翠的搀扶下,才勉强站起来。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两年,每次和父亲见面几乎都是吵到面红耳赤不欢而散,除了周旺脾气暴以外,也是原主太倔强,不懂服软。
      
      周舒侗长相本就偏娇柔,如今虚弱到每走一步都似弱柳扶风,加上低声饮泣,更是衬托得格外弱小可怜。这时代虽然推崇丰腴为美,但柔弱总是更能勾起人的恻隐之心。她这般可怜兮兮,愣是把周旺那准备发作的一肚子怒火给压下去了。
      
      周旺看着她脖子那道勒痕,终究是有些于心不忍,语气柔和了不少,道:“还敢不敢动不动寻死?”
      
      周舒侗轻轻摇了摇头,美目泪光莹莹:“儿也是一时受了刺激,才做出这糊涂事。”说完,周舒侗还有意无意看了眼周圆圆。
      
      那一瞥,让周圆圆倒抽了口冷气。那日她对周舒侗说了翻恐吓的话语,本只是想吓唬吓唬她,让她害怕哭闹,让父亲对她死心,放弃送她进宫的念头,也确实没想到她会吓到直接悬梁自缢。
      
      毕竟若她真自缢身亡,外头定会非议阿娘刻薄,于她名声也不好。
      
      故而周舒侗悬梁那日,周圆圆母女二人也是急的不行,忙让人去请郎中。郎中看后直摇头,断言人出气多进气少,怕是不成了。
      
      事已至此,母女二人只得静下来想办法。宽慰自己,若周舒侗真亡了,倒也不全是坏事,至少绝了进宫的可能。只要面上功夫做足些,外头想非议也抓不住把柄。
      
      卢巧云是什么人,即使是做样子,也很舍得,果断用上等人参吊着周舒侗那半口气。
      
      谁料,周舒侗这半口气还真被吊过来了,气的二人差点吐血。
      
      周舒侗醒来后,卢巧云母女一番琢磨,又想了另一计。何不将计就计,让人给周旺送信,就说周舒侗不满家里有意让她进宫,闹腾的厉害,负气悬梁了。
      
      想来父亲定是信了这说辞的,才连夜赶回。周圆圆目光沉沉。
      
      若是她告诉父亲,那日是听了自己那番话才想不开的,怎么办?醒来后的周舒侗她拿不准,和母亲还没商量出法子,父亲就到家了,拦也拦不住,非要先到这里,她和母亲只好紧跟上。
      
      不行,她绝不能让阿姊拿自己那日对她说过的话大做文章。当时说那翻话的时候,不过自己和阿姊在场,没有旁人可作证。只要她不认,父亲定不会信的。在父亲心里,她一直是那个最乖最懂事的好女儿。说不定还会认定是阿姊为了诬陷自己,口不择言。这么想,周圆圆心定了不少。
      
      周圆圆能想到抵赖,周舒侗岂会想不到,故而也没往周圆圆身上说,只是道:“……濒死那一刻,儿想到这十几年来,父亲的悉心教导,真是悔恨不已。儿还没有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却做出如此让父亲痛心的事。好在老天怜悯,又给了儿机会,儿以后一定好好听父亲的话。”
      
      在挽回自己在周旺心中的形象前,即使说出是受了周圆圆一翻刺激才自缢的,他也定是不信的,谁让原主信誉太差。没办法,只得暂时忍下这口气,软声软语跟周旺认错,没有再像往日那样说话夹枪带棍。男人天生对柔弱的女人有保护欲,更别说这个人是自己女儿。这时候扮柔弱,是缓解父女关系最好的法子。
      
      周旺的怒气是彻底没了,若经此一事能让女儿变得懂事,也算是祖宗庇佑。
      
      叹了口气,周旺道:“你能有此觉悟,我很欣慰。”
      
      怒气消散后,周旺这才觉得,屋内闷热的厉害。环视一圈,发现屋内只有一盆冰块。不由向卢巧云看过去,无声问:周府连冰块都用不起了?
      
      卢巧云哪能不明白他这一眼是什么意思,笑着低声解释:“阿侗身子还很虚,再受凉可不好。”
      
      原来如此,周旺满意点点头。这个妻子向来温柔贤惠,家中上下的事一直都是操办的妥妥当当。
      
      卢巧云怕他继续留在这会生变数,又道:“很晚了,郎君,我们回屋吧。阿侗也要歇息了。”
      
      周旺点点头,嘱咐周舒侗好好养身子便转身离去。这一路奔波也确实累了。
      
      临出门前,周圆圆又打量了周舒侗好一会,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今晚的周舒侗,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父亲甚少管后宅之事,察觉不出情有可原,可时刻把周舒侗当做劲敌的她,可完全看出异样。
      
      难不成人大难不死后,真的会性情大变?
      
      周舒侗可不怕绿茶花母女有没看出她的不同,从头到尾根本没在怕。周圆圆盯着她瞧,她便朝着对方讥笑。她可没有被欺负的习惯。不过站了那么久,她也累了,人一离开,就吩咐阿翠把院门拴上,赶忙回榻躺下。
      
      残缺的记忆拼凑完整,周舒侗眉眼弯了弯。
      
      大梁皇后,命不久矣的病秧子皇上。不就是意味着,她只要熬到皇上驾崩,就是整个大梁低地位最尊贵的人?
      
      锦衣玉食,碧瓦朱甍,还能提前过上养老生活,这皇后有何当不得。
      
      原身傻,听信继妹忽悠,真信周旺是拿她去换富贵,认为这深宫的生活是囚禁。
      
      只能说人各有志吧,她倒很喜欢混吃等死的悠闲日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我会努力活久一点的。微笑
    -----
    -----感谢在2020-05-30 00:00:00~2020-06-01 23:59: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浮一白、千秋墨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乌毕月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