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可以不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好继妹

      周圆圆毕竟深得母亲真传,很快调整过来,两眼瞬间蒙上水雾,一脸无辜看着周舒侗,仿佛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
      
      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做着各种揣测。
      
      阿姊活过来后,阿娘和她确实是这么商议的。周舒侗如此愚笨竟会猜到,不由让她感到震惊。
      
      人是不可能忽然变机灵的,定是她身边的阿翠说的。这个婢子,软硬不吃,人也有几分机灵,若不是她的卖身契在崔家,早被阿娘找借口卖掉了。
      
      这样想就通了,周舒侗还是那个毛毛躁躁的周舒侗,心里藏不住事,才会把这些话说与自己。
      
      周圆圆心定了定,最后带了点忿忿不平说道:“阿姊怎可这般曲解阿娘的一片苦心。”看向她的目光也在赤、裸裸指责‘你不识好人心’。
      
      周舒侗摇着团扇,说了句:“收起她的苦心吧,谁稀罕。”
      
      周圆圆哑然,一股无名的怒火蹭蹭蹭往上冒。呵呵,刚才果真是错觉,才会认为周舒侗变了。这人哪里有变,还是随便一句话就能气死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努力压下那股怒火,周圆圆道:“行,既然阿姊不稀罕,就由着父亲安排吧。我倒想看看,父亲回来会如何惩罚。”
      
      她以为周舒侗会被吓到,谁料对方却像看个白痴一样看着自己。
      
      周舒侗此时看着周圆圆的眼神,确实带着惊讶。就这样一个肉乎乎的小胖妞,竟然把原主忽悠到悬梁自缢?
      
      不怪对手精,实在是自己太菜。
      
      “阿妹觉得父亲会如何?且不说我母亲出身博陵崔氏,单凭我是父亲唯一的亲生女儿,他都不会放弃送我进宫。你说是吗?”
      
      周圆圆越听眼瞪得越大,那对远山眉更显得滑稽,周舒侗忍不住噗呲笑出声。
      
      “阿姊想进宫了?”周圆圆语气充满不敢相信。
      
      周舒侗摇着团扇,漫不经心说道:“想与不想又如何,经此一遭,我也想通了。父亲既然想送我进宫,哪怕只是为了周家,我也只能进。”
      
      “不是的,阿姊,你不想进宫,我和阿娘会在父亲面前替你说话的。”周圆圆急了,说话语速都变得飞快。周舒侗态度突变,打得她措手不及。
      
      几天前还宁死都不愿意进宫的人,怎么能说变就变,一点立场都没。
      
      周舒侗摆了摆拿团扇的手,笑的一脸和善:“罢了罢了,不必勉强。”
      
      “不勉强不勉强。”周圆圆狂摇头,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她看,不进宫真的一点都不勉强。
      
      恰好此时,去拿酪浆的阿寒回来了。
      
      托盘装着两碗酪浆,阿寒恭敬先递给周圆圆一碗,讨好道:“婢子心想,天气这般闷热,娘子说久了定会口干,故而也给娘子拿了一碗。”
      
      周圆圆笑眯眯接下,又恭恭敬敬端给周舒侗,讨好道:“阿姊请喝。”
      
      阿寒差点惊呆,她不过离开一会,发生了什么事?二娘子对大娘子态度怎么变得这般……谦卑。
      
      周圆圆拿起另一碗,喝了口,看向周舒侗,仿佛方才那翻争吵不曾发生般,笑眯眯道:“阿姊身边的婢子可真是机灵,比我身边那几个蠢婢好使多了。”
      
      周舒侗默默喝完酪浆,把空碗递给阿寒后,才摇着团扇笑道:“什么我身边你身边,不都是由阿娘管着。阿妹若是喜欢,可直接把人领了去。”
      
      闻言,阿寒大喜。她早就想去二娘子身边伺候了。跟着这个不受宠爱的大娘子,这几年可没少受欺负。加上这几个月郎君有意送大娘子进宫,她可不想跟着去,以后一辈子困在掖庭。不仅是她,阿香也是一样的想法。
      
      周圆圆嘴角极其不自然地抽了抽,心里不确定她是不是知道阿寒被她收买了。只得抿嘴笑了笑,打趣带过道:“阿姊可真会说笑。”
      
      脸上笑着,心却没来由慌。眼前的后周舒侗让她有些拿捏不准,这可不妙。
      
      周舒侗勾了勾唇,道:“我可不是说笑,你若是不要,就打发去伙房烧火吧。”
      
      云淡风轻的,像是打发一样物件。
      
      周圆圆和阿寒同时僵住了,特别是阿寒,更是直直等着周舒侗,不敢相信她会让自己去做杂役婢子。要知道,她身边也就三个使唤婢子,自己一直都是最受她喜爱的。
      
      周舒侗觉得好笑,对阿寒道:“贱婢莫要忘了,我就是再不受父亲喜爱,也是这个家的主子。”
      
      阿寒这时才彻底反应过来,她是真的要打发了自己,哭着求周舒侗不要让她去做烧火婢。求不动,转而又哭着求周圆圆将她领走。
      
      屋内热,周圆圆呆久了,早就热的慌。这会阿寒对着自己一顿哭,更是烦闷的额头直冒汗。蠢婢,以前怎么会觉得她机灵。若是真把她领走了,谁在周舒侗身边盯着?指望阿香那个更蠢的?
      
      阿寒抬头看见周圆圆额头不断渗出的细汗,忙拿过一把蒲扇,用力给她扇风,用行动直接讨好。
      
      周舒侗嗤笑出声。这几日来,阿寒这婢子可不曾对她这般殷勤过。
      
      去向管家讨要冰块的婢女阿翠此时也回来了,进门看到周圆圆,紧张兮兮快步走到榻前。放下装着冰块的木盆后,朝她福了福身。又接过周舒侗手中的团扇,轻轻帮她扇风,借此护在榻前。
      
      “娘子可要喝水?”阿翠见她一直舔唇,担心她口干。
      
      周舒侗懒洋洋应了声,转头看向这个比自己小了一岁,却是这三天里最细心照料自己的人。她不是个喜欢和人交心的人,但能分辨谁对自己真心或假意。
      
      阿翠去给她倒了杯水,喝过后,周舒侗顿觉得喉咙舒服多了,连着勒痕也没那么痒了。
      
      周圆圆说了那么多话,也觉得有些口干,便让阿翠也给她倒了一杯。阿寒抢着干了。
      
      一盆冰块虽然没法跟空调比,但也确实让屋内有了些许凉意,周舒侗也有了些许困意,打着哈欠轻挪了下身子。
      
      “吾乏了。”
      
      这话很直接在赶人了,周圆圆皱眉看着她,觉得今晚跟她说话真是艰难。
      
      站起身后,忍不住跺了跺脚,离开后直奔母亲住处。这样的周舒侗让她很不安,看不清猜不透。阿姊她为何会变这样。
      
      阿寒来回看了看两人,也紧跟着追了出去。
      
      阿翠尽责给娘子扇着风,也不去管阿寒为何离去,全心全意伺候周舒侗。看到她睡着也下意识伸出手下摸了摸脖子,两眼发酸。
      
      夫人在世的时候待她们极好,临走前嘱咐她们几个要照顾好小娘子。没想却照顾成这样,差点一命呜呼。还好夫人在天有灵,娘子最终活了过来,不然她定也是跟着去的。
      
      永远忘不了,那日她被二小姐逼着出府买果脯,回来就听到大娘子悬梁了,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出门前还好好的,怎么半天的功夫就寻死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寒阿香为何不在身边看着?阿翠越想越难受。
      
      有了后娘就有后耶,先人果然诚不欺人。
      
      然而周舒侗才睡着没多久,屋外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没一会,房门被一脚踢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下周四换榜是来不及了,只能一天一章(不能超数字),申请下下周四的榜单~~
    好心慌。
    -----
    下一本古穿开《哀家不颓,更加不废》,沙雕甜文。替太后和丞相大人求预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