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可以不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中秋宴(3)

      然而等她们来到湖边,并没有看到吕娘子等人,但能看出周遭有些凌乱,湖边某处有一大滩水迹。
      
      莫不真是是吕娘子落水了?
      众人神色都有些凝重,做着各种猜测,却不敢出声。
      
      不一会,王府的婢女也急匆匆从别处跑过来,微喘着气开口道:“诸位娘子,请随婢子移步正堂,王妃一会就到。”
      
      大伙听说王妃就来,对吕娘子的事再好奇也不敢再留,随着婢女来到设宴的地方。
      
      食案分两排整齐摆放,大家都很规矩,在婢女的引下,依次跪坐在蒲席上,恭敬等着宁王妃的到来。
      
      周圆圆是跟着周舒侗前来的,与她一同并坐在主位下的第一个位置,偷偷瞄了眼众人的位置,连方才和她玩的极好的京兆尹女儿林二娘都坐在下手位。莫名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周舒侗跪的腿都有些麻了,宁王妃还没来。不由暗叹,在天潢贵胄面前,普通人的时间可真不值钱。
      
      其实不仅周舒侗心里嘀咕,其他人也一样,明明说王妃一会就到,这都过了多少个一会了。但谁让人家是王妃,再不满也只能藏在心里,面带笑容继续等下去。
      
      又过了半柱香时间,宁王妃还没出现,倒是等来了吕娘子。她换了身衣裳,妆容和发型也和之前不同。头发还带着湿意。更加验证了方才大家在湖边的猜测,吕娘子怕是真落水了。
      
      若吕娘子落水,让她去摘秋海棠的周娘子也难辞其咎了。众娘子心照不宣,都等着看好戏。
      
      吕幼兰面无表情在周舒侗对面坐下,倒也并不像其他人想的那样,向周舒侗发难。
      
      她就坐后没多久,穿着华服的宁王妃终于出现了,众人齐齐站起身,朝她行礼。
      
      “无需多礼貌,坐吧。”宁王妃摆了摆手,表情一直很严肃,目光在吕幼兰身上停留了一会,最后对站在身侧的仆妇吩咐道:“开宴吧。”
      
      没多久,端着食案的婢女鱼贯而入,依次放在各贵女跟前。
      
      宁王妃今日似乎心情不好,连场面话也不多说,只是唠叨了几句让大家随意。
      
      众人本来对能见到宁王妃,心情是很雀跃的,可见她面无颜笑,心里不由发悚,便也不敢多言,默默吃东西。
      
      宁王妃只是象征性用羹勺吃了两口,撇过头看向吕幼兰,看得出她也是同样没胃口。而坐在她对面的周舒侗则吃的津津有味,丝毫不受其他影响。
      
      途中,一仆妇面色紧张进来,附在宁王妃耳边说了几句话。
      
      宁王妃皱眉点了头,示意她先出去。
      
      “食物可还合大家胃口?”
      
      宁王妃忽然开口,众娘子忙停下来,五花八门说着宁王府的美食很好吃之类的话。
      
      “那就好。”宁王妃略带歉意看着众人,道:“王府今日突然发生了点事,王爷和我都不得不去处理。让你们过来,却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要王妃向自己道歉,这些年纪都还小的娘子们哪里受得起,纷纷开口,说自己在王府玩的很开心。
      
      “后院的花开的正好,时辰还早,你们可以逛逛再回去。”
      
      这话有点结束的意思,果不其然,没多久,宁王妃起身先离开了。
      
      这就结束了?每人脸上都有着彷徨。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如何是好。周圆圆尤甚。出门前还在母亲面前再三保证,一定要在宁王妃面前留下好印象的。这结束的猝不及防,别说好印象了,只怕是印象都没能留下。
      
      周舒侗也没想到宁王府的中秋宴那么儿戏,不过食物倒挺好吃的,特别是那糕点,吃得出用料精致,制作也用心。以后也许很难再有机会吃到了。想到这,尽管已经有些饱了,她还是忍不住又往嘴里塞了个。
      
      一直不说话的吕幼兰看到她这时候还有心情吃,冷冷开口:“周娘子倒是好胃口。”
      
      周舒侗笑得眉眼弯弯,装出微微羞涩的样子,道:“宁王府的糕点实在好吃。”
      
      言外之意,你们吃这么少,莫不是觉得宁王府的东西不好吃?有些人听懂了,忙拿起木箸夹糕点。
      
      这话堵得,吕幼兰不知该说什么。但一想到自己今日因为她,发生了那样的事,心里就委屈的想哭。只是想着,眼就红了。
      
      然而此时,王妃身边的婢女再次进来,让周舒侗和吕幼兰跟自己走,王妃有请。
      
      众人羡慕看向她们。果然是可能进宫的人,能得宁王妃单独接见。
      
      在众人的艳羡目光中,周舒侗和吕幼兰离开了正堂。
      
      婢女没有领她们去后院王妃的住处,反而是来到前院宁王爷的书房。
      
      看到不是去后院的时候,周舒侗就起了警觉心,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进到书房内,除了宁王爷和宁王妃外,还站着个男子,和吕幼兰有着三分相像。
      
      周舒侗猜测这男子应该就是吕幼兰父亲,更加肯定,这事不简单。
      
      她猜和吕幼兰落水有关,只是猜不到,吕幼兰落水,为何会惊动到王爷,并让吕相都过来。
      
      吕相看向自己女儿,目光既有关切,也有责备。
      
      这就更让周舒侗不解了。她不由想起那个小郎君的话,不要靠近湖边。心跳开始加速,这种不可掌控的彷徨感,来到这世界后,还是第一次有。
      
      宁王妃开口打破室内的沉默:“吕仆射,人已来了,你且问吧。”
      
      不待吕相开口,吕幼兰就跪在他面前,边哭边自责自己不小心,失足跌入湖中。
      
      “当真是自己不小心跌入湖的?”吕相的语气听得出,他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怒气。
      
      吕幼兰轻咬着下唇,点点头。当时她有些恍惚,因为心情不好,便站在湖边透透气,怎知忽然腿一软,整个人瞬间栽入湖中。偏她今日穿的衣服累赘,整个人掉入湖后,扑通了几下就往下沉……
      
      吕相悲愤哎了一口气,指着她的手直发抖,道:“好端端的,为何要走到湖边去。”
      
      吕幼兰面色十分难看,想了想,最后还是哭着如实说道:“周娘子让女儿去采秋海棠,女儿采了之后,颇为闷闷不乐,便想在湖边头散散这闷气。”
      
      见吕相的愤怒的目光投向自己,周舒侗忙解释:“莫误会,采摘秋海棠不过是我们当时玩的一个小乐子,不信可以问问今日在场的其他娘子。”
      
      吕相一口气堵在喉咙。最后只得重重叹了口气,他怎么可能去问其他娘子,让更多人知道今日女儿落水的事。只得暗恼女儿,连女儿家间的玩乐都这般输不起。
      
      那么多人,为何偏偏是他女儿出了这事?落水也就罢了,偏还……吕相觉得自己气得呼吸都快接不上来了。
      
      周舒侗不动声色在心里分析着,吕幼兰落水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才让吕相这么生气,让宁王和王妃神色这么凝重。但她实在想不明白,最重要的不是性命吗?人救上来了,还有什么比认命更严重的?
      
      宁王妃再次开口:“在王府内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很难过,但此事纯属意外。不幸中的万幸,吕娘子性命无忧。”
      
      宁王也开口宽慰道:“放心吧,今日之事不会外传的。”
      
      周舒侗安安静静站着,耳观鼻鼻观心,努力把自己当透明人。
      
      只是她努力把自己当透明人,还是碍着人了。吕相不客气开口,请她出去。
      
      周舒侗看向宁王和王妃,得到他们首肯后,福了福身,转身离去。
      
      可惜,她其实挺想继续往下听的。
      
      吕相彷如一瞬间苍老了几岁,满脸不甘和苦恼。
      
      宁王于心不忍,他们明明年纪相仿,吕相却因为操劳国事,看上去比自己苍老不止十岁。
      
      “吕仆射,事既然是在我王府发生的,自不会有损吕娘子名声的消息传出。”
      
      吕相看了眼宁王,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也不好太苛求。但是,他心里实在憋屈啊。好好的一个女儿,本有着大好前程,怎么来了一趟宁王府,就全毁了呢。
      
      不小心落水也就罢了,落水后偏被一外男所救。
      衣衫不整,肌肤相亲。
      
      吕相再一次重重叹气,吕幼兰本稍止住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吕相莫担心,那人本王会处理掉的,小娘子的名声不会有损的。”宁王再次保证,这次话说的更直白。
      
      看到吕幼兰被男仆从湖中抱起的,不过只有她的贴身丫鬟还有王府内的几个仆妇,都是能管得住口的。且王府婢女反应很快,喝住了惊呼的吕府婢女,马上把吕小娘子送到厢房。
      
      吕相自是相信宁王的,但事到如今,即使让所有人守口如瓶,只怕他都无法再厚着脸皮将女儿送进宫了。
      
      这结果,想必吕幼兰自己,还有宁王夫妻都知道。
      
      出了书房,周舒侗想了想,她和吕幼兰一同离开的,现在她先吕幼兰回去,定会惹来旁人多想。她倒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只是回去听人说些阴阳怪气的话,还不如去花园赏赏花。
      
      周舒侗欣赏着花园的鲜花,不自觉就来到了今日那小郎君忽然出现的地方。
      
      再站回这里才看清,原来此处离那湖不过几丈远。
      
      她不是傻子,事情发展到现在,不由去想,是否今日出现在湖边的女子都会落水?还是吕幼兰一定会出事?
      
      小郎君是在友善提醒自己?为何?
      
      对于他,周舒侗真的有很多问号。包括第一次在酒肆相遇,他莫名替她们付钱。
      
      边想着事,不知觉周舒侗周走到了湖边。
      
      “胆子不小。”
      
      小郎君的声音再次突然出现,周舒侗超传来的方向转过身,惊得连退了几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手速依旧渣~(//?//)
    上榜啦~冲鸭~然鹅~好多大佬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