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可以不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中秋宴(1)

      到了宁王府中秋宴那一日,周舒侗比平时早起了近一个时辰。洗过脸后坐在铜镜前,让阿翠给自己梳个垂鬟分肖髻。
      
      阿翠拿着木梳的手停住了,虽然私心认为娘子长得好,梳什么发髻都好看,但时下长安城女子偏爱梳高髻,更显端庄高贵。宁王妃的中秋宴,各家娘子定会费尽心思,争奇斗艳。娘子梳个平平的分肖髻,会不会落人一头?
      
      阿翠说出自己的担忧,周舒侗戳了戳她脑门,笑道:“小小年纪倒是想的不少。”
      
      然后和阿翠解释,她体型不似其他女子那般丰腴,撑不起那么厚重的发型。强行梳个高髻,反而会显得不伦不类。
      
      周舒侗打量着镜中的人儿,碧玉年华,体态纤瘦。还带着婴儿肥的鹅蛋脸,水嫩的几乎弹指可破。水汪汪的大眼睛,灵气逼人。这个年纪梳个分肖髻最适合不过。既显温婉娴淑,又有这个年纪的活泼可爱。
      
      阿翠听得直点头,依言给她梳头。
      
      周舒侗又给自己化了个偏日韩风的裸妆。待整个妆容呈现,阿翠看呆了,娘子美的,跟天上仙女似的。
      
      周舒侗对着铜镜端详了一会,觉得有点清纯过头,心一动,挑了枚绿豆大小的梅花状花钿贴在左下眼尾,顿增了三分风情。
      
      “好看吗?”周舒侗转过脸,朝阿翠妩媚一笑。
      
      阿翠一个女的,看的心都跳漏了半拍,磕磕巴巴说了句好看。
      
      周舒侗非常满意她的反应,带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准备出发去宁王府。
      
      就在此时,卢巧云和周圆圆过来了。
      
      乍看到周舒侗,两人都呆愣了一下。
      
      周舒侗身边并没有擅梳妆的婢女,以前脸上经常浓妆艳抹,配合着那娇弱的体态,实在有违和感。自缢后,常素面朝天,倒是多了几分清纯可人。但今日,虽然也没怎么上妆,怎么却那般好看。整个人看上去水灵灵的,好看到让人心都砰砰跳。
      
      这妆容是她自个琢磨的?还真是误打误撞了。
      
      “都准备好了吗?”卢巧云明知故问,挥手示意捧着一个精致木盒子的婢女上前,道:“今早阿娘又想了想,觉得给宁王妃备的那份礼太薄了,还是得添一添。”
      
      周舒侗接过盒子,打开一看,略有些诧异。
      
      卢巧云这次是下血本了,竟然添了座白玉雕刻的牡丹花,一看就知材质很好那种。
      
      “劳阿娘操心了。”这么涨脸的礼物,周舒侗自然是乐意接下的。
      
      卢巧云见她接下,也笑了,转而对周圆圆道:“阿圆,今日你可得好好照顾阿侗,不可贪玩,知道吗?”
      
      周圆圆乖巧应下:“阿娘放心,我会好好跟在阿姊身边的。”
      
      周舒侗微微皱眉,听这语气,是想让周圆圆一同去宁万府?
      
      卢巧云无视周舒侗的那点小小不悦,一副贤母做派,亲切叮嘱她到了宁王府后要注意规矩,多坐少动,多听少说,要给宁王妃留下好印象,姊妹之间彼此照应。
      
      “阿娘,宁王妃并没有邀请阿圆。”周舒侗出声提醒。
      
      卢巧云脸上的笑容立刻散去,板起脸道:“阿圆同往,有何不好?此事我已和郎君说过,他也赞同。”
      
      行叭,既然搬出家里地位最高的,就随便吧。周舒侗不再说什么。到时候惹出什么乱子,她可不兜着。
      
      两人一同上了马车,进到马车内,两人距离不到一尺,周舒侗这才留意到,今日周圆圆的妆容比往日更夸张了几分,整张脸涂的跟红屁股似的。看来是为了今日的宴会,用力过猛了。
      
      周圆圆放下姿态先开口找话说,周舒侗心不在焉嗯啊哦的,把她气得不轻,后面干脆什么都不说了,两人在马车内闭目眼神。
      
      到了宁王府,两人被守在王府门口迎客的婢子领着来到后院花园,在那已经聚集了不少城中贵女,围坐在蒲席上,聊的正欢。
      
      宁王妃身边的仆妇奉命在花园照顾来参加宴席的众娘子,看到周舒侗来了,笑着上前相迎:“周娘子安好。”
      
      周舒侗也不知该怎么称呼,笑着朝她福了福身。
      
      才坐下,就有性子活泼的娘子开口自我介绍,和周舒侗热络聊天。在场的人谁不知道,周舒侗的及笄礼,宁王妃可是出席了的,就冲这一点,也想和她套近乎。
      
      闲聊了一会,周舒侗很快发现,席间有位林家大娘子被孤立了,很容易察觉的那种孤立。先是她介绍完自我后,其他人神情很明显有些不屑。接下来的聊天中,大家总是有意无意避过她。可能她自己也觉得无趣,没多久就起身朝大家福了福身,说去逛逛王府花园。
      
      待她走远,耐不住性子的张家笑娘子立刻冷哼了声,对林二娘道:“林二娘,今日你把庶姐带来是什么意思?”
      
      林二娘一脸无奈解释:“我也不想的,她非得跟来。”
      
      “下次你再带些不相干的人出来,我可不跟你玩了。”
      
      其他人虽然没出声附和张娘子,但不由自主的点头,也算认同了张娘子的说法。
      
      林二娘只好道歉讨好,心里也是有点怨恨父亲为何非让她把阿姊带来,明知道今日来宁王府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家。
      
      不一会,吕相的女儿也来了。
      
      周舒侗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第一次见到这位被许多人拿来与她暗中比较的吕幼兰。
      
      吕幼兰身材也不像其他人那般丰腴,但比起自己来确实圆润多了。今日她穿了较为庄重的身高腰红青色渐色襦裙,小团花对襟宽袖短襦,梳着时下流行的倾髻,头插蝶状垂珠金步摇。莲步轻移,步摇微颤,似要扑闪翅膀飞出去般。真是既庄重又娇媚。
      
      仆妇如迎接周舒侗般,上前相迎。
      
      席间已有人按耐不住,窃窃暗叹:“久闻吕娘子美貌,今日一见,可真不假。”
      “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周娘子今日的妆容很好看。”
      “对对对,特别是左眼角那花钿,我竟不知这样贴会这般好看。”
      听到这话的人纷纷点头,认同这般贴花钿确实好看。并暗暗记下,打算以后也这么贴。不久,在眼角贴花钿竟在长安贵女圈盛行起来,不过这都是后话。
      
      周舒侗自是有听到了她们这番对话对话,也认同吕幼兰美貌,若不是画了拂云眉斜红妆桃心唇,只怕会更好看。可惜现在的人,流行这样的审美。
      
      吕幼兰来了之后,大家聊天的话题不由得慢慢围着她转。尽管她很克制,但周舒侗还是感受到了她偶尔投向自己的,带着打量和评价的目光,以及那一抹几乎不可察觉的勾唇讥笑。
      
      周舒侗顿觉得没意思,便也起身去逛花园。
      
      宁王府的花园看得出是用心打理的,为了这次宴会,定是又添置了不少花品。周舒侗本是无聊闲逛得,最后倒真赏花赏得津津有味,连和沈嘉远相遇都没察觉。
      
      阿翠见前方不远有男郎,忙拉了拉周舒侗衣襟,但还是迟了。沈嘉远冷着脸向她们走来。
      
      周舒侗没想到能在宁王府遇到这位少年郎,暗暗猜想,这位莫不是宁王之子?这么一想,还真很大可能。且不说这人浑身散发的高贵气质,但凭他宴会这日能出现在王府后院,定就不可能是外男。
      
      越分析,越认同自己的猜测,再想到还欠他酒肆那顿酒菜前,周舒侗便不好转身就走了,停下,朝他福了福身。
      
      沈嘉远虽然只有十三四岁,但也比周舒侗高了半个头。垂眸看着她,冷冷道:“小娘子请勿靠近湖边。”
      
      这话来得莫名其妙,也让周舒侗心咯噔了下,也把要还他银钱的事给抖出了脑海外,只冒出一个想法:他这是在提醒自己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三了~~周三的感觉就是希望就在眼前。这几天天天下雨,天气真的好适合睡觉。
    想问问读书的小可爱,今年你们还会放暑假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