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桃李园社区的三人篮球队最后被淘汰在八强的路上,比赛完了戚少商牵着顾惜朝的手回家。走在夹道的合欢树下,树上开着一扇扇粉色的小扇子,风里有栀子花的味道,很甜蜜。
内容标签: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少商,顾惜朝 ┃ 配角:花大爷 ┃ 其它:戚顾同人

一句话简介:……


  总点击数: 3738   总书评数:14 当前被收藏数:13 文章积分:148,85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15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一个片警的平凡生活

作者:富贵山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就一章

      
      又是一年春来到,柳絮儿漫天飘。
      
      桃李园派出所桃子胡同片警戚少商,二十四岁,警校毕业一年半,本胡同片警。
      
      桃李园社区桃子胡同桃子大院顾惜朝,二十四岁,非警校毕业一年半,某IT公司程序员。
      
      此乃桃李园街道办事处官方公认两棵帅草。
      
      本社区无数狼血沸腾生物无时不刻不盼望此两草火星撞地球天雷勾地火,社区幼儿园优秀教师英子小姐曾经感叹,要是有那么一天,要真有那么一天,家祭无忘告乃师啊告乃师,英子小姐撩起身边某小朋友罩衫拭泪,情绪有些失控。小朋友们遂贴心安慰,老师老师,尼采叔叔刚才过去了过去了。
      
      尼采者,太阳也,太阳者,光热无穷也。永远给与不知索取,正是戚片警同志最强属性。虽然有时候有些态度不太好的群众会日啊日的称呼之,但是总是没有否认其光热无穷的本质。
      
      三八妇女节街道有联谊晚会,居委会萧大妈托小戚同志帮她挨家通知一下,顺便告诉小顾下周街道消防演习该他了,千万别又假装不在家,他已经用这个借口逃了三次了。萧大妈很严肃,小戚同志很热情,敬了个礼耍帅,放心吧大妈,到时候我一定把他给您带到了。
      
      萧大妈慈祥地挥挥手,看着小戚同志朝气蓬勃地去了,突然回头问,红袍啊,你说咱们这样行么?办公室里头街道办公务员阮明正小姐正在吹指甲油,探出头来安慰,放心吧大妈,没事儿,我们大当家厉害着呢,不就一顾惜朝么,不在话下。
      
      戚少商揣着个本挨家统计明晚的联谊会都有哪些人参加,男的多少女的多少老人孩子多少,吭哧吭哧跑了一下去,跑到李奶奶家门口的时候还没开口,李奶奶拄着拐杖喜出望外,跟着幼儿园小朋友们一起叫,你猜,你猜啊。
      
      小戚同志挠挠头,奶奶,我不叫你猜,我叫我猜。
      
      啊,我猜啊,我家花大爷又上树下不来了,搁树上溜溜蹲了一下午,叫的隔壁人家都开始挠墙了,你去把它接下来吧。
      
      戚少商手搭凉棚往上一看,果然夕阳余晖中一只肥大花猫蹲在树杈上,神态安详,不时抬爪洗把脸。
      
      花大爷诶,您说您老没这本事下来您就别上去了呗,真是,戚少商脱了外套呸呸两声,蹭蹭几下爬上树,把花大爷揣怀里抱下来,你说你一猫,没事玩什么一览众山小啊。
      
      李奶奶笑眯眯接过花大爷,这孩子警惕性高,爬树上能监视咱一院子的的老鼠动向。
      
      戚少商摸着头赞美了一会花大爷敬业爱岗,登记了李奶奶明晚会携李大爷一起出席三八节联谊会,看看表也该下班了,还剩最后一家。
      
      最后这家门前有棵大槐树,挡的屋子里光线不好,所以房租很便宜。戚少商扒在窗子上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屋子里到底有人没有,正扭着脖子准备换个角度继续侦查,忽然旁边门一响,“你干什么?”
      
      这把声音真是不错听,下次街道联谊可以找来当男主持。戚少商扒着窗子回头笑,老式暗锁漆红漆的门边上倚着一个人,老槐树树干的影子正挡着他半边脸,一半明一半暗,见一次惊叹一次。
      
      “你好,你是顾惜朝吧?我见过你很多次但是你可能还不认识我,我是咱们派出所民警戚少商,我来问明晚街道办的联谊会你去不去?”
      
      顾惜朝倚在门边扬着下巴挺傲慢,“没兴趣。”说完就要进屋关门,戚少商跟上来说道,“年轻人要多参加集体活动,到了新环境多跟周围邻居接触,这样不但可以培养正面情绪,也有利于防火防盗,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谁让你进来的?”顾惜朝扶在门上说道,“我说了没兴趣你没听见?”
      
      “哎,等等我还有事儿,”戚少商卡在门缝里挣扎,“萧大妈说下周消防演习该你了,不准缺席,缺席……”
      
      戚少商摸了摸鼻子,李奶奶说槐树容易招鬼,改天弄个黄符来贴上。
      
      第二天三八妇女节,街道办事处挂着个喜气洋洋的横幅,妇女能顶半边天。
      
      活动室里戚少商踩着梯子一直问,行了么行了么?
      
      下面阮明正叉着腰指点江山,再高点,高点,不行,低点,低点。萧大妈忙进忙出抱瓜子水果棒棒糖。
      
      折腾一下午,总算把联谊会会场布置好,到处都是闪闪亮的拉花,阮明正还特地从幼儿园借来了音响,还亲自踩着凳子修好了活动室顶灯,自从春节联谊会顶灯被穆鸠平弄坏了之后,今天这还是第一次转。
      
      下午四点半,参加联谊会的人开始陆陆续续进场,穆鸠平还特地找了一帮一起开出租的哥们撑场子顺便维护秩序,戚少商笑眯眯地兼职迎宾接待。
      
      晚上的联谊会不出所料开成了茶话会,因为年轻的男男女女们都各自有安排,活动室里除了孩子就是老人家。萧大妈戳了戳红袍好歹下去跳个舞啊,咱这是舞会。
      
      红袍磕着瓜子指了一圈,大妈诶,您看这有能跳的么?都八十以上八岁以下的。
      
      不是还有尼采同志么,萧大妈看着门口,不是还有小八么。
      
      红袍尖叫,他?就他俩?不踩死我算好的。
      
      英子老师嘲笑道,他们还都怕让你给踩死呢,我可听说前回元旦舞会你把小戚警官脚都踩肿了害人家瘸了俩星期还得说是下楼绊的,谁不知道他家住四合院啊。
      
      红袍气鼓鼓正要反驳,英子老师却有了新目标,门口那边戚少商拖了一个人进来,英子老师眼前一亮。
      
      顾惜朝下班不小心被戚少商瞄见,衣服都没换就被拖了来,戚少商拉着他胳膊说来玩么,大家一起多热闹。顾惜朝看着一屋子白发童颜,嘲笑道,这就是你说的热闹?
      
      那不是还有美女么?戚少商对着红袍和英子招手,我们去请美女跳舞。
      
      顾惜朝脱掉外套松了松领带,一弯腰请了英子进舞池,戚少商也把警员帽子摘了下来放好,拉着红袍去跳。萧大妈放了支华尔兹,顾惜朝舞技极好,英子老师也旗鼓相当,俩人随着音乐起伏旋转,很是优美。
      
      这边戚警官和阮小姐都有些紧张,俩人不约而同低着头看对方的脚,不像是跳舞倒像是再玩游戏,游戏名字叫做你踩不到我呀踩不到。
      
      一曲结束顾惜朝心情极好,萧大妈又换了支恰恰,俩人满场旋转秀花式好像穿花蝴蝶,戚少商艳羡不已,被红袍狠踩一脚。
      
      活动室气氛很快被带动起来,很多小朋友跑上来跟着扭,英子犯了职业病,当场教学一大大二大大,萧大妈也下了场去学,顾惜朝趁机拎着外套溜了出去。
      
      戚少商连忙戴上帽子追去,追到老槐树下面居然有点腼腆,“喂,顾惜朝,”顾惜朝正低着头开锁,“戚警官有什么事?”
      
      “你能教我跳舞么?”
      
      月光下戚警官十分可爱,顾惜朝打量他一会,“好,我教你。”
      
      “在这等着。”顾惜朝把东西放回房里,开了音响放了支华尔兹,院子里树影婆娑,人影也婆娑。
      
      这支舞难度很高,俩人配合下来竟然十分流畅,顾惜朝一手搭在他肩上,“你要么学过,要么是天才,我不信有天才,你捉弄我。”
      
      “我真的不是,我真的没!”戚少商赌咒发誓辩解,顾惜朝拍掉他还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想了想,“那么原来我是天才。”
      
      俩人的舞蹈课进行了一星期,戚警官进步的像模像样,老槐树发了新芽,影子越发婆娑,戚少商揽着顾惜朝,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树上花大爷时常蹲着看,两眼蓝莹莹。
      
      星期六下午有消防演习,星期五晚上舞蹈课结束之后戚少商提醒顾惜朝不要忘记,顾惜朝讨价还价,我教了你这么久,你去替我演习就当学费,很公平。被戚警官当场拒绝,消防演习那天顾惜朝从梯子上摔下来进了医院,大家这才知道原来他有恐高症。戚警官非常自责,自愿承担起了照顾病人的工作。
      
      顾惜朝并没有十分怪他,只是支使他从城东跑到城西,又从城南跑到城北,就为了找自己喜欢吃的某个馅的包子,戚警官任劳任怨跑了几次,两人便和好如初。
      
      十天后顾惜朝出院,俩人的舞蹈课又学了一阵子。
      
      很快到了五月,桃子胡同开满了粉色的蔷薇花,戚警官照旧每天送送信宣传宣传防盗知识,照旧爬树解救花大爷,日子很平凡,平凡的很幸福。
      
      这天顾惜朝很开心,他写的一个程序被一家大公司看上,条件很优厚。戚少商也很高兴,全运会要开了,市委准备办一次街头篮球比赛,他来找顾惜朝组队,一路奔跑过来,铁灰色的衬衫在蔷薇风中鼓胀。
      
      顾惜朝愉快地浇灌窗台前一溜小仙人掌,有两棵就要开花了,竖着几点粉色和黄色的花苞。看见戚少商过来,顾惜朝忙拉着他来看,“当初是谁说我养不活?现在输了快点去跑。”
      
      当初顾惜朝养仙人掌,戚少商嘲笑他一定养不活,说要是活了我绕着这棵树跑一百圈。这棵树就是这颗大槐树,如今已经绿树成荫。顾惜朝抱着双臂看他,戚少商戳了戳那几朵花苞,“没准明天就挂了呢。”
      
      顾惜朝飞起一脚,戚少商跳着躲开,连连说道,“别闹别闹,我找你有事。”他把篮球队的事说完,顾惜朝说道,“真不巧,我最近换公司要去培训,时间一定来不及。”
      
      戚少商心里一空,“你要走了?”
      
      顾惜朝摸着小仙人掌上软软的刺,“嗯,新公司的宿舍在山水家园。”那是城中有名的高档社区,比桃李园好很多,很多。
      
      戚少商沉默一会,“那,你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
      
      顾惜朝说道,“可能培训完了吧。”
      
      “哦。”
      
      戚少商走的时候有点勉强,顾惜朝站在树荫下也有些惆怅。
      
      六一儿童节社区幼儿园要汇演,戚少商工作之余都在帮英子老师给小朋友们排练节目,小王子和小公主,永远都过着幸福的生活。
      
      汇演那天乱成一团,服装道具化妆乱七八糟,小朋友们哭的喊的跳的叫的,折腾下来筋疲力尽。戚少商倒在后台衬衫湿透,擦着额头心想,这哪是孩子啊,明明就是祖宗。缓了一会到后面水龙头洗脸,一晃神依稀看见顾惜朝走过,再一看就只有树影婆娑。拍了拍额头,真是累惨了,连幻觉都有了。
      
      晚上汇演结束,英子老师请吃大排档,一人两扎啤酒,喝得很尽兴。英子宿舍就在幼儿园,戚少商把她送回去,后来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大槐树下面,忽然发现大槐树后面的窗子居然亮着,过去敲了敲门,顾惜朝看起来很累,揉着眼睛抱怨,“新公司的培训太狠了,我一天都没睡饱过,中午回来睡到现在。”
      
      戚少商有点心疼,拉着顾惜朝又去了大排档,又是两扎啤酒。
      
      再回来的时候就有点喝多了,拖着顾惜朝的手说道,“跟我跳支舞。”
      
      他银色的领带扯在一边,顾惜朝看了看,也把领带扯开,“好。”
      
      老槐树上花大爷伸了个懒腰,月色极好。
      
      后来顾惜朝并没有搬到那个很贵的宿舍里去,公司人事主管得知他认床之后还惊讶了很久。他参加了戚少商的三人篮球队,每天下班后会在幼儿园的球场练习一小时,天气越来越热,每天都大汗淋漓。
      
      日子就是这样平淡,从春到夏。
      
      桃李园社区的三人篮球队最后被淘汰在八强的路上,比赛完了戚少商牵着顾惜朝的手回家。走在夹道的合欢树下,树上开着一扇扇粉色的小扇子,风里有栀子花的味道,很甜蜜。
      
      到了桃子胡同老槐树下,戚少商摸钥匙开了门。
      
      屋里面灯开了又熄,槐树上花大爷淡定地跳下树,去捉老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搬运……



    没有钱3212
    没有钱没有钱没有钱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