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有人活着,已经死了。
有人死了,真的死了。
活着的时候不懂得珍惜,
活该一生陪葬。
内容标签: 年下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A,B ┃ 配角:b,C,D ┃ 其它:

  总点击数: 1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46,28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689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扒一扒误会引起的血案

作者:炽热冰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扒一扒

      【给你们讲个故事】
      【首先人物简介一下】
      【A、B都是研究所的人】
      【A位高权重,研究成果非常丰硕,但有谣传他是把自己的一个好朋友当实验材料,结果了好朋友的性命才登上现在的高位】
      【A性格冷淡,孤傲】
      【B是A身边的助手,对研究同样很热衷,看起来对A很恭敬,但实际上——】
      【他是被A害死的好朋友的亲弟弟!亲弟弟!】
      【以下内容】
      【A的一个研究进行到重要关头,后来卡在了一个关键点上】
      【要实验成功的话,他自己来做小白鼠是最快捷的……他自己当然不肯,准备绕圈找一下解决办法……】
      【B药晕了A,把A绑在了手术床上】
      【B知道A研究的一切资料,所以就像是当年A把B哥哥当小白鼠一样,B把A当小白鼠继续研究】
      【A身体越来越虚弱】
      【A逃过几次,但没逃出去】
      【A成了B的小白鼠】
      【B有一个秘密的‘兄长’,这里称为C】
      【C不是B真正的兄长,而是B哥哥原来的朋友,两人甚至都没有见过面】
      【在B哥哥死后,C一直资助B上学,得知B要进研究所的时候,C说那里太危险了,但B执意要进去,而且说想继续哥哥当年没完成的研究】
      【C同意了,但又跟B说,不要和A走太近,A很危险】
      【B最后却调查出A和哥哥的死亡有关系,留在了A身边,A对其他人态度很好,对他就很恶劣——新仇旧恨,B狠狠报复A,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有了A的身体,研究进展很快】
      【B持续调查着当年的真相,并且在囚禁A的时候,外界没了A的踪影,他却是声明渐渐显赫】
      【B打电话给C求夸奖】
      【C问B要留A到什么时候】
      【B问C怎么知道自己囚禁了A】
      【C没回答这个问题】
      【C对B说你别让A无所事事,给A看书,有A帮助B研究会更快】
      【B不乐意,B问自己哪里需要A帮助】
      【B说,A不过是得到了哥哥以前的研究资料、还仗着一点学习能力才能达到原本那种水平】
      【C说,那你别让A死了】
      【B和C曾经一直用短信保持联系的】
      【但C因为A的事情,连短信都渐渐发少了】
      【B有些心慌】
      【C是B很重要的人,C支持B走过了他最阴暗的时期,C教给B超前的理论知识】
      【C温柔细致,在B看来无所不能】
      【B抓住一次机会问C: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复仇的我很恶心?】
      【C说:没有,你可以复仇,这理所当然。】
      【B问:那为什么疏远我?】
      【C当时很久没回B】
      【B发了很多信息过去】
      【C最后发了一串数字给B】
      【数字是C的银行账号和密码,里面有还算多的存款,好像是一次存进去的】
      【C说:你和你哥哥一点儿也不像】
      【B问C做什么,C说他们就此别过吧,C已经没有理由再在B身边留下了】
      【B不明白,他以为C嫌弃他做事情太极端,可是B一直被仇恨压抑着,他心里很多地方都被黑暗扭曲了,他有些常理根本不懂……】
      【在C提出要离开的时候,B好像懂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懂】
      【B问C,C是不是因为B哥哥才帮助B,现在他们不一样了,C就不要B了】
      【C发了一个笑脸,他说:我曾经喜欢过你哥哥。】
      【C很长一段时间没和B联系】
      【B那段时间有点疯魔】
      【A再度遭受无妄之灾】
      【上面有提到“研究后来”】
      【没错,研究进入新阶段了,涉及到精神方面的问题】
      【有点触及到A和B哥哥当年的故事了……】
      【后来B好像给A用了什么刺激性的机器……】
      【A疯了】
      【但同时A看上去更正常了】
      【A以前像个任人摆布的木偶,随便怎么折腾都不会坏,随便怎么折腾脸上都没表情,所以B才养成了施暴欲……】
      【A会跟B说疼,面无表情说疼。B让A更疼。】
      【A跟B说想吃东西。B能让A绝食两三天。】
      【A说……A有时候就不说话了,睁着眼睛看着B,然后很高兴抱上去蹭蹭B的脸,好像在讨好。但是B看不到A的高兴,他只是觉得A会求饶了,很好……然后更惨地折磨A,让A害怕地缩起来。但往往这种痛苦没持续多久,A就像是什么都忘了继续凑到B身边,想抱B,于是再度轮回】
      【研究深入……】
      【B查到当年死的人不止自己哥哥一个】
      【哥哥当年研究第一阶段似乎也触及过精神方面,就是在第一阶段最后阶段爆发了当年的意外……之后研究才由A接手,A绕过了精神方面的研究,成功进入了第二阶段。
      【然后第二阶段中途,就出现精神方面障碍,这次A也打算绕过,且绕过成功了。】
      【B觉得自己在利用A走直道,但其实B已经在A原有基础上走过了第二阶段中途的弯道,如今进入第二阶段末尾,他才是真的用A走了直道……】
      【B发现这点的时候,沉默了很久】
      【B觉得自己可能触碰到了什么】
      【第三阶段了】
      【研究更夸张了,需要的实验也越来越残忍……】
      【A被毁了声带,然后他比最初更安静了,但整体看上去没什么改变】
      【B似乎才发现A的声带已经受损过一次了,没说一个字就会疼很长一段时间】
      【B在这之前只有检查实验数据,发现声带有问题之后,又检查了A的其他数据】
      【被他搞出来的伤口暂且不说,A面神经瘫痪。】
      【A不是不想有表情,而是他根本做不出表情……】
      【而且这瘫痪还不是天生就有……】
      【B没深入调查下去】
      【他在第三阶段查到C的身份了】
      【是研究所一个很内敛的同事,是哥哥曾经的朋友,甚至……是恋人——B跟很多人确认过。】
      【B找到了C,通过那个账号查到的】
      【那么长分别,B认识到自己对C的感情,所以B追求C】
      【C不久就同意了】
      【B把研究的不愉快丢到后面,很愉快地跟C相处】
      【但是B很快发现现实里的人跟自己幻想里的有那么点不同】
      【C有很多缺点】
      【B上网查了一下,觉得身为爱人,自己应该包容C】
      【可是现实里的C,和通过邮件和B联系的C真的有很多不同……】
      【B强迫告诉自己一定要一直喜欢C,就像是C坚持保护了自己那么多年一样】
      【B和C腻在一起】
      【A每天都静静待在屋子里,醒了安安静静坐着,睡了闭眼安安静静躺着】
      【A几乎见不到B了,但好在B还会留下一点营养剂】
      【A吃得很干净,刚开始连装营养剂的玻璃瓶子都咬碎了咽下去】
      【因为A是傻子,什么都不懂了,B指着桌上的营养剂对他说那是吃的,他就能把所有吃下去】
      【不过A懂得痛,吃玻璃瓶子当然很痛,两三次之后他就学会咬开瓶塞喝营养剂了】
      【B压根没发现A最初是怎么进食的,他只是回来看到A在乖乖睡觉,然后放营养剂的地方没了,其他什么都没细想】
      【嗯,由于C,B总是回来很晚,所以他基本就和A错开时间了】
      【研究暂停了一段时间】
      【A也算因祸得福,每天睡了吃吃了睡,过得比较舒服了】
      【如果他还有智商的话应该会觉得放松,不过现在……从里到外都像个木偶了】
      【研究暂停似乎出了问题】
      【有人问为什么不继续了,因为那研究研发出来的东西真的很能得到利润,新开发的更是如此】
      【人类喜欢这项研究,希望这项研究继续】
      【——因为没有人知道这研究背后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C也问B为什么不继续了。】
      【B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已经报复够了,让A就那么安静活着吧,接下来的研究太残忍了】
      【C问了研究内容】
      【B说了】
      【C说那我来帮你做好了】
      【B当时沉默了很久】
      【B问C,C不是不喜欢B对A做残忍的事情吗?】
      【C说以前不明白,现在研究效果出来了,所以……可以为了研究牺牲一切】
      【B第一次把C带去了B的独立研究室,C在那里看到了A】
      【很难得A醒着】
      【A看看B,又看看C,很开心——B看出来了,C没有,他只看到A坐在那里不说话】
      【C问你不用铁链锁着A不怕他逃跑吗?】
      【B当时又沉默了一下,摇头,说不怕。】
      【A已经傻了。】
      【B告诉C。】
      【C笑着说,那更好了,傻子不会有痛觉的。】
      【违和感越来越强,B越来越觉得面前的C不是真的C,可若是不是C哪能知道那么多B和C的事情?】
      【实验真的进行了】
      【A死了】
      【死前A转头看向了BC的方位,两人很亲密的依偎着】
      【A眨了一下眼睛,然后他伸出两根食指,放在自己的脸上把两边嘴唇拉了上去】
      【可惜动作还没做完他就被吃掉了】
      【被野兽吃的干干净净】
      【当时B似乎都没反应过来A想要做什么,距离稍微有点远,他也看不清……】
      【他也没必要理会傻子想做什么吧】
      【C很兴奋他收集到了新的资料,然后拉着B一起研究】
      【B对研究根本不像是最开始那样热衷了】
      【第三阶段突破】
      【研究到了终极阶段,然后又需要实验了,这是最后一个实验】
      【这个实验材料的要求是最低的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当然如果素质越强,越好。总之实验需要新人体。】
      【C提议再去找人】
      【B低吼着说够了,够了,他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再继续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C反驳,说到了最后一个阶段,再牺牲点谁怎么了,只要再牺牲一个人,就能赢取更大的利益】
      【两人产生了分歧,再度吵架】
      【——吵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C骂了一句B,说祸害了A这么久,现在装什么好人?】
      【B被这一句话说得哑口无言,他低头沉默了很久,说:我们分手吧。】
      【C也沉默了一下,然后笑道:好啊,对外界宣言退出研究,以后我接手这份荣誉,我研究出什么得到什么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B答应了。】
      【晚上B一边等待接收研究之外的资料,一边喝咖啡,忽然感觉头很晕,等他醒来他躺在了手术床上】
      【C拿着他的手机站在手术床边上看信息,见他醒来冲他笑了一下:你都知道了?】
      【B没看到信息,他不明白C真正在说什么,B以为C在说另外一件事】
      【“另外一件事”的上划线-----】
      【B面前的C不是真正的C,只是C和B哥哥共同的朋友,在这里就用D称呼】
      【D知道C是谁,也知道C如何照顾B。】
      【最后那一封邮件之后,C失踪了,D则是由于之前被C委托存钱进这个账户,被当成了C】
      【D让B误会了D是C】
      【B通过在B家里的那些事彻底认定了D不是C,但B没声张,依然和D一起研究】
      【B需要通过D来知道谁是C】
      【那封邮件就是B让人查到的】
      【“另外一件事”的下划线-----】
      【B冷笑说D真是厚脸皮,枉费了C对D的信任】
      【D看了B一眼,忽然笑道:他对你那么好,也没什么好下场啊】
      【B愣住,他有些没反应过来D的意思】
      【D没多话,他打开灯,开始手术】
      【B就是D选中的终极阶段的实验材料】
      【这个实验是研究中较为轻易的阶段,但B还是痛得死去活来,眼前有重影的时候他没出声,感觉好像看到了A的脸】
      【B想,A是怎么能忍下来的呢?这样的痛经历过一次就想让人自杀了。】
      【B抓住了机会从手术床上挣脱起来,把D摁到了手术床上】
      【BD处境颠倒了】
      【D的胳膊被砍了下来,血粼粼的,B在嘲笑D】
      【D却在血泊中笑着说:我看你笑得这么开心我也很开心了,还没看过信息吧?去看看吧。】
      【B不懂D的笑】
      【然后他懂了】
      【信息里说,A是C】
      【B很冷静,很冷静地问D是不是趁机改了信息,然后去骗B】
      【D微笑着说起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
      【研究在第一阶段的时候,研究成果初见成效,但是却不能再进半分。研究必须要开始人体实验,而在当年……A也是最合适的材料】
      【A喜欢B的哥哥,emmm,把哥哥称为b。】
      【即使b有了男朋友也就是D,但是A还是喜欢b,但一直都是默默暗恋,直到那次研究找上A的时候,A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虽然借口是乐意为科研事业献身,但由于研究的特殊性,谁都知道……】
      【b拒绝了A。】
      【b一直在照顾A,因为A的父母很照顾b,但b没想到他因为以前的恩情照顾父母双亡的A会让A喜欢上他,b说自己会找到办法的】
      【可那时候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选择人体实验这条路……】
      【b自己申请做了材料,让D来协助——当时以为只是简单干扰脑电波,处理好的话不会引起什么问题,但意外有了】
      【b精神受到冲击疯了,他用武器攻击研究所里的人,甚至想要攻击D。】
      【b杀了人。】
      【A杀了b——用他父母留给b的东西。】
      【研究所混乱一片,几乎能人志士由于这次实验暴动死伤大半,D是幸存者之一,A也是,并且A成功让这种研究继续下去了,在b死后,不依靠人体实验继续下去了。】
      【A成功的时候D差点疯了,D问A为什么不早点弄出这一切,A是不是故意想让b死,因为A得不到b,所以想让D失去b】
      【A没回答】
      【谣言是D散播出去的,D明面上消了火,和A和好了,但实际上他只是表面这么做,心里是恨着A的】
      【D的做法让A开心,A把D当成唯一朋友,并且跟D商量如何资助B】
      【D在心里冷笑A的虚伪,又问B的事和A有什么关系?接受凶手资助的被害人又怎么可能开心?】
      【A看着D,低头说了很久对不起,然后他选择了匿名照顾B】
      【A似乎迷上了一种新生活。】
      【A喜欢跟D说今天B怎么怎么样。】
      【A真的很照顾B,他在研究所里赚的有十分之九的钱都给了B】
      【但是通过邮件A可以和B相处愉快,面对面却是不行了。】
      【A害怕看到B那张和b相似的脸。A会下意识想起b死的时候。A疏远着B。】
      【B因为D散播的谣言,知道了A杀死了b。】
      【B囚禁了A。】
      【A逃出去的第一次见到了D。A告诉D发生了什么,然后说把自己在研究所的权限全部开放给B。】
      【D问A这是在赎罪吗?】
      【A说可以为研究牺牲一切。】
      【D心里嘲讽,能被这样对待,你不会觉得更开心吗?】
      【D最后一次得到A的消息的时候是A发邮件的时候】
      【A求D帮忙把自己银行卡里的钱全部存到另一个账户里】
      【D答应了,但是只转了三分之一的钱到B手中的银行账户里,其他钱扣着了,反正A也不知道。】
      【通过这次转账D被当成了C,也就是A】
      【B和D交往了】
      【D最初不准备同意,但觉得抢A的人很有趣,B又和b真的很像,甚至研究方面的才能B比b更出色……D答应了。】
      【D通过B见到A了。】
      【D可不想放弃研究带来的名利,更不准备让A这么安静活着。】
      【A杀了b,那么D就帮B亲手杀一次A,为b报仇。】
      【b和A死的时候都因为研究而神志不清了,这样子——最好了,对吧?】
      【B在旁边听完一切】
      【B说D骗人。A在D的叙述里是小研究员,可A明明那么天才】
      【D笑着摇头。】
      【B说D骗人。A不可能是C,当时B囚禁A,没收了A的一切通讯设备,A联系不到外界的。】
      【D继续笑着摇头。】
      【D躺在手术床上,被表情很冷静的B完成了研究】
      【D死了】
      【终极阶段结束】
      【对人类很有意义的产品风靡了全国】
      【B如愿以偿拉着行李去进行环球旅行了】
      【B去动物园的时候见到了一种兽类,当初在B面前吃了A的兽类】
      【B站在旁边看了那种兽很久,忽然拉着行李回去了】
      【B第一次去了A的家】
      【这里的东西没人动,累积了厚厚的灰尘】
      【B找出了一些病历】
      【A本身就有精神疾病】
      【B找到了一本手写日记,日记很厚,记了很久,时间线是从A遇上b没多久开始记的】
      【A很高兴认识b。A最笨不太爱说话,没人喜欢跟A说话,b是第一个愿意和A主动搭话的人】
      【日记有近乎十分之一的分量记录了A和b的故事,很简单】
      【日记提到A甘愿当人体研究材料】
      【“我没什么价值,能为b创造价值,我很高兴”】
      【日记写到b甘愿当人体研究材料】
      【“谢谢你告诉我我除了为科学献身还有其他有意义的事情我可以做”】
      【B翻页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傻子”。】
      【日记中断了很长一段时间没写。这里指的是时间轴断了。】
      【日记又开始写了。】
      【“资料多。”】
      【“讨厌悲剧。”】
      【“重复。”】
      【“忘了,再记。”】
      【断断续续的话拼凑出了A对研究的新态度。】
      【B勉强记起很久很久以前自己还是A助手的时候,A就每天看书看到很晚】
      【B记起C说让A多看看书】
      【B继续往下翻,接下来几页都是零碎为自己加油、时间不定记录的语句。】
      【B第一次看日记里出现了自己的名字。】
      【每一页出现自己名字的频率很高,整本日记写了的部分,十分之九都是写B。】
      【B感觉在重温自己的记忆。】
      【快到白纸的时候,整本厚厚的日记没剩多少页了,所以A这时候写了自己】
      【A准备去买一本新的日记本】
      【A没机会了,因为A永远写不完这剩下的几页。】
      【B在A的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回去了。】
      【B在曾经A待过的研究室转了一圈,在角落发现了很小很小的坏了的电子蜘蛛】
      【A日记说,手机会干扰研究,那就设计一种新的东西方便A和B交流】
      【B捡起了蜘蛛】
      【B说:你看A和D,真会骗人,我永远不会上当的。】
      【B笑着,坐在沙发上笑着,然后渐渐弯下腰,把头埋进膝盖,十指插入了头发。】
      【B低着头,一直在笑,可那声音越听越像是在哭。】
      【研究成功了,复仇结束了,他是世界的名人了,多开心啊。】
      【B在沙发上睡着了。】
      【B梦见被拷着手铐的A在墙角坐着,通过蜘蛛用C的语气跟B若无其事谈论着如何处置A的事情。】
      【B梦见呆呆傻傻的A很高兴地想去抱B,想去蹭B的脸,然后被B推了出去,A坐在地上安静呆了一会儿,又爬了过去,但这次被踹了出去,然后A在地上坐了更久的时间……】
      【B梦见濒临死亡的A把食指抬起来,朝B看过去,对B比划出了一个笑脸。可是那笑脸还没有形成的时候,A就被野兽拖回去慢慢吃了。】
      【为什么可以对自己这么不爱惜?】
      【为什么可以想要亲近施虐者?】
      【为什么可以死前对凶手露出微笑?】
      【B想到了什么,忽然惊醒了。】
      【A的唯一一个笑脸是在两人分别时,C也在即将离开B时留下了唯一一次的笑脸表情。】
      【B搜了所有东西想要找到最终的秘密】
      【然后他忽然记起A让D打钱的账号,那里面的数字很奇怪,精确到了分的地步,即使D擅自保留了一些钱,剩余那些数字也不应该这么奇怪】
      【B把A应该给B的真正的钱汇聚到一起,那好像是一个账号密码】
      【这个账号密码是输给蜘蛛的,那是它的运行指令】
      【A留下了一段留言】
      【“他们说,离开时要笑一下,这样两边都不会难过了。”】
      【“我没难过,你也别哭。”】
      【B发现B从来没了解A,也了解不到了】
      【B就是觉得自己眼睛有点进沙子了】
      【才不会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