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台

作者:沉筱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把此处围起来,仔细搜,一寸都不许放过!”
      
      青唯抢到窗前一看,章禄之推开小院门口的仆从,一步跨入院中,而卫玦就在其后。
      
      形势危急,她来不及细究玄鹰司为何会找到这里,趁着窗口有树梢遮掩,一步跃上窗台,同时回头对薛长兴道:“跟上!”
      
      薛长兴把木匣往怀里一揣,紧随青唯跃出窗外。
      
      还没落地,上方忽然伸出一只手,紧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吊在半空——原来青唯适才跃出窗,足尖在窗台上借力,竟是往上窜了半个身形。眼下她一手攀着屋檐,一手坠着薛长兴,咬着牙,一寸一寸无声朝楼阁紧贴街巷的一面挪去。
      
      此处是小院的死角,两边有树荫隔档,下方是一个池塘。
      
      青唯方挪到位,楼阁里就传来卫玦的声音:“适才有人来过?”
      
      梅娘柔着声打马虎眼:“官爷,瞧您说的,奴家敞开门楼做生意,人来人往,不是很正常么?”
      
      卫玦“哦”一声,声音凉凉的:“来你这里的客人,都喜欢跳窗走?”
      
      青唯心中暗道不好,定然是玄鹰司来得太快,梅娘没来得及擦去窗台上的足迹!
      
      薛长兴吊在青唯下方,仰头悄声问:“女侠,眼下怎么办?”
      
      青唯看他一眼,依稀说了句什么,但薛长兴没听清,只觉得她目色似乎十分痛苦。
      
      薛长兴问:“你说什么?”
      
      “松手……”青唯再次重复,她攀住屋檐与吊着薛长兴的手背青筋凸起,豆大的汗液从额角滑落:“你怎么……这么沉,我的手要……要断了……”
      
      薛长兴一听这话,急忙松开握着青唯的手。
      
      可他下方就是池塘,倘若跌进去,一定会惊动玄鹰司。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道青芒从青唯手腕间缠着的布囊里伸出,如同一道玉鞭,直直击中薛长兴的背脊,把他送去了池塘边缘。
      
      池塘中水波晃动,与此同时,青唯也一并跃下,“走!”她暗道一声,在薛长兴背后一提,两人同时跃墙而过。
      
      -
      
      一路逃出暗巷,到了熙来攘往的街头,两人才停下来喘了口气。
      
      青唯低着头,将软玉剑绕臂而缠,仔细收回手腕间的布囊。
      
      薛长兴看着她,迟疑着道:“你这软剑……”
      
      青唯听到这一句,心下一凝。
      
      她的师父岳鱼七之所以被称作“玉鞭鱼七”,就是因为他的兵器很特殊,是一柄状似玉鞭、韧若缠蛇的软剑。
      
      这些年青唯辗转流离,为防曝露身份,甚少用它。
      
      她微顿了顿,迎上薛长兴的目光:“这软剑怎么了?”
      
      “这软剑……太厉害了!”薛长兴赞道,“这么厉害的兵器,当时你劫狱,怎么不用它?你要用了它,什么巡检司、玄鹰司,哪里还逮得住你?早被你甩开十万八千里喽!”
      
      青唯正要开口,忽听身后传来一声:“那逃犯就在流水巷,速去拦住各个街口!”
      
      竟是玄鹰司又追来了。
      
      青唯暗道不好,再度折身,往来时的街口走去,走了几步,发现薛长兴竟没跟上来,一回头,他居然走了另一个岔口,往沿河大街去了。
      
      沿河大街是流水巷的正街,直直通往此处最红火的酒楼东来顺。走到尽头还有一个小岔口,通往一条死胡同。
      
      换言之,往沿河大街上走,就是往死路上走。
      
      青唯几步追上薛长兴,一把拽住他:“你走这边做什么?!”
      
      薛长兴指了一下东来顺,“这不是往人多的地方躲吗?”
      
      青唯真是懒得跟他解释,来前她就说过了,今晚玄鹰司新任当家的在东来顺摆席,他还妄图往兵窝里藏,怎么不直接往刀口上撞。
      
      可他们已来不及掉头了,只因犹豫了这一瞬,玄鹰司已然派人拦住了身后的各个岔口。
      
      青唯正是焦急,忽听东来顺那头,传出一阵鼎沸的人声,似乎是掌柜的在送客。
      
      她展目望去,只见一众贵公子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人从酒楼里走出,此人脸上罩着半张银色面具,身穿玉白宽袖襕衫,手里拎着个酒壶,醉得步履蹒跚,还一边畅饮一边与人说笑。
      
      正是那晚她在宫楼上见过的江辞舟。
      
      这位江小爷今夜在东来顺摆酒,为的是庆贺莺迁之喜,卫玦章禄之一干玄鹰卫不赴宴道贺也就罢了,还这附近拦路抓人,这分明就是不把这新当家的放在眼里。
      
      青唯一念及此,心生一计,她急声对薛长兴道:“你想办法混入人群,顺着人|流先回高府。”
      
      “那你呢?”
      
      “我把人引开。”她来不及解释太多,只说,“你放心,我有办法脱身,你只管逃便是。”
      
      但见薛长兴的身影遁入人群,青唯朝后一看,卫玦、章禄之的手下已然注意到她。
      
      青唯裹紧斗篷,在玄鹰卫追上来前,低着头,疾步往前,直直往江辞舟走去,似是不经意,一下子撞在他身上。
      
      江辞舟本就醉了酒,这么被她一撞,整个人险些没站稳,拎着酒壶的手一下子脱力,碎裂在地。
      
      酒水四溅而出,身旁立刻有人骂:“谁啊!走路没长眼,敢冲撞你江小爷!”
      
      青唯低垂着头,赔罪道:“公子,对、对不住。”
      
      周围喧嚣不止,这声音一出,却引得江辞舟移目。
      
      他眉眼都被面具罩着,看不出神情,嘴角却弯起,说了句醉话:“哪里来的小娘子?嗓子……好听!”
      
      身后卫玦一行人也赶过来了。他们与青唯已打了数回交道,眼下青唯虽罩着斗篷,离得这么近,单凭声音就认出了她。
      
      奈何江辞舟在场,卫玦带着众人朝他行礼:“大人。”
      
      江辞舟还未应声,一旁有个穿着蓝袍,戴着纶巾的矮个儿公子先行冷笑一声:“巧了,这不是卫掌使吗?今日你家虞侯摆席,分明请了你,掌使却以重案在身之由推脱。照我看,哪里有什么重案,掌使不一样也在流水巷寻乐子么?怎么,掌使眼高于顶,是瞧不上东来顺的酒菜,还是瞧不上旁的什么呢?”
      
      卫玦听了这话,没理蓝袍子,朝江辞舟拱手:“大人见谅,实在是此前追查的案子有了线索,卑职一路追踪到此,发现贼人的踪迹。”
      
      “贼人?”蓝袍子轻嗤一声,“卫掌使说的贼人,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娘子?”
      
      章禄之道:“她可不是什么寻常小娘子,她是——”
      
      “民女不知何处得罪了大人。”不等章禄之说完,青唯径自打断。她顿了顿,目光落在地上碎裂的酒壶,“倘是因为民女打翻了大人的酒,民女赔给大人就是。”
      
      她说着,从袖囊里取出一个荷包,将里头的铜板尽数倒出,双手呈上。
      
      蓝袍子又嗤笑一声:“小娘子,你可知道江大公子这一瓶‘秋露白’值多少银子,就你这几个铜板,只怕还不够尝一口的。”
      
      青唯低声道:“我自然知道酒水贵重,可这些铜板已是民女全部钱财,还望大人网开一面。”
      
      章禄之听到这里,忍不住对江辞舟道:“江大人,你不要听她混淆视听——”
      
      江辞舟手一抬,止住了章禄之的话头。
      
      他盯着青唯,一手拿过蓝袍子手里的扇子,吊儿郎当地走到青唯跟前。
      
      斗篷的兜帽遮住她大半张脸,他俯眼看去,只能瞧见她苍白的下颌,紧抿着的唇。
      
      他又更走近一步。
      
      他们二人男女有别,大庭广众,离得这么近,已是很不妥了。
      
      但青唯没动。
      
      江辞舟于是抬扇,支起兜帽的边沿,慢慢挑起。
      
      入目的是高挺秀气的鼻梁,浓密的长睫,低垂着的双目,以及……左眼上,狰狞可怖的红斑。
      
      青唯一直没抬眼,却能感觉到支在斗篷边沿的扇柄微微一顿,很快撤走了。
      
      兜帽落下,重新罩住她脸上斑纹。
      
      江辞舟将扇子扔回去,任人扶着,又说起醉话,“几个铜板是不值钱,不过,”他调笑着,满口不正经,“加上这一眼,够了。”
      
      他吩咐:“银货两讫,放人吧。”
      
      “大人——”
      
      章禄之还欲再拦,却见卫玦一个眼风扫来,只好息了声。
      
      周遭玄鹰卫得令,让开一条路来。
      
      青唯紧拢住衣袍,低着头,匆匆走了。
      
      -
      
      青唯回到高府已近亥时,她自荒院翻|墙而入,疾步跨过院中,一把推开耳房的门,“你来京城,根本不是为了什么相好,你是为了洗襟台的案子!”
      
      “你不服当年朝廷的彻查结果,这些年一直在自行追查。后来定是有了线索,冒死来京取证,无奈被朝中人发现,这才被关押入城南暗牢!”
      
      薛长兴已在耳房里等了一时,见青唯一脸愠怒归来,说道:“小丫头脑子灵光,一点风吹草动,什么都猜到了。你别急,坐下来,我仔细跟你说。”
      
      青唯不坐,冷目紧盯他:“你今夜与梅娘也不是久别重逢。你一到京城就见过她,后来你发现自己被朝廷的人马盯上,还把找到的证据交给她保管,你今晚去流水巷并不是为了见她,而是为了拿回你好不容易找来的线索!”
      
      薛长兴叹道:“是这样不假,但我也是……”
      
      “但你没和我说实话!”青唯道,“城南暗牢被劫,玄鹰司久查无果,他们找不出劫匪,必然会追本溯源,从你身上追查线索。查到梅娘只是迟早的事,他们要的是一个绝佳时机。而今日江辞舟高升,撤走城门严查,摆席东来顺,对他们而言,就是最好的时机!他们算准你必会在今日去见梅娘,早就派人暗中盯紧了莳芳阁,只要梅娘有异动,他们就会来个瓮中捉鳖!可是这些,你通通没有事先告诉我!我若知道你这么会找死,今夜我绝不会让你踏出这个院子半步!”
      
      她恼怒至极,喘着气,胸口几起几伏。
      
      薛长兴自认理亏,听她发作,也不吭声,直到末了,才说道:“今夜之事,我也并非故意瞒你。你既知道我是什么人,当年怎么活下来的,就该知道我的那些同袍兄弟,故人旧友,他们是怎么死的。洗襟台的案子,我实在是放不下,若不弄个清楚明白,这一辈子都难以安宁。人行在世,小命固然重要,可有些事,在我看来,远比小命更重要。
      
      “今夜的祸是我闯的,我认栽,你放心,我此前说什么要跟玄鹰司供出你,都是逗你玩的。我薛长兴顶天立地一条汉子,你舍命帮了我,我哪怕死,都不会陷你于不义。你是个有本事的小丫头,我不担心你,只是有个物件,我眼下无人托付……”
      
      他说着,伸手探进怀里,取出在莳芳阁拿到的木匣。
      
      “起来。”青唯看那木匣一眼,却没接,“我们立刻走。”
      
      薛长兴怔住。
      
      青唯上前,将草垛子理平整,拢住地上的灰尘,重新铺洒在地,做出从没有人来过的样子,说道:“你在流水巷现身是事实,明早之后,城门必会重新封禁,到时候你插翅也难逃。好在卫玦行事讲规矩,今夜他主子喝醉了,等他主子醒酒,请到调令关闭城门还有一时,你必须趁现在出城。”
      
      薛长兴听了这话,迅速爬起身,他张了张口,想对青唯说些什么,又觉得无论说什么分量都太轻了,最后只道:“多谢。”
      
      青唯看他一眼,没应声。
      
      薛长兴已然暴露踪迹,哪怕出了城,也并不好逃。她本来联系了曹昆德,请他事先派人接应,眼下情况突变,只能试试曹昆德早前教她的应急法子了。
      
      她步至院中,下唇抵住双指,急吹三声鸟哨。
      
      不一会儿,只见一只羽泛黑纹的隼在半空盘桓而落,歇在青唯抬起的手臂。
      
      青唯把事先备好的纸条塞进它脚边绑着的小竹筒里,一胎胳膊:“快去吧。”
      
      隼遁入夜空,很快不见了。
      
      青唯指了指院门,对薛长兴道:“走这边。”
      
      玄鹰司一直派人紧盯着她,今晚风声鹤唳,荒院暗巷这一处,不知加派了多少人手,相比之下,玄鹰司为防惊动高家,在前门四周布下的人手却要少许多。
      
      两人一路避开府中仆从,穿过回廊,到了青唯住的小院,青唯对薛长兴道:“你且等等。”
      
      她回到房中,褪下今晚穿的裙装,很快换上一身夜行衣,罩上斗篷,正准备推门离开,低目一看,忽然愣住了——
      
      门下悉心铺着的一层烟灰早已散得到处都是。
      
      她从来小心谨慎,每回出门,为防有人在她离开后,窥探她的行踪,必要在门前铺下烟灰。
      
      也就是说,今晚她不在,有人来房中找过她?
      
      此事可大可小,因为寻她的人,可能是丫鬟、嬷嬷,发现她不在,也就离开了;又或者,此人没那么简单,听见过外头的风声,联想她几日来的行踪,怀疑她是劫匪,甚至一点一点,牵出她的真正身份。
      
      青唯从屋里出来,眉间仍是紧蹙着的。
      
      薛长兴见她这副样子,不由问:“出什么事了?”
      
      青唯一摇头。
      
      罢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务之急,先送薛长兴出城。
      
      “我们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感谢在2020-12-23 20:47:03~2020-12-24 21:47: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uan623、是眠眠呀、Rhapsod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iubiu有点有点甜 20瓶;樨、无需解释、溪、泱泱 10瓶;支持之大,新文我爱了 3瓶;shinecherry、42386695、littlehan、阿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公子无色
    【之之长篇古言新文】一只腹黑的大尾巴狼栽在一只老实兔子手上的故事。



    龙凤
    【长篇古言】这是一篇主角配角集体腹黑,龙套角色都走天然路线的爱情。



    一色春
    【长篇古言】



    小江山
    【长篇古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