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台

作者:沉筱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食盒还没揭开,里头的香气已然溢了出来。薛长兴正襟危坐,深吸一口气,恨不能将满室清香吞咽入腹。
      
      他郑重其事地掀开盒盖,然后愣住了——
      
      “你不是去了东来顺?就买回了这个?”
      
      “玄鹰司暗中派人盯着我,我行踪有异,他们会起疑。”青唯在他对面盘腿坐下,拿起一个包子,“将就着吃吧。”
      
      薛长兴一连吃了三日油馃,千恳请万乞求,才说动青唯去东来顺带只烧鹅回来。食盒里的一盘茭白包子散发着热气,白面发得好,嫩滑透亮,但显然不是薛长兴想要的。
      
      薛长兴大失所望,也拿起一个包子塞进嘴里,“我还要在这里躲多久?”
      
      “再等等看。”
      
      薛长兴看青唯一眼,她饶是坐着,身姿也很端正,这是习武人的习惯,“玄鹰司的人跟踪你?不能吧,凭你的本事,甩开他们不是轻而易举?”
      
      他想起那日在暗牢外,青唯以一敌众的身手,忍不住好奇,“你那功夫跟谁学的?一下子卸了那么多人的刀,还会借力打力,没个厉害的师父教,不能成吧?”
      
      青唯不吭声。
      
      薛长兴自顾自道:“你一个小姑娘,身手这么有章法,肯定有渊源。这样好,说明你有本事掩护我,哎,到时候能走了,你提前和我说一声,我还要去——”
      
      他话未说完,外头忽然传来脚步声。
      
      青唯眉心一蹙,迅速掩上食盒遮去气味,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大宅子的荒院就是这点不好,说是“荒置”,因为没主儿,日日都有人来。几日时间,非但薛长兴听去许多秘密,青唯来送油馃,也撞见过几回丫鬟小仆。
      
      好在他们藏的这一间是耳房,外门和连着堂屋的内门都挂了锁——锁已经被青唯撬开,但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内门上有条缝隙,青唯侧目一扫,进屋的居然是高子瑜和丫鬟惜霜。
      
      高子瑜掩上门,犹豫再三,对惜霜说道:“你今后,就回母亲的房里伺候,不要再到我的院子里来了。”
      
      惜霜低着眉,柔声道:“妾身是少爷的人,少爷有吩咐,不敢不从。”
      
      她生得细眉细眼,娇弱动人,高子瑜见她如此,也是怜惜,温声道:“我也不是硬要赶你走,芝芸这一路坎坷,消瘦憔悴,我见了,是当真心疼得很。你这两年在我身边,是个知心体己的,你也知道,我喜欢她,这么多年了,心中只有她一个。”
      
      这话一出,身旁忽然“嗤”的一声,青唯蹙眉看去,竟是薛长兴没忍住,险些笑出声来。
      
      薛长兴做怅惘状,拿起手里的茭白包子,无声张口:“茭白包啊茭白包,你虽也能果腹,但我还是惦记着烧鹅,哪怕吃了你,我心中也只有烧鹅。”
      
      惜霜轻声道:“少爷心系表姑娘,妾身是知道的。只是表姑娘……她已许了江家,今日那江家老爷也上门议亲了,少爷这么说,难道是要抢亲么?”
      
      “那个江辞舟,不过是一介纨绔子弟,他的父亲江逐年攀附权贵,也非什么正派之人,芝芸嫁到这样的人家,我岂能放心?”高子瑜神色凛然,朝天一拱手,“左右江家求娶之心不诚,我改日便进宫,哪怕是拜求官家,也要将芝芸娶进高府。”
      
      “其他饕客?”薛长兴又无声张口,“其他饕客怎么配得上我的烧鹅?只有我这等清风明月的雅士,烧鹅才肯甘心入我之口啊!改日我一定请来天下名厨,拆骨卸肉,把它啃得渣都不留!”
      
      惜霜垂下眸,她似是难以启齿,好半晌才道:“可是,少爷知道的,妾身……妾身已有了身孕,少爷便是让妾身暂回大娘子房里,日子久了,也是瞒不住的。”
      
      青唯闻言微愣,朝惜霜的小腹看去,大概是月份还早,什么也瞧不出来。
      
      惜霜接着道:“妾身知道少爷是为表姑娘着想,可妾身只是一个低贱的通房,表姑娘未必会吃味。日后少爷娶了表姑娘,她也是我的主子,妾身一定会仔细伺候的。还请少爷不要赶妾身走,给我们母子二人一席容身之地,妾身身份虽低微,但腹中这孩子,也是少爷的骨肉啊……”
      
      这话直击高子瑜的痛处,高子瑜听了,于心不忍,他一时做不出决断,末了只说一句:“你……容我再思量。”
      
      今日江逐年来府上议亲,他二人消失太久,怕会惹人生疑,说完话,一前一后匆匆走了。
      
      薛长兴拿过食盒,对着里头剩下的几个茭白包子怅然叹道:“你若一定要赖上我,也不是不可以,怪只怪你出生卑微,哪怕上了桌,也只能是个配菜,自古绿叶衬红花,烧鹅永远是你的主子,你可明白?”
      
      言讫,见青唯似是无动于衷,提点道:“哎,他们说的那个芝芸,就是跟着你一路上京的妹妹吧?她这表哥,忒优柔寡断了,只怕临到头了也做不了自己的主,你不帮她?”
      
      青唯摇了摇头:“芝芸已在高府住了几日,惜霜对高子瑜有情,她未必看不出来,这事太琐碎了,我帮不上,到最后,都得芝芸自己拿主意。”
      
      薛长兴笑了一声:“你以为旁人都跟你一样有主意?那个芝芸才多大,比你还小一些吧?眼下江家不诚心,高家更是靠不住,她走投无路,指不定要出事。”
      
      “出事?”青唯目光微抬。
      
      薛长兴朝上指了指:“每个人的头上都有一片天,有些人的天在江野,有些人的天在庙堂,有些人的天,可能就是一座深宅,几间瓦舍。天不同,不过源于人的境遇不同,并没有大小高低之分。可是,你不能拿自己的天,去框别人的天。你这个妹妹的遭遇,若换在你身上,是琐碎,是无关紧要,但你仔细想想,她就是个深闺里长大的小姑娘,眼下失了家,只有娘家人和将来的夫家可以倚靠,这两家都待她不诚,她能怎么办?不是走投无路了么?”
      
      “你再想想那个惜霜,她的天就更小了,不过高少爷那一间院子,她眼下腹中还有了孩子,高子瑜一个念头,她的天就塌了。她能怎么办?她也得为自己搏一把。”
      
      “两个姑娘走投无路,中间横着个高子瑜,又是个挑不起大梁的,这还不出乱子么?我看——”薛长兴咬一口茭白包,“是要出大乱子喽!”
      
      -
      
      青唯回到自己院子,心中还想着薛长兴的叮嘱。
      
      她有点担心,不仅仅因为崔芝芸。
      
      玄鹰司怀疑她,一直派人在暗中盯着她,倘高府真生了乱子,就怕会引火烧身,被人发现藏在这里的重犯。
      
      日前曹昆德说,玄鹰司不日会有新的当家,届时,会是送薛长兴出城的最佳时机。
      
      可她困在这深宅大院,几日过去了,也不知玄鹰司新当家的调令下来了没有。
      
      青唯正思索着出门打探消息,一抬头,崔芝芸正在院中徘徊。
      
      “芝芸?”
      
      崔芝芸回过身来,见是青唯,泣声唤了句:“阿姐。”
      
      “来找我?”青唯问。
      
      崔芝芸咬着唇,点了点头。
      
      青唯把崔芝芸带进屋,让她在木榻上坐了,茶壶里只有清水,青唯倒了一杯给她。
      
      说起来,青唯虽在崔家住过两年,她与崔芝芸并不算多么相熟。她们太不一样了,崔芝芸是在锦绣堆里长大的,有姑娘家天生的矜贵与柔善。而青唯自幼流离,知礼疏离,很少与人走得过近。
      
      因此,崔芝芸一直直呼青唯的名,若不是此次上京,她恐怕都不会改口喊一声“阿姐”。
      
      崔芝芸有些局促,那日在公堂,是青唯帮她顶了罪,但她心中害怕,一连几日,竟连谢都不曾来谢过。
      
      “阿姐,当日袁文光他……他为何会……”
      
      “袁文光的事,我没和你说实话。”
      
      不等崔芝芸问完,青唯便道:“那日我从集市回来,其实先遇到了袁文光。他声称是被你所伤,央求我救他,我跟他说,他这样的卑鄙小人,不如死了干净。他气得很,对我破口大骂,说我见死不救,扬言要让我偿命。”
      
      “或许正因为此,后来到了公堂,他才指认我的吧。”
      
      “此事没预先告诉你,一来是怕你听了担心,二来,我事后也悔得很,我如果没有义气用事,先行救了他,你也不至于背上一条人命。所以说到底,这桩命案,我也有责任,我在公堂上,并不算帮你顶罪,你不必往心里去。”
      
      青唯这一番话说得半真半假,但暂且瞒住崔芝芸是足够了。
      
      崔芝芸低声道:“原来是这样……”她从前从不觉得自己柔弱,忽然遭逢大难,才发现自己经历得太少,一时间难以支撑,她指间不断地绞着绢帕,嗫嚅道:“这一路上,若不是阿姐,只怕我……只怕我……”
      
      她说着,不禁哽咽起来。
      
      她坐了一会儿,渐渐平缓心绪,“阿姐路上说过,等把我送到京城,安顿好了,要去找从前教你功夫的一位师父。我若嫁了人,阿姐是不是就不和我一起了?”
      
      青唯看着她,“嗯”一声。
      
      崔芝芸心头一阵难过,她忽然起身,直直跪下:“阿姐帮我!”
      
      “我与表哥两情相悦,实在不想嫁去江家,我眼下已没了家,不能再没了表哥了。还请阿姐为我出出主意,让我能留在高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感谢在2020-12-21 12:30:29~2020-12-22 16:17: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腿啦啦啦、溪水临天方成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晴天 34瓶;小白菜~、椰子汁吃糖、友季花开、长腿啦啦啦 10瓶;科科 5瓶;sangsang0408 4瓶;夹心饼干 3瓶;少女深夜抛尸 2瓶;一車桔子、rilagogo、不熬夜了、nuan62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公子无色
    【之之长篇古言新文】一只腹黑的大尾巴狼栽在一只老实兔子手上的故事。



    龙凤
    【长篇古言】这是一篇主角配角集体腹黑,龙套角色都走天然路线的爱情。



    一色春
    【长篇古言】



    小江山
    【长篇古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