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台

作者:沉筱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雨砸在官道上噼啪作响,一名伍长将青唯与崔芝芸带到官道上。
      
      卫玦高坐于马上,淡淡扫了她们一眼,慢声开口:
      
      “只这二人吗?”
      
      “回大人,卑职找遍了山间,只找到了这两名女子。”伍长拱手道,“她们似乎是在山间的矮洞里避雨,卑职见她们行踪可疑,将她们带了过来。”
      
      可疑?
      
      卫玦一双鹰眼微生波澜,前行五里就有驿站,后退十里还有客舍,深更半夜,两名弱质女子,好好的官道不走,偏生要到这山间避雨,岂止可疑,简直古怪至极。
      
      他垂目仔细看向这二人。
      
      雨比方才稍细了些,被火光照着,犹如霞雾。
      
      这层霞雾笼在崔芝芸身遭,衬得她明艳娇柔,卫玦的目光在她身上一掠而过,停留在另一人身上。
      
      她穿着宽大的黑衣斗篷,兜帽遮住大半张脸,即便如此,身后竟然还背了个挡脸的帷帽,仿佛她这张脸,必然不能被人看到似的。
      
      “你二人为何夜半隐于山中?”
      
      “回大人的话,”青唯道,“民女的叔父获罪,民女带妹妹一起上京投奔亲人,夜里忽逢急雨,所以避于山间矮洞之下。”
      
      卫玦听了这话,看了眼来路的方向。
      
      南边来的,获罪?
      
      “你们姓崔?”
      
      “……是。”
      
      卫玦扬了扬缰绳,驱马来到她身侧,语气冷下来:“崔弘义所犯重罪,朝廷下旨严查,一家上下盖不能幸免,你既是他亲人,不伏法也就罢了,还帮着罪犯之女脱逃,你可知罪?”
      
      “大人明查,民女与表妹不是脱逃。”
      
      “不是脱逃?”
      
      “只因妹妹与京城江家有婚约,办案的钦差才准允我们姐妹二人上京。”
      
      卫玦紧盯着青唯斗篷下的半张脸,忽地朝一旁伸出手,“刀。”
      
      一名玄鹰卫应“是”,呈上一柄身长三尺,镂刻着玄鹰展翅暗纹的云头刀。
      
      卫玦将刀握在手里略微一掂,慢声问道:“近来京中生了大案,你二人可曾听闻?”
      
      “大人说的大案,”青唯掩在斗篷下的声音稍稍迟疑,“是指我叔父的案子么?”
      
      “矫言善辩。”卫玦冷哼一声。
      
      他注视着青唯,握着刀的手腕倏然一振。
      
      刀刃出鞘,寒芒如水,在雨夜里一闪,当头就朝青唯劈去。
      
      崔芝芸被这急变吓得惊叫出声,一下子跌坐在泥泞的地上。
      
      刀锋争鸣袭来,在离青唯头骨的毫厘处堪堪停住,兜帽被斩成两半,伴着数根断了的青丝,朝两侧滑去,露出一张脸来。
      
      “这……”
      
      相隔最近的伍长骤然退了一步。
      
      其余玄鹰卫饶是训练有素,见了青唯的样子,也不由目露惊异之色。
      
      她的左眼至眉骨上方,覆着一片红斑,皮肤薄极了,透肤而下,可以看见浅青血纹。
      
      她垂眸立在雨里,不知是红斑太可怖,还是夜色太深,掩去了她目中的狼狈,就这么一眼望去,倒像是刀斧加身亦能岿然不动的妖魅似的。
      
      卫玦眉头紧蹙,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顺着斗篷的领襟,一路往下,落到她垂在身侧的手。
      
      手指一直在微微发颤。
      
      卫玦见了这手指,紧抿的嘴角才松弛下来。
      
      深更半夜,一个女子遇到这么一大帮官兵,非但不怕,面对质问还能对答如流,原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只肖稍稍一试,才知是强装镇定罢了。
      
      这是多事之秋,朝廷章何二党闹得不可开交,陈年旧案牵涉了一大票人,昨日关在暗牢里的一名重犯又被劫了,他受圣命彻查劫狱案,一路循踪而来,可惜除了这两名女子,未发现任何可疑之人。
      
      “京城江家。”卫玦咂摸着这四个字,语气平静无波,仿佛方才劈刀斩青丝的一幕没有发生过。
      
      他看向崔芝芸,“与你定亲的人是江辞舟?”
      
      “是……”
      
      “那么你们此行是要前往江家。”
      
      “不、不是……”崔芝芸还是怕,几乎是嗫嚅着道,“先行……前往高家。”
      
      卫玦没有再问,玄鹰司耳目灵通,这其中的缘由他知道。
      
      高家是刑部髙郁苍的府邸,他的娘子罗氏与崔芝芸的母亲是亲姐妹,后来各自嫁了人,两家同住陵川那几年,府邸门对门,院接院,简直亲如一家。
      
      反观江家,江逐年老来脾气愈发古怪,连年来净生恶事,他的儿子江辞舟更是臭名昭著一介纨绔,若不是有太后庇护,门楣只怕早就衰败了。
      
      崔芝芸上京应当是为她父亲的案子,去高家才是正途。
      
      卫玦勒转马头:“走吧。”
      
      雨水稍止,青唯扶着崔芝芸从泥地里站起,看她溅了一身泥浆,脱了斗篷给她。
      
      还没戴帷帽,一名的玄鹰卫就拿着铜铐过来了——玄鹰司夤夜出行捉拿要犯,这两名女子行踪可疑,被当作嫌犯处置。
      
      此地距京城十多里路,到了城门口,已是天色微明。大周以文立国,民风开化,城里虽设宵禁,但是并不严谨,若有城民漏夜出行,达旦畅饮,巡卫的至多申斥几句,尤其流水巷一带,有些楼馆通宵挂牌,上灯点火,巡检司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今日不知怎么,晨光尚是熹微,要进城的百姓就在城门外排起长龙,城门处设了禁障,武德司增派人手,正在一个一个排查。
      
      司门郎中遥遥见了卫玦,提着袍,上来拱手道:“卫大人夤夜办案,辛苦了。”
      
      卫玦问:“查到可疑之人了吗?”
      
      “抓获了几个,尚未细审。”
      
      卫玦吩咐一旁的伍长:“你去看看。”
      
      一夜雨水过去,晨光虽稀薄,却有初晴的敞亮,城门口排队的百姓等得聊赖,见到一列气势煊赫的官兵,纷纷朝这边望过来。
      
      最引人注明的还是其中两名女子,她们的手被铜锁铐着,一人娇美,另一人左眼上覆有红斑,十分古怪。
      
      这些百姓的目光在青唯的脸上停留片刻,窃窃私语起来。
      
      “大人。”青唯垂目立在卫玦马后,待他与司门郎中说完话,唤道,“大人能否准允草民把帷帽戴上?”
      
      卫玦听了这话,勒转马头,看了青唯一眼。
      
      她的斗篷早脱给她的小姊妹了,浑身上下只裹着素衣,显得十分单薄。问出这话,她自己也困窘,紧抿着唇,低垂着头,尤其是那双被铐在身前的手,似乎觉察到他的目光,手指还微微蜷曲了一下。
      
      但那红斑还是扎眼,真是丑,想不注意都难。
      
      卫玦收回目光,并不理会她。
      
      过了一会儿,适才去城门口问话的伍长回来了,称是已将嫌犯悉数送去了玄鹰司,又说:“高府的当家主母也来了,所说的与崔氏二人交代的无二,她称崔氏上京前,给高府去过信,卑职查看过信函,并无疑处,崔氏二人应当与劫狱案无关。”
      
      卫玦颔首:“放人吧。”
      
      铜铐一解开,青唯很快戴上帷帽。卫玦念及崔氏与高家的关系,一起跟了过去。
      
      城门内临时搭建了茶水棚,罗氏等在里头频频张望,待看清崔芝芸憔悴的样子,眼眶瞬间盈满了泪:“怎么、怎么就弄成了这副模样?”
      
      她与崔芝芸的母亲姐妹情深,当年在陵川,是把崔芝芸当亲女儿疼爱的。
      
      玄鹰司夤夜出城,为的竟不是袁文光的命案。
      
      崔芝芸想明白这一点,一见到罗氏,这一路行来的坎坷与艰辛、父亲的案子、家人的落难,包括袁文光的死,通通抛诸脑后,她的泪亦滚落而出:“姨母,芝芸总算见到您了。”
      
      “有姨母在,一切都会没事的。”罗氏轻拍了拍崔芝芸的后背,她知道她上京的目的,但眼下卫玦就在一旁,不好多说,于是温言劝道:“你我姨女阔别多年,如今重逢,这是好事,该高兴才是。”
      
      又笑说:“你表哥听闻你来京里,日日都与我到城门口等你,也是不巧,今日衙门有案子,他走不开。
      
      崔芝芸听了这话,目中浮上一丝悱然。
      
      她垂下眸,轻声道:“等回到家中,终归……终归是要见的。”
      
      罗氏的目光移向一旁的青唯:“你就是青唯?”
      
      青唯欠了欠身,跟着崔芝芸喊:“姨母。”
      
      罗氏上下打量她一番,单看身量,倒也亭亭,“早年崔家大哥赶工事,带着你天南海北地走,同是陵川人,我竟没有见过你。怎么还遮着脸?让姨母看看。
      
      罗氏说着,就要去揭青唯帽檐下的遮面。
      
      青唯陡然退了一步。
      
      她自知此举无礼,稍稳了稳心神,赔罪道:“晚辈患有面疾,只怕会吓着姨母。”
      
      城门口的武德司还在排查,几人不好在此多叙话,正好家中厮役套了马车过来,卫玦见罗氏要走,赔罪道:“适才在野外,卫某见府上二位姑娘行踪可疑,多有得罪,还望罗大娘子莫怪。”
      
      “大人多礼了。”罗氏温声道,“她们两个姑娘遗落野外,妾身还该多谢大人将她们送回才是。”
      
      -
      
      高府的马车朝街口驶去,卫玦立在茶水棚外,注视着马车消失的方向。
      
      “大人。”一名玄鹰卫过来请示,“可是要回宫复命?”
      
      “那个伍长走了?”卫玦问。
      
      “走了。”说话的玄鹰卫唤作章禄之,乃是玄鹰司鸮部校尉,本事不小,办事雷厉风行,就是脾气有些急躁。
      
      卫玦问的伍长,乃今日一路跟着他们找人,查获嫌犯的巡检司部从。
      
      章禄之提起此人就是不忿,脱口道:“官家交给玄鹰司的案子,区区一个巡检司下行走的部从也敢来参一脚,还是被姓曹的阉党硬插进来,是当旁人都没长眼,不知道他们是西坤宫养的——”
      
      “狗”之一字未出,卫玦一个眼风扫来,章禄之顷刻息了声,拱手赔罪:“卑职失言,请大人责罚。”
      
      卫玦没多说什么,只道:“派些人,这几日盯着高家,再沿着崔氏二人上京的路上查过去,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大人还是怀疑劫囚的案子与她们有关?”章禄之诧异道。
      
      他们循着逃犯的踪迹一路追来,只找到了此二人,可暗牢重重把守,这样的弱质女子,怎么可能劫走重犯?
      
      卫玦没有回答。
      
      “回宫吧。”他只是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是江辞舟。
    按照女主定律,青唯其实长得挺好看的。
    今天的评论也发红包~



    公子无色
    【之之长篇古言新文】一只腹黑的大尾巴狼栽在一只老实兔子手上的故事。



    龙凤
    【长篇古言】这是一篇主角配角集体腹黑,龙套角色都走天然路线的爱情。



    一色春
    【长篇古言】



    小江山
    【长篇古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