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台

作者:沉筱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内衙的大门设在衙署内,与外衙以一道内巷相隔。
      
      内巷宽大,大约等同于一个院落。
      
      青唯不经意走过去,还没到内巷,便被内衙门前的玄鹰卫喝止:“玄鹰司重地,不得擅闯!”
      
      内衙的门开着,从青唯这里望过去,院中每隔一段距离,便伫立着一名披甲执锐的玄鹰卫,拐角处、内门处,每一道关卡,更有多达四名玄鹰卫把守。
      
      这还只是内衙的第一重门,而铜窖子是在三重门内,也就是说,想要见到梅娘,要闯过三个这样戒备森严的衙地。
      
      曹昆德此前的话一点不假,玄鹰司眼下就是个密不透风的铁桶,莫要说她了,连只苍蝇都飞不进。
      
      青唯心中暗自后悔,她实在太冲动,也太高估自己了。
      
      眼下玄鹰司在审的案子只有梅娘这一桩,江辞舟说有急差,她担心情况有变,急赶着送来食盒。转念想想,她与江辞舟成亲不过三日,彼此之间并不很熟,忽然体贴至斯,难道不会惹人生疑吗?
      
      寻常人倒也罢了,可是江辞舟……她直觉这个人不像看上去这么简单。
      
      早知如此,她该从长计议的。
      
      青唯非常自责,她后悔自己打草惊蛇,可眼下草已打了,只能尽量把家中那条蛇安抚下去。
      
      青唯不动声色地往回走,忽见前方行来一列玄鹰卫,足有三五十人之多,他们身上的玄鹰袍与祁铭一样,是簇新的。一路行来,目不斜视,到了内衙门口,为首一名头戴羽翅盔的玄鹰卫出示一张令牌:“奉都虞侯之命,今日我等与鸮部诸位调班。”
      
      内衙的守卫一愣,说道:“此处乃内衙重地,玄鹰薄上有令,不得擅离职守,不得任人擅闯,除非见到三张调令,不能临时调班。”
      
      所谓三张调令,指的是玄鹰司三位当家的,即都指挥使、都虞侯、都点检的调令,然而眼下玄鹰司人才凋令,上头除了一个虞侯,往下便只有卫玦和章禄之了。
      
      为守的羽翅盔颔首,又出示两张令牌:“这是卫掌使与章校尉的。”
      
      守卫接过,自己验过后,又交给旁边的人检验。须臾,他将令牌交还给羽翅盔,拱手道:“在下能多问一句,虞侯为何要忽然调班吗?”
      
      羽翅盔露出一个淡笑:“虞侯新禧,犒赏大伙儿的吃酒,新官上任,大伙儿莫要不给虞侯面子。”
      
      守卫的还是迟疑,但卫玦、章禄之都应了,他们哪能不从?于是对羽翅盔道:“你们的人先进去,我再让鸮部人撤出来。”
      
      青唯看了一会儿,见玄鹰卫撤换人手,便跟祁铭一同回外衙去了。
      
      又在静室里静坐片刻,青唯出来,把食盒交给祁铭,说道:“我一个女眷,不好在此多打扰,既然虞侯还在议事,小兄弟帮我把食盒转交给虞侯便是。”
      
      祁铭称“是”,他本想把青唯送至宫门,但青唯只道是认得路,让他在衙外止步,自行走了。
      
      青唯离开玄鹰司,越走越快。
      
      她适才已仔细观察过了,虽然内衙进不去,但是内外衙之间的巷陌东侧,有一个天井与旁边的衙署相连,形成一个死角,伏在檐上,既可以遮掩身形,又可以看到内巷里的动静。
      
      她直觉玄鹰司忽然调班没这么简单,且今日请求调班的玄鹰卫,身上的袍服簇新,换言之,他们极可能是新来的。
      
      青唯此前一直与曹昆德有联系,玄鹰司任何风吹草动,曹昆德都会告诉她,直至薛长兴投崖,未曾有任何新人调入玄鹰司。因此这些新来的,应该是这几日刚到玄鹰司,大概是皇帝担心江辞舟独木难支,给他分派的人手。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是新来的,他们很可能对内衙的情况不熟悉,更有甚者,他们尚没有见过梅娘与一干妓子!
      
      玄鹰司雪藏五年,五年后的第一案,便是与薛长兴有关,事出反常必有妖,青唯没有妄想要在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闯进内衙,但她必须再去看看。
      
      她此行仓促,没有做万全的准备,走到一处无人的墙根下,双指抵住唇,急吹三声鸟哨。
      
      隼飞至半空,她担心惊动旁人,没有去接,隼不下落,盘旋片刻,飞回去了。
      
      青唯不知道曹昆德看到来而复返的隼,会不会出手帮助自己,她来不及多想,足尖在墙根上借力,瞬时跃上屋檐。
      
      衙署之地虽不如禁中戒备森严,也有巡逻的侍卫,□□,青唯一身青衣,实在显眼,她俯身在瓦顶,几乎是匍匐前进,不敢弄出一点动静。
      
      不出所料,这帮新来的玄鹰卫果然有异。
      
      青唯刚到天井的死角处,玄鹰司已调完班了,卫玦的人马一撤,为首的那名羽翅盔便吩咐:“把门掩上。”
      
      随着“砰”一声,外衙通往内衙的门被合上,羽翅盔立刻看向下头几人:“快去。”
      
      几人颔首,疾步往内衙去了。
      
      又待片刻,只听一阵仓促嘈杂的脚步声,间或伴着一阵压低的催促:“走快点!”
      
      只见数十个穿着绫罗绸衣的女子一个接着一个走出来,正是莳芳阁的妓子!
      
      她们被关了数日,身上有些脏,好在大多看起来都没受伤,大概是缉拿梅娘时顺便拿的。梅娘落在最末才出来,她受了刑,身上有数道带血的鞭痕,走路也一瘸一拐的。她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饶是如此,也没让人掺扶,神色镇定的步至内巷,在玄鹰卫的吩咐下,与前头一干妓子一样蹲下身来。
      
      羽翅盔于是吩咐:“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看看人到了没有。”说着,从内巷西侧的小门出去了。
      
      青唯暗自错愕,看这架势,他们是想把人送走?
      
      可是,看那羽翅盔区区一个玄鹰司校尉,必不敢这么做,那么就是领了江辞舟之命?
      
      把人送走,要送去哪里?青唯不由地想,薛长兴失踪,只留给她一个木匣,她想查洗襟台的真相,除了一根玉簪,没有任何线索,曹昆德终究靠不住,梅娘是她最大的机会,她赌不起。
      
      如果梅娘此行遇害了呢?她必须现在行动。
      
      青唯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些妓子出来时,羽翅盔没有点算人数,说明他对她们并不熟悉;这些玄鹰卫行事仓促,面有急色,说明他们所办之事隐秘、见不得光;羽翅盔没有把内衙的玄鹰卫都调出来看守妓子,说明他不想闹出动静,引起骚乱。
      
      因此,这些妓子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只要不被人发现,又有什么分别呢?
      
      青唯看了眼自己的衣裙,她今日亦穿绸纱,与妓子们略像,在瓦顶趴久了,蹭得一身灰尘,与她们一般无二,唯一的不同,就是她眼上这斑,实在太扎眼了。
      
      青唯当机立断,她摘下帷帽,藏在屋檐下的死角,从腰囊里取出一个小巧的白瓷瓶,倒了些药粉在手中,以掌心捂热了,覆于左眼之上。
      
      左眼周遭的肌肤微麻微凉,但很快,凉意就褪去了,升腾起一股热来,青唯于是顺手一抹。
      
      她在瓦顶拾起三枚碎石,利落一掷,碎石带着力道,直击西侧门槛。
      
      趁着内巷里几名玄鹰卫不备,青唯无声从屋檐跃下,迅速并入妓子后方。
      
      她动作太轻了,几乎没有妓子注意到她,挪至梅娘身边,青唯低声唤了句:“梅娘。”
      
      梅娘移目过来,随后就怔住了。
      
      她沦落风尘数十年,更是莳芳阁的老鸨,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
      
      可眼前这个姑娘,该怎么形容呢?乍一看,只是觉得好看,肤白清透,秀丽多姿,可只要多望一眼,便会不自觉被她吸引。
      
      她太独特了,五官的线条非常干净,眼尾上翘,鼻峰秀挺,颊边的两颗痣有些俏皮,像是春日里开得恰到好处的桃花,又带着秋霜的冷,覆着凛冬的雪。
      
      梅娘确信她不是莳芳阁的人。
      
      但她知道,她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里,靠得这么近,却不出手伤她,应该不是敌人。
      
      青唯发现梅娘没有认出自己,为防惊动旁人,做了个口型:“薛长兴。”
      
      梅娘愣了愣,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个姑娘,竟然是那夜罩着黑斗篷,功夫极高的女子。
      
      时间紧迫,青唯也不拖沓,立刻就要取出袖囊里双飞燕玉簪给梅娘看,正这时,适才去接头的羽翅盔回来了,他环目望了一眼内巷中的妓子,没有发现异样,朝旁吩咐了句:“人到了,带她们走吧。”
      
      此言出,妓子们目中均露骇色。
      
      她们被关得太久了,没人敢问眼下是要去哪儿,她们甚至不知道此行是不是去送死。沦落风尘已是命苦,眼下风雨飘摇,命在一线,有的人已低低呜咽起来。
      
      旁边的玄鹰卫不耐,呵斥道:“哭什么?小点儿声,都跟上!”
      
      妓子们一个接着一个,从内巷西面的小侧门迈出。青唯落在最末几个,望向前方,正午已过,西斜的光透过那一扇小门照进来,生休开,死伤惊,她也不知跨过了这道门,前方是吉是凶,可眼下已没有回头路了。
      
      青唯落在梅娘后方,跟着一群妓子一起,往小门走去。
      
      -
      
      祁铭在江辞舟的值房外一直等到申时,才见卫玦与章禄之离开。
      
      祁铭连忙拱手行礼:“卫掌使、章校尉。”
      
      卫玦“嗯”了声算应了,章禄之却是一脸愠色。
      
      其实祁铭只道他二人面色为何如此难看,早上江辞舟唤他们议事时,祁铭是在一旁的。
      
      说是议事,江辞舟只吩咐了两桩事,一是内衙调班,二是放了梅娘。
      
      章禄之不忿,问道:“敢问虞侯为何要放走梅娘?”
      
      江辞舟以一句“做个顺水人情”搪塞了他。尔后一直拘着卫章二人,直到吴曾那边彻底将人放走。
      
      不一会儿,江辞舟也从值房出来了,他似有事要办,没瞧见一旁的祁铭,径自往内衙走,祁铭连忙跟上去,说道:“虞侯,适才夫人来过了。”
      
      江辞舟步子一顿:“谁来过?”
      
      “夫人。”祁铭道,“夫人说,虞侯在衙门挂了休沐牌子,担心衙门不供饭菜,特地送来。”
      
      江辞舟愣了一会儿,又问一次:“她来给我送吃的?”
      
      祁铭道:“是,还有一壶酒。属下已把酒与食盒拿去灶房里热着了,等虞侯办完差事,立刻取来。”
      
      江辞舟去内衙,不过是想亲自问一下吴曾,是否已将梅娘送走了,眼下却是不急了。
      
      他道:“不必了,去把食盒取来,让吴曾过来见我。”
      
      祁铭应是,很快把食盒与酒送到江辞舟值房。
      
      江辞舟默坐了一会儿,把盒盖揭开。食盒里的饭菜是他家中常备的,没什么特别,酒水是谷宁酒坊的罗浮春,大概是他昨日路过,催促朝天去买,她记住了。
      
      江辞舟看着公案上的酒菜,没有动筷子,他只是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面具遮了脸,不见眉眼,日光却透窗而入,落在他流转的眸色。
      
      屋外传来叩门声,江辞舟回过神。
      
      他盖上食盒盖子,说道:“进来。”
      
      吴曾便是适才青唯在内巷里见过的,那名头戴羽翅盔的玄鹰卫,到了桌案前,吴曾拱手一拜:“虞侯,人已平安送走了。适才属下去外头查探,小何大人的人手来得及时,这些妓子没被人发现。”
      
      江辞舟“嗯”了一声。
      
      吴曾的目光落在他桌案上的食盒,不由地问:“虞侯还不回么?”
      
      “还有点事。”江辞舟抬眼看他,“怎么?”
      
      吴曾笑了笑:“没什么,想着虞侯新禧,不该将好时光耗在公堂里。适才卑职探查回来,路过宫门,瞧见江府的厮役等在马车旁,还以为虞侯要回了。”
      
      “我府上厮役?”
      
      他上下值惯常由德荣来接,德荣吴曾是认得的,今日何鸿云庄上摆宴,朝天被他打发去庄子里认门了,府上怎么还会有厮役来接他?
      
      江辞舟的目光落到食盒上,稍怔了一下,唤道:“祁铭。”
      
      祁铭推门而入:“虞侯。”
      
      “青……我娘子她,是何时走的?”
      
      “走了快两个时辰了。”
      
      江辞舟转头问吴曾:“莳芳阁的妓子是一个时辰前离开的?”
      
      “正是。”吴曾道,见江辞舟立着不动,唤了声,“虞侯?”
      
      江辞舟拿了薄氅,径自往外走,声音一改往日轻佻,沉肃清冷,“找个认得何鸿云庄子的,立刻跟我走一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要去医院复诊,请一天假。
    今天和后天更新章节的评论都给大家发红包,那么咱们后天见~
    感谢在2021-01-02 22:35:21~2021-01-03 21:48: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七七 9个;荼白、濯枝 2个;Diane杨涵、Rhapsod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慕、laceyly 10瓶;水光1106 7瓶;壬绪 5瓶;Rhapsody 4瓶;想昵称不容易 3瓶;无需解释 2瓶;流水人家、醉卧江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公子无色
    【之之长篇古言新文】一只腹黑的大尾巴狼栽在一只老实兔子手上的故事。



    龙凤
    【长篇古言】这是一篇主角配角集体腹黑,龙套角色都走天然路线的爱情。



    一色春
    【长篇古言】



    小江山
    【长篇古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