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台

作者:沉筱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替嫁?替嫁?!我找高家说理去!”
      
      “我是告了崔弘义,怎么了!姓崔的要没犯事,莫要说我一纸状书,就是有人击登闻鼓告到御前,他照样能好端端的,官家下旨拿他,那是官家英明!”
      
      “……生米已煮成熟饭了?人都没瞧清,你怎么就……吃醉了?你糊涂啊!一醉误终身!”
      
      “唉,当初你执意写这议亲信,我就不同意,早知如此……”
      
      翌日天刚亮,正院那头就传来江逐年的咒骂,间或伴着茶盏摔碎的声音。青唯睁着眼,只身躺在榻上,身旁空荡荡的——江辞舟黎明前就起了,大约终于酒醒,悔不当初,先行去正堂与江逐年解释了。
      
      青唯等到江逐年的骂声消歇下去,起了身,外间的丫鬟听到动静,推门而入:“娘子可要梳洗了?”
      
      这两名丫鬟青唯昨日见过,一个叫留芳,一个叫驻云,是江家专门拨来伺候她的。青唯不惯被人伺候,说:“你们帮我打点水,余下的我自己来就行。”
      
      留芳笑道:“今日怕不成,待会儿娘子要随少爷进宫,马虎不得。”
      
      “进宫?”
      
      青唯反应过来,新妇过门第一日,要向长辈敬茶,江辞舟的长辈,除了家里这个江逐年,另就是宫中的太后了。
      
      驻云道:“太后疼爱少爷,娘子要进宫跟太后请安呢。”
      
      青唯脸上有斑,出行要带帷帽,驻云手巧,为她梳了个便行的堕马髻,簪了两根坠玉簪。
      
      江逐年早就等在正堂了,他不骂了,但气未消,一脸愠色地坐在圈椅里,听到身边仆从说,“娘子来了。”只当是没瞧见。
      
      青唯看了江逐年一眼,他身形干瘦,蓄着长须,额头宽大,如果不是板着脸,眉眼倒是和善,乍一眼看去,有点像年画上托着蟠桃的寿星爷瘦一些的模样。
      
      青唯从留芳手里接过茶,奉给江逐年:“公公请吃茶。”
      
      江逐年睨她一眼,目光落在她眼上的斑,“嘶”地抽了口凉气。
      
      可是木已成舟,他能怎么办?
      
      他晾了青唯一会儿,从她手里接过茶,凉声道:“江家祖上耕读,书香传家,不奉行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你既嫁进来,就是江家人,不可目不识丁,你可念过书?”
      
      “念过。”青唯道,“小时候父亲教过《论语》与《诗三百》,《孟子》也会诵几篇。”
      
      江逐年颔首,脸上刚露出点悦色,只听一声:“不过……”
      
      青唯是习武之人,她知道自己行走站立皆成姿态,等闲瞒不住旁人眼睛,何况这两年在岳州,她曾不止一次出手教训过袁文光身边的小喽啰,这些事,江逐年一查便知,“不过因为父亲是工匠,我自小跟着他南来北往,总得有点自保的本事,父亲后来为我请了武艺师父,我念了两三年书,就学功夫了。”
      
      她知道此话必会引起江逐年不满,往回找补,“我功夫虽不高,足以应付寻常家贼,大江南北走得多,出行亦很有经验,可以随护……”
      
      江逐年“嘶”地又抽一口凉气:“打住打住,我问你,子陵娶你,是为了看家护院出入平安吗?”
      
      子陵二字,应该是江辞舟的字。
      
      青唯摇了摇头,闭嘴了。
      
      一旁江辞舟道:“上回路过谷宁酒坊,我让朝天给我买壶酒,他不去,说什么让我把酒戒了。不听话的扈从,带在身边有什么用?还缠着我掏银子给他打了把新刀。她会功夫,我看就很好,以后朝天也不用跟着保护我了,换她。”
      
      “少爷——”江辞舟身边,那名平眉细眼,名唤朝天的扈从错愕道。
      
      江逐年骂道:“都成了亲的人了,你看你说的什么胡话,她不懂规矩,你更不成体统!”
      
      这时,一名厮役进来禀道:
      
      “少爷,马车备好了。”
      
      他们今日还要进宫向太后请安,江逐年看他们一个两个都不顺眼,摆摆手,让他们赶紧走。
      
      却见江辞舟与青唯一前一后走到门口,一个吊儿郎当,一个步履如风,江辞舟他都骂腻了,今日正好捡个新的:“你看看她,再给她配把刀,出门就是江湖!”
      
      青唯顿了顿,立刻收紧步子,规矩行了几步。
      
      江辞舟吩咐德荣:“听见了么?去把朝天那把新刀拿来,给娘子配上。”
      
      朝天脸色又一变:“少爷?”
      
      -
      
      “江家与太后的关系,说亲也亲,说不亲也确实高攀不上,过世的大娘子是太后的远房表妹,与太后原本走得并不近,只与荣华长公主相熟。这个荣华长公主是谁呢?就是先帝的妹妹,今上的姑姑,小昭王的生母。因着这一层关系,江家才渐渐亲近了太后。”
      
      去宫里的路上,江辞舟嫌细说起来麻烦,把德荣唤进车室,让他与青唯解释江家与宫里的渊源。
      
      德荣说起话来生冷不忌,强在直白易懂。
      
      “五年前,先帝爷不是下旨修筑洗襟台么?太后兴许是觉得少爷久无建树,洗襟台是个机会,就让小昭王带着他去了。后来呢,那台子塌了,少爷受了伤,不是外头传闻的轻伤,你想想,跟少爷一起受伤的小昭王,眼下还躺在宫里命悬一线呢,少爷受的伤挺重的,养了两年才好。太后或许是觉得愧疚,此后愈发关心起少爷,每逢大日子,都要召少爷去宫里一见。”
      
      “说回洗襟台。照道理,太后深宫之人,不能见外臣的,但是洗襟台塌了后,先帝郁郁而终,官家继位时,还很年轻,那阵子朝纲有些乱,是太后辅政,才稳住了朝局。官家孝顺,念太后恩德,默允了与太后有亲缘的外臣后辈,每逢大日子进宫探望太后。”
      
      与太后有亲缘的外臣都有谁呢?除了江家几个小户外,另就是何府了。
      
      当朝中书侍郎何拾青,正是太后的亲弟弟。
      
      而太后的亲侄子何鸿云乃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眼下已官拜工部水部司郎中。
      
      这些青唯都听曹昆德提过。
      
      江辞舟这一路上都不发一语,马车到了朱雀街,他撩开车帘,拿扇子敲了敲朝天的肩膀:“谷宁酒坊到了,给我买壶酒去。”
      
      朝天不去,“老爷说了,让少爷戒酒。”
      
      “你的刀到底要不要了?”
      
      朝天静坐半晌,跳下马车,不一会儿,提了一壶罗浮春回来,他把酒递给江辞舟,神情复杂地叮嘱:“快进宫了,少爷少吃些。”
      
      “你懂什么?”江辞舟拿过酒壶,把盖子撬开,“到宫里了才该吃酒。”
      
      -
      
      马车在紫霄城的西华门停驻,西坤宫的人知道江辞舟今日要带新妇进宫,很早就到宫门里侧来迎了。
      
      闻到江辞舟一身酒气,迎候的公公见怪不怪,只笑说:“江小爷这新禧的劲头可浓着哩!”
      
      西坤宫在四重宫门内,走过去要小半个时辰,正值辰时,太后刚颂完早经,眼下正在苑中的亭子里喂鱼。苑中有湖,湖上曲折栈桥以汉白玉铺就,青唯摘下帷帽,跟着江辞舟走过栈桥,发现亭中除了太后外,还立着一个年轻男子。
      
      此人年不及而立,一身浅紫官袍,身形偏瘦,眉眼秾丽,长着一只鹰钩鼻,远望去,竟与太后有些像。
      
      一见江辞舟,他笑道:“姑母,子陵来了。”
      
      在西坤宫里,能喊太后姑母的外臣,大概只有此前德荣提过的何鸿云了。
      
      太后的模样倒是比想象中的年轻些,一对长眉斜飞入鬓,见了江辞舟,目色分外柔和:“适才念昔要走,哀家说,让他等等,子陵该带着新妇来看哀家了,说不得,一说就到了。”她的目光落在青唯脸上,含笑着道,“是个好姑娘。”
      
      江辞舟道:“如何说不得?今早起身,子陵想的第一桩事就是带着娘子进宫见太后。”
      
      他一开口,一股酒气。
      
      太后蹙了眉,尔后道:“你刚成亲,哀家说不得你,说了怕坏你的喜气。但你也大了,眼下更是成了家的人,这几年下来,算是经历了些事,没往常那么浑了,就是这吃酒的毛病,怎么至今不改?官家看重你,把玄鹰司交给你,这是你的福气,也是你的担子,你可不要辜负了官家信任。”
      
      江辞舟道:“子陵记住了,下回一定少吃。”
      
      何鸿云在一旁打趣道:“姑母适才还说,子陵新禧,绝不说他的不是,眼下却又忍不住,姑母爱重子陵,亲得很,侄儿看着嫉妒。”
      
      他仗着太后宠爱,说话没什么顾忌,太后听后,看他一眼,语气平静:“你也一样,官家交给你的新差事,你着紧仔细办,千万办妥了。哀家知道你这个人,肚子里九曲回肠,很聪明,你要把心思花在你的生意经上头,不是不能够,只要你把正业做好,哀家挡着,谁能说得了你?”
      
      何鸿云得了垂训,合袖称是。
      
      几人陪太后说了一会儿话,不多时,曹昆德过来了,他看见跟在江辞舟身边的青唯,不动声色,与太后拜道:“官家早上的政务议完了,午时得空儿,说是愿过来西坤宫陪太后用膳。”
      
      太后和颜道:“他孝顺,让他来便是。”
      
      曹昆德应了,刚欲走,太后又把他唤住,“你去一趟元德殿,让皇后也来。”
      
      曹昆德称“是”,离开前路过青唯与江辞舟,说了句:“恭贺江小爷新禧。”
      
      皇帝要来,江辞舟与何鸿云自也不好多留,陪着太后又说了几句话,一齐告辞了。
      
      -
      
      宫里的小黄门引着几人往外走,出了三重宫门,何鸿云步子一顿:“子陵留步。”
      
      江辞舟回过身:“有事?”
      
      何鸿云搓着手,看了青唯一眼,似乎有点犹豫。
      
      青唯立刻会意,让小黄门引着自己先一步往西华门去了。
      
      何鸿云道:“有桩事,在下不得已,要拜托子陵。”
      
      “念昔只管说来。”
      
      “前一阵,玄鹰司查封了流水巷的莳芳阁,听说是要抓城南暗牢里逃脱的贼人,不知此案可有了结果?”
      
      江辞舟道:“此事我不清楚,这案子一概由卫玦负责。怎么?念昔也想找到那贼人,立上一功?”
      
      “哦,这倒没有。就是子陵你也知道,我有个庄子……”
      
      江辞舟一听他提“庄子”,一下子就笑了,“适才太后才让你不要把心思放在生意经上,这么快又打起算盘了?”
      
      何鸿云的庄子在城郊,说是庄子,实际上是一处狎妓吃酒的私密园子。
      
      何鸿云苦笑道:“实在是我这庄子上,近来除了一个“扶冬”,没一个好货,凭的惹人笑话,我心中也堵着口气。可你说我怎么办?流水巷十八条胡同,做买卖的多了去,上三等,下九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我顶着这么个身份,总不能明着抢人,眼下……”他顿了顿,悄声道,“你也知道,太后盯我盯得正紧呢。”
      
      “所以,”他退后一步,合袖朝江辞舟行了个礼,“不得已,只能拜托到子陵头上,卫玦此前不是查封了莳芳阁么?要我说,那暗牢里的贼人早跑了,他审几个妓子,审了这么多日了,审出什么了?他就不是个脑子灵光的人!所以子陵,你能不能想个法子,把梅娘和她手下的妓子一并与了我,我一定……”
      
      “好啊。”不等何鸿云说完,江辞舟就道,他带着面具,不露眉眼,只有嘴角噙着一丝笑,“人在铜窖子里,你何时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官制和社会形态仿宋,当官的不能说可以经商,朝廷看重经济发展,只要影响不大,几乎对经商的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本文并不雷同宋,架空,私设多,因为作者懂得少,全靠闭着眼瞎编。
    明天见。
    感谢在2020-12-31 20:50:56~2021-01-01 21:46: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44664982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4664982 3个;abao 2个;阿水、溪水临天方成雨、寥寥、cicili、追梦赤子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路无语 85瓶;雪花飘 33瓶;追梦赤子心 20瓶;阿慕、。。。。 10瓶;日尧 5瓶;夹心饼干、baibaihe77、歪歪有点zhen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公子无色
    【之之长篇古言新文】一只腹黑的大尾巴狼栽在一只老实兔子手上的故事。



    龙凤
    【长篇古言】这是一篇主角配角集体腹黑,龙套角色都走天然路线的爱情。



    一色春
    【长篇古言】



    小江山
    【长篇古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