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台

作者:沉筱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大娘子、二少爷、二表姑娘一起去了佛庙,要用过斋饭才回来,老爷今晚歇在衙门,大表姑娘可是要吃夜饭?奴婢让人去备。”
      
      青唯回到高府,见崔芝芸不在,寻人来问,底下的嬷嬷如是说道。
      
      青唯只道是吃过了。
      
      她在断崖下撞见江辞舟,耽搁了一阵,回到自己房中,已是暮色四合。她点上灯,把木匣子里的东西取出来,除了洗襟台的图纸,另就是一个锦囊。
      
      洗襟台的图纸一共五张,除了第一张初始图纸,后面四张都是改动后的,可是薛长兴说,洗襟台只改建了三次,那么其中一张多出来的图纸有何蹊跷?
      
      青唯的目光落到锦囊上。
      
      她直觉线索应该在锦囊里,然而取出里头的东西,竟是一支女子用的玉簪。玉色通透,簪尾镂着一对双飞燕,谈不上名贵,算是中上品。
      
      一支玉簪能与一个洗襟台扯上什么关系?
      
      青唯百思不得其解。
      
      怪只怪薛长兴走得太急,没能给她留下其他线索,她本想找莳芳阁的老鸨梅娘问问,可是莳芳阁已被查封,梅娘与阁中一干妓子皆被带去了玄鹰司铜窖子里。
      
      且不说眼下的玄鹰司跟个密不透风的铁桶似的,玄鹰司的衙署在禁中外围,就算青唯本事过人,至多能在衙门前打探点消息。
      
      青唯有点后悔,昨日曹昆德让她陪嫁江家,她不该那么莽撞地拒绝,哪怕暂时应下,事后虚与委蛇,她也能暂借曹昆德之力,见到困在铜窖子里的梅娘。
      
      青唯正是一筹莫展,忽听外院传来罗氏的声音。
      
      “派人去找找,不过是去买块糕糖,这都一日了,还不回来,莫不要是遇上歹人了。”
      
      “是。”
      
      应该是罗氏与崔芝芸几人回来了。
      
      崔芝芸早上过来寻她,看样子约莫有要事,青唯将木簪与图纸收入木匣子,仔细藏好,推开门,正瞧见崔芝芸低垂着头从院中快步走过。
      
      “芝芸。”青唯唤住她,“你此前寻我何事?”
      
      崔芝芸看她一眼,移开目光摇了摇头:“没……已没事了。”
      
      这间小院本就是给她们姐妹二人住的,崔芝芸初来高家那几日,心绪十分不安,罗氏心疼她,便任她与自己同住了。
      
      青唯见崔芝芸往小院的东屋走,不由问:“你回来住了?”
      
      崔芝芸又看她一眼,飞快地笑了一下:“我一个马上要嫁人的人,总、总不好一直住在姨母的院子里。”
      
      青唯见她神色有异,直觉不对劲,几日前还说什么无论如何都要留在高家,眼下怎么忽然认命了?
      
      她步下阶沿:“你想通要嫁去江家了?”
      
      崔芝芸紧紧绞着手帕:“我能怎么办呢?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是由我想不想的。”
      
      她说着,折身快步往自己的屋子走去,一边说道:“阿姐,我累了,想歇息了。”
      
      青唯看着她的背影,倏忽忆起适才府中上下似乎在找什么人,再联想崔芝芸的异样,她几步上前,抵住门,不由分说推开:“究竟如何想通的?”
      
      崔芝芸用力掩了几下门,掩不住,只好任青唯进屋。
      
      她点上灯,径自坐在妆奁前,对着铜镜摘耳饰:“我……已问过表哥了,他言语间推三阻四,想来是做不了主,没法留我在高家。我眼下除了嫁人,也没旁的路可以走了。”
      
      青唯环目望去,这间屋子比她住的那间要大一些,里外隔了道屏风,透过屏风望去,床前似乎落了帘。
      
      天尚未暗人尚未睡,落什么帘?
      
      青唯的目光又落在崔芝芸的手上,她的手背有三四条青紫交错的勒痕。
      
      她走过去,握住崔芝芸的手腕:“你的手怎么了?”
      
      崔芝芸一下子抽出自己的手:“我在佛堂里摔、摔了一跤。”
      
      “这是摔伤?”青唯紧盯着她。
      
      崔芝芸只觉青唯的目光似乎要把自己灼穿,她倏地起身,语调亦高了三分:“阿姐,你、你回吧,我要歇息了!”
      
      青唯没理她,几步绕过屏风,一把掀开帘,指着里头的人说:“这就是你问过高子瑜的结果?”
      
      被崔芝芸藏在帘后的人正是惜霜。
      
      她的嘴被绢帕堵了,手脚都被绳索缚住,额角细密有汗,脸色苍白,似乎已昏迷多时。
      
      青唯迅速拿出惜霜嘴里的绢帕,并指一探脖颈,还好,脉搏尚在,人应该没事。
      
      身后传来喃喃一声:“阿姐,你要帮她?”
      
      青唯没吭声,正欲给惜霜解绑,崔芝芸的声音一下变厉:
      
      “阿姐!”
      
      崔芝芸的手上不知何时握了把剪子,她抬手抵住自己的脖子:“阿姐可知,阿父他之所以获罪,全赖那江家老爷在当中推波助澜。此前我不知此事,尚可以委屈求全,今若再要让我嫁给仇敌之子,做仇人之妻,我、我宁死不从!”
      
      青唯听了这话,目色平静。
      
      她松开惜霜,朝崔芝芸走去。每进一步,崔芝芸就被她逼得退后一步。直到退无可退,撞上身后的妆奁。
      
      “哐当”一声,妆奁落地,里头簪饰四散,崔芝芸这一分神间,几乎没看清青唯的动作,只觉得手臂一麻,剪子脱手而出,被青唯半空捞回。
      
      青唯把剪子收进柜阁里锁好,重新回到榻前。
      
      “阿姐……”良久,崔芝芸唤了一声。
      
      见青唯不答,她又恳切道:“阿姐,你别帮她……”
      
      青唯并不理会她,帮惜霜解开身上的绳索。
      
      崔芝芸见状,一下子扑过来,她双手扶住青唯的手腕,泪水涟涟:“阿姐,我才是你的妹妹啊,我眼下只有这个法子了——”
      
      “什么法子?”青唯道,“你觉得你姨母留不住你,高子瑜下不了决心娶你,都是因为这个丫鬟吗?”
      
      “不、不……阿姐你听说我,父亲获罪,姨父、姨父他担心我牵连高家,不肯收留我,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崔芝芸颤着声,咽了口唾沫,“可是那个江辞舟,他并没有见过我,我可以让惜霜代我嫁过去。只要拜过堂,行过天地礼,木已成舟,这门亲,就算是成了。到时我留在高家,我可以不做崔芝芸,隐姓埋名,等风声过去了,再嫁给表哥。”
      
      青唯简直觉得不可理喻:“你做出这样损人利己的事,高子瑜会怎么看你,你凭什么觉得他还会甘心娶你?
      
      “眼下离你出嫁还有五天,你藏了这么大一个人在屋中,你凭什么觉得高府上下不会发现?
      
      “你偷天换日,让惜霜代你出嫁,可你与她这样不同,你又凭什么认为江辞舟觉察不出蹊跷?他一旦察觉,到时候坏的就是高家与江家的情谊。高家这位老爷本来就不愿收留你,倘若东窗事发,他会怎么待你,你可想过?!”
      
      崔芝芸被青唯这一同诘问骇得跌坐在地。
      
      可是,她已没有退路可走了。
      
      她揩了把泪,很快爬起,“我是考虑不周,可是阿姐……你一定有法子帮我对不对?你这么有本事,你帮我,好不好?到时……到时就说是惜霜她攀附权贵,主动替我嫁去江家的。”
      
      青唯只觉得她的言辞愈发匪夷所思,帮惜霜把脚上的绳索也解开,欲唤醒她。
      
      崔芝芸见青唯打定主意不愿帮自己,心下一横,说道:“阿姐,其实……你就是玄鹰司找的那个劫匪对不对?”
      
      青唯动作一顿。
      
      “那日在公堂上,你辩说自己正午从集市回来的。其实不是,你找到我时,已经是深夜了。”
      
      “前天晚上,我曾去你房里找过你,可是你不在。今早我去庙堂,恰好听说前天夜里,那个被劫的囚犯在流水巷曝露了踪迹。”
      
      “还有,那囚犯曝露踪迹后,连夜出了城,昨天夜里,你也是一夜未归。是你帮他逃出城的,对吗?”
      
      青唯听了这话,回过头来,看向崔芝芸。
      
      这么说,这几日到她房中,踩乱门前铺散的烟灰的人是她。
      
      “你刻意打探我的行踪?”
      
      崔芝芸泪流不止,她看着青唯,摇了摇头,声音哽咽:“我、我是想去找阿姐时,无意间发现的。”
      
      确定是崔芝芸,青唯反倒放下心来。
      
      她的声音镇定一如往常:“单凭我这几日不在,你就断定我是劫匪?那么上京城中,来来往往这许多人,多少个昨天夜里不在家中,他们都是劫匪吗?”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崔芝芸见似乎惹恼了青唯,瞬间乱了阵脚。
      
      “城南暗牢里关着的囚犯,是当年洗襟台下的工匠,与我父亲有同袍之情,与我师父也是旧识。我来京,是为了寻找我的师父,得知那囚犯逃了,前去打探消息,这样也值得怀疑?”
      
      崔芝芸慌忙解释道:“阿姐,我当真不是怀疑你。哪怕……哪怕你真是劫匪,当日在公堂,是你帮我顶了罪,我怎么可能陷你于不义。何况那城南暗牢把守重重,你一个女子,如何劫囚。我不过是走投无路了,希望阿姐能帮帮我……”
      
      青唯看着崔芝芸:“你想让惜霜替你出嫁,你可曾想过,凭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如何将这么一个丫鬟轻易绑了手脚,缚在自己屋中?”
      
      崔芝芸怔怔地望着青唯。
      
      “因为她已有了身孕,身子太过虚弱。”青唯道,“且她腹中,怀的正是高子瑜的骨肉。你这样绑着她,伤了她事小,若是伤了她腹中的孩子呢?”
      
      崔芝芸彻底骇住了。
      
      她没骗青唯,她当真是走投无路才做出这样的事,她此前,并不知道惜霜已有了身孕。
      
      青唯掐住惜霜的人中,头也不回地吩咐:“倒碗水来。”
      
      崔芝芸讷讷地点了点头,跌跌撞撞地爬起身,到桌前斟了碗水,她的手一直颤抖着,水端到青唯跟前,已经洒了一半。
      
      青唯扶起惜霜,把水一点点喂下,随后把碗搁在一旁。
      
      不一会儿,惜霜渐渐转醒。
      
      她第一时间抚上自己的腹部,缓缓睁眼,见眼前竟是青唯与崔芝芸,目色巨骇,迅速向床脚缩去,张口欲喊。
      
      青唯在她叫出声前,迅速捂住她的嘴,冷声道:“我这个妹妹有几斤几两,我心里清楚得很。她能把你绑在这里,今日必然是你到她房里招惹她,你拿高子瑜纳了你做通房挑衅她,激怒她,逼劝她嫁去江家,否则她绝不会出此下策。你什么目的,我看得出来,我奉劝你一句,隔墙有耳,你在荒院里怎么跟高子瑜示弱,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一个丫鬟,胆敢做出威胁表姑娘的事,便是高子瑜袒护你,传到大娘子耳里,她这样疼爱芝芸,以后可有你的好日子过?你不为自己想,也该为你腹中这孩子想想,我眼下可以放你走,但你出去以后,该当怎么做,你可仔细想好了。”
      
      惜霜睁大眼,惊惧地盯着青唯。
      
      片刻之后,她似听明白了青唯的意思,目色渐渐平静,露出凄楚之意。
      
      青唯问:“想明白了?”
      
      惜霜点了点头。
      
      青唯松开手,惜霜垂泪而泣,却也知情识趣:“大表姑娘教训的是,今日之事,是惜霜有错在先,还望两位表姑娘宽宏大量,惜霜出去以后,一定……一定三缄其口。”
      
      “你走吧。”青唯也不啰嗦,“出去寻个大夫看看身子。”
      
      “是……”惜霜声如蚊蝇,“多谢大表姑娘。”抚着小腹,低垂着头,匆匆走了。
      
      崔芝芸看着惜霜的背影,目色一如死灰。
      
      青唯看她一眼,说道:“你过来,我且问你,叔父获罪,是江家告的状,这事你是如何知道的?”
      
      照道理,罗氏与高子瑜都不可能与崔芝芸提起这事,她是哪里来的消息。
      
      崔芝芸啜泣道:“是惜霜……今日她说急了,说漏嘴的。”
      
      原来如此。
      
      青唯沉默下来。
      
      此前她欲离开京城,一是因为门前的烟灰散乱,担心有人窥破自己的行踪;其二也是因为她拒绝陪嫁江家,得罪了曹昆德,担心曹昆德心生龃龉,派人加害自己。
      
      可眼下情况不一样了。
      
      到她屋中寻她的人是崔芝芸,她不必担心自己的行踪曝露。
      
      薛长兴留给她的双飞燕玉簪扑朔迷离,想要弄清楚这其中关窍,她必须去玄鹰司铜窖子里间梅娘一面。
      
      而江辞舟,眼下不正是玄鹰司的都虞侯吗?
      
      曹昆德希望她陪嫁江家,就是希望她能借机接近江辞舟,如果她办到了,非但有了见到梅娘的一线契机,还能重新换取曹昆德的信任,今后要查洗襟台的真相,多少都需要曹昆德助力。
      
      如此三全其美,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青唯问崔芝芸:“你当真不想嫁去江家?”
      
      “当真不嫁。”崔芝芸斩钉截铁,“是江家害了父亲,我绝不做仇人之妇!”
      
      “好。”青唯道,“我替你。”
      
      “阿姐替我?”崔芝芸一愣,似是难以置信,“阿姐是说,愿意替我嫁去江家?”
      
      青唯颔首。
      
      左右嫁过去,只要拖过前几日,一旦取得新的线索,日后天大地大,她还能被困在江府吗?
      
      “我是崔原义之女,髙郁苍之所以不愿意留你,大半也是我父亲的缘故。何况江家的来信上,只说了要娶崔氏女,并未说是崔氏芝芸,由我替你,你在姨母那边,也说得过去。”
      
      她再次道:“便说定了,我替你嫁去江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牙坏了,吃不了东西,明天要去医院一趟,请个假,后天晚上八点准时更新。
    让大家多等一天,今天后天更新章节的评论都给大家发红包。
    另外这文有感情线的,我还没放弃自己,希望大家不要放弃我。
    那么咱们后天见!
    感谢在2020-12-27 21:23:32~2020-12-28 21:49: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ittlehan、SUE、le vent se lève、晚七、杏仁猫猫、醉卧江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立誓成妖 200瓶;wenxisusan 100瓶;杏仁猫猫 30瓶;今天还是好困呀、Y_sang13 10瓶;想昵称不容易 9瓶;晴天 6瓶;识间宜 5瓶;阿舒、百病不侵。 2瓶;几许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公子无色
    【之之长篇古言新文】一只腹黑的大尾巴狼栽在一只老实兔子手上的故事。



    龙凤
    【长篇古言】这是一篇主角配角集体腹黑,龙套角色都走天然路线的爱情。



    一色春
    【长篇古言】



    小江山
    【长篇古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