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后悔抢婚了,和离吧

作者:西瓜尼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第五章
      “怎么刚回来就闹?”
      戚连珩一脚跨进院子,脸色黑沉沉地问。
      
      小丫鬟们哪里敢答话,只得贾妈妈上前一步,硬着头皮道:“宏康犯了些错,太太罚了他。”
      戚连珩不知全貌,但见阵势闹得大了些,有些不喜。
      如果只是下人犯小错,像他们这样的人家,不该这般闹腾。
      
      乐莺跟着就大声道:“宏康冤枉太太在庄子上打了他,太太只叫奴婢打了他十个耳光。”
      这句话从表面上听去,倒真显得程月鸾多大度,可宏康的伤根本就不轻!
      
      戚连珩思及宏康去庄子上的事,眉头一皱,从院中穿过,留下浅淡一句:“的确是罚得不重。”
      这便是不反对程月鸾的做法了。
      
      贾妈妈心里苦,却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默认了戚连珩的话。
      不然她能说什么?说程月鸾罚得太重了,还是说一个做细活儿的小丫鬟巴掌打得太重了?
      
      院子里的下人们经历过今日一遭,各个如履薄冰,但不约而同产生同一个念头:朝云院当家做主的人,是程月鸾!
      
      乐莺端起一等丫鬟的风范,让下人各司其职,仆妇们鸟兽似的散了。
      但大家的眼睛,都不约而同盯着上房。
      现在戚连珩在书房。
      而程月鸾却在内室。
      两位主子,到现在还没说上话,纳妾的事迟早要抬到明面上,到底谁会先开口?
      
      没开脸的小丫鬟初生牛犊不怕虎,悄声说:“肯定是太太呀。”
      其余人不敢说,心里却也都默认了。
      太太这次回来,性情大变,不似从前温柔和善,可有一样一定是不变的,太太心里深爱着世子爷。
      毕竟这三年里,她的付出与无微不至,所有人有目共睹。
      太太肯定不允许世子爷纳程月柔为妾。
      
      不过半盏茶时间,程月鸾果然从内室出来,往书房去。
      下人探头探脑,叽叽喳喳:“我就说是太太先去找世子爷!也不知道世子爷会不会答应太太的哀求。”
      连年纪大的婆子都摇头:“当然不会,世子爷原本要娶的就是程二姑娘,这都三年了,还等得住?”
      
      贾妈妈亦关注书房动静,她就知道程月鸾一定迫不及待了,程月鸾的眼里,如何容得下程月柔?这次回来大动干戈,为的不就是阻止戚连珩纳程月柔入门?
      可程月鸾肚子三年都没有动静,子嗣乃一等一的大事,程月鸾再怎么闹,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世子想纳谁纳谁!
      
      程月鸾脚下生风,左脚一跨进书房,将众人的心也提了起来。
      她站在门口,一脚踹开书房的门。
      她就是懒得动手,就是觉得用脚踹方便,以前顾着形象,这个不敢,那个不要,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戚连珩听见不雅的动静,皱着眉头从书中抽离视线,缓缓抬头,程月鸾就站在他面前,眉目秀劲细丽,舒展张扬,是他从未见过的模样。
      程月鸾走到戚连珩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戚连珩端然坐在靠椅上,上阵杀敌的宽肩与阔胸,处处都显着不同于书生的精悍凌厉,嗓音是冷的:“程月鸾,你想干什么?”
      程月鸾灿然一笑:“自然是跟你说纳妾的事。”
      
      程月鸾这一笑,倒让戚连珩晃了眼,他看着她的脸,唇角抿如直线,稍等了片刻才缓声道:“我知道,你不愿意……”
      话音刚落,贾妈妈紧张地跑进书房,苦口婆心劝道:“太太,男子纳妾天经地义,无论如何你都要替戚家的香火着想!咱们国公府里嫡出这一房,只有世子爷这一位嫡子!你抬头看看青天,戚家的老祖宗们,可都在天上看着呐!您不能不让世子爷纳妾!”
      听墙角的下人也觉得贾妈妈说得对,程月鸾当家主母的身份做得再好,也不能断了国公府的香火。
      
      气氛看似剑拔弩张之下,程月鸾扔下云淡风轻的一句:“戚连珩,去通知程家,我等着接程月柔的过门茶。”
      
      什么?程月鸾肯接程月柔的过门茶?
      戚连珩眸光忽沉,原本松散平放在桌上的手,不禁拳了起来。
      
      贾妈妈亦睁圆了眼睛,她她她可是耳朵坏了,方才程月鸾说什么?她竟然答应让程月柔过门?!
      外面的下人也都倒吸一口凉气儿。
      
      室内静默得可怕。
      贾妈妈不可置信地问道:“太太,您答应让程二姑娘进、进门?”
      程月鸾挑起眼尾,道:“我当然答应……”她盯着戚连珩道:“只怕你不敢答应!”
      
      戚连珩不懂程月鸾究竟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顺势便说:“我有什么不敢答应的?”
      程月鸾笑道:“你答应便好,正好明日元宵节,向老夫人请示后,让她过门吧。”
      说罢,她便回内室。
      戚连珩脸色莫名有些阴沉,他总觉得,程月鸾这次回来,有些不一样了。
      
      贾妈妈木桩子一样杵在原地,不知道作何反应。
      太怪异了。
      她绞紧帕子将事情捋了一遍,瞬间想通,程月鸾这是以退为进,难怪一回来程月鸾就去老夫人处,多半是求老夫人阻止世子爷纳妾,明日元宵节,众目睽睽之下,老夫人若是开了口,便永远断了此事的根,世子爷可就再也不能纳程二姑娘进门。
      这法子,倒是比从前一味痴缠聪明了许多。
      
      贾妈妈走上前,同戚连珩道:“太太就是置气,到底还是不想你纳妾。”
      
      戚连珩陷入沉思,他恍然中想起幼年的经历……
      
      威国公府立适不看长幼嫡庶,而是以狼性为重,因此戚连珩幼时,曾被父亲丢入几百里外的平城荒野之中求生。
      他那时候不过七岁而已,山野中群狼环伺,其余野兽亦蛰伏出没其中。
      
      整整三日,饥饿疲劳不提,他还中了蛇毒。
      他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熬下来的,他却永远记得胆战心惊与濒临死亡的恐惧之感。
      当时他只有一句疑问:父亲为何要这样对他?母亲为何不阻拦?
      
      极度绝望之下,戚连珩有过以身饲狼的念头,他也真的熬不住蛇毒,双眼逐渐模糊,耳聋喉哑,的确是要死了。
      死了也好,死了才得以解脱。
      
      就在戚连珩奄奄一息之时,天降神女,背着他跋山涉水,回到目的地。
      恍惚之间,他并未看清神女的样貌,但仙女中途汲水的时候,胳膊上露出来的月牙胎记,是他这一生中见过的最美月亮。
      等他解毒苏醒,再看到的,便是程月柔,她随母亲到平城外祖母家探亲,同外家族亲出来行猎,在山林里迷路之后,正巧救了他。
      
      戚连珩一辈子都忘不了程月柔救他的时候,那种抓住希望的意外与欣喜,以及她给他的安定与依赖感,仿佛温暖的茧,将他支离破碎的魂魄重新凝裹在一处。
      他已经先欠了程月柔的,且一生一世都欠着她的。
      不能娶她为妻,已是负了她。
      他不能再叫程月柔委屈了。
      
      .
      元宵节夜。
      戚家向往年一样,邀请族中或者姻亲旁支里的小郎君与小娘子来国公府过节。
      虽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应邀,但程月柔是一定会来的。
      
      金银台看台上,女眷们围着老夫人序齿坐开,而程月鸾却陪在老夫人身旁,男人们则在另一边席位上坐着。
      待吉时到了,威国公府花园金银台上准备放烟花。
      
      一声锣响,下人点燃了烟火。
      先是一溜短的红白两色焰火,在薄夜之中往天上冲,如火树银花,朝四下散开,留下星光点点。
      夜色里,什么光景都无法与烟花媲美,看台上掌声此起彼伏,伺候的丫鬟婆子们也都有说有笑。
      老夫人拔高了嗓音笑说:“精彩的还在后头。”
      
      紧接着,更大的烟花盒子被点燃,几声巨响过后,九颗胭脂红的火球带着发光的小尾巴,前前后后直奔霄汉,在眼睛能看到的最远处,“砰”一声迫不及待地炸开,五彩的流苏应声垂落,如银河自九天而下,绽出一朵朵缤纷夺目的瑶池仙葩,精妙清绝。
      
      夜空上绝美的景象结束,看台上静默片刻。
      程月鸾从老夫人身边离开,当众走到老夫人面前,行了一个大礼,一下子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她身上。
      
      贾妈妈站在戚连珩身边,暗道一声“不好”,程月鸾这是要阻止戚连珩纳程月柔妾一事!
      显然程月柔也是这么想的,她不相信程月鸾会答应让她过门,紧张之下,含泪的双眼看向了戚连珩,却见戚连珩端着酒杯,目光同样锁住程月鸾,纹丝不动,夜色之中他的神色叫人看不分明,但俊逸的五官轮廓,却叫人挪不开眼。
      
      看台主位上,老夫人头戴鹤鹿同春的抹额,头发黑白相间,因饮两杯薄酒,滋润了生褶的脸,气色与心情都不错的样子。
      她低头望着程月鸾,问道:“月鸾,有何事要禀?”
      
      “她能有什么事要禀?必然是阻止世子爷纳妾啊!”
      “就是就是,刻意挑了今日,只要老夫人在这风口浪尖儿上开了口,世子爷只能死心了。”
      
      窃窃私语之声不绝于耳,众目睽睽之下,程月鸾直起身子,声音清甜朗润:“老夫人,孙媳入门三年无孕,请老夫人做主,让世子爷纳程月柔为妾,替戚家开枝散叶,繁衍子嗣。”
      
      一言似惊雷平地起,比方才的烟火更加迸裂流溅。
      满座哗然。
      老夫人也愣半晌才顾得上问:“月鸾,你、你当真同意?”
      程月鸾重重点一下头,毫不犹豫回答:“同意。”
      
      一阵唏嘘,程月鸾这样子闹,可就没有回旋余地了,程月柔与戚连珩青梅竹马,感情深厚,等程月柔过了门,哪怕是妾侍,戚连珩也一定十分宠她爱她,再等诞下庶子,若日后再承袭了爵位,戚家哪里还有程月鸾的一席之地。
      以后程月鸾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戚连珩深拧眉头,幽深的目光落在程月鸾身上,极力想将她看穿,却看不穿。
      不知道为什么,本该是高兴的时刻,他似乎没有想象之中的高兴。
      大概这件事他已经等了太久,当真正发生的时候,期待感已经弱了。
      
      老夫人沉思一息,方道:“既然你同意……”
      语未毕,却见程月鸾抬着头,似有话要说。
      老夫人便止住了口中言语,等她说话。
      程月鸾道:“老夫人,孙媳还有一事请求。”
      
      左右旁观者皆打起眉眼官司,程月鸾后悔了!定然是要想个什么不可施行的法子限制戚连珩纳妾,以期彻底摁死这件事。
      贾妈妈心揪得更紧,她就知道程月鸾不会当真答应这件事!
      
      戚连珩眉心微微一动,凝望着程月鸾,等她的下一句话。
      下一刻,便听程月鸾说:“孙媳自问为府里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付出的辛劳不比几位爷少,请老夫人给我涨月例银子,一百两一个月。”
      
      涨月例银子?!
      这是什么要求!
      难道一百两比程月柔入门为妾还要重要么?这可事关到以后她的世子夫人之位!
      戚家所有人都讶然地瞪大了眼睛,程月鸾怎生病后糊涂至此,连轻重都不分了。
      
      贾妈妈也懵了,她全然不知道程月鸾到底想干什么。
      程月柔亦不敢相信,程月鸾竟真的同意她入府,她的计策果真起作用了!
      
      戚连珩握酒杯的手,渐渐收紧,冷冰冰一句:“涨,给她涨。她要多少,给她涨多少。”
      说罢,他便起身离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交代了些剧情,所以冒泡解释一波,肯定是有很多伏笔一时半会儿交代不了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