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后悔抢婚了,和离吧

作者:西瓜尼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第二十一章
      程月鸾再去陈水马庄见庄主的那天,戚连珩正好休沐。
      依着她对戚连珩的了解,他肯定担心程月柔自己去马庄,必要相送。
      虽说日后她会与戚连珩和离,可现在她才是戚家堂堂正正的世子夫人,她的夫君,凭什么送程月柔!
      
      她既坐着世子夫人的位置,她就该享这份福。
      她可再不像从前一般忍气吞声,默默为戚家人付出,只字不提,又将程家给的委屈照单全收。
      这苦头该叫戚连珩和程月柔二人吃一吃了!
      
      大清早,程月鸾便直接要求戚连珩:“今日我要去陈水马庄,你送我。”
      她知道,戚连珩想见程月柔,必然会同意一起去。
      戚连珩正在院子里练剑,他收了剑,回屋子去换了套窄袖的直裰,果然与程月鸾一道出门。
      
      程月鸾坐在马车里,戚连珩披着披风,骑在马背上引路,她挑开车帘,只望见一个高大的背影,形如松柏,挺拔昂藏。
      她忽想起成亲的那日,许是太兴奋又太期待了,戚连珩过来迎亲后,她忍不住自己挑起喜帕,在帘子里偷看他,也是看见了这样的一道背影。
      
      马车悠悠然往陈水马庄而去。
      倒是不意外,程月鸾在马庄门口,碰到了程月柔。
      
      程月柔看到戚连珩竟亲自送程月鸾来,指甲往掌心里掐,悄悄藏在袖子里不显露,脸上还是一派端庄,她欠身行礼:“世子爷。”又往马车里看一眼,软软喊一声:“姐姐。”
      戚连珩颔首下马,正将马交给护院去栓,程月鸾从马车里伸出一只水嫩如葱的手,声音也娇滴滴的:“夫君,扶我下马。”
      
      程月柔脸一僵,死死地盯着程月鸾那双手,她知道,程月鸾故意做给她看的。
      可她能怎么办,现在程月鸾才是戚连珩的正头妻子。
      
      戚连珩粗糙带茧的手,就这么握了上去,柔软的触感,在他心头撩拨起涟漪。
      程月鸾手指托在戚连珩掌心里,水蛇一样往他指缝里滑,直接与他十指相扣,牢牢抓住他,不许他放开。
      戚连珩被握得一怔,他都记不起从前是否这般握过程月鸾的手,大抵是没有的,否则软若香糕的手感,他不会没有记忆。
      
      程月鸾挑帘子下车,眼见程月柔眼睛都看红了,愈发得意,不顾身份地往戚连珩跳。
      戚连珩便下意识伸手像搂物件一样搂住,将人抱在了怀里。
      
      程月鸾抬头,冲着戚连珩笑了一下,不情愿?不情愿也忍着!
      戚连珩抿直了嘴角,这可不是在家里,叫人传开了像什么样子!
      他迅速放开了程月鸾,转身离开。
      
      程月鸾知道戚连珩不愿当着程月柔的面与她亲昵,但她的目的到底达成,十分得体地笑看着程月柔,道:“妹妹,你也在啊。”
      程月柔瞪着程月鸾,脸色不自然地往庄子里去。
      
      程月鸾通体舒畅地走进庄子。
      这人没有顾忌之后,做事就是自在舒服。
      
      程月鸾与程月柔同进庄子,庄头过来接待二人,却叫戚连珩止步,他说:“我们家主子是妇人,只能见女客,请大爷见谅。”
      戚连珩倒没计较,去外面骑马四处逛。
      
      程月鸾与程月柔两人分别领了丫鬟,到陈水马庄别院见庄主。
      庄主于氏已在里面等着了,她打扮素净寡淡,一身浅灰色的衣裳,发髻干净,头戴一直翠玉簪子,瞧着不像是贫苦人家,应当只是喜爱素净。
      
      程月鸾与程月柔分别坐在客座上,于氏手里捻着佛珠,冲两人笑了笑,说:“听庄上管事说二位前日就来了,家里有急事,我没来成,实在是抱歉。”
      程月柔抢话说:“无妨,家里有急事,自然以夫人家事为先。”
      程月鸾则在思索,上次来的时候,明明见到于氏的丫鬟婆子会哑语,她还以为于氏是个哑巴,可于氏竟会说话,且于氏身上还有一股子淡淡的草药味。
      
      于氏向二人简单说明了下她庄子的情况。
      原先庄子也养马,但因家事耽误,经营不好,手里稍有些缺银子,这才无奈出租。
      她其实舍不得出租,但砸在手里,也是浪费,且庄上的人,也都还要吃饭。
      所以出租马庄,除了价格适宜,还要求新庄主对庄子上的马农和佃农和善些。
      
      于氏说:“经营不善是我自己的问题,与庄子上的马农没有干系,他们都是养马多年的老手了,留下他们,对你们只有便宜的。”
      程月柔顺从笑道:“那是自然,还是夫人的人对庄子熟悉,人不如旧,若是我租了庄子,肯定沿用旧人。”
      于氏十分满意地笑了笑。
      
      程月柔朝程月鸾看去一眼,夹枪带棒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若接手了庄子,不打算用庄上旧人?”
      程月鸾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镇定道:“若嘴上应承的都是真的,还要立契做什么。”她同于氏道:“夫人,若庄子租给我,这一条可写入契中。”
      于氏眸光一亮,笑意更甚。
      程月柔忍着脾气,抿了抿嘴角。
      
      于氏好奇问道:“两位是姐妹?”
      程月鸾答:“我与她一般大,不过我已出阁三年,她还是没许人家的姑娘,所以叫我姐姐。”
      
      于氏更好奇了,程月柔年纪看着也不小了,程月鸾都出阁三年,程月柔怎么还没出阁。
      不过这是人家私事,她也不便多问。
      程月柔却觉得难堪,她僵笑着,连忙将话题扯去租赁庄子上。
      于氏便说了她心中合理出租的价格,倒还算适中,只是有两位租主,这事就难办了。
      
      程月柔先一步道:“夫人,我能做主,这个价格我承平伯府能租。”
      程月鸾还是方才那般平静从容的语气:“我也可。”
      
      于氏一听到承平伯府的名头,便问程月鸾:“那你便是威国公府世子夫人了?”
      程月鸾点了点头。
      
      于氏登时拉着脸道:“二位请回吧,这庄子我不租了。”
      她这庄子经营不善是一方面,与戚家马庄和承平伯府也有些干系,虽说生意场上胜败乃常事,她心里就是不舒服。
      她不愿意租给这两家。
      哪怕租不出去,她也不是养不起这处庄子。
      
      于氏态度坚决,程月鸾与程月柔只好空手离开。
      程月鸾心事沉沉,陈水马庄实在是个好地方,遍寻周围庄子,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位置,若不能租下,实在可惜。
      
      待出了庄子之后,程月鸾又折回去,诚心地同于氏说:“夫人,我认得些好大夫,若您家中有哑症病患,我许能帮上一二。”她又说:“买卖不成仁义在,若是能帮上夫人,只当是为我早逝的父母积德了。”
      于氏惊讶片刻,便苦笑道:“世子夫人真是细心,不过我现在并不是为求医苦恼,而是求药。”
      
      程月鸾便问道:“夫人可方便透露一二?”
      也是什么辛秘,于氏便说:“我女儿自幼患有哑症,后来遇到个好大夫,开了一剂很难得的药,吃了两年,终于能开口说话。这药本一直吃着,遇上灾年,有一年没存下药,吃到如今,已不堪用了。”
      
      程月鸾忧心道:“令媛断药之后,病症还会复发吗?”
      于氏抹着眼泪告诉她:“原是每日一丸药,现在只能三日吃一丸,早上醒来,她便开不了口,半下午才能说句话,等睡过一夜,晨起又不能说了。她吃药的那两年,我本没有抱希望……谁知真能开口说话了,后来药就不敢断了。
      这些年我是高兴又害怕,日日都忧心她有一日再次变成哑巴,打小给她寻来的懂手语的丫鬟婆子,也一直留在身边,就是怕有一天她不能说话,身边没个好使唤的人。可到底是如我所料,药快断了……我焦心数月,家里的生意也是为此坏掉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程月鸾心里十分动容,她道:“不知是什么药,竟如此难寻?”
      于氏便将药方子告诉了程月鸾,还跟她说中间缺的是那两味药。
      程月鸾听罢称奇,这两味药的确难得。
      
      程月鸾离开后,打算回去替于氏想想法子。
      说到底,于氏出租庄子还是为了孩子,若她能得到这两味药,便能拿下庄子了。
      
      程月鸾上了马车与戚连珩一起离开。
      程月柔见程月鸾在庄子上逗留许久,料到程月鸾要使什么下作手段,她便折回来,重新去见于氏,说:“夫人,价格好商量,我也一定会善待庄上马农,请夫人将庄子租给我程家。”
      于氏说:“庄子我是不会租给二位了。”
      
      程月柔便问:“那我姐姐方才来……”
      于氏将同样的话,告诉了程月柔。
      
      程月柔信誓旦旦道:“夫人安心,这两味药我有法子得来。”
      于氏手里的茶杯都差点打翻,惊讶道:“姑娘可有处寻这两味药?”
      
      程月柔并不细答,她只安抚着于氏说:“几日后我便将两味药交给您。”
      于氏当即保证:“若姑娘真替我寻了这两味药,庄子可便宜租给姑娘。”
      程月柔回家之后,暗暗庆幸自己回头了一趟,这庄子她是租定了。
      
      程月鸾一回到戚家,便被老夫人召去了。
      老夫人笑吟吟拉着她到跟前来坐,问道:“今日连珩休沐,他可有在家中陪你?”
      程月鸾望着老夫人,垂眸回话:“世子今日陪程月柔去陈水马庄了。早说让世子将我妹妹纳入府中,他嘴上不肯,偏又这般行事……”
      声气儿越来越低,倒像是要哭了。
      
      老夫人脸色一沉,当即冷声吩咐:“把世子给我叉过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v,肥肥的v章发红包,v章见,啵啵~
    v后多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