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后悔抢婚了,和离吧

作者:西瓜尼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第十八章
      戚连安是没想到,程月鸾竟真敢让鸟在他头上拉屎拉尿。
      当画眉鸟的鸟屎落在头顶的时候,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连他身边伺候的小厮,都忍不住往旁边退了几步。
      太臭了。
      有一个机灵的小厮,则跑去找戚连珩告状。
      
      戚连安破口大骂:“蛇蝎……蛇蝎……”
      他想骂“蛇蝎心肠”,可程月鸾只是无比冷静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嫌弃,也没有看笑话。
      倒是程月鸾如今打扮得比从前娇艳,说是“蛇蝎美人”更贴切。
      
      戚连安呜哇呜哇地哭。
      程月鸾睨他一眼,冷淡道:“只会张着嘴哭,仔细一会儿鸟屎落你嘴里。”
      闻言,戚连安哪里还敢哭,乖乖地闭上嘴,瘪嘴瞧着程月鸾。
      
      程月鸾吩咐小厮:“去将五郎的书拿过来。”
      书拿来后,戚连安还在掉眼泪,不肯背。
      
      程月鸾只抛出轻飘飘一句:“‘大孝章’往后背五章,什么时候背完了,什么时候放开你。”
      戚连安顿时有了动力,抽了抽鼻子,眼睛直直盯着小厮举着的《中庸》篇,开始默背起来。
      
      鸟是直肠,管不住排泄,程月鸾时不时还去逗弄喂食,画眉鸟一边吃就一边拉。
      戚连安脑袋上已有两泡鸟屎,奈何他生怕鸟屎落脸上或者嘴里,瘪嘴瞧着程月鸾,根本不敢顶嘴。
      
      离心似箭,戚连安往昔只能磕磕巴巴读下来的《中庸》,这会子倒是很快就读顺畅了,不过半个时辰,便将“大孝章”之后的五章全背了下来。
      
      背完后,戚连安抽抽搭搭道:“程……大太太,我背完了,你、你让他们把鸟笼子拿走。”
      程月鸾扫他一眼,道:“背我听听。”
      
      小厮将书收起来,戚连安红着鼻头,背道:“舜其大孝也与!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
      一字不落地背到“诚明章”方止住。
      
      穿堂里静可闻针落。
      程月鸾淡淡开口:“背错一字。‘达考章’中,你背的是‘制其裳衣,荐其时食’,应是‘设其裳衣,荐其时食’。”
      
      程月鸾竟会背《中庸》?
      不是说她生于乡野么。
      戚连安刚纳闷完,心头猛然一沉,又想哭。
      背了这么久,怎么就背错了一个字!
      呜呜呜呜画眉又要在他头上拉屎。
      绝望之际,他便听程月鸾说:“倒也不错了。”
      戚连珩忽又不哭了,不、不错?
      这是要放过他的意思?
      
      程月鸾并没让人将戚连珩松开,而是问:“你这画眉鸟,花多少银子买的?”
      戚连安连忙摇头解释:“不是我买的,是别人送的。我没有银子买鸟,我的银子我娘拿去打叶子牌了。”
      
      哦,这样啊。
      惩罚了半天,原来没花她的银子……
      罚都罚了,本也该罚,程月鸾并不内疚,她面色如常,道:“既如此,回去洗漱了,再回学堂读书,莫叫先生久等。”
      戚连安点着头,一得自由,一溜烟便跑了。
      他的小厮提着烫手的鸟笼子,追了上去。
      
      戚连安回到自己的院子,洗漱干净,换了一套衣裳,便慌慌张张往族学去。
      若再不去,叫程月鸾第二次抓住,真让他吃屎可就完了。
      
      戚连安到学堂的时候,先生已经开始讲课。
      他迟到了,偷偷摸摸进去,叫先生一眼瞧见。
      
      先生正在讲《中庸》,眼皮子一掀,戒尺往桌上重重一拍,捋着胡子说:“戚连安,你起来背《中庸》,‘大孝章’,往后背三章。背不出来,就罚抄三百遍。”
      他笃定戚连安背不下!
      
      堂下一片哄笑。
      戚连安读都读不顺畅,怎么可能会背。
      汪先生摆明了要为难人。
      
      “汪先生,您就别为难五郎了,他要是会背,学生从这儿爬出去。”
      “就是就是,背整整三章啊,五郎能背下一章就不错了。”
      平日与戚连安交好的人,好心求情:“先生,就背一章吧!背三章着实为难人。”
      
      威国公的幕僚奉国公之命,偶尔巡视戚家族学,正好在堂外巡视,便站定了,摇头晃脑地自言自语:“废材,废材。”
      都八岁了,连《中庸》也背不下来,世子爷四岁的时候,就全会了。
      
      戚连安被奚落得心中不爽利,紧绷着涨红的脸颊,朗朗开口:“舜其大孝也与……”
      才背过的东西,此时正在腹中热乎,他一张嘴,一气儿背了三章。
      
      霎时间,学堂里都静了,学生们愕然地仰望着站直的戚连安。
      连汪先生也愣愣站在讲台上,惊讶地看着戚连安。
      幕僚在堂外抬起惊惧的眉毛,重新审视戚连安,这个小霸王,什么时候知道把心思放在读书上了?
      
      汪先生勉强道:“这三章背得不错,还需要努力将后面的篇章都背下来。”
      戚连安有些自豪地脱口而出:“后面的我也会背!”
      
      说着,他便从“达考章”往后背。
      背到“设其裳衣,荐其时食”的地方,戚连安稍稍顿了一下,忽想起程月鸾在穿堂里,纠正了他这里的错处。
      嗯……程月鸾都替他纠正过了,他不能再背错了。
      戚连安拉回思绪,专心背完后面的篇章。
      
      随后,堂内掌声雷动,连汪先生都刮目相看,怎么今日这孩子竟开始背书了,还主动往后背了两章!
      幕僚笑着颔首,默默道:不错。倒还有救。
      
      同窗拽着戚连安的袖子,崇拜道:“五郎,你可以啊,一气儿背了五章!你不是说你最近爱玩你那画眉鸟,莫不是对我们使的障眼法,其实背地里偷偷念书去了!”
      “五郎,你可真厉害,一字不错地背了五章!这五章我背了三天没背下来,你怎么背的啊!”
      
      “……”
      戚连安小脸黑着,怎么背的,鸟在他头上拉屎,被逼着背的!
      可这事儿,他怎么能对人言,便抿着嘴角,不肯告诉同窗。
      
      同窗们都在闹戚连安,逼着他说速记的好法子。
      “快说快说,不说今天不放过你。”
      戚连安脸颊发红,不高兴地推着他们道:“我没什么好法子!就硬背下来的。”
      哼,鸟在头上拉屎,是什么好法子不成!
      一个个的竟都抢着要知道。
      
      汪先生敲了敲讲桌,沉声道:“肃静。”
      戚连安都开始背书了,其他学生,更不敢胡来,个个安分守己地坐着,盯着自己面前的书。
      
      汪先生轻咳两声,说:“戚连安今日书背得不错,大家往后要向他学习。你们都是戚家儿郎,好好读书,才不堕戚家先祖的风骨,也对得起戚家长辈为你们征战沙场付出的血泪。”
      
      这番话将学生们都说羞愧沉默了。
      戚连安拿着墨条脸红……汪先生竟夸他,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次。
      说起来,都是因为他今日书背得好。
      
      许是早上开了好头。
      戚连安奇怪得很,今日一整天,都在专心听先生讲课。
      他才发现,读书也还……不是那么无趣。
      
      下了学,戚连安心事重重地回院子,院内仆妇懒散,丫鬟坐在台阶儿上翻花绳,奶娘又不知道往哪里赌钱去了。
      
      小厮提着鸟笼子过来问:“五爷,您不在,这画眉鸟叫了一整天了,搁哪里?”
      戚连安愣了片刻,很快想起这只鸟在他脑袋上拉屎的事情。  
      这玩意儿是祸害,还能放他这儿吗!
      他瞪着小厮,斥道:“当然是还给月柔姐姐!还不快去。”
      
      小厮便提着鸟笼子跑了一趟程家。
      程月柔小憩才起来,听说画眉鸟被还了回来,瞬间吓清醒,戚连安可是最喜欢她送的东西,怎么会把画眉鸟送还回来了。
      这、这怎么和戚连珩一个样,竟都不要她的东西了!
      
      戚连珩那边,他听了小厮状告程月鸾让鸟在戚连安头上拉屎,上值的时候,脸黑了半个时辰。
      这是什么教孩子的不雅法子,难道这般教,戚连安就能好好念书了?
      术业有专攻,她不善教孩子便不教,自有先生管教。
      何必胡乱折腾,做出这等不雅之事。
      
      这样一闹,五郎如何肯去学堂念书了。
      下值后,戚连珩便径直回威国公府,路过族学时,正好碰到汪先生,便问道:“汪先生,今日五郎去了学堂没有?”
      汪先生连连笑道:“当然去了,而且五郎今日表现很好。”
      戚连珩皱了眉头:“……表现很好?”
      
      汪先生料想是自己往程月鸾处禀消息有了效果,便夸道:“是的,表现很好,大太太真是教弟有方啊。”
      戚连珩:“???”
      教?弟?有?方?
      
      戚连珩嘴角一抽,问汪先生:“您当真没有措辞失误?”
      汪先生笃定道:“没有。五郎顽皮,倒也不是全然没救,日后还请大太太多多管教五郎。”
      
      ……怪哉。
      戚连珩疑惑地回到威国公府,人刚进院子,他父亲的幕僚便迎了上来。
      一般幕僚主动找他,都是有要事相商。
      
      戚连珩肃然走过去,抱拳问道:“先生,可是父亲来了书信?”
      幕僚笑着摇头,作完揖,说:“不是,我是特地来告诉世子爷一个好消息。”
      
      戚连珩神色轻松了些,问道:“什么好消息?”
      幕僚得意分享:“今日去族学里巡视,汪先生表扬五郎了。”
      戚连珩:“……”
      便是这等好消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之前,我本来预料到读者会有些疑问,但是我想着边写边在正文解释清楚就行了,但是有些剧情目前还没涉及到,导致好多读者十分疑惑,所以我统一解释一下。
      一、
      问:救命之恩有必要爱上对方、以身相许吗?
      答:没必要,但是会让他对救命恩人产生极大好感,自带好感buff。但得知自己被骗,可以肯定女配品质是假的,那么女配在其他事情上对他的好,是不是也可能是假的?所以好感瞬间可以全部推翻。
      (男生以富豪身份和女生谈恋爱,女生后得知男生不是富豪,提出要分手,女生的感情是假的吗?不一定,但她能肯定,至少男生的品质是假的。人品有问题,还谈个毛的感情?)
      二、
      问:男主爱的是胎记?
      答:写到现在了,我男主对女主的感情已经很清晰了,这个我真没有必要自己说出来,正文一清二楚。
      三、
      问:男主怎么看不到胎记的?
      答:古代不是现代,古代一到日暮,屋子里乌漆嘛黑,四大名著拍出来的古装剧,大家可以随意找一部看看,体会一下古代日暮之后的光线。有个办法更简单,你把家里灯关了,点几根蜡烛试试。
      而且古代是不提倡白昼宣|淫的,以男主的身份和跟女主的关系而言,白天都要忙公务,所以说造人活动只在晚上进行。
      哪怕点了蜡烛,都很黑,后面我正式提及这一剧情的时候,会明确告诉大家不点蜡烛。
      (所以,这个设定还只能在古代背景下写,现代背景下写这个,的确是有些不合理的。大家能考虑到的问题,作者也都会考虑到的。)
       
      最后,有些感情上的细节可能读者会觉得虐女主,我现在也没有办法一一解释,毕竟是伏笔。
      女主受虐的方面,我都尽量往轻松有趣的方向去写,看完就知道了。
      虽然是个狗血文,但其实本质是又酸又苏又爽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