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孽徒也跟过来了!

作者:钓寒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徒儿不走

      微音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以浮修珩现在的能力,他能干出这种事。
      
      除非他是天神转世!
      
      可尽管他生得像天神,若论脾气,绝不可能是天神!
      
      是以,微音试图寻找其它的可能性。
      
      如今形势,是两方对峙。
      
      微音朝着巨蛟道:“敢问您今年贵庚啊?”
      
      巨蛟从鼻孔里喷出一阵气,冲得它胡须往前飘,它睨了微音一眼,语气极为不屑:“肯定比你大!”
      
      也许是因为没了牙,巨蛟说话漏风,听起来像是风入山谷,呼呼啦啦的,硬生生给威武的巨蛟添了几分凄凉之色。
      
      微音想笑,但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她不能笑!她还得拖时间呢,虽然她不知道浮修珩是怎么来的,但是依着这个速度,援军不久便来了,她可不能惹巨蛟不高兴!
      
      她咬紧牙关,双手一拍,只道:“我知道原因了!”
      
      巨蛟问:“什么原因?”
      
      微音盘腿坐到坟地上,摆出华山论剑的架势,压低声音对浮修珩道:“你,快回去!”
      
      浮修珩抬起眼望着她,却是一声不吭。
      
      微音以为他没听懂自己的意思,便把话说得更明白了:“赶紧跑!万尘派或者其它地方,只要不是待这里,哪里都行!赶紧的!”
      
      浮修珩仍旧望着她,却一步也没有迈出去,微音被他望得心里慌,她这人一向脸皮厚,如今却被盯得想落荒而逃。
      
      她刚想出声斥责,下一秒,却见浮修珩低下头,撕下衣衫上最干净的一块,然后他把那块衣料叠得整整齐齐地递给微音,道:“匆忙赶路,未来得及备下巾帕,师父见谅。”
      
      微音:“?!!!”
      
      微音望着那叠干净的布料,面上淡定地一批,心中却感到无限惊悚!
      
      特么的!徒弟竟然给她递帕子了?!她是受宠若惊没错,但是……这里面真的没有毒药暗器什么的吗?!
      
      浮修珩似乎在一直等着她的反应,见她迟疑着没有接过他的东西,眸光微不可闻地黯了一下。
      
      微音的鼻血适时打断了她的沉思,她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衫,上面已经染上斑斑血迹,而新的鼻血正在鼻腔内缓缓酝酿涌动着。
      
      微音不再犹豫,一把抓过浮修珩手中的布料,动作非常蠢地堵住了鼻子。
      
      微音堵着鼻子,瞄了对面正抓起蛟牙角木蛟,想起了自己的初衷,便继续劝浮修珩:“你赶快逃!赶快!”她说着,腾出另一只手去推他。
      
      浮修珩却像在此处生了根一样,撵也撵不走,漆黑的眸子有如暗夜的天空,令人摸不透他的心思,他总算正面回应她的话了,却问了个弱智的问题:“师父为何让我逃?”
      
      微音要被他气吐血了,她颤着手指指着角木蛟,道:“你看到那条蛇没?”
      
      “看到了。”
      
      微音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道:“看了你还不跑?!这蛇吃人!还转拣像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孩吃!我就问你怕不怕?怕就赶紧跑!”
      
      小浮修珩歪头笑了一下:“我不怕。”
      
      微音:“……”那你好厉害哦,要不要我给你开个表彰大会表扬你胆子大啊?!
      
      不是……孩子你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微音心累,她直接道:“你没有法术,留在这里会受伤。但是为师有啊!为师一个人没问题的!”
      
      后半段话她说的心虚,但面上还是强装淡定。
      
      浮修珩盯着在她手中不断渗出血迹的布料,手指紧了又紧,好像在强忍着给她输入……灵力?!
      
      嗐……不可能,她想多了!人老了,就是容易胡思乱想啊……
      
      浮修珩的眼里突然泛出一种奇异的神色,连带着令微音也忽略了周围环境的恐怖,浮修珩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师父是在关心我吗?”
      
      没有啊!不是啊!怎么可能啊!
      
      微音否认三连,她只是怕他嗝屁了,一来她不好对门派交待,二来万一他没嗝屁成功,入了什么世外仙境,遇见什么世外高人,吃了什么世外仙丹什么的,提前成了魔尊,来报复她怎么办?!
      
      她都可以重生,焉知他不会带着记忆投胎转世?!在修仙这个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啊!
      
      但是微音她会解释地这么复杂吗?--她当然不会!
      
      她可是时刻牢记着保命大法之中的刷好感啊!是以,她与良心作着斗争,道:“当然,为师自然希望你平平安安。”
      
      浮修珩听了她这话,眼中那种奇异的神彩又重了几分。
      
      微音不明白他要干嘛,又推了他一把:“还不走?”
      
      浮修珩道:“好。”
      
      微音松了口气,手自然而然地搭在他头顶上,并手痒地摸了摸他的头,道:“这才对嘛!”
      
      浮修珩神色愣了一下。
      
      微音立刻反应过来,浮修珩应该很讨厌别人碰他,他生在那样不堪的家庭中,大抵是极少与人如此亲昵过,即便在前世,她也没看到他与什么人走得很近,当然,私下里他和含月瑶如何相处,她就不知道了。
      
      微音假装没看到他的小表情,默默收回了手,催道:“快走吧!”
      
      浮修珩点了点头,像是没有丝毫留恋地走开了。
      
      微音放下心来。
      
      那边的巨蛟捧着它断掉的獠牙,心中凄凉之情淡去后,就剩下一窝火,它不耐烦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说不出来你们就都留在这儿给我的牙陪葬吧!”
      
      它说这话时,还在豁豁地漏风。
      
      微音给浮修珩拖时间,她和善道:“你想啊,你作为号称魔界第一兽的角木蛟,威力自然不容小觑。”
      
      角木蛟眯起眼睛,似乎对她口中的“魔界第一兽”的称号格外满意,赞同地点了点头。
      
      微音又道:“可我也是修真界牛的一批的大佬啊!实力也很雄厚啊!”
      
      角木蛟点评道:“是比其它修仙者要好,只是,你灵力虽强,金丹却无比虚弱,恐怕会影响日后飞升。”
      
      微音扯出一个笑:“承您吉言。”
      
      角木蛟又道:“所以,你的结论是什么?”
      
      微音估摸着浮修珩应该走远了,便不急不缓道:“这个嘛……你看,我们两个打架,我流了血,你损了牙,半斤八两半斤八两!”
      
      巨蛟眯着的眼睛瞬间瞪大:“什么叫半斤八两?!明明我的损失更大!”
      
      微音摊手:“或许这也可以证明,我比你厉害?”
      
      “找死!”
      
      巨蛟的尾巴直刺过来,微音利用休息时间恢复了体力,立刻反手一击,逼得巨蛟吃痛地收回尾巴。
      
      微音挑眉,看来尾巴是它的弱点啊!
      
      那她就集中火力攻击它尾巴了!
      
      这样想着,她只追着巨蛟的尾巴飞,边飞还边击出一道又一道的灵力。
      
      巨蛟疼得直翻腾,它忍不住想张口咬死她,却在迎面袭向她时,猛地意识到它引以为荣的獠牙没了。
      
      角木蛟:QAQ
      
      没了牙,它只能用爪子了,于是,便有了十几只利爪在狂舞的场景。
      
      眼见着角木蛟处势越来越弱,远处突然响起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
      
      紧接着角木蛟的眼睛变得血红,它也不再用试图躲开微音对它尾巴进行的攻击了,即便灵力一道又一道地打在它身上,它的尾巴已经泛出了血,它却像没有知觉一般地朝微音横冲直撞过来!
      
      它这模样,俨然像是发了狂!
      
      微音道:“要不要这么狠啊?!”刚才您还好好地和我讨论你牙断掉的原因啊!要不要这么翻脸不认人?!
      
      回应她的,是排山倒海般的蛟啸声。
      
      我去!
      
      所以刚才那个爆炸的东西,起的是催发魔兽狂性的作用吗?!
      
      这还得了?!魔兽一旦发狂,而且还是这种大佬级灵兽,除非直接斩杀,或是用极品灵器困住它,否则它一定会和你杠到死!
      
      问题是,她一个穷得响叮铛的人,既没有灵器傍身,又不会使用仙剑斩杀它!
      
      眼看着发狂的角木蛟一记染了血的蛟尾扫过来,微音见逃不过了,便闭上眼睛,使出全力企图抵挡一击。
      
      当然,她心里明白,能不能挡得住还是个未知数。
      
      然后,她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什么冲击,便睁开一只眼,却看到自己的屏障好好地柱在面前,巨蛟却撞在她的屏障上,被击出老远。
      
      并且,在它摔到地上后,好像摔断了骨头一般,又好像是在与什么强大的力量对抗着,伏在地上站不起来。
      
      微音:“……”大哥,你这样子虽然变凶了,力量怎么弱了呢?!
      
      她顿时也不怂了,只是碍于一时半会儿斩不了它,便想设阵困住它。
      
      她扯掉堵在鼻孔里的布条,手指蘸了布条上的血,便开始念咒画阵。
      
      在激烈的争分夺秒中,她渐渐感到鼻腔暖意融融,哦……大概是又要流鼻血了。
      
      那巨蛟躺在地上似乎还没有缓过气来,微音真是占尽了天时地利,阵法已经快画完了,角木蛟被阵法压制住,无力地扑腾几下。
      
      还差一笔!
      
      微音蘸了蘸布巾,发现上面能用的血都被她用完了。她又发挥平常抠抠嗖嗖的劲儿,硬是怼了一点上去。
      
      大功告成,她看着巨蛟被困在阵中,连动也不动了。
      
      微音托着腮,一想到那黑衣人可能躲在暗处,她就头疼。
      
      经过这一晚上的斗争,她体力消耗殆尽,她这次是真的累瘫了,果然,还是做条咸鱼好啊!
      
      她抬起头茫然地望向天空,发现不知何时,月亮出来了。
      
      她的视线又从天上移到地下,对面的灌木丛中发出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耳畔还有阵中巨蛟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不一会儿,灌木丛后转出来一个人,月光落在那人身上,微音只看到对方的白衣。
      
      那人缓缓走向她,待到近前,他又缓缓跪在她身旁,他道:“师父。”
      
      微音稀里糊涂地应了他一声:“嗯。”
      
      她又听到撕衣服的声音,片刻后,她感到有人正拿着柔软的布料擦拭着她的脸,他下手极轻,好像是怕打搅她。
      
      微音在这舒服的照料下又感慨了一句:“你还没走啊?”
      
      浮修珩的声音连带着也轻柔起来:“师父不走,徒儿也不走。”
      
      微音听着听着,越来越感到怪异。她和浮修珩的相处模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情脉脉,舐犊情深了?!
      
      她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转头对浮修珩道:“师父的话你也不听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她在战斗,男主怎么能走?!所以,他只能暗戳戳地躲起来了帮忙啦哈哈哈哈!
    话说,我在言情小说里写了这么多战斗动作,词穷了,下次不敢了……(怂成一团)感谢在2020-02-10 17:55:17~2020-02-11 12:09: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白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