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孽徒也跟过来了!

作者:钓寒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奇葩李府

      一行人到达李家旧宅时,两个画着浓妆的女子像花蝴蝶一般扑进李老爷怀里,皆是嘤嘤哭泣,惹人怜爱。
      
      微音被她们身上浓重的脂粉味呛得倒退几步,遥遥看着李老爷一手揽一个,左拥右抱,意甚融洽,顿时心生敬佩:这都受得住?服!
      
      她本来不想打扰他们夫妻间的叙旧,不曾想那两个女子都抬头望向她这边,目光熊熊如烈火,动作整齐划一。吓得她回头望向身后的春一,嗯,施在脸上的术法还未失效,凡人暂时还看不出她们的真面目。
      
      这倒是奇了,看那二人的神色,还以为自己和她们是仇人呢!
      
      她听到身后的春一冷哼道:“狗眼看人低!当我是来和你们抢那个老男人的?”
      
      微音:“……”
      
      她拂袖率先迈进府门,一进府里,登时愣了。
      
      以修仙者的视角来看,整个府里全是黑压压的怨气。
      
      她循着黑气往前走,走到怨气最浓厚的后院,草木蔽日,果见鬼气森森,再向前走,看到了一口井。
      
      井下黑气翻涌,直溢出井外,能听到女鬼尖利的叫声。只是她却冲不出来,约莫是之前请的法师见驱不走她,便将其封在井底。
      
      她眼睛余光一扫,果见得黄符与禁制一样的东西。
      
      当真害人!疏为上策堵为下策!怨鬼作崇应了结其怨,而不是把它锁起来。一旦怨鬼成厉,绝对会为祸四方!
      
      这法师只为钱财,寻了个最简单也最损人利己的方法。
      
      她上前一脚碾碎黄符,禁制便失了效力。怨鬼得此机会,瞬息从井底冲上来,迎面朝李老爷袭去。
      
      微音手一挥,在人与鬼之间形成屏障,隔开双方。
      
      李老爷虽看不见鬼,却仍感受到寒意,两股战粟,想要转身开溜。那两个浓妆女子,只余一人在原地,另一位早已逃之夭夭。
      
      微音心中暗叹:患难见真情啊。
      
      那厢,女鬼在拼命往屏障上撞,意图冲出去。黑长发,白裙,整张脸都露出来了,目光骇人,面色狰狞。
      
      微音冷声道:“孽障,也不看看我是谁!”
      
      这一声好似警钟,效果明显,那女鬼听了,动作顿住了,周身黑气也有所收敛。
      
      接着,她听怨鬼用尖锐的嗓音说:“求仙人不要拦我!待我灭了他们,自会去冥司那里领罚!”
      
      微音道:“他们说你是因嫉妒化鬼,我却不怎么相信。你来说说你的版本?”
      
      顿了顿,她补道:“待真相大白,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自不会拦你。”
      
      这话说的,委实没有几分修仙人士的风骨,微音却不大在意,因着她本来就是修真界的奇葩。
      
      此言成效显著,女鬼冷静下来,四周黑气平稳。反倒是李老爷和那女子,在听到“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时转身就逃。
      
      微音给一直在看戏的春一使眼色,春一领会,一人一脚将他们跘倒。还故作吃惊:“哎哟,您怎么摔倒了?”只可惜她并未用行动表达她的关怀。
      
      简直没眼看。
      
      微音对女鬼颌首:“你接着说。”
      
      女鬼的声音不复先前那般狂躁,像是突然间神智清醒过来:“我是李府大夫人,是这死鬼的原配。”
      
      “我家原先是这儿的富户,那时他还只是个小商人,他到我家到,说愿意做上门女婿,我爹就答应将我许给他。”
      
      “我爹娘在世时,他唯唯诺诺,对我言听计从。等到爹娘去世后,他把家产吞并后,便露出了真面目,到处拈花惹草不说,甚至,甚至还去勾搭有夫之妇!”
      
      “一开始,我假装不知道,因为我无法生子,希望他能收点心,只得买一个孩子来抚养,谁知他以孩子非他亲生为由,日日冷落我们。不久后,我发现自己有孕,随后诞下一子。本以为他能就此收敛,结果他得寸近尺,竟想纳妾,纳妾就纳妾吧,你猜他想纳的是谁?!”
      
      微音正认认真真听着,冷不丁被主角提名,她受宠若惊,正准备附和几声,却听女鬼接着说了下去。
      
      女鬼手一指,正正对着李老爷身旁的浓妆女子,黑气如箭矢飞出,却在碰到屏障后凭空消散。
      
      微音这才仔细打量那女人,发现她虽着浓妆华服,却掩不住苍老之态,绝对没有逃走的小妾年轻!
      
      照李老爷的性格,他纳青春不再的女子为妾,原因只有两个,除了利用,便是真爱。只是他已是地方大户,普通女子对他而言,又有何价值?
      
      女鬼继续道:“这女人本是青楼女子,既贪图钱财又想要赎身,便勾引我丈夫!不,或者可以说,他俩狼狈为奸,臭味相投!好一对奸夫□□!”
      
      这话说得真好啊!微音脑海里瞬间蹦出了浮修珩和含月瑶的脸!却又赶紧摇了摇头,照这样想,那她和被渣过的女鬼原配有什么区别?可怕!
      
      这女鬼说话半天触不到重点,春一终于忍不住问:“那你是如何死的?”
      
      “他!”女鬼指了指李老爷,又指向那女人,情绪激愤,“还有她!他们联手给我下毒,抛尸井中!要占我的位置!”
      
      她突然凄厉地笑道:“可是啊,她注定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在把我害死后,这个死鬼掉头就去娶了另一个女人!想当正妻?做她的梦去吧!”
      
      “所以说,他俩是达成了协议,将你杀害后好让她赎身,让他娶另一个人?”微音咂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桩事中,皆是围着一个利字。“那你的孩子如今处境如何?”
      
      “能有多好?!”女鬼失声道,“虽然还被留在府中,但不是这贱人的亲生儿子,不被虐待就不错了!”
      
      微音从中回过味来:“那你对你买来的孩子也是这样吗?”
      
      女鬼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回道:“不然呢?”
      
      微音挑眉。
      
      女鬼解释道:“那是在荒年,一两银子都不到就能买回来的便宜儿子,把他从三岁养到六岁,没被毒死已经不错了,还能指忘我把他当亲儿子养吗?”
      
      哟嚯,还有毒?!
      
      凡人的思路她简直难以理解。早闻他们重血缘,却不知极端到这种地步。不是亲生的就要任打任骂任买任卖还要任毒吗?!
      
      于是她唏嘘感叹:“当真是一报还一报。”
      
      这时,女鬼说也说完了,骂也骂完了,隔着无形的屏障朝微音喊:“仙人!请容我报仇血恨!”
      
      “好啊!”微音愉快地答应了,她手一挥,结界便消散了。
      
      春一死命瞪她。
      
      “你可知道天道是什么?”微音朝懵了的女鬼挑眉,“天道就是,你虐人子弟,人设计害你。此番你若再以怨报怨,伺机报复,不仅是你自己无法入轮回,便是你的孩子,也会被你连累受到报应。天道是以千百万抵一,天道从来都是这样的。”
      
      女鬼愣道:“那凭什么我死了,他们都这么痛快地活着?!”
      
      “因为时机还未到啊。”微音叹息,“你没看到,他们身上已隐现颓色了吗?”
      
      女鬼低头沉吟半晌:“我想见一下我的孩子。”
      
      “我把他叫过来?”
      
      “不必了,我怕吓到他。”
      
      微音想了想,道:“李府四周以布下结界,你可以在这范围内自由行动。”
      
      “多谢仙人!”
      
      春一在风中凌乱,她美目瞪大,不可思议地问:“这就……算了?这么好打发吗?”
      
      “嗐!”微音挑起半边眉毛,“她若是怨恨重的话,一开始就该化为厉鬼的,可是过了这么久,我不过喝斥一声,她便清醒过来。人的欲念,贪生怕死是其一,她只是个普通人,绝对不敢化为厉鬼,永受不入轮回之苦。”
      
      她有的,不过是执念而已。
      
      …… ……
      
      暮色四合,微音远远地看到一股轻烟飘至空中,继而消散。李府的黑气亦全部殆尽,那女鬼怨恨已消,魂魄大概已入冥司。
      
      李老爷和他的小妾们热泪盈眶地挽留她们,微音委实没有什么味口,再看春一,一副“你再不走我就大义灭亲”的模样,只得客气道:“你夫人和我说,你们曾经花钱买了个孩子,继然你们如此重血缘,他又不是你们亲生的,我欲收其为徒,您不若忍痛割爱?”
      
      李老爷脸色瞬间白了。
      
      微音察觉其神色有变,斟酌措辞:“若是不允,也无甚大碍。”
      
      “仙师仙师!不是我不愿给你!”李老爷急切道,“实在是,是因为那孩子他是个煞星,他说他能看见鬼!”
      
      微音乐了,这孩子天灵已开,可是个修仙的好苗子!于是她道:“所以?”
      
      李老爷汗颜,沉默不语。反倒是他旁边的那位年轻小妾神色不对劲。
      
      微音扭头对春一说:“我想去趟茅房,找个人带我一下。”她指着那小妾,“就你吧!”
      
      春一翻了个大白眼。
      
      走出众人视线范围时,微音环胸:“你有话要说?”
      
      女子仅犹豫一瞬,便嗫嚅道:“之前给大夫人下毒的时候,被那孩子撞见了,孩子拼命阻拦,于是他们强行给那孩子灌毒,不曾想他还是活了下来,便把那孩子扔出去了。”
      
      “?!!!!!”真是活久见!这孩子摊上这么个家庭,够倒霉,简直匪夷所思!
      
      三岁逢饥荒被父母贱卖,结果养母把他当成固宠的工具,养父不给他好脸色看,他便成了弃子,备受冷落。好不容易饱受挫折长到六七岁,又亲眼撞见养父和小妾给养母投毒,上去阻止又被灌毒,命大活下来又被赶出家门。说不定还目睹养父转脸又纳了新小妾,两位小妾相互撕x的大型斗殴现场!
      
      这小孩子的心理阴影面积该有多大啊?长大后心理不扭曲就已经不错了!
      
      这惨得,话本子都不敢这么写!
      
      她这样想着,忍不住心中唾骂李府肇事者几句。忽听府内声音大噪,再细听,声音是从府外传进来的。
      
      有人高嚷:“老爷,那个煞星又回来了!”
      
      微音看向那小妾:“这煞星,莫不是……”
      
      “就是那孩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