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孽徒也跟过来了!

作者:钓寒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瘟疫

      不等她话音落下,方文的剑便从鞘中飞出,霎时间剑光雪亮,满室清辉。
      
      借着剑光,微音总算看清了室内的景象。
      
      那些人身上的黑斑不是暗色的光影,而是它们本身就长在皮肤上。惟一的区别是黑斑有大有小,有多有少。它们或密或疏地布在皮肤上,多少显得有些可怖。
      
      长剑还在嗡鸣,微音听到身后传来弟子的吸气声。
      
      四周原本潜伏在黑暗中的人在见了光后,突然爆发出凄厉的尖叫。
      
      “你,你……”人群中有位男子站了起来,猛然朝微音他们的方跑去,可能是太过恐惧了,他一不小心跌倒了。然而令人诧异的是,他倒在地上后没有站起来,而是接着手脚并用地在地上爬行。
      
      随着他激进的动作,裹在他身上的布料愈发松垮,几枚铜钱般大小的黑斑从他胸膛上露出来。
      
      眼见着那男子即将触到微音的脚,微音还在考虑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她身旁一直静默不语的方文突然朝斜前方跨了一步,正正挡在微音面前。
      
      这样一来,也替她挡住了对面男子伸过来的手。
      
      “师,师兄?”微音对着方文的后脑勺有点儿懵,如果不是知道方文的性子,她还以为这个不近人情的师兄是在帮自己解围。
      
      方文没有搭理她,微音见他缓缓屈下身,右膝着地,收了长剑,也不知在摆弄什么。
      
      地上的男子很是惊恐,他伸出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着屋内一角,道:“离我远点!!!”
      
      微音沿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对面一位女子瑟缩着蜷起身子,她用布料将自己裹得很紧,以至于除了脸和上颈,没有其它皮肤露出来。
      
      然而,即便是这少而又少的皮肤,也被黑斑占据了,黑斑从颈项蔓延至大半张脸,将女子的面貌搅得如同厉鬼。
      
      而原本挤成一堆的人,此刻纷纷退后,与那女子离了很长一段距离。
      
      微音再也忍不住了,她从方文身后走出来,直奔刚才给她们开门的人而去,拎起他的裹着身体布料的领子,逼迫道:“你们在这里搞什么鬼名堂?!”
      
      那人看着她,只是笑:“你们不也没有办法么?仙门人士名存实亡!”
      
      拜托,你什么也没有和我们说,我们连现在是什么情况都不清楚,狗屁的没有办法!狗屁的名存实亡!
      
      微音听懂他语气中的嘲讽,正是火大间,听惜字如金的方文师兄凉凉地来了一句:“瘟疫。”
      
      微音不知他这二字究竟有何深意,便转头去看方文,却见他一手持剑,另一手搭在先前跌倒在地的男子手腕上,似是在诊脉。
      
      方文说完这话,接着抬头,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冷淡道:“全是病患。”
      
      师兄说话不喜欢说完整,但是这次微音立刻读懂了他的话,她保持着手拎别人衣领的姿势,朝方文道:“师兄!这个屋里全是患上瘟疫的人,是不是?!”
      
      方文难得给了她一个眼神,只是神色仍旧冷淡,他道:“是。”
      
      闻言,屋中的人似乎再也沉不住气了,有人慌张喝道:“你撒谎!怎么可能全是病患?!你们这群骗子,赶紧滚!”
      
      一名弟子站了出来,冷道:“还望阁下慎言!”
      
      微音攥住面前人的衣领,力气又紧了几分:“说!你们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那人并不答她,径自道:“你们这些假模假样的仙门人士,难道不怕被传染么?”
      
      怕你妈呢!
      
      微音想一脚踹在他脸上,她忍了又忍,道:“我们正儿八经的仙门人,还怕你凡间的瘟疫不成?!快点给我如实交待,省得我揍你!”
      
      男子见状,挣脱不得,只得道:“放开我!不放我不说!”
      
      微音料他也逃不出去,便松了手,放了那人,道:“快说!我早就发现你身上有古怪,休要欺瞒我们!”
      
      那人似是不满,反驳道:“我哪里有古怪了?!”
      
      “让人进屋,却不燃灯,你不怪谁怪?青天白日,大门紧闭,你不怪谁怪?满屋皆人,布料裹体,你不怪谁怪?”微音冷笑道,“难不成你们是组团送死么?!”
      
      男子瞪了她一眼,气道:“怎么可能?!我们分明是在互助!”
      
      他接着道:“布料裹体,是因为这瘟疫会出现在身体的任何一处,我们需随时察看才能放心。而布料没有衣服费事,无疑是方便察看的。”
      
      见微音兀自沉思,那人继续道:“至于为何不燃灯,你觉得一堆人披着布料,在狭窄的室内面面相觑,互相看对方狼狈的样子,合适么?”
      
      微音很配合地点了点头,她补充道:“而且这瘟疫应是横行了一段时日,如若那时你们便关闭大门躲在这里,想来如今物资匮乏,蜡烛应该耗尽了吧?”
      
      对面那人:“……”
      
      对面那人脸色发青,他艰难道 :“你仔细看看,你们这一路走来,有哪户人家不紧闭门窗的?这病传染,不关上门难道等其他病人找上门吗?!”
      
      微音道:“难道你们现在挤在一处,就可以避免传染了吗?”刚才她亲眼见到一男一女身上布着黑斑,并且方文师兄亲口表示这屋中全是病患。
      
      但是为什么,他们明知传染,却还要挤在一处?
      
      面前的男子还在解释,他似乎有些累了,疲惫道:“虽然止不住传染,却可以延迟死亡时间。”
      
      这话是什么意思?!无解之症终归一死,什么是延迟死亡时间?!
      
      男子指了指自己眼下的黑眼圈,道:“我们囤了许多保命符,一到夜晚就开始燃符,大家都不眠不休,是以虽患了病,却不会同其它人一般过了一晚就化为白骨,至今还活着。”
      
      “不眠不休?!”微音惊讶道,“为什么燃了符后还不能休息?”
      
      “起先我们也以为燃完符可以休息了,为了安全,还专门派了人守夜。结果,那些守夜的人还活着,休息的人却死了!”
      
      怪不得这些人看起来都神态疲倦!
      
      “那些守夜的人难道没有看清楚他们是怎么化为白骨的吗?!”
      
      “没有,就在眼前,就那么一瞬间,一具血□□全的身体就化成了白骨。”男子说着说着,便哽咽住了,“……我就这么亲眼看着我的孩子……”
      
      满室皆静。
      
      这次的瘟疫,真是从所未闻,诡异至极。
      
      微音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兄,节哀。”
      
      “老兄”却不怎么领她的情,他瞪了微音一眼,瓮声瓮气道:“所以你们也救不了我们!只能给我们留点保命符了!”
      
      微音朝袖子中一摸,把符摊在他面前,道:“你看,我只有瞒天过海符。”
      
      “什么是瞒天过海符?”
      
      “就是可以把石头树叶变成金子银子的符。”微音正色道,“是不是很有用?”
      
      那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大?消化不了也没事,大家磕剧情叭!看文图个开心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