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孽徒也跟过来了!

作者:钓寒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收徒进行时

      微音一连在迷光镇呆了七天,许久不曾下山,人世多了许多灵巧的玩意儿,菜品也新加了一摞,她看得眼花缭乱,准备在此多呆几日,一一尝试。
      
      这一日,她吃得酒足饭饱,出了客栈在街上溜达,又见到几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修仙人士的耳力异常灵敏,兼之她懒得刻意回避,那几人的谈话便清晰钻入耳朵,原来是某某又与某某偷情了,某某又嫁给某某了……
      
      微音掏掏耳朵,转身就走了。
      
      她委实搞不懂,一群大老爷们儿八卦起来怎么也这么狂热。
      
      不曾想,这一转身,就见到一副熟悉的面孔。
      
      春一!!!
      
      春一换了身素装,混迹在人群中,但是那双丹凤眼里明晃晃地装满刀子,看样子似乎想把她活宰了!
      
      微音转头就跑。
      
      怎奈中午吃撑了,奋力挣扎却跑不动,春一轻轻巧巧追了上来,又轻轻巧巧把她揪住了。
      
      “师妹……”微音一把揽过她的肩,“好巧啊哈哈哈哈……”
      
      春一阴恻恻道:“对哦,我一下山就碰到了你,可不是巧?”
      
      微音脱口而出:“你怎么也来了?”
      
      “下山采购,掌门让我顺便来看你收徒的进展如何。”春一妖娆的眼尾上挑,似笑非笑,“结果一眼就见到你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还在偷听别人的八卦!”
      
      微音一个头两个大,她举双手投降,道:“收!马上收!我现在就找个徒弟出来!”
      
      然后她迅速扭头,截住离她最近的一位行人,面上挂着和蔼的笑:“小兄弟,你们这儿有小孩的大户是谁?”
      
      被她拦下的小伙计先是吓了一跳,待看清楚面前站的是位美人时,也咧嘴笑了,不假思索道:“不瞒姑娘说,这迷光镇有孩子的的大户,就是我家!”
      
      微音的笑容僵在脸上,她瞅了瞅那伙计的粗布衣,以及他像是因睡眠不足而产生的黑眼圈,干巴巴道:“那……你们镇的经济水平,委实不怎么样啊……”
      
      小伙计赶忙解释:“不不不,姑娘你误会了,我说的大户,是李府,我只是李府的一个下人,姑娘若不嫌弃,我可以带路。”说着,像是怕她不满意一样,又补充道:“我们李府有两位小公子一位小姐,活泼得紧!”
      
      “好啊!”她兴冲冲地跟上去,却见春一也抬脚跟着她。
      
      春一目光复杂:“这叫收徒?”不知道的,会以为你是神棍吧?!
      
      “嗯……”
      
      微音索性把自己先前的歪理一股脑全说出来了。
      
      春一听得眼角直抽搐,看样子要被气晕过去。但她还是不离不弃地跟了过去,简直就是找虐!
      
      ******
      
      朱门大匾上,李府二字赫然在目。红漆亮得仿佛刚漆上去的。
      
      带路的小伙计先是热情招待了她们,接着欢欢喜喜冲进内府,说是要去找主人。
      
      春一端起茶盏,刚送到唇边,动作却顿住了。她蹙眉:“此茶有问题!”
      
      微音一杯茶早已下肚,还咂了咂嘴:“味道一般,茶叶放久了!”
      
      “……”
      
      微音睨她一眼,随手拈了个诀,空中便浮出声响,似在近前。
      
      正是那小伙计的声音。只听他谄媚道:“老爷,今日我碰上了两位美人,把她们带到府上了!”
      
      另一个陌生的声音随即响了起来,沙哑难听,活脱脱的公鸭嗓:“府里现在这么多事!你还敢带人回来?!”
      
      小伙计解释道:“这两位可都是美人!比前儿个您纳的小妾还美!绝对不亏!”
      
      公鸭嗓似乎心动了:“依着老规矩了没?”
      
      “我办事您放心!”小伙计嘿嘿一笑,“药已经下到茶里了!”
      
      空气再次沉寂下来。
      
      春一听得一阵恶寒,拔腿就要走人。却被微音堪堪唤住:“欸?这么快就走?”
      
      春一瞪她:“你不就是想把我赶走?所以才把我带到这?!”
      
      “这戏才刚开始呢,你把我一个人晾在这?”微音托腮,“回来!”
      
      “我可不想陪你演戏!”
      
      “万尘派第十条仙规,尊敬长辈。”
      
      “……”
      
      “乖,听师姐的话。”
      
      春一气哼哼地坐回原位。
      
      适时,小伙计扶着一位男人走来。
      
      男人穿的是锦锈华服,神色却不怎么好。大腹便便,暗黄皮,绿豆眼瞟来瞟去,无形中流露出猥琐之气。
      
      哦,油腻男。
      
      微音余光瞥向春一,见她浑身紧绷,一副要拿出武器干架的姿态。
      
      她干咳一声,本来还想找个丑点的徒弟,现在看来,幸好还没找,不然天天在她眼前晃荡,她也吃不消。还是浮修珩养眼啊,想当年,他单凭那张脸,就称霸整个修真界,成为不倒神话。
      
      啊呸呸呸呸呸!她怎么又想到了那个孽徒?!
      
      她端正好神色,笑意盈盈地望着来者。
      
      那二人见到她们面上闪过一丝惊诧,锦衣男子抬眼瞪了小伙计。小伙计和他悄声说:“这不对呀!我放了许多剂量!”
      
      微音假装没听到他的话,只是口吻故作讶异:“这位……老人家,你最近诸事不顺呀!”
      
      被称为“老人家”的男子眉头狠狠一抽,看样子要发飙。却被微音接下来的话噎住了。
      
      微音正色道:“你二人印堂发黑,周身似有鬼气缠绕,府内不宁,心绪亦不安。”
      
      春一扭过头来,眸光雪亮。隔空传音道:“这宅内鬼气全无,哪来鬼气缠身一说?你再胡闹,我便回去禀明掌门!”
      
      她话音刚落,就听“扑通”“扑通”两道跪地声,从对面清脆地传了过来。
      
      她眼皮一跳。就见微音冲她微微挑眉,露出得逞的笑容。
      
      那二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大仙啊!小的知错了,求大仙救救我们吧!”
      
      这神一样的展开。
      
      微音颔首,作高深貌:“愿闻其祥。”
      
      原来,这李府故宅本不在迷光镇,是后来迁至此地的。李府主人原本只有一位妻子,只因妻子妒心重,不敢纳妾。后来元配病亡,他便纳了两妾,结果自此府内不宁,常常三更半夜闻哭声,似有鬼作崇。旁人说是元配死后见他纳妾,心生怨恨化为厉鬼,让他赶紧去请人作法。他依言而行,前后请了十几位法师,皆不见成效。计穷之际,只得迁府。
      
      怪不得门口的朱漆像是刚涂上去的,怪不得这宅内无鬼气,因着这是迁后的宅子。那女鬼定然没有化为厉鬼,若是厉鬼,早便跟了过来。
      
      微音以手撑额。趁着怨鬼还未化为厉鬼,应早早去了结这桩事。
      
      她又问:“听闻贵府有小儿,如今却不见影踪,这又作何解?”
      
      “迁宅事大,他们都留在故宅,等我把这边布置好才把他们带来。”李府主人边抹眼泪边道,“毕竟孩子是原来的妻子生的,虎毒不食子……”
      
      微音眸光转冷:“哦?那你的两个小妾呢?”
      
      男人开始擦汗:“她们也在故宅照顾孩子。”
      
      骗谁呢?照顾孩子?你的下人都死了吗?而且把两个被鬼妒忌的女人全留在故宅,怕是为了给鬼当活靶吧?
      
      贪生怕死之徒!
      
      那几个孩子也甚是可怜,被亲爹这样出卖。她本想从中挑一个点化,现在想想,若是可以,不若全收为徒吧。
      
      算了算了,她还是不当圣母了,万一又教出来个白眼狼,那真是哭诉无门啊!
      
      微音按下唇角冷笑,道:“既如此,劳烦带路吧。”
      
      两个男子顿时点头哈腰,连连答应。
      
      一旁沉默良久的春一突然发问:“你真要去?”这俩看起来就不像好人。
      
      “居其为者谋其职。既担了修仙者这一名号,怎么也得做几件好事。”顶着旁人的星星眼,微音义正言辞,大义凛然。区区凡人,可奈何不了她!
      
      春一盯着李家主人:“你们故宅在何处?”
      
      李主人眼睛眯成一条缝:“在流云镇!”
      
      微音:“……”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两辈子都和流云镇有瓜葛!
      
      是以,当那二人退下后,春一一掌拍在桌面上:“你怎么想的?那两个人话里尽透着古怪,十成十没有说实话!你是去送人头吗?”
      
      微音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得道:“唉,我不都是为了收徒吗?我不给人家办点事证明我的能力,人家哪能随便让我把他孩子带走?虽然这家人看起来没什么父爱,但场面话也得说说不是?再说了,除个鬼也费不了多少工夫。”
      
      谁知道兜兜转转又回到流云镇了呢?简直头疼。
      
      “你是如何看出来他们鬼气缠身的?我的灵器没有感应到。”春一疑道,“我和你的水平不差多少吧?”
      
      “错!”微音得意洋洋,“你师姐我聪明啊!你看他们一个二个的黑眼圈,还有惶惶的神色,小厮也就罢了,主人竟也这样,这中间岂不是可疑得很?还有堂堂大户的茶叶竟然放久了?我趁机诈了他们,他们就全招了。”
      
      她说着,还摊出手,摆出一副那些人可真好骗的神色。
      
      春一听得目瞪口呆:“所以,你耍诈?”
      
      几个人很快收拾完毕,登车上路。她们本可以御剑,但又得等李府主人到达流云镇,索性雇了马车,一路巅簸至流云镇。
      
      所幸两镇距离不远,兼之李府主人恨不得飞回去除鬼,马车驾得飞快,次日中午便到达故宅。
      
      微音在马车驶过一个拐角处时掀开车帘,见肮脏的角落里只有几片烂菜叶,便收回了手。
      
      “在找什么?”春一问她。
      
      上一世浮修珩便是呆在那处当乞丐的,如今不见踪迹,想来是被哪家好心人收养了吧。希望他这一世,在人世间,好好活着,不要作恶,一生遂顺。
      
      她垂眼笑了一下,语气似含叹息。
      
      “没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