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表妹

作者:鬼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8 章

      “看来是受刺激了,我们一起去书房看看吧!”
      把匣子塞进长袖中,起身约傅砚一同前往书房。
      “走吧!”
      傅砚站起来,带头往书房而去,一边走还一边跟他说了一些卫礼最近的学习情况。
      悄无声息来到书房外,卫贤透过半开的窗户往里看去,只见卫礼坐在下方,上面有一老者,手中拿着书籍正与他讲解书中的内容,卫礼一边听一边点头,偶尔还询问几句,每次都正好问在点子上,看来是真下了苦功夫。
      “的确长进了。”卫贤学问不低,听得出先生也是一位饱学之士,有这样的人教导,弟弟想来举人有望,进士还要再等上几年。
      “他脸上的伤?”
      卫礼是背对着他们,所以卫贤看不到他脸上的伤有没有好。
      “好了七、八成了,再等上几日应该就差不多了。”
      傅砚无奈道,成二几人当初下手是半点力气也没省,卫礼身上的伤比想象中的要重一些。都快半个月了,还没好透。
      “成二,最近听说他日子不太好过。”
      成国公府没脸找上门,卫侯府自然也不知道卫礼受伤的事。
      成二本人被云娘弄断了腿,又被卫礼往死里揍了一顿,天天躺在床上不说了,听说因他惹出来的乱子,成国公对这个嫡次子心生不满,待遇已经不同往日。不过成国公府成大据说与四皇子吵了一架,虽说又和好了,但是嘛间隙也产生了。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确实是这一次的引火线,我那几个兄弟自然不会放过他和背后之人。”
      傅砚提起这事就好笑,五皇兄借刀杀人,四皇兄虽说不待见这个表兄弟,却也不是白白给人借了刀的,自然要报复回去。
      本来就因前次之事两人在朝堂上的势力元气大伤,现在又相互斗法,算是提前退出了皇位之争。
      “那你岂不是暴露了?”卫贤有些紧张,生怕六皇子出事。
      傅砚冷笑一声,“呵~~那又如何?他们敢拿我怎样?”
      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隐瞒过,他要让他的这些兄弟们知道,他不是软柿子,不是谁都能捏几把的。
      “父皇还赏了我一大堆的东西,他的态度最重要。”
      皇帝摆明了要护他,他的那些兄弟再不爽也只能憋着。
      “太子呢?他的态度如何?”
      卫贤最担心的便是这一点,太子要是把六哥当成是敌人,那么六哥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
      “还好,他正心虚着呢!虽说在我的婚事上他是没插手,可他的袖手旁观就足以让他和皇后娘娘在这件事上保持沉默。”
      傅砚知道,太子和皇后对他的态度向来是信他又防他。虽说不曾亲自出手阻他姻缘,却也不曾提醒于他。
      这件事上傅砚也不好多跟卫贤说,反正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就这样了,平时还算过得去,亲近自是无法与之前相比。
      “也好,六哥你以后就清清静静过自己的日子,他们的事与你再无干系。相信经过了这一次的事件,他们再也不能拿你的婚事做鬼。”
      卫贤最担心的就是这点,六哥年纪比他还大上一点,现在他都定亲了,六哥的婚事还没有影。
      “六哥,你的亲事也要上心才成。”
      “放心,我心中已有主意。”
      傅砚眉眼一转,弟弟的心意他领了,至于亲事嘛现在还不急。
      “那行,弟弟就不多言了。”知晓前头的婚事让六哥心有顾及,卫贤也不再多言。
      二人转过话题,谈起了琴棋书画。
      卫贤待到第二日才回侯府,回到他的聚贤院时,银儿早已等侯多时。
      “你们姑娘可有话让你带来?”
      卫贤换过衣裳,坐在榻前饮茶。
      “姑娘问大爷,三爷可还好?”
      银儿低眉道,主子没发问,下人岂能抬头看。
      “这东西是六皇子送的,你带回去给小妹。顺便告诉你家姑娘,三弟人很好,近日学问大涨让她放心。”
      提起卫礼近况,卫贤即使稳如泰山也忍不住高兴起来。
      “是,奴婢这便回复姑娘。”
      银儿带着东西和人走了,卫贤这才有空闲思索近日之事,当然也不忘记让人去正院告诉父母一声。
      暖云居书房,云娘正在练字。
      “姑娘,银儿回来了。”
      珠儿进来通报。
      “让她进来。”
      云娘并未停笔,一笔一画认真写着大字。
      她的字和她的人一样端端正正,气息平和大方。
      不管她在私下做了多少,为的不过是在古代能好好活下去,她没有穿越者的优越感,更没有穿越者的野心,只想平安喜乐一生便足矣。
      “姑娘,这是大公子让奴婢带回来折。”银儿把卫贤告诉她的话重头到尾复述一遍后,便安静退在一旁与珠儿一起给姑娘磨墨。
      半刻钟后,云娘收笔。
      “过几日便是三月初三,我要去道观给父母上香,银儿你再去一趟聚贤院,跟大哥说一声。”
      “是。”
      银儿不得不再跑一趟告之卫贤。
      云娘打开银儿带回来的匣子,里面的东西果然让她心生欢喜。
      六哥还真大方,这套头面在外面有银子也难寻。
      第二日请安,老夫人便让大儿媳妇给外孙女准备马车。
      “既然要出门,就要大大方方的出去。你是我外孙女,身上流有宗室血脉,天然比外面那些黄毛丫头要尊贵。这一次外祖母就不陪你了,你好好跟你娘说说,就说外祖母有大事要办,让她放宽心。”
      想起女儿,老夫人又忍不住泪撒衣襟。
      众人相劝,最好还是云娘劝住了。看着与女儿有六分相似的脸,老夫人又打起了精神。
      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那些瞧不起她外孙女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就这样,云娘出行的事算是定下了。
      三月初三,一大早珠儿与银儿带着暖云居的丫环婆子们搬东西,吃的用的全都准备上。光是云娘要换的衣裳就有十来套,更别说其他的东西了。
      最后装完车,除了坐人的三辆车外,还有两辆装专门运用日常用品的马车。
      车队摆在侯府大门前,打头的是一辆朱轮华盖马车,是云娘的乘坐的。后面两辆则是有地位的丫环婆子们坐的青幔马车,跟着则是两辆装物品的马车。
      这一长串人马占了侯府大门一整条道,引得旁边几个门房悄悄往外偷笑。
      卫仁与卫礼一个跟学院请了假,一个则跟王府请了假,两兄弟护卫在云娘马车两边。大家姑娘出行,身边必有人长辈或平辈男性护着。
      “小哥,可不能偷懒哦!”
      云娘上马车前还不忘叮嘱某个难得有空闲时间的卫礼。因他在王府学习进步很快,卫侯等人也就默认了让他留在王府读书的事,并且在他们心中有六皇子看着卫礼,也能让他老实点。
      “我这个哥哥当的真没意思,连读书都要妹妹提醒。”
      卫礼趴在马背上一脸的痛苦,他现在只差头悬梁,锥刺股了。
      “还不是因为你之前的信任太差,没人盯着总会闹出点事。”
      卫仁嘲笑道,这个弟弟的遭遇他半点也不同情,仗着年纪小又受宠便可劲的造,现在报应终于来了。
      “可我现在改好了啊!不行你们问六哥去,我现在读书可认真了。”说着还点点头自我认同。
      “问肯定是要问,不过得等我们从太虚观回来后再说了。”
      这时马车动了起来,护卫在朱轮华盖马车前的兄弟二人拍了下马儿,立即跟着马车动了起来。
      “驾~~”
      浩浩荡荡的车队往京城外驶去,因今儿三月初三,是踏春出游的好日子,整个京城已经有不少这样的车队出去了,百姓们纷纷围观,看马车猜里面坐的是哪家的千金。
      云娘坐在不怎么平稳的马车里喝水顺便看风景,还时不时递两杯给外面的兄长们。现在正是春意盎然的时节,远远望去只有一片接一片的绿色。比起秋冬枯败的两季,春天到处是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景象。
      “小妹,太虚观离京城只有二十里路,很快就到了,不舒服记的要说。”
      卫仁知道坐马车对于一个不常出门的人来说挺痛苦的,还没有他们骑马舒服,起码不会因颠簸而晕车。
      这路况已经很好了,京城周边的路铺的都是石头,相对别的官道已经很平了,就这样马车还是抖个不停。
      “我知道,哥哥们骑马也多注意一点。”云娘掀开车帘,又递了两杯水出去。今日天气不错,阳光高照,虽说外面空气质量更好,但一直骑着还是挺辛苦的。
      “别担心我们,好歹也练过,身体强壮着呢!”卫礼喝了水拍马快跑到前方探路,不一回又顺着路骑回来,一刻也不得闲。
      “三哥就像是有多动症,让他安静一会儿都困难。”
      好气哦!明明她会骑马,却因为现在的身份只能坐在马车里,看着卫礼欢快的模样差点没拎起车中的炉子扔过去砸他一头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