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东宫女官

作者:张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丁氏攥着儿子手臂的手下意识一松,随即又不服气的争辩道:“盛儿孝顺着呢,你少挑拨。”
      
      容大冷着脸喝道:“丁氏!”
      
      丁氏一听当家的发怒,缩了缩脖子,搂着儿子往墙边站了站,小声嘀咕:“不说便不说,我生她出来还不能说话了吗?”
      
      容歆忍不住扶额,她此刻宁愿丁氏是个有心机的,也不愿意看到她缺心眼儿似的自私自利。
      
      但凡有些心眼儿的,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儿,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怎么到她这里,一点儿时务都不识呢?
      
      若是旁人,从她进宫前那一番话之后,再见面必然要好声好气的对待,哪像她这个娘,事情总是做半截就露出本来面目……
      
      丁氏的心理,容歆大概也能猜到,一直深恨她不像别人家的女儿那样对父母言听计从,既想从她这儿占好处,又不想落了当娘的面子。
      
      真是……教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容大见妻子闭嘴,伸手从她怀里带过儿子,推到容歆面前,情真意切的说:“歆儿,你弟弟是个好的,爹肯定不会让你娘教坏他。爹也是疼你的,将来你若是想要出宫,爹也愿意照顾你。”
      
      “你……”丁氏刚要张口,被容大一瞪,悻悻的闭上嘴,瞥了一眼容歆,扭身甩开里间的帘子,独自一人生闷气去。
      
      容大也不管她,眼神祈盼的看着容歆,劝道:“歆儿,爹知道你要回来,特地让你娘给你做了些糕点,虽是比不得宫中的,可都是家里的心意,你尝尝?”
      
      容歆顺着他的手看向桌上的糕点,看起来很精致,应该是真的花费了心思。
      
      容大见她未动,推了推儿子,“快请你姐姐吃糕点。”
      
      容盛听话的说:“姐姐,吃糕。”
      
      容歆见他偷偷吞口水,拿出腰间的帕子,擦了擦手,捏起一块儿递向容盛嘴边,道:“你也吃一个,我这次出宫是有正事,若是下次有机会再出来,给你带些宫中的糕点尝尝。”
      
      “真的吗?”容盛鼓着脸惊喜的问,“宫里的点心是不是更好吃?”
      
      容歆语速慢条斯理,语气不容置疑道:“口中有食,不能言。”
      
      容盛立即捂住嘴,只看见两腮飞快地动了几下,然后就往下咽。
      
      “徐徐食,不可急。”
      
      容歆拿开他的手,白皙的手指抹掉他嘴边碎屑,温声道,“盛儿,你纵然年幼,也要明辨是非,知善恶;多看多思多学,切勿犯口忌。”
      
      容盛不见得懂,可他心中一向认为这个不常见到的姐姐厉害无比,遂十分信服的重重点头。
      
      容歆勾起唇角,轻轻拍了拍他的头,站起身,道:“大夫人好意安排我过来见你们,盛情难却,现下见也见了,还得回宫,不必送。”
      
      “歆儿。”容大抬手拦了一下,见容歆的眼神扫过来,赶忙收回手,尴尬道:“不再留会儿了?”
      
      “父亲见谅,女儿得回去复命,便不留了。”
      
      容歆从小便知,容大就是个见利行事之人。
      
      才刚他表露出来的不舍,容歆不知道有几分真心,不过真心也好,演技较从前更精进也罢,都无所谓。
      
      容歆现在只需要大家相安无事,并不想要费心维系什么亲情。
      
      更何况……私心里,相处十年一向待她至诚的讷敏,更重几分。
      
      容歆不怕承认,他们之间如今除了利益全无其他温情,恐怕也有她本身对这段关系比较消极的因素。
      
      容家夫妻轻女,她便顺势疏离,确实给自己减少了麻烦,却也让原本可能会存在的父女母女之情淡薄如斯。
      
      所以容歆总想,给他们些无伤大雅的好处,也是应该的。
      
      临走之前,容歆将荷包放下,也未多说其他,径直出了屋子。
      
      容大直说她不知道戴家在哪儿,坚持要带路,容歆也没跟他争辩,谁成想刚拐出去,便见到巧兰从前头一户屋中出来。
      
      送巧兰出屋的年轻女子,容歆眼熟,却理不出是谁,便没有纠结,只微微颔首示意。
      
      那女子福身回礼,巧兰则是笑着介绍道:“叶氏,女史不熟悉,她当家的女史肯定知道,就是三老爷身边的戴鹏。”
      
      容歆一听,笑容较适才真诚些许,“原来是戴家嫂子。”
      
      再一细看,便发现她头上的银钗更加眼熟,容歆笑意加深,道:“戴家嫂子见谅,我今日出来许久,不敢再耽搁。”
      
      叶氏忙道:“奴婢不敢耽误女史正事,您慢走。”
      
      容歆请父亲也在此留步,随巧兰又去后院儿向大夫人告辞,得了一匣子赏,这才离开赫舍里家。
      
      “启程回宫。”
      
      一个“回”字,现如今皇宫才是他们的归处。
      
      马车上,容歆只随意的将匣子包起来,听着外头的人声始终嘴角含笑。
      
      坤宁宫中——
      
      讷敏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问道:“嬷嬷,容歆应该进宫了吧?”
      
      齐嬷嬷回道:“想必是的。”
      
      “大半日未见她,心中还有空落……”
      
      齐嬷嬷笑,“容歆从小紧着娘娘,少有离开您太久的时候,别说您,老奴也有些想念她。”
      
      说话间,小宫女进来汇报:“皇后娘娘,女史回来了。”
      
      有顷,一脸笑容的容歆踏进殿内,踱步走到讷敏身边,躬身道:“容歆回来晚了。”
      
      “不晚。”讷敏牵着她的手,追问,“家中可还好?”
      
      “正要让娘娘宽心,府上一切皆好,也见到了首辅大人,因病瘦了些,精气神尚可。”
      
      容歆又将在赫舍里家的所见所闻全都描述了一遍,见讷敏听得入神,便又转述了老夫人的话。
      
      讷敏入心,恰巧第二日晌午又飘起雪花,便一面派人去邀皇上,一面先一步去慈宁宫。
      
      早上讷敏已经给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请过安,但人年纪大了,好清静却也不想太清净,有些老人甚至极好热闹。
      
      总之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对于讷敏的到来都极为高兴,听得讷敏说要一同吃养身热锅,孝庄立即便笑道:“敏儿孝心,如何准备,由你安排便是。”
      
      其实膳房做得锅底味儿更好,但讷敏张口,孝庄便由着她鼓捣,权当享受天伦之乐了。
      
      而讷敏得了太皇太后的话,指了指容歆,道:“我这侍女学了不少养身方子,她调得汤锅,用了浑身暖和,您一尝便知。”
      
      “哦?若果真如此,定要给赏。”
      
      容歆对于得到孝庄这个传奇女人的视线关注,心中微窘。
      
      讷敏爱屋及乌总以为她没一处不是顶好,小孩子一样想要炫耀又巴望着其他人也一样认同,可她的手艺怎么可能比得上宫中膳房的厨子呢?
      
      好在容歆心知肚明,即便她弄出来的不甚美味,太皇太后也不会在意,而她老人家就算要赏也是冲着讷敏,不是容歆。
      
      想通这个关节,容歆十分坦然一福身,随慈宁宫的宫女去膳房。
      
      到了膳房,容歆也没亲自动手,口述给厨子由他们准备,只是嘱咐道:“羊肉温中暖下,食多易上火,劳烦再多备些青菜莲藕之类的。”
      
      膳房的管事应了,麻利的招呼人开始准备。
      
      宫女听了她一系列有条有理的吩咐,好奇道:“容女史是从何处懂得这些的?”
      
      容歆也未隐瞒,答道:“我自小侍奉在皇后娘娘左右,皇后娘娘读书识字,我便向先生请教这些养身之道,以便更妥帖的伺候娘娘。”
      
      其实也是容歆从前被宫斗剧荼毒太深,总以为进宫之后必定是一番腥风血雨,所以出于忧患意识,刻意学习了一下。
      
      可惜有些想当然,这些东西是真不好学,也没有途径学习。
      
      她看书请教那点儿药理知识,也就炖个汤放点妨碍不大的药材,妄想识毒治病根本不可能。
      
      汤底炖的越久味道越醇郁,容歆与小宫女耐心的在旁等候,听正殿那边来人说皇上来了,晚膳的时间也差不多,众人这才将锅和备好的菜往殿中端。
      
      容歆回到殿中,正欲伺候讷敏用膳,不想一直随侍在孝庄身边的苏麻喇姑慈祥的对她说:“太皇太后赏了咱们一锅,容女史随我去偏殿吧。”
      
      “是、是。”容歆向讷敏他们行礼之后,难得有些拘谨的跟在苏麻喇姑身后。
      
      待到偏殿,容歆却只坐了半边凳子,背脊挺直,直到对方让她动筷子,容歆才抓起筷子,几乎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容女史不必如此拘束,自在些便可。”
      
      容歆扯出笑容,应道:“是,您先用。”
      
      苏麻喇姑十分和蔼的看着她,“前几次见你一直稳重大方,我还和太皇太后言道,比我当初强上许多,没想到还是个孩子。”
      
      “让您看笑话了。”容歆不好意思,说来有些没出息,之前远远观望着不觉什么,现下实在是距离太近,她不受控制的便有些束手束脚。
      
      “无妨,都是这么过来的。”苏麻喇姑亲自夹了一筷肉到容歆碗中,笑着催促,“吃吧,莫要害羞。”
      
      容歆柔声道谢,莫名的,紧张情绪渐渐舒缓下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