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东宫女官

作者:张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康熙初期,皇上年幼,无法亲政,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大辅政大臣共同掌握权力。
      
      其中鳌拜战功赫赫,目中无人,行事最是嚣张跋扈,颇为康熙所忌惮;遏必隆又依附于鳌拜,以至于少年康熙日日不得安寝。
      
      首辅赫舍里·索尼历经三朝,老奸巨猾,经常托病不愿与鳌拜正面冲突。
      
      在朝中无能能撼动遏制鳌拜的前提下,康熙越发的处于劣势地位,连婚事都无法自主。
      
      当时候选人中,除了赫舍里·讷敏,还有鳌拜的女儿和遏必隆的女儿。
      
      太皇太后必然不会允许鳌拜的女儿为后,哪怕是进宫也不可;而遏必隆的女儿钮祜禄氏因其父立场之由,可为妃不可为后。
      
      赫舍里·讷敏就是在这样的局势下,顶着鳌拜“满洲下人之女”的侮辱威胁,嫁给康熙,压力不可谓不大。
      
      她要努力在复杂的宫中如鱼得水,要跟骄傲的少年天子培养感情,还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做一个贤良的皇后。
      
      只不过短短两月,便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圈儿,显得越发娇小。
      
      容歆眼瞅着自己费心养了这么多年的圆润姑娘细瘦下去,又心疼又着急,和齐嬷嬷每日都琢磨补身子的吃食给她。
      
      “姐姐,鸡汤熬好了。”雪青和碧蓝一人捧着个托盘,踏进寝殿。
      
      “端过来吧。”容歆指着二人将鸡汤放到桌子上,便对书案后的讷敏道,“皇后娘娘,宫务晚些时候再处理也无妨,您先喝点儿鸡汤吧?”
      
      “先放着。”讷敏并未抬头,依然捏着毛笔认真的写着。
      
      容歆无奈,冲着雪青等人挥了挥手,待她们全都出去,便走到书案边,劝道:“宫务是处理不完的,您别将自己逼得太狠,身体吃不消。”
      
      讷敏坚持写完最后一笔才将毛笔放下,边起身边道:“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对我寄予厚望,我怎能不努力些。”
      
      容歆站在书案边将墨迹干了的折子妥善收好,称道:“您已经做得足够好,这段时间,奴婢可是数次听太皇太后对您称赞有加,皇上也是。”
      
      讷敏慢悠悠喝着汤,“便是我做得不够好,太皇太后和皇上也不会苛责于我。”
      
      她语气中有些其他意味,容歆稍一过脑子,便明白,如今康熙想要亲政并且和鳌拜抗衡,必然是要拉拢首辅大人的。
      
      当初太皇太后能屈尊亲自向首辅提出婚事,现下必定也会对讷敏极好,以此来表示天家重视赫舍里一族。
      
      不过即便全都心知肚明是政治联姻,婚内夫妻感情也是可以慢慢加深的。
      
      最近这段时间,康熙对待讷敏的态度已经较成婚初期亲近不少,可见对讷敏还是极满意的。
      
      讷敏聪慧坚强,性子又温婉,会得到康熙的爱重也不让人意外。
      
      容歆微微一笑,用汤勺从汤煲中舀出两块鸡肉轻轻倒入讷敏的碗中。
      
      讷敏一顿,拿起筷子戳了戳鸡肉,还是夹起来,嘴上则是抱怨道:“你是半分见不得我瘦。”
      
      “齐嬷嬷亲自挑了年数不太多的参,看着膳房的人炖的,就怕您不受补。”容歆又舀起两块,笑着问,“看在奴婢们这么用心的份儿上,您不得再多吃些?”
      
      “怎么还又多了呢?”讷敏双手捧着碗向前一推,等容歆将鸡肉盛进去,又拉回来。
      
      容歆笑着轻轻拍了拍讷敏的头,道:“乖。”
      
      “哼~”讷敏咬着鸡肉,鼻间轻哼一声。她将口中这一块肉吃下,问道:“味道还不错,有给皇上留一份吗?”
      
      讷敏并不会刻意显示自己贤惠往乾清宫送吃食,只晚膳的时候呈给康熙用,当然,她也会隐晦表明是特意准备的。
      
      容歆知道她的行事,应道:“您放心,在灶上煨着呢,小火炖的久了,保准更入味。”
      
      讷敏用过汤,又坐回到书案后,埋头处理公务。
      
      约莫半个时辰,容歆提示道:“皇后娘娘,今日您还没走动,不若去外头转转?”
      
      讷敏抬头看了眼窗外的日头,道:“坤宁宫就那么大点儿地方,都转遍了,去御花园吧。”
      
      “除了慈宁宫和前头乾清宫,旁的宫殿可没中宫大。”容歆从柜中拿出厚披风,披在讷敏肩上。
      
      讷敏自己将绦带系上,随口道:“其他宫殿待选秀后也要住人了,我现下竟还有些盼着人进来,你说怪是不怪?”
      
      康熙既然已经大婚,可算作成年,选秀自然也该安排上了。更何况钮祜禄家那位同样家世不凡的小姐要进宫一事,已经是板上钉钉。
      
      按理来说,应该是心怀不愿并戒备的。
      
      容歆手上帮她整理衣衫,嘴上则是好奇的问:“这是为何?未进宫前,您不是还念叨过先前在皇上身边伺候的人吗?”
      
      八旗子弟全凭宫中指婚,稍有些权势的,正室侧室都安排的明明白白,更不要说一国之主的少年康熙。
      
      有教导人事的宫女,还有康熙自己宠幸的宫女,虽然目前看来并不多得宠,但难免如鲠在喉。
      
      讷敏看着容歆将她的披风拢得严严实实,小声道:“凭甚我一人在这宫中无法得见家人又不得空闲,既然早晚都要进宫来,早一些也无妨。”
      
      容歆没想到她竟是见不得别人多在闺中,顿时忍俊不禁,“旁人晚些进宫,您便能多和皇上亲近,而且您更早对宫中熟悉,总要比后来的自如些不是?”
      
      讷敏叹了一口气,“如今我得替皇上稳定后宫,不然将一些繁琐的宫务分出去,我便能松快许多。”
      
      容歆笑着调侃:“不怕被人分权?”
      
      讷敏微微扬起下巴,一本正经道:“用人之道在乎平衡,自然不能分给一人,到时她们争抢,我只需作壁上观。”
      
      “娘娘真是英明!”容歆语气略有些夸张,脸上笑意更大。
      
      讷敏被她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撇了撇嘴,道:“就如你和齐嬷嬷让坤宁宫的侍从各司其职,纵观整个后宫,妃子们伺候皇上不也是这般道理。”
      
      “道理如此,却不能轻忽。”毕竟涉及到权力利益,人心最难控。
      
      两人踏出内室之后便不再谈论这些,带着几个宫女太监便往御花园散步。
      
      秋日午后的阳光较为温柔,今日又无风,走了一会儿讷敏身上便起了些薄汗。
      
      容歆担心她脱了披风,风一吹再头疼,出了坤宁门便往西走,寻了一处亭子进去休息。
      
      宫女们麻利的将软垫放在石凳上,又拿出点心干果摆在石桌上。
      
      讷敏年纪本就不大,还有些少女心性,偷偷将脚踩在阳光照射进来的地方,脸上带笑,眼中有调皮之色。
      
      容歆权当没看见,用眼神示意宫女们走动时让开那处阳光。宫女们没能立即领会她的眼神,雪青便立即叫着她们站到另一侧去。
      
      讷敏小幅度动了动脖子,容歆注意到,低声询问:“樱草按肩的手法很好,让她帮您松松?”
      
      讷敏顺着她指得方向看过去,那宫女容貌在一众宫女中极为普通,若不是容歆提起,她几乎没注意过,“便试试吧。”
      
      樱草诚惶诚恐的走过来,垫了两方丝帕在皇后娘娘肩头,然后才轻轻按起来。
      
      “力道再大一分。”
      
      樱草一听,立即又加大了点力道,因着看不见皇后娘娘的脸色,神情一直极为紧张。
      
      容歆站在旁边闲闲的看着此处的景色,深秋的御花园景色与她们刚进宫时大不相同,没有了浓郁的绿色和牡丹的艳丽,也并不显凄凉,反而有些厚重之感,想必冬日银装素裹之后更美。
      
      这时,她注意到西边一前一后走过来两个年轻靓丽的女子。
      
      容歆视力极好,眼神对视的片刻,甚至看到了后面那位脸上有些许瑟缩,然后看了一眼前头的女子,又继续像亭子这里走来。
      
      讷敏也注意到了,问:“你知道是哪个宫里的?”
      
      “是储秀宫的两位庶妃。”
      
      讷敏一听容歆的话便猜到了是谁,抬手制止为她按肩的宫女。
      
      庶妃马佳氏和庶妃张氏,张氏是被皇上宠幸的宫女;马佳氏则是年初选秀进宫的秀女,据说还算得皇上宠爱。
      
      先头因着储秀宫住着的几人不过是连位份都没有的庶妃,讷敏只简单吩咐不要苛待了那边,根本未曾自降身份接见过。
      
      没想到这二人倒是主动找上来了……
      
      “奴婢马佳氏/奴婢张氏,见过皇后娘娘。”马佳氏和张氏到亭外便行跪叩礼向皇后娘娘请安。
      
      讷敏端庄道:“平身吧。”
      
      “谢皇后娘娘恩典。”
      
      讷敏视线并未在二人身上停留,从碟子里捏了一颗干果,随意的问:“你二人也是见阳光正好,前来御花园散步的?”
      
      容歆见张氏头垂得更低,了然。
      
      马佳氏倒是镇定自若道:“奴婢二人行至此处见皇后娘娘凤仪,便来拜见,若是扰了皇后娘娘雅兴,请娘娘恕罪。”
      
      讷敏不在意道:“何罪之有?你们也不比在此候着,自去赏景便是。”
      
      马佳氏一顿,行礼道:“奴婢告退。”
      
      张氏也赶忙行礼,随她一同退下。
      
      容歆见状,弯腰在讷敏耳边低声笑道:“人家巴巴的过来,您也不给人家个献殷勤的机会?”
      
      讷敏用帕子擦手,无所谓道:“我不耐烦理会她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