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东宫女官

作者:张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庶妃董氏于次年三月初九生皇次女,宫中除了讷敏照旧安置,一视同仁,康熙和太皇太后、皇太后并未很重视。
      
      因为呐蝲氏所出的三皇子,病情危重。
      
      他自出生之后便汤药不断,然而那般年幼的孩子,太医施针下药方轻不得重不得,最后到底还是没有挺住,在二皇女出生一月左右,殇了。
      
      康熙是悲痛的,也是无力的。
      
      就算是马佳氏和呐蝲氏先后再一次诊出怀孕,他也没多少喜悦之情,甚至觉得,有一朵名为“命已注定”的阴云始终笼罩于他头上。
      
      讷敏是皇后,是发妻,自然要担起宽慰皇上的重任。
      
      可如今宫中只留存承祜一个皇子,讷敏难道不会思及自身忧心忡忡吗?她当然也会,只是并不在康熙面前表现出来。
      
      而容歆看着讷敏和这些小主们的喜怒哀乐,有时候难免会想,康熙再难过,将来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女人为他生儿育女,而对这些女子来说,孩子夭折便是实实在在的切肤之痛。
      
      讷敏甚至还要主持大选,在康熙表示无心情大肆选妃的情况下,仍然按照规制选了几个秀女留在宫中。
      
      七年那次大选讷敏安排得好,这一次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都没有从坤宁宫出来,康熙也全权交给讷敏主理。
      
      一回生两回熟,此次讷敏甚至还有时间做旁的事情。
      
      “今日无风,齐嬷嬷,收拾收拾,咱们带承祜去御花园转转。”讷敏的语气很欢快,伸出一根食指勾着承祜的小手,笑着逗他,“皇额娘带我们承祜出去玩儿啦。”
      
      容歆站在旁边,看着二皇子咧开嘴露出几颗小牙,冲着讷敏“额、额、额”的叫个不停,脸上也绽开笑容。
      
      承祜被皇额娘抱在怀里,又伸出手指着软塌上的拨浪鼓,明显是想要。
      
      那是曾经容歆买给讷敏的,现下被讷敏拿来哄承祜玩儿。
      
      容歆拿起来,随手转了几下,拨浪鼓发出“咚咚”的声音,二皇子拍着手笑,接过拨浪鼓之后又伸出两只小手要她抱。
      
      “我们承祜就是聪明,知道谁力气大。”讷敏身形娇小,又常穿着个花盆底,担心摔到孩子,所以要么是奶娘抱着承祜,要么是容歆抱着。
      
      而容歆一听到讷敏说她力气大,便想起那次她抓着董氏,据说第二日手臂上就出现清晰可见到指印淤痕,好些日子才褪掉。
      
      她从前在宫中的形象都是“温柔可亲”那一类的,偶尔也有“奉公正己”、“杀伐决断”这样的形容,但从来没有太奇怪的。
      
      可自从她救了董氏之后,诸如“力大如牛”、“孔武有力”的词汇都算是颇为正常的,那些传言说她是武功高手的……
      
      容歆每一次听到都想扶额。
      
      “我从小就陪着娘娘您,什么样子您还不知道吗?竟然也笑我……”
      
      讷敏笑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觉得有趣。”
      
      周围伺候的人都在笑,容歆抱着二皇子路过雪青时,在她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道:“就是你这丫头嘴快。”
      
      雪青捂着额头笑得腼腆,“奴婢是为了逗娘娘开心嘛。”
      
      承祜见她们笑也跟着笑,待到出了屋子,乖巧地趴在容歆怀中,眼睛转动四处看着,仿佛生怕错漏了什么。
      
      今日讷敏要带着承祜一起,便叫人安排了轿辇。宫女扶着皇后坐上去之后,容歆轻轻将承祜送到她怀中。
      
      讷敏脸上始终带着笑,用帕子为儿子擦了擦额上的汗,对容歆道:“我想着人都爱与长带笑容的人在一处待着,遂我对着承祜时,从来未有哀色,他这性子才能这般明朗。”
      
      容歆见承祜似是有些累了,拿过他手里的拨浪鼓,一下一下缓慢地转着,嘴上回道:“所以皇上也尤为疼爱咱们二皇子。”
      
      一行人出了坤宁门便就近寻了一处亭子停下,并未再往御花园深处走。
      
      承祜学话早,不满一年便能说几个音节,现下他虽说还只能说些单字,但能听懂不少话了,很喜欢别人跟他交流。
      
      他因为身体弱,走路晚,如今还有些颤颤巍巍,容歆便躬着身子托扶着他的腋下,很有耐心的陪着他一点点的挪动。
      
      讷敏含笑在一旁看着,承祜每每望向她,讷敏便冲着他挥挥手。
      
      待到承祜走了一小段路有些喘了,容歆便将他抱起来,走回到亭子的功夫,他已经睡着。
      
      讷敏亲手将薄披风盖在承祜身上,见他小身子微微起伏,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回吧,他这一觉估计得睡到申时去。”
      
      容歆点点头,也没转手,就这么抱着二皇子一路回到坤宁宫。
      
      伺候他的人一直看着时间,果然过了申时,承祜才醒过来,许是睡得久了太饿,他胃口比平时好很多,但怕他脾胃弱不消化,一点儿都不敢让他多吃。
      
      承祜很喜欢到外面玩儿,但是讷敏和容歆忙于大选,都抽不出身来,齐嬷嬷老迈,不放心旁的年轻宫女,就亲自陪着他在坤宁宫内转。
      
      以容歆的想法,再是如何体弱,稍微活动活动筋骨也是有益的,更何况承祜还喜欢,有什么又能比开心重要呢?
      
      可承祜若是累到了便会发烧,太医说要多休养不要劳累,伺候的人紧张不已,便轻易不敢带他出去。
      
      等大选结束,已经入秋,更出不得屋子,在屋内都生怕他着凉似的,可即便这样,也免不了承祜隔三差五便病一回。
      
      容歆也不是医者,不可能在明知道承祜天生体弱的情况下,还仗着讷敏的信任自以为是的硬逼着孩子做什么,那就是愚蠢了。
      
      太医院代表着这个时代一流的医疗水平,既然用人家,便该遵医嘱而不是夜郎自大、肆意妄为。
      
      同年十月,四岁的皇长女幼殇。十二月二十五日,马佳氏生下皇四子,因为期望着孙子的子嗣能够健康强壮,太皇太后亲自为他起了一个特殊的蒙古名字——赛音察浑。
      
      不久,太皇太后染疾,康熙至孝,便提出亲自带祖母前往赤城汤泉疗养身体,而他将陪伴左右。
      
      朝务可随康熙而送至赤城汤泉批阅,宫中却要有人镇守,不二人选便是讷敏。
      
      康熙做下决定之后,特意来坤宁宫,一方面将宫中诸事交托于讷敏,一方面叫她替太皇太后收整行装以及一应要用的物件。
      
      讷敏自然答应下来,“请皇上放心,臣妾会准备妥当,也会照应好后宫。”
      
      “敏儿。”康熙扶着讷敏的肩膀微微使力,让她靠在他的怀中,有些愧疚道:“我知你最近因承祜的身体心力交瘁,然而京中不适宜皇祖母养病,朕亦是左右为难 ……”
      
      太皇太后对康熙的重要性,讷敏是知道的,也从未想过皇上这般孝顺之人会弃太皇太后不顾,遂摇摇头,声音柔柔的说:“臣妾也盼着太皇太后早日康复,此番臣妾不能侍疾于太皇太后床前,已经深感不安,如何还会埋怨您?”
      
      康熙喟叹:“敏儿实乃朕的贤内助。”
      
      讷敏微微侧脸埋于皇上怀中,并未言语。
      
      容歆见了,心知讷敏绝非如她所说那般毫无波澜,只是随着在宫中的年久日深,早已改变了许多,再不是闺中那般赤纯。
      
      而果然,下一句她便听讷敏道:“皇上身边也不能没有伺候的人,总要带着几位妃子在跟前。”
      
      “朕是为太皇太后侍疾,如何有心思顾着自己享乐。”
      
      “皇上此言差矣。”讷敏从他怀中起身,道,“皇上毕竟是男子,许多事不能兼顾,也无法亲自照料,有个人代我为您和太皇太后操持,臣妾也能放心一些。”
      
      康熙听她所言,片刻后颔首肯定道:“还是皇后思虑周到,依你看何人何事?”
      
      讷敏作出仔细思考状,询问道:“佟佳氏娇弱,恐难长途跋涉,再一个,我在宫中也得有个能搭把手的人,不若带钮祜禄氏一同前往?”
      
      “可。”
      
      讷敏见他答应,又道:“再带着张氏和兆佳氏,代臣妾照料您。”
      
      兆佳氏是今年选秀进宫的,出身不高,但是颜色不错,算是这一批秀女中较为得康熙心意的人。
      
      而这一次康熙并未反对,“便如敏儿所说吧。”
      
      晚间康熙并未留宿于坤宁宫,而是要去慈宁宫看望太皇太后。讷敏恭送他离开,才挥了挥手,叫其他人下去。
      
      容歆端着一碗养身汤过来,道:“您一会儿早些休息,我先帮您列出要为太皇太后准备的物什单子来,到时呈给您过目。”
      
      讷敏手指插在发间按着头,摆手道:“我真的吃不下,先放在桌上吧。”
      
      容歆见她确似有些不舒服,便没有劝,而是道:“那我叫人温在外间,您什么时候想吃便随时可以吃。”
      
      “好。”
      
      容歆又将汤碗端出去,过了一会儿,走回来,“我帮您拆下头发吧,能松泛松泛头皮。”
      
      讷敏一听,点点头,坐正身体,闭着眼睛任容歆动作。
      
      容歆已经手生了,很小心的一点点卸珠钗,还是不小心拽到了讷敏的头发,听她“嘶——”了一声,赶忙问:“娘娘,您没事吧?”
      
      “无事。”讷敏露出个浅淡的笑容,道:“得亏现下容姐姐你是女官了,否则这手法儿,定然是无法在宫中得用的。”
      
      “这不是有您看重吗?”容歆将旗头轻轻放在一边,然后轻轻在她头顶按压。
      
      “其实若不是马佳氏刚生产之后不便外出,钮祜禄氏带着她和兆佳氏更合适,张氏……”讷敏微微蹙眉,“还是性子弱了些。”
      
      容歆却笑道:“奴婢倒觉得您这安排恰到好处,钮祜禄小主心性稳妥,另两位小主弱些也无妨;若是佟佳小主随皇上同往,才需要马佳小主那样的呢。”
      
      现下宫中,除讷敏以外,等级最高的便是钮祜禄氏和佟佳氏。
      
      佟佳氏倒是不软弱,甚至还很聪明,但她太得皇上宠,自然是不能在这种时候叫她专美于康熙跟前。
      
      马佳氏那种性子,一般人还真是难以应对,偏偏皇上还挺愿意和她相处的,不然她再如何好孕,没有皇上招她侍寝也是怀不上的。
      
      “我正是如此想的,才这般安排。”
      
      容歆又为她按了一会儿,讷敏抬手按住她的手,道:“可以了,我觉得舒服多了。”
      
      “那您要喝汤吗?我去端过来?”
      
      讷敏其实依然没什么胃口,但却还是点头应道:“我喝一些吧。”
      
      容歆听了,立即去盛,回来时端着满满一大碗汤放在讷敏面前。
      
      讷敏忍不住苦笑,“容姐姐可是高看我了,这我如何喝得完?”
      
      “能喝多少喝多少。”容歆有些心疼的看着她有些凹下去的脸颊,心里就希望能什么时候再见她肉乎乎的样子。
      
      讷敏拿起勺子,低着头喝了几口,突然道:“若是我的承祜,也能有个好过冬的地方休养便好了……”
      
      容歆眼瞅着那汤碗中似乎有泪水滴落,泛起了涟漪,心疼却还是劝道:“皇上如此疼爱二皇子,若不是二皇子不能颠簸劳累,恐怕早早便安排了,您别想太多。”
      
      讷敏舀了一口汤,缓缓摇头,鼻音有些重,“我都知道的,就是心痛。”
      
      容歆微微侧头,手指在眼下擦了一下,再转过来时语气轻快道:“若是娘娘您都如此,二皇子岂不是更难受,他那么聪慧懂事,见到您就笑。若是您不好好地吃饭,继续瘦下去,他肯定更喜欢我抱,嫌弃您怀里硌得慌呢!”
      
      “承祜如何会嫌弃他皇额娘?”讷敏不服气的瞪了容歆一眼,然后捧起碗直接喝了一大口汤。
      
      容歆一向对自己的认知明确,她从不自命不凡,但是可以做又有能力做得事情,也都竭尽所能去做,便是为了不留遗憾。
      
      可头一次,她忍不住想,为什么她没有更努力一些,或者更幸运一些,可以得到神明的垂青……
      
      康熙要陪同太皇太后去休养,从确定出行到准备妥当,于二十四日正式启程,约莫二月初便会抵达目的地。
      
      然而还未得到他们抵达赤城汤泉的消息,承祜先在睡梦中悄无声息的夭折了。
      
      讷敏悲伤至极,当即便吐了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过大家的评论了,本文半架空,前期确实尽可能遵照史实。
    因为写得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爽文,而是一个故事:容歆的所见所想,确实很多事没法儿两全,她能做许多事,却无法左右生命。
    另:明日入V,虽然不能完全保证双更,但是我会尽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