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东宫女官

作者:张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此时屋中的人,明明是血缘深厚的一家人,气氛却一点亲密也无,连原本因为见到姐姐欣喜不已的小男孩儿,也缩着身子躲在父母身后,大气都不敢出。
      
      容歆素手轻抬,将桌上的两只茶碗翻过来,又拎起茶壶,慢慢将茶碗倒至七分满,才笑道:“父亲母亲,快请落座,女儿难得回来,敬茶这一道礼万不能少。”
      
      容母烦躁不忿道:“别给老娘扯这些虚的,你既然听到了,不给我个准话,以后甭想好过!”
      
      容歆轻轻的将茶碗放置在对面,面不改色的问:“如何不好过?”
      
      容母正欲张口,容父重重斥了她一声:“闭嘴!”
      
      容父从小就被卖进赫舍里家,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认识的人都叫他“容大”,现今的日子全都是他精打细算出来的,势利归势利,还是有些脑子的;
      
      而容母娘家姓丁,也是被采买进来的奴婢,嫁给容大之后,就变成了“容大家的”。
      
      两人都重视子嗣传承,大字不识一个,丁氏初怀孕时,花了不少铜钱给儿子起了“容盛”个名字,可惜头胎生下的是个赔钱货。
      
      容歆的名字还是她去学规矩之后,自己起的,可见她在容家这对夫妻眼里有多不受待见。
      
      不过容歆从来就没往心里去,甚至认为这样流于表面的淡漠关系十分惬心,也愿意去维护一点面子情。
      
      但显然,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对容家夫妻俩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容大呵斥了妻子,拽着她落座,端起茶碗喝了一大口,又瞪向妻子,等她满脸不情愿的抿了一口,才慈爱的看向女儿,道:“歆儿,你娘是个楞脾气,她只是难过女儿不与她亲近,你莫要生气……”
      
      合着还是她的不是了。
      
      容歆微微挑眉,也不戳穿他拙劣的表演,浅笑道:“我自然是不会埋怨母亲。”
      
      然而容大刚露出个笑脸,容歆又语气漫不经心道:“不过您也劝劝母亲,有所求就要带着有所求的姿态,不然弟弟将来可不是要与你们一样,只能在园子里扫叶子吗?”
      
      “你!”容大脸色骤变,咬牙气怒道,“你再说一遍!”
      
      “您既然没听清,那女儿再说一遍也无妨。”容歆轻柔的视线在夫妻二人脸上略过,“女儿得夫人小姐青眼,在府里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若是安安分分的,不说前程似锦,总是比大多数人要好些的;可若是惹得我不高兴……”
      
      “又怎样?”容大铁青着脸。
      
      容歆转向弟弟容盛,招了招手,待他走到跟前,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子承父业,也是极好的。”
      
      以这对夫妻得点儿势就不知道姓甚名谁的性子,若不是她压着,早就牵连她一起倒霉了。
      
      所以扫园子没什么不好,起码不会惹大祸,能够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生。
      
      可惜容歆这话听在容家夫妻耳朵里,就是不加掩饰的威胁,顿时怒意不受控制,一个拍桌子,一个直接大骂:“死丫头,给脸不要脸!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孝顺的东西!”
      
      容歆眼瞅着她的手随着话音挥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丁氏是做惯了力气活的,容歆自然抓不住她,感觉她要挣脱开来,立时便狠狠甩开她的手,面无表情道:“看来您还是认不清现实。”
      
      “死丫头!你……”丁氏还要冲上来。
      
      “行了!”容大拽住妻子的胳膊,将她按在凳子上,训斥道,“你给我老实待着。”
      
      “凭什么……”
      
      “凭我是当家的!”
      
      丁氏就是个炮仗,也是个需得人点火才能着的炮仗。
      
      容歆心中嗤笑一声,无视那对夫妻,低头看向瑟缩的容盛,问:“在教书先生那里伺候,学得几个字了?”
      
      她和容盛几乎就是家生子了,奴婢或许可以靠爬床奢望母凭子贵,奴才除非极特殊的情况,一辈子都是下人。
      
      容盛的这个差事是容歆托人给找的,没指望他将来有什么大造化,只想他懂点道理,省得在这对夫妻身边耳濡目染,学得一身坏习气。
      
      而容盛觑了一眼爹娘,小声回道:“我有听姐姐的话,先生给少爷们讲课时努力记着,能认几个简单的字了。”
      
      容歆一听,微微点头。容盛不算聪明,但仅仅六岁,旁听能学得多少,都是赚到的。
      
      旁边夫妻俩也吵不下去,落在姐弟二人身上的眼神,明晃晃的带着其他意味。
      
      容歆听他们消停下来,拍了拍容盛的肩膀,柔声道:“也不要只学字,还要随先生学些礼义廉耻。”
      
      “是,盛儿听姐姐的。”
      
      “乖,明个姐姐给你买糖葫芦。”
      
      到底是小孩子,一听有糖葫芦吃,顿时神采飞扬起来,也忘了刚刚父母和姐姐之间的争执。
      
      容歆微微一笑,指他去里间玩,随即才望向容家夫妻,笑容淡了些,道:“你们爱听也好,不爱听也罢,今日我回来这一遭,便是要告诉你们,别以为我进了宫,就和宫外断了联系,随你们折腾。”
      
      两人脸色极为难看,容歆也不理,继续道:“盛儿现下瞧着脾性憨厚,他将来能不能沾到我的光,不在我,而在你们一念之间。”
      
      夫妻二人只绷着脸,一句回应的话都没有。
      
      而只要他们听进去,容歆也不在乎他们的态度如何,从袖中拿出一个素净的荷包,轻轻搁在桌子上,温声道:“这是二十两银子,我这两年攒下的月钱,算是我这个女儿的一点心意。”
      
      “就这么点儿?”丁氏眼中带着怀疑,却飞快的抓起荷包,将银子倒出来查看。
      
      容歆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点积蓄,可给多少全凭她自己的意愿。
      
      二十两银子虽然不多,却是夫妻两人两年的月钱,也足够当作甜枣安抚他们了。
      
      容歆看着她双眼发亮,张口就用牙去咬银块子,撇开眼,起身,“话已至此,你们好自为之,我便回去了。”
      
      容大将银子拿过来,连同荷包一起塞进怀里,丁氏则伸手去抢。
      
      夫妻二人谁都没留容歆,也没送她。
      
      容歆半点儿都不留恋的推门出去,踏出门的时候,脸上又习惯性的带上笑容,温柔和煦,让人看了便心生欢喜。
      
      这一处住得都是府中的下人,有个婆子见到容歆从容大家出来,热情道:“容歆姑娘,又回来看你爹娘?”
      
      “是。”容歆温和答道,“日后我要随小姐进宫,一别不知何时再见,小姐体恤,准我回来拜别爹娘。”
      
      那婆子恭维了几句“小姐宽厚”之类的话,又说容歆孝顺,容家夫妻有福气。
      
      容歆含笑听着,待她说话停顿的间隙,立即告辞离开。
      
      而今日也不知是怎么了,总能碰到与她说话的人。
      
      这不,才从这一片下人的住处出去,容歆又碰到了在三爷索额图身边当差的小厮——戴鹏。
      
      他是府中库房管事的儿子,跟在府中最有才能的少爷身边做事,再加上人长得周正,是府中丫鬟们心中的如意郎君。
      
      容歆是大房的婢女,戴鹏是三房的侍从,统共也没接触过几次,但确实认识。于是微微福身问好之后,便站在两步开外等他出言。
      
      “容歆姑娘。”戴鹏有礼的拱手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容歆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所谓“借一步”,也不过是避开行人的青石路到树下而已。
      
      青天白日光明正大,容歆便大方的点点头,随他走过去。
      
      “容歆姑娘……”戴鹏面上有几分羞赧,从袖中拿出一个被帕子包裹着的物件,看形状,似乎是钗子?
      
      片刻之后,容歆见他将帕子打开,果然是一支精致的银钗,下意识后退半步,语气疏远又客气:“这是?”
      
      戴鹏连忙解释道:“我并无他意,只是想着,难得……认识姑娘一场,日后姑娘随小姐进宫,能够留个念想,也可作应急之用。”
      
      “心意,容歆领了,只是太过贵重,恕我不能收下。”
      
      “姑娘不必心存负担。”戴鹏又将银钗往她面前递了递,苦笑道,“姑娘冰雪聪明,想必也无需我言明,我已及冠,不日就要定下婚事,望借此钗了却妄念。”
      
      他确实是很不错的人,只是容歆手指抠了抠佛珠,仍然摇头,“抱歉,不能收。”
      
      “容……”
      
      容歆抬手打断,笑着又福了福身,道:“承蒙厚爱,若是日后听得你与未来嫂嫂琴瑟相和,那便再好不过了。”
      
      戴鹏缓缓收回手,嘴角艰难地扯起,“既是如此,也祝姑娘称心如意……”
      
      称心如意……
      
      回到住处,容歆还在想戴鹏说得这四个字,无论哪个世界哪个时代,普通人追求的归根结底也就是个称心如意,可惜祝愿是美好的,想要实现难度都不小。
      
      有心事不放任纠结下去,容歆习惯性的拿出自己的催眠秘籍——一本佛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果然,不出两页,她就捏着佛经睡得极沉,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呼——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都看见啦,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