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东宫女官

作者:张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臣妾博尔济吉特氏。”
      “臣妾佟氏。”
      “臣妾纳喇氏。”
      
      “奴婢……”
      
      “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讷敏轻一抬手,“都起吧,赐座。”
      
      今日来请安的几位新进秀女,其中博尔济吉特氏来自科尔沁,自小养于宫中,此番未给封号妃位却又定其皇上妃嫔之名,全因其年纪尚轻不能侍寝,待到成年,定是要以妃位许之,以此来全满蒙之宜。
      
      除她之外,皆是出身八旗,尤以纳喇氏和佟氏最受瞩目。
      
      纳喇氏为满洲大姓,叶赫纳喇氏在朝中地位显赫、居要职者众,清太宗皇太极生母便属叶赫纳喇氏。
      
      而佟氏,是孝康章皇后,也就是康熙生母的嫡亲侄女,康熙的亲表妹,关系之近,这宫中大概无人能出其右。
      
      容歆按照先前准备好的,请钮祜禄氏,马佳氏以及三位新晋贵人落座,今日张氏也来了,因她怀有身孕,讷敏也在末端给她赐了座。
      
      然张氏大着个肚子,又是难得出来一趟,便是她极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仍然得到了众人的关注。
      
      “我和张庶妃前后殿住着,也许久未见了,今日幸而新人进宫,才得以一续。”
      
      马佳氏为皇上生下了皇长子,虽说身份上比不得皇后和钮祜禄氏,私心里却认为她的地位该是宫中独一份儿的,因此说起话来,极爽朗自信。
      
      张氏手托着肚子,在众人的视线中眼神闪了一下,嘴角微微扯起,垂首小心回道:“我身体差些,深恐皇嗣有恙,得皇后娘娘体恤,才在屋中养胎。”
      
      “可不是皇后娘娘体恤?”马佳氏笑容满面道,“否则我如何能够安稳生下大皇子?”
      
      可惜就算是住在一宫之中,马佳氏也不能经常去与大皇子亲近,但这不妨碍她经常将大皇子挂在嘴上。
      
      按照往常她的习惯,估计下一句就该说起大皇子如何如何了。
      
      讷敏听得多了也烦,正巧这时,浅缃和小宫女们给诸位小主上了枸杞红枣茶,她便道:“我也不是吝啬好茶,这补气茶我叫人给张氏准备,也不能落了其他人,今日便喝这个吧。”
      
      说完,讷敏轻轻端起手边的茶碗,小小喝了一口。
      
      其他人见状,随后端起茶碗,喝过之后,纳喇氏率先恭维道:“臣妾也喝过不少枸杞红枣茶,却不如皇后娘娘宫中的浓郁。”
      
      讷敏笑道:“若是冲泡自然是要淡些,我这都是宫女提前熬制成膏,加了不少补血养气的好物,你若是喜欢,稍后将方子誊给你。”
      
      “臣妾第一日来请安,就向您要东西……”纳喇氏面上有些羞赧,“臣妾在家中为娘娘绣了一条抹额,原还羞于敬上,现下拿了您的方子,便也厚颜请您收下。”
      
      讷敏点头,随即门外躬身走进一宫女,双手擎着一个托盘,跪叩在地,恭敬请安:“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
      
      这宫女是纳喇氏的陪嫁。
      
      若照从前旧例,庶妃是没有陪嫁的,但讷敏考虑秀女们在家中皆仆从随侍不少,初入宫中必定不适,便允许新进宫的秀女皆可带两个陪嫁丫鬟,也可带嫁妆少许。
      
      另有一缘由,如今宫中后妃制度尚未完善,她们的家世皆以庶妃进宫,便从旁处宽待一二,也可对重臣之心稍作安抚。
      
      容歆从讷敏身后走出,接过宫女手中的托盘,拿回到讷敏面前,呈上。
      
      讷敏素手拿起盘中抹额,见上头缀着贵重的珠翠宝玉,两端搭扣也是宝石打磨而成,想必纳喇氏准备这东西,也是真的费了心。
      
      “绣工精湛,好手艺。”
      
      纳喇氏立即便笑着谦虚道:“皇后娘娘过奖,您不嫌弃臣妾手艺拙劣才好。”
      
      “如此绣工若是称拙劣,我那些绣品可都得藏起来了。”讷敏将抹额放回到托盘中,嘱咐容歆,“仔细收好。”
      
      容歆点头,将托盘转交给丹彤,才又回到讷敏身后。
      
      其他人见纳喇氏还未承宠,就这么在皇后娘娘面前得了些脸面,心中有想法,面上还控制得住,眼睛却透露出几分思绪来。
      
      马佳氏直接便道:“妹妹这绣工确实好,可惜宫中有绣娘,我这手艺也生疏了,比不得纳喇妹妹。”说着她又转向佟氏,问道,“我瞧着佟妹妹柔美可人,想必女红也甚好吧?”
      
      佟氏柔柔一欠身,矜持道:“妹妹惭愧,比不得纳喇贵人。”
      
      而博尔济吉特氏是蒙古人,左右年纪小不承宠,看起来又像皇太后一样秉性淳厚,便没有人拉她说话。
      
      她个子虽不比其他人低,但坐在那儿瞧糕点的眼神,一下子就看出点儿年龄差来。
      
      容歆一直观察着众人,注意到她的样子,忍不住在心中笑了笑。
      
      讷敏显然也注意到了,未继续她们关于“绣工”的话题,而是道:“离早膳时间还早,我特意教人准备的糕点,各色口味皆有,你们随便用些。”
      
      博尔济吉特氏霎时眼睛一亮,脆生生道:“臣妾谢皇后娘娘。”然后拿起一块儿咬了一口。
      
      见她如此,就是一直安静喝茶的钮祜禄氏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讷敏则是笑道:“不必言谢,吃吧。”
      
      “皇上驾到——”
      
      众人听到太监的喊声,纷纷起身整理,跪地行礼,唯独讷敏行屈膝里礼。
      
      康熙越过一众妃嫔,率先亲手扶起皇后,才对其余人道:“起来吧。”
      
      钮祜禄氏、马佳氏等早先进宫的妃子神情还算自如,新人们却都难掩激动之色,而其中昨日刚承宠的佟氏面上又带着几分娇羞。
      
      讷敏见他今日似乎心情不错,笑着问:“皇上一向勤学,今日怎到坤宁宫来了?”
      
      康熙语气亲近道:“恰巧无事,便过来与皇后一同去慈宁宫给太皇太后、皇太后请安。”
      
      帝后二人语气颇为自然,显然是感情极好的,皇上又一直未曾关注佟氏等人,教原本满心雀跃的几人或多或少皆有些失落。
      
      康熙昨日刚宠幸了新人,今日便在庶妃们请安时来坤宁宫,当然不是因为佟氏或者旁人,而是为了皇后。
      
      他正是要教人知道,无论宠幸谁,皇后始终是他信重的中宫之主。
      
      讷敏也很配合,适时关心了皇上几句,然后便将话题引向众人,几乎无一遗漏。
      
      众人又在慈宁宫中待了一刻有余,便识趣的离开,随后,讷敏也不耽搁,随着皇上一同往慈宁宫去。
      
      讷敏又在慈宁宫用了早膳,期间稍稍聊起后妃们,其他人皆一带而过,唯独博尔济吉特氏,她多说了几句,言末又道她“天真可爱”。
      
      在讷敏之前,历任皇后皆出自蒙古,博尔济吉特氏在宫中待年,自然也免不了被慈宁宫照拂,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此时听皇后一形容,也一同笑了起来。
      
      祖孙三代十分亲善和睦。
      
      容歆在一旁看到,油然而生一股骄傲。
      
      无论什么样的年代,婆媳问题始终都是难题,可她看着长大的小姑娘,嫁入天家之后,竟也可以和太皇太后、皇太后这样极易产生矛盾的人其乐融融,该是怎样了不起啊!
      
      早膳后,容歆随讷敏回到坤宁宫,讷敏一见没有外人了,转了转脖子,道:“许久没这般累了,快叫人将我头发拆了,我松快松快。”
      
      容歆叫了青碧过来,青碧手脚麻利的为皇后娘娘重新编了个长辫垂在胸前,又伺候皇后娘娘换上常服,然后便退下。
      
      讷敏这才靠在榻上,舒服道:“我今日瞧着,这女人多了,果然是不同以往了。一人一句,再如何温柔软语也吵得人心烦。”
      
      容歆拿了个靠枕塞在讷敏身后,笑道:“可奴婢看着这么多颜色极好的小主坐在一处,总觉得屋子都亮堂了。”
      
      “哼。”讷敏睨了她一眼,“我说呢,浅缃她们几个与你一同进宫,你与雪青说话时,声音总要低一些,原是看人家颜色好!”
      
      容歆哭笑不得,“您这话说得,好似奴婢是那等色令智昏之人。”
      
      讷敏也绷不住笑了起来。
      
      容歆笑着解释道:“虽说浅缃她们都是好的,可雪青没心眼又听话,相处久了,别说奴婢,就是咱们宫中其他人,总要照顾她几分。”
      
      “我今日瞧着博尔济吉特氏,也有几分这般心情。”讷敏笑容大了些,“她那单纯的样子,倒教我想起家中的妹妹,可她在宫中待年与舒兰那般待字闺中又大不相同……”
      
      宫中再如何,对小姑娘们来说,也是比不得家中自在的。
      
      更不要说蒙古长大得姑娘,那可是个无论男女,皆鲜衣怒马的地方,如今锁于宫中,不知是否会向往翱翔于天际的雄鹰……
      
      讷敏掩嘴打了个哈欠,“所以我屡次拒绝家中叫舒兰进宫的提议,姑娘们就闺中这一段时间无忧无虑,我既是能做主,凭甚要姑娘们为爷们儿们争名夺利去抛头颅洒热血呢?”
      
      容歆温柔的看着她,“小姐们有福气。”
      
      讷敏声音渐渐模糊,“如今看来,容姐姐不成婚并无不好,左右有我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博尔济吉特氏好像一直待年在宫中,死后才有的妃位名分。
    生怕哪里写得太脱离,头发有点儿不够秃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