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东宫女官

作者:张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皇长子平安降生,乾清宫、慈宁宫、坤宁宫赏赐不断送往储秀宫,马佳氏虽不能出屋,如今在宫中着实风头无两。
      
      讷敏对于大皇子的安置问题以及是否要给马佳氏升位份,颇有些难以决定。
      
      后宫历来的规矩,便是嫔以下不可养育孩子。
      
      可现下宫中并无人有嫔以上的品级,若是抱养,并无合适人选;而马佳氏生产之前是常在,因为生育便越过贵人升嫔位,也有些过于抬举她了……
      
      “总不能由我这个皇后亲自抚养。”
      
      自然是不能的,就是康熙真的一时脑子不清楚,太皇太后也必不会允许。
      
      容歆将香蕉拨了一半,递给讷敏,随意道:“何必如此,有为难之事您决定不了,踢出去便是。”
      
      “踢出去?”讷敏将果盘推向容歆,示意她也吃,继而蹙眉道,“皇上为前朝殚精竭虑,我不忍用如此小事烦扰于他。”
      
      “涉及皇长子,如何是小事?”容歆压低声音,“再一个,这事儿您就是照着规矩行事,也总有些人乱自揣测,不若由皇上敲定。”
      
      讷敏若有所思,最终点点头,决定等见到皇上,问一问他。
      
      晚间康熙过来坤宁宫与讷敏一同用晚膳,见面便先问起大阿哥。
      
      这么自然的向妻子询问通房生的孩子……容歆心中难免替讷敏感到委屈,却不能表现出来,垂首答道:“回皇上,这几日,每日娘娘都会叫奴才去储秀宫看大皇子,伺候的人都极为用心,并无不妥。”
      
      讷敏也笑道:“容歆说每次去大阿哥都在睡觉,小小的身子裹在被子里,脸只有这么点儿大。”她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朕记得,长泰的长子也刚出生吧?”
      
      “是。”讷敏点头,“博敦比大阿哥就大一岁。”
      
      赫舍里·博敦是去年秋天出生的。
      
      “若是这两年咱们有了嫡子,他的年纪正好可以做陪读。”
      
      讷敏含羞一笑,并未附和此言,而是问起他事:“皇上,如今大阿哥出生也有几日了,臣妾想着马佳氏生育有功,这位份是不是也该提一提了?还有日后大皇子的抚育之人……”
      
      “挪去偏殿,升为贵人便可,至于大阿哥……”康熙略微一思索便道:“暂且先将西配殿收拾出来给大阿哥住,等他稍大些,直接搬去阿哥所。”
      
      讷敏听后,答应道:“臣妾明日便下口谕着人料理。”
      
      康熙金口玉言,不管是不是如所有人的意,马佳氏和大皇子的安排便就这么定下了。
      
      讷敏从容歆和太医那儿得知大皇子较为瘦弱,其他妃子们定期请一次脉的时间,便给他诊脉两次,以此来随时观察他的身体变化。
      
      年后,大皇子渐渐长开,康熙对其喜爱日渐加深,便亲自为其起名“承瑞”。
      
      马佳氏也因为生下这个孩子,更得皇上宠爱,康熙纵使不叫她侍寝,也会每隔几日去看大皇子,顺便在东配殿坐坐。
      
      原本除去皇上宿在坤宁宫的半个月左右,大家多多少少能有一两日得见天颜,现下被马佳氏和大皇子分走皇上这么多注意力,其余庶妃自然是心中不满。
      
      又有选秀日渐临近的压力,这些旧人深恐新人进宫之后,更没有她们的位置,几乎是使尽全身解数在康熙面前露脸。
      
      最热闹的便是储秀宫,每次皇上去看望大皇子都莺莺燕燕的好几个在眼前晃,几次下来,康熙也有些不耐,去的次数渐渐减少。
      
      讷敏不管她们如何争宠,只约束着,不许有任何腌臜阴毒的手段,所以一直也没闹出什么事儿来。
      
      就是有时候,她们在坤宁宫请安,面上笑靥如花,言语中也全都是讥讽之意,讷敏也是不耐烦的很,恨不得免了她们的请安眼不见为净才好。
      
      容歆见讷敏让几个小主们请完安退下之后,一脸的无奈,忍不住好笑道:“奴婢听着小主们那些暗讽,总要在心里琢磨一遍才能想到根由,简直叹为观止,恨不得多听些才好呢。”
      
      讷敏没好气地嗔了她一眼,“你一贯促狭我是知道的,白白念了那么多年的佛。”
      
      “奴婢那本佛经,这么多年也没翻到第三页,如何压得下听到新鲜事儿的雀跃之心?”
      
      虽说这宫中几尊大佛谱更大,摘人脑袋都仅仅是一句话的事儿,可容歆背靠皇后,走到哪里都叫一声“容女史”,过得比当初在赫舍里家还要好几分。
      
      她并不像旁的选进宫的秀女宫女们那般,只觉宫中苦闷束缚,向往宫外生活。
      
      宫中无聊是无聊了些,可这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既然翻不了坤宁宫的浪,她们看戏不是正好吗?
      
      遂容歆又道:“娘娘您这个岁数,对外不落皇后风范,私下里,可以心态烂漫一点儿,烦心事儿皆不留心,这样,日子总归是好的。佛家说的‘相由心生,境由心转’,不就是这个道理?”
      
      “我若是能像容姐姐这般豁达便好了……”可惜身为皇后,又有赫舍里氏一族在身后,如何能不百思后行。
      
      三月底,庶妃张氏在坤宁宫请安时晕眩,叫来太医之后便诊出滑脉,虽然太医因时日尚短,稍有些含糊其辞,可能当宫廷御医的,定是不会连个滑脉都诊错,十之八、九是真的,只是知晓世故而已。
      
      所以讷敏当即便免了张氏的请安,“若是怀上了,待太医再诊过听侯医嘱;若是未怀上也无妨,张氏面色稍有些苍白,便当是休养了。”
      
      然而张氏纵使是面色苍白,有孕这种大喜事,眼角眉梢尽是喜色,只她谦卑惯了,很快便收起喜意,不去触其他人的霉头。
      
      只半月左右,太医又为她诊脉,明确是喜脉。
      
      有后妃怀孕是好事,太皇太后、皇太后也欢喜,只是张氏出身上较其他八旗庶妃逊色许多,又有大皇子珠玉在前,欣喜之情到底差了些。
      
      而对待张氏,讷敏与当初马佳氏的安排几乎一样,另给安排的稍大些的屋子,只不过西配殿住着大皇子,就只能安排当初马佳氏住过的那间。
      
      现在初春,白日里也不冷,便直接让人将那个屋子收拾出来,烧几日火去去阴气就可以搬过去。
      
      又有了第二个怀孕的庶妃,其他人恨不得下一个便是自己。
      
      “可不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吗?”
      
      容歆被讷敏的形容逗笑,“您还总说奴婢促狭,您这不也是?万一叫皇上听到,非得罚您不可。”
      
      讷敏捧着一本册子边认真的看,边回道:“大选在即,我忙她们闲,自是看不惯的。”
      
      “有户部的大人们筹办,还有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帮着操持,您要是心里不舒服……”
      
      “如何?”讷敏抬头望向她,“我可以不履行皇后的责任,不替皇上充盈后宫吗?”
      
      “奴婢的意思是,您要是心里不舒服,可以安排几位闲极的庶妃帮着料理些小事,虽是位份低,但她们将要和选进宫的秀女一同伺候皇上,自然是责无旁贷的。”
      
      讷敏眼睛一闪,略有深意地笑着点头道:“有道理。”
      
      几位庶妃们如何也没想到,突然降到她们头上的差事,竟是皇后和容女史在几句之间便定下来的。
      
      宫中只觉皇后娘娘大度,竟然愿意撒手分权柄给庶妃们,纵只负责大选这一段时间,对这些忧心忡忡地低位庶妃们来说,也是皇后娘娘的看重,卯足了劲儿表现。
      
      唯有两人,与其他人不同。
      
      一是养胎的张氏,她现下以腹中胎儿为重,万事不操心;一是钮祜禄氏,不知是心性淡然还是不在意这点恩典,始终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讷敏对钮祜禄氏半点儿不介怀,她如今每每想到,争风吃醋的庶妃们亲手料理过秀女们大选的相关事宜,竟还有些心情愉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