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东宫女官

作者:张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讷敏认识清晰,她被册封为皇后那一日,便不同于普通出嫁女,无论心里何种想法,有责任有义务照顾好皇上的女人们。
      
      所以一发现马佳氏怀孕,别人能想到的她全都提前做了,别人想不到的,若是容歆和齐嬷嬷提醒,她也会去做,不会让人挑出一丝一毫的错处。
      
      其中一个便是免了马佳氏每日的请安,安心在屋中养胎。
      
      后宫中本来人就不多,除了钮祜禄氏,其他人大部分住在储秀宫,每日一同往坤宁宫来请安。
      
      现在倒好,马佳氏突然怀孕,备受宫中几位大人物关注,吃用精心不说,还脱离了队伍,这让其他原本在同一条线上的庶妃们心里如何不失衡?
      
      前几天大家还忍着,可能这几日看到好东西如流水一样往马佳氏屋里送不说,皇上也偶尔抽空去探望,便忍不住在坤宁宫酸起来。
      
      “纵使皇后娘娘宽厚,也要来请安谢恩,万不敢倨傲。”
      
      “话虽如此,也是马佳姐姐有福气,能怀上龙胎。”
      
      “可不是?不过最大的福气呀,还是有皇后娘娘这般的中宫之主。”
      
      “越是如此,咱们往后越是要对娘娘恭敬有加,不能失了礼数。”
      
      讷敏听到这里,突然道:“容歆,着人再给几位庶妃添点茶水。”
      
      “是,娘娘。”容歆笑意在眼睛里一闪而过,冲着门口的宫女眼神示意,让她去准备茶水给小主们润口。
      
      讷敏见她这一打岔,几人都闭嘴了,随意抚了抚鬓角,看向钮祜禄氏,问:“钮祜禄氏,你也如此想法?”
      
      钮祜禄氏恭谨垂首,答道:“回皇后娘娘,臣妾唯皇上、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后娘娘马首是瞻,娘娘如何安排,臣妾尽皆遵从。”
      
      其他人一听,连忙响应,表示她们并无半点儿违逆之意,绝对遵从皇后娘娘诏令。
      
      讷敏见几个低位嫔妃诚惶诚恐,正好此时容歆给她换了一盏新茶,她便端起茶碗小啜几口,良久才慢悠悠道:“尔等皆是侍奉皇上之人,本宫身为中宫之主,一视同仁。今日马佳氏有孕本宫如此对待,他日你们任何人有孕,本宫同样如此。”
      
      “皇后娘娘仁德……”
      
      讷敏摆摆手,“平素只要合乎规矩,本宫并不严苛约束于你们,但今日我务必要提醒你们,皇家子嗣绝不可轻忽,但凡教我发现有任何损害皇嗣之事,甭管是行是言,必定严惩不贷!”
      
      众人皆道:“臣妾/奴婢不敢,定谨言慎行。”
      
      “回吧。”
      
      “臣妾/奴婢告退。”
      
      容歆等小主们全都走了,这才带着几分调侃语气赞道:“娘娘才刚气势逼人,奴婢都慑住了呢。”
      
      “你又促狭了。”讷敏起身往寝殿去,边走边道,“我一直在心里想着‘张弛有度’这四字,恰巧借这个机会警示一下她们,免得以为我好性儿。”
      
      “您也不必太过多虑,如今宫中上下有条不紊,谁敢小瞧了您。”
      
      这么大个后宫,事务繁杂,可讷敏纵使他处有些小情绪,却从不推脱抱怨宫务,容歆私心里再没有人比讷敏做得更好了。
      
      当然,出言警示也是应该的,容歆多年的经验,有些话说出来比埋头做事更容易传出去。
      
      而不出容歆所料,当日晚膳,康熙便来到坤宁宫中和讷敏一同用,言谈间更加爱重信任皇后,又决定留宿在坤宁宫中。
      
      容歆除了初进宫那段时间,现在已经不值夜了,所以她一看帝后二人有黏腻到一处的趋势,便识趣的退出讷敏的寝殿。
      
      她回自己屋子时,见齐嬷嬷屋里还亮着,停下脚步,转身敲了敲门。
      
      “是容歆吗?你直接进来吧。”
      
      容歆推门进去,见齐嬷嬷正坐在床边泡脚,也不用人招呼,自己做到凳子上,道:“外头星月全无,我担心变天您腿又疼,便进来看看。”
      
      齐嬷嬷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膝盖,“都是老毛病了,治也治不好,倒是你们年轻,注意着点儿自个儿身体,不然老了有你们受的。”
      
      容歆只笑笑。
      
      “皇上和皇后娘娘歇下了?”
      
      容歆点头,“今儿是浅缃和青碧值夜,我教她们注意着夜间温度,便回来了。”
      
      “你是妥当的,等以后我年岁大了,娘娘身边有你,我也放心。”
      
      “您说这些作甚?珍惜现下的好时光才是。”
      
      并不是见多了便会自然而然的看淡一切,反倒是老生常谈的“珍惜眼前”最是不易。
      
      容歆见齐嬷嬷抬脚,起身拿了棉布递给她,道:“我总想着,易地而处,我是比不上娘娘的,与其说咱们帮衬着娘娘,不若说是娘娘果敢坚强,支撑着咱们。”
      
      齐嬷嬷一听,若有所思片刻,肯定的笑道:“你说得在理。”
      
      容歆见她不再提“老来老去”那些话,便转移话题道:“昨日皇上陪马佳小主用得晚膳,虽未留宿,还是惹得不少小主泛酸,今儿您是没见到,娘娘出言警告,几位小主半点儿不敢反驳。”
      
      “这是如今嫔妃们位份低又无皇子傍身,待到明年选秀,又要册封一批贵人,宫中便不似现下这般安稳了。”
      
      “话虽如此……”容歆笑容依旧,道,“咱们娘娘是中宫皇后,任谁敢犯到娘娘面前,只一个依规矩行事,何人能挑出理来?”
      
      自从马佳氏怀有身孕,康熙喜不自胜,较从前更宠爱她几分,可即便这样,康熙也不曾在讷敏面前提过半分生产前提位份之事。
      
      康熙最重规矩出身,以讷敏的性子,除非被下了降头或者得了癔症,否则根本不可能做下触怒康熙到,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的地步。
      
      那些所谓的宫斗,只要讷敏秉持自身,便大半能隔绝在坤宁宫之外,这是中宫之主的天然优势。
      
      容歆始终希望,无论后宫手段如何诡秘不可言说,讷敏不会将自己投身于阴暗之中,始终心向光明,皎洁如明月。
      
      而齐嬷嬷对于容歆所言,不说赞同与否,只道:“总之你常随娘娘左右,警醒些也是应当应分的。”
      
      “这是自然。”
      
      后宫无事,前朝却风云变幻。
      
      三月,首辅索尼与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一同上书请求皇上亲政。
      
      康熙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下诏褒奖索尼“忠心为国”,并且加授一等公,与之前授予的一等伯皆可世袭。
      
      那些日子,康熙出现在坤宁宫,总是难掩激动之色,他与旁人不能随意言说,如今却愿意和讷敏倾诉一二。
      
      讷敏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又自小博览群书,两人似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心事。
      
      每当这时,帝后二人身前都只有梁九功和容歆两个人伺候。
      
      不过两人都是极有眼色之人,一般都站得稍远些候着,并不在帝后面前碍眼。
      
      “敏儿,若无你这个贤内助在后宫中操持,我无法心无旁骛的专注国事。”少年康熙牵着讷敏的手,情深意切道,“幸而有你。”
      
      讷敏微微摇头,“皇上此言,臣妾愧不敢当。”
      
      “当得。”
      
      讷敏双目含情的望着康熙,轻轻靠在他的怀中,愧疚道:“您要亲政,臣妾进宫已逾两年,却一直未能为您诞育嫡子,臣妾心中不安。”
      
      康熙微微收紧手,安抚道:“此事也非你我所愿,敏儿不必自责,朕……”
      
      容歆站得远,见两人越靠越近,声音也几不可闻,与梁九功对视一眼,双双退出内殿。
      
      出去之后,容歆吩咐宫侍们声音放低些,又走到离寝殿远些的空地上,准备等一会儿再回到寝殿门口。
      
      梁九功往常无论如何都是守在门口的,此时见容歆此举,犹豫了片刻,吩咐小太监听着点儿动静,也走到了容歆身边。
      
      容歆低声问他:“梁公公,此处有人守着,您不若随我去偏殿暖暖身子?”
      
      “劳烦女史了。”
      
      容歆便在偏殿招待梁九功用了些茶点,随意说了些没有妨碍的话,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便又回到寝殿前。
      
      这一日之后,皇上除了偶尔来坤宁宫,踏足后宫的日子少了不少,也几乎不太问询马佳氏的身体状况,皆因他放心讷敏这个皇后。
      
      讷敏也确实不曾令康熙失望,马佳氏身体康健,腹中的胎也极稳,除了初初怀孕不懂,闹了点儿笑话,半点儿差错没有。
      
      进了六月,这一日,容歆听小宫女向她禀报,说是梁九功来了,请她说话,颇有些疑惑的来到坤宁宫门前。
      
      “梁公公,有何事不进去说?”
      
      梁九功面色沉郁,声音悲痛道:“女史,首辅大人……病逝了。”
      
      容歆立时瞳孔微张,索尼走了?!
      
      梁九功道:“皇上特特嘱我先告知女史,再由女史徐徐说与皇后娘娘。皇上一时抽不开身,女史好生安慰娘娘。”
      
      容歆嘴唇微微颤抖,良久,缓缓点头,道:“我省得了,劳梁公公回禀皇上,我会注意皇后娘娘的情绪。”
      
      “太医稍后便到。”
      
      “好……”
      
      容歆看着梁九功的背影,却忍不住苦笑,这种事,如何是说注意便能注意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