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东宫女官

作者:张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原本孝庄便对讷敏极满意,讷敏又主动亲近,两厢皆有心,祖孙媳三人感情越加深厚,每每见面皆是有说有笑,气氛十分融洽。
      
      更何况讷敏年纪虽轻,却将宫中打理得无一处不妥当。
      
      如今后宫中妃子是少,每日晨昏定省的就那么几个,钮祜禄氏看起来脾气是个好的,其他位份低的更不可能也不敢惹出什么大风浪来。
      
      但这不妨碍讷敏当得一声“贤后”的称赞,前朝后宫,再如何想挑毛病的人,也难说出一句不好来。
      
      康熙看在眼里,与讷敏相处时全没了先前的公事公办,闲来无事每日总要到坤宁宫来一趟,一月有半月都宿在坤宁宫中。
      
      不止帝后感情亲睦,连带着乾清宫与坤宁宫的宫侍们也越发的熟悉,言谈时较旁人少了几分刻意疏离。
      
      而满宫皆知,皇后娘娘最信重的便是容女史,几乎谁人见到她都先客气三分,哪怕是乾清宫、慈宁宫的宫侍也是如此。
      
      容歆待谁都是温柔和气的模样,宫中与她接触过的人,总觉得舒坦,没有文采又想不出形容来。
      
      “如沐春风。”雪青笑着提醒膳房这位宫女。
      
      宫女听后,一抚掌,“对!正是这个意思,还是姐姐有学问。”
      
      雪青解释道:“这是皇后娘娘说得,我哪里有这个本事?”
      
      宫女语气中有些羡慕道:“这样好脾气的管事女史,待你们定是十分宽厚不严苛吧?”
      
      雪青笑容微收,认真的说:“无论何处,下头的人不出差错,上头管事自然不会苛责。”
      
      皇后娘娘和容女史平常确实待她们宽和,但若是犯了错,一向也是按照规矩处罚,绝不容情的。
      
      早年,就是容女史自己,若是做错了什么,她都会主动领罚,就是这两年大家都做习惯了处罚得才少了。
      
      旁人不知内情,可她们三个陪嫁进宫的,是万不敢太过松懈的。
      
      因此,雪青深知闲聊也该有个限度,见给娘娘准备的银耳羹备好了,立即提着食盒离开,不多做停留。
      
      雪青一路稳稳当当的拎着食盒回到娘娘寝殿,发现容女史不在娘娘身边,一边将银耳羹端出来,一边恭敬请道:“娘娘,用银耳羹吧。”
      
      讷敏随意的摆摆手,“先放着吧。”说完,继续看宫务。
      
      初春外头还凉,一路走过来银耳羹正好不烫嘴,雪青看了眼门的方向,咬了咬唇,道:“娘娘,您不趁热喝,女史知道了,奴婢没法儿交代。”
      
      讷敏一听,无奈的放下折子,“现下你们几个都知道如何拿捏我了。”
      
      “您这可真是折煞奴婢了,奴婢哪里有那般大的面子?”
      
      雪青满脸带笑,盛出一碗银耳羹端给皇后娘娘,“才刚在膳房,还有宫女羡慕奴婢伺候您呢,可见奴婢们如今过得好,全赖娘娘优容。”
      
      讷敏失笑,“旁人吹捧也就罢了,你们也如此?”
      
      雪青不好意思的挠头,“奴婢头一遭说巧话,没惹得您不高兴才是。”
      
      容歆走进来正好听到后一句,见两人言笑晏晏,便笑着道:“正好雪青回来了,我刚刚已经安排好,明日你跟着浅缃一同出宫,代娘娘探望一下老大人。”
      
      讷敏放下勺子,淡笑着说:“宫门落锁前回来便可,顺便见见家人。”
      
      雪青努力抑制一脸喜色,看了一眼容歆,问道:“不是女史代娘娘出宫吗?”
      
      容歆递了个帕子给讷敏,并未解释,而是语气随意地叮嘱:“出宫后注意言行,别堕了娘娘的面子。”
      
      雪青严肃认真地点头,“一定。”
      
      “娘娘用完了,端下去吧。”
      
      容歆眼瞅着她出门,才对讷敏道:“奴婢刚刚问了一下,绿沈那丫头在府上没有牵挂,主动让了这个恩典给雪青,到时浅缃会跟雪青说的。”
      
      “你不也是让了出宫的机会给她们吗?怎么不愿意提?”
      
      容歆笑了笑,不在意道:“随您进宫的就这么几个人,总要关系紧密才好。”
      
      齐嬷嬷多是稳坐坤宁宫中以一副严肃之相震慑宫人,不常随身伺候在讷敏左右,忠心却无可置疑。
      
      浅缃几个岁数小,常在宫中走动,便是一贯稳重却也难免担心她们心性不定,而这几个丫头万一有什么不好,最受伤的便是讷敏。
      
      至于容歆,她自个儿知道自个儿的事儿,出不出宫无所谓,不如卖这个好给另外三人。
      
      从入宫以来,三人一直这般,有些个想法打算,容歆和齐嬷嬷从不与讷敏隐瞒,私自做主更是没有过得。
      
      讷敏正是了解,见她如此说了,便没有多言,而是说起心中担忧的另一事:“不知祖父他老人家是否会苦夏……”
      
      “赫舍里家仆人众多,老夫人大夫人定然也会悉心照顾老大人,娘娘您的心意家中必回明白,切勿伤神,有损身体。”
      
      “道理我自然明白,可真要付诸于行,总有所不及。”
      
      第二日浅缃和雪青从宫外回来,汇报给讷敏的内容大致上也是喜多余忧,可容歆都能听出,老大人的身体肯定是比她上一次见到时更差了,更不要说聪慧至此的讷敏。
      
      待到入秋,讷敏越加担心祖父的身体,遣人回去便勤了些,几乎一月一次。
      
      然而即便如此,也不能阻挡索尼的病越来越重,索尼又是重臣,牵一发而动全身,康熙也焦虑,讷敏在他面前还要藏起自己的负面情绪,努力劝解宽慰他。
      
      容歆是全然接受她其他情绪的唯一人选。
      
      可老大人毕竟是一直疼爱讷敏的祖父,旁人如何开解也无法感同身受,容歆只能说些其他事转移讷敏的注意力。
      
      康熙五年就在这样平静中夹杂忧虑中缓缓走过,一迈入康熙六年不久,宫中出了件大喜事,庶妃马佳氏有孕。
      
      宫中定期会安排太医为后妃请平安脉,其余人虽是无封号的庶妃,讷敏却对伺候过皇上的女人皆一视同仁。
      
      所以在马佳氏自己尚且不知道的时候,她便先得知了此事,情绪震动是必然的,但她很快便安排更擅长妇人科且经验老道的太医前去看诊,另一边通知乾清宫和慈宁宫。
      
      容歆亲自送了太医离开坤宁宫,回到殿内之后,见讷敏闭目沉思,小心询问道:“娘娘,可要备赏?”
      
      讷敏缓缓睁开眼,颔首,低声道:“备吧,丰厚些,毕竟是第一个怀上皇上孩子的女人。”
      
      “奴婢省得了。”
      
      容歆握了握她的手,发现有些凉,便将手炉重新添了碳,塞到她手中,提醒道:“娘娘,现如今皇上想要亲政,这个孩子,意义重大。”
      
      “是啊……大喜事。”讷敏手不自觉的覆在腹部,喃喃,“不知道我的皇儿什么时候能来,我和赫舍里家,也需要一个皇子。”
      
      容歆听她提到赫舍里家,微微蹙眉。
      
      现如今赫舍里家的门庭全靠索尼在撑着,大老爷噶布喇平庸,三老爷索额图倒是能力出众,却根基尚浅,至于其他子嗣,更是不用提。
      
      不止后族,连皇上也希望中宫育有嫡子,讷敏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可讷敏现在才多大,这时候去挣一个孩子……
      
      容歆摇摇头,这也不是她能决定的,像她从前听说得那些私下里避孕的行为,根本无法操作,更是闻所未闻。
      
      就是能做,这种事一经发现,估计罪名得等同于谋害后妃皇嗣,还有命活吗?
      
      “娘娘,您早晚会怀上皇嗣,咱们便趁着现在好生养身体,待到小皇子来了,您也不受罪不是?”
      
      讷敏点点头,“你说得有理。”
      
      容歆见她听进去,故意捏了捏讷敏的手腕,埋怨道:“您这手腕上哪里还有肉?进宫前可不是这样的,这次您可不能再找借口少吃了吧?”
      
      “我可不少用膳了。”讷敏搂着她的腰,撒娇道,“现下不止你一个看着我,我但凡让放放,浅缃她们几个全都提你,你却还道不够。”
      
      容歆放任她使脾气,哄了好一会儿,这才出去。
      
      齐嬷嬷已经准备好给马佳氏的赏,呈了单子由讷敏过目,确定稳妥,便由容歆带着前往储秀宫。
      
      马佳氏如今月份尚浅,行动间已经小心翼翼得夸张,容歆着她的宫女将人扶稳不必跪,直接赏完东西,然后才打量起马佳氏这屋子。
      
      讷敏善待诸人,冬日里炭火从未少过分毫,所以这屋子里极为暖和。不过现下储秀宫中住了不只一个庶妃,宽敞程度自然是比不得别处宫殿。
      
      容歆观察过后,对马佳氏道:“皇后娘娘言说,小主现下龙胎未稳,不宜挪动,便先安稳住在原处,日后再做安排。”
      
      马佳氏扶着肚子,笑着回道:“奴婢全凭娘娘安排。”
      
      “太医稍后便会再来为小主细细请脉,有任何需要慎重之处,娘娘已经交代太医告知于小主,届时还会让内务府再派两名宫女过来伺候。”容歆顿了顿,又道,“有任何不适,或是缺什么少什么,定要及时回禀娘娘。”
      
      “奴婢谢皇后娘娘恩典。”
      
      容歆准备从储秀宫离开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来请脉的老太医,省得他还得再去坤宁宫回禀,便又停下脚步,待他诊完脉才走。
      
      这一会儿功夫,又迎来了乾清宫和慈宁宫过来的人。
      
      容歆跟她们都熟,又在这儿待了好一会儿了,跟两宫来人说起话比庶妃马佳氏都要方便些,便直接将马佳氏的情况一一跟她们说了个详细。
      
      顺便又将皇后娘娘对庶妃的安排也说了,颇有些抢了马佳氏风头的感觉,她自己刚开始没意识到,后期意识到了也没当回事儿。
      
      马佳氏就算对皇后娘娘和她生了嫌隙,也半点法子都没有,毕竟她现在只是怀了,将来升不升位份,还要看皇后娘娘愿不愿意抬举她。
      
      而且就算真的生出大皇子,也是认皇后娘娘为皇额娘。
      
      容歆几乎代表皇后,这么有心的在储秀宫全程陪同,看在宫内外这些人眼里,那便是皇后有“一国之母”,“贤良之后”的风范,众人皆交口赞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被人说作者名第一眼看上去像雷佳音了……
    基友:哈哈哈哈嗝……
    我:摔!这样下去我高冷作者的人设根本立不住!明明当初我洋洋得意搞这个名字的时候,这哥们儿还不怎么出名!
    基友:别的作者是X大,以后你就是头大。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笑得肚子疼……
    我:(。┰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