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在上

作者:一念不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1 章

      祐巳问祥子:刚才您说什么?
      祥子回:“你有时候会採取一些
      大胆的行为让人担心”
      祐巳:啊~不是这句…是前面那句!
      祥子:这句前面?那…肩膀不用太紧张
      但要打起精神来哦;
      祐巳:另一句…
      祥子:“另一句?
      重点要放在修学旅行上哦”
      祐巳:啊…也不是这句
      这也太前面了吧”
      姐姐难不成是在装傻?
      我刚才问了要带什么礼物回来吧?
      然后姐姐就…
      祥子:“你们能平安回来就是再好不过的礼物了”我是这么说的吧…
      祐巳:对,就是这么回答的。
      然后我说“那不知道应该买些什么”
      的时候”姐姐的回话前置的是
      “如果硬要讲的话”
      那个不是这么说吗?
      祥子:我说了什么?
      祐巳:罗马馒头或者是罗伦斯煎饼…
      祥子:是这么说的怎么?
      祐巳:这是个该笑的地方么…”
      祥子:去年我们错过了没有买呢
      如果有机会的话”两样里随便买上样
      祐巳问:这个哪里有卖呢?
      祥子:没有买成的我怎么可能知道呢!
      祐巳:难道不是开玩笑吗…
      祥子:好好享受吧…
      由乃:修学旅行这种事,都要开送行会
      真是小题做”
      令:由乃
      由乃问大人们呢?
      令回:妈妈和奶奶在收银台结帐
      爸爸在照看爷爷”
      “说是坐电车可能有点吃不消
      准备叫计程车来”
      由乃:喝醉了啊…
      令:喝醉了呢,大家都很高兴”
      由乃能独挡一面去参加修学旅行。
      由乃:嗯年轻人就坐电车回去吧…
      令:“说的也是,那我去打声招呼”
      走~由乃:说真的…
      
      令:嗯?怎么了
      由乃:没什么,来快点回去吧
      提出坐电车回去的理由,
      并不是因为我们是年轻人。
      只是想要两个人独处的时间而已…
      “这种事我可不会说出口”
      
      令:什么嘛?
      由乃:不没什么。
      “虽然令那缺少戒备的愉快的身影
      映在眼中时有些不爽”
      但现在还是再做一会儿“乖巧”的由乃
      不然在一周的时间里…
      让她回想起的是一脸不满的由乃”
      不就太可怜了”
      
      乃梨子:不好意思这么晚了…
      志摩子:没关系的,
      因为很多人都会来拜访;我家
      都是很晚睡的”
      乃梨子:但是志摩子你…
      志摩子:哎?
      明天不是要早起吗?
      
      志摩子:我重新检查了一遍
      明天的行车”
      “是吗这么说的也是…
      不是很方便就能回来拿的呢”
      志摩子:那里卖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不是轻易就能买的到呢?
      
      我也是…
      我也是那种很在意有没忘带东西的人…
      志摩子:是吗…
      乃梨子:然后呢在学校忘了说件事,
      后来稍微犹豫了一会儿
      最后还是决定打电话过来;
      志摩子:什么事?
      一路顺风;各方面都小心一点
      那个因为志摩子你;
      所以并不担心你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志摩子:嗯;我会注意的
      乃梨子:我会等你回来的…
      志摩子:乃梨子;谢谢
      无论何时都可以出发”
      在那样的地方有一位能等待路程的人
      并不是在被束缚了鸟笼里”
      而是宝贵的爱巢”
      在哪里亲爱的幼崽正引头相望
      
      聚集在玛利亚的庭院里的少女们,
      今天也带着天使般无垢的笑容
      穿越与身同高的门...
      覆盖住纯洁的心是深色的制服,
      不要让裙子的摺痕乱掉
      不要让白色的水手服领结外翻,
      舒缓地行走成了这里的习俗...
      私立莉莉安学院,
      “这里是少女的花园”
      祐巳:好像是那儿...
      志摩子:贵安,两人在一起?
      祐巳回坐了来机场的直通巴士”
      志摩子问咦?还有这种东西的?
      由乃回嗯~不过很费时间”
      来着这么重的行李,还要来回转车就太辛苦了!就让姐姐...
      茑子“不好意思,
      三位朝这里看一下好吗?贵安”
      先把出发前的白蔷薇大人,
      红蔷薇花蕾,黄蔷薇花蕾的样子
      都记录在案”
      祐巳问茑子是真美她拜托你的?
      真美回“说的没错”
      志摩子:真美就算在学校之外,
      也忙着到处取材呢!从刚才开始,就
      已经从我们面前经过好几次了”
      真美:被你看见了啊,其实是被假消息
      骗的到处转”咨询处都来回好多次了!
      由乃问:假消息?
      茑子回在这里的广播里听到
      有人找佐藤圣哦!
      众人惊讶地问佐藤圣?
      茑子:说了是假消息了吧?
      认错人...还是算听错了吧?
      志摩子:找的那个人名字是加藤先生吧
      祐巳:这么说起来志摩子也听到
      广播了吗?
      志摩子“嗯一瞬间还以为真的是佐藤
      重复第二遍的时候,听清了说的是加藤
      就算是佐藤圣,是同名同姓的可能性
      更大呢”
      真美真是辛苦你了。
      我一个人慌慌张张像个傻瓜一样。
      说起来,藤组和松组是同一条路线呢
      茑子:“太好了,要是反向路线的话,
      我们松组和志摩子
      就几乎是完全分开行动了”
      向负责抽签的老师们,和圣母玛利亚
      道个谢”
      祐巳问:茑子你什么时候,
      成了专属新闻部的摄部的摄影师了?
      茑子回不不,虽然也有被真美,
      拜托的成份在里面”
      个人的欲望才是最主重的”
      由乃问就比如在学园祭时,
      在摄影部展示区或,
      摆放一些展板之类的?
      茑子:由乃可真是问的直接了...
      能不能在再稍微婉转一点呢?
      由乃:别...别...别这样!
      茑子:来茄子~
      由乃:真是的,差不多要去松组结合了
      茑子惊讶啊~已经到集合的时候了?
      祐巳:那志摩子回头见...
      志摩子小声地问祝武连昌盛...这样的方式,鼓励你就可以了吧?
      祐巳:“谢谢”
      那祐巳祝您旅途愉快。
      虽然我想应该会不时遇见的,也祝志摩子旅途愉快。
      茑子真的不用坐窗边的位置吗?
      
      茑子回没关系,没关系...
      比起飞机外面,
      我更有兴趣的是里面.”
      祐巳:“说的也是呢..”
      茑子:哎呀~一边在发抖,一边在祈祷呢!要是没有安全带的话就能绕到正面
      去拍了呢”
      祐巳:这样不好吧?
      茑子回哦,还真是个正人君子,有良知的意见呢”嘛的确也挺的...
      但是我觉得,会是一张好照片哦!
      看那被吓呆了的小鸟一样的表情”
      越来越觉得可惜了呢!
      对我来说也是,对她来说也是!
      啊~好高啊,
      祐巳:“喂喂茑子”
      茑子:嗯?
      祐巳:圣母玛利亚,
      是不是就像这样注视着我们啊”
      祐巳问啊~怎么了?
      
      茑子:收回前面说的话,祐巳你果然还是很有趣的”
      祐巳:总觉得刚刚才起来,又要睡了!
      茑子回为了机舱内和谐,
      乘客们睡觉是最好的选择”
      祐巳:是吗,怪不得祥子被
      说成一直在睡觉呢”
      但是机舱内生活即将结束的时候,
      总有一种成了,填鸭一样的感觉”
      一罗马-
      老师:一小时后换乘去旅馆的巴士,
      在那之前是自由活动”
      但是注意绝对不能跑出机扬。
      需要硬币的人请和我说”
      我来帮你们换取。
      由乃你准备怎么做?
      去年令有一些没花完的小钱”
      我就作为记念拿来了!
      祐巳你呢?
      祐巳回自己去试试,
      什么事都要经历一下嘛,
      由乃:哦,自我挑战啊...
      祐巳:这就行了吧,“好要用上了”
      Bu..Buongionro(你好)
      店员:BuonASerA(晚上好)
      志摩子:祐巳由乃,
      正想着有事要与两位商量呢”
      给蔷薇馆的纪念品就以我们三个人的名义送”大家就一起出钱买吧。
      我想没问题吧...
      嗯
      回程的时候在机场买吧,不然又要
      多份行李,是不是买吃的东西比较好?
      最近可南子和瞳子也经常会过来帮忙!
      把她们的份也算在内。
      由乃问是吗?刚才祐巳去的那家店大家去挑一下就好了呢。
      志摩子:没错呢但是没关系的,
      回来的时候也有时间...
      祐巳:我说啊...“关于纪念品”
      怎么了?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可以的话,最好买罗罗馒头,
      或者是佛罗伦斯煎饼”
      由乃:231是这儿,“啊~好累了”
      啊~祐巳啊这边的床可以吗?
      不行的话就马上换一下,
      祐巳:没关系哪边都行啊...
      由乃:那就这样吧...
      祐巳回:“制服会变得的皱巴巴的哦”
      由乃,再稍微睡一下就好了”
      真拿你没办法..由乃来洗澡吧!
      有乃没力气的说;祐巳你先洗吧,
      让我再睡一会儿。
      祐巳看着由乃;看样子已经不行了,
      还是我先洗吧。
      哦对了对了,接下来...
      嗯没有冲洗的地方!
      “也就是说没办法冲洗”
      在浴缸里洗头、洗身子、洗脸。
      最后不得不把现在用的水勺放掉呢。
      不行,要是在这里睡着了...可不是开玩笑的,真可能要淹死了!
      由乃我洗好了哦..快起来,
      还是说不洗了?
      那样的话我去把水闸关了!
      由乃回“现在不洗”
      祐巳:那过会再洗?
      由乃:不知道...
      祐巳:不管怎样,这样要感冒的...
      还是好好地睡吧!
      来把制服脱了,掛到浴室里,据说就不会皱了...
      由乃:我起不来...
      祐巳:真拿你没办法,好起来吧...由乃?
      由乃问什么?
      祐巳:难不成是发烧了?
      由乃: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没觉得
      祐巳的手很冷...说不定没那么严重!
      祐巳:很严重了呢...我刚洗了澡,所以身体很暖和的。我去叫老师
      由乃拉住祐巳恳求着口气说道:
      没问题的,拜托...
      祐巳:但是...
      由乃:是低烧,经常的事儿...
      用湿毛巾敷着睡一觉,
      到时候就好了,所以...
      祐巳:“由乃,是经常这样的吧?
      由乃:嗯...
      祐巳:让额头降降温就好了吧!
      由乃:哎...
      我明天白了,那就这么做吧!
      祐巳:毛巾用这里最小的尺寸
      就可以了吗?
      那个,用旅行包口贷的毛巾...
      旅行包在这里,祐巳拿着手巾问道:
      这应该是个很古老的东西吧?
      由乃回;嗯,但这是一块神奇的毛巾,
      一直帮我把热度降下去的哦。
      我小时候,没有这个就睡不着了!
      祐巳;是吗,那再让它发挥一下作用吧。祐巳热水清洗着毛巾...然后把热毛巾放在由乃的额头上...”
      由乃睁开眼说道;谢谢很舒服...
      祐巳:是吗,太好了。
      由乃:虽然心脏不再犯病了...但在很累的时候,果然还是会发烧的!
      但是发烧的次数逐渐也减少起来...
      嗯,如果告诉我老师的话。
      大概又不能和大家在一起了,
      我可不想这样...
      祐巳问是吗?
      由乃;“祐巳”
      祐巳:怎么?
      由乃:劳烦你照顾了呢!
      祐巳回所谓的朋友就是为了,舍己为人而存在的。所以不用在意,不用在意。
      对蓉子曾经这样说过。
      下雨了?不是,是冲澡的声音
      对了,由乃!在厕所,还是哪里?
      由乃?怎么办...难道在里面昏倒了?
      得去叫老师...哼歌?
      由乃打开门说道;抱歉祐巳,要上厕所吗?是吗?那不好意思,先让我把头发弄干好吗?
      祐巳叹气道白担心一场!
      由乃:啊清爽了~久等了祐巳。
      我说啊...
      由乃:说了是家长便饭的事了!
      把头降降温就治好了吧。
      祐巳:“听是听到了”
      制服我在洗澡之前,从浴室里拿出来
      掛到衣橱里去了,应该没有沾上湿气。
      让你担心了呢...让别人看到脆弱的样子
      在同年级里只有由乃哦!
      
      祐巳心想:被这样的甜言蜜语一说,
      不就只能让人不再追究了嘛!
      因为真的是担心过了呢。
      分房间的时候...
      由乃强烈要求和我住一起的时候...
      是因为考虑到有可能发生,
      像昨天一样的事情吧...
      由乃问要多长时间的队伍呢?
      不清楚,一个小时左右吧!
      真美:这个国家很宽松...
      由乃问宽松?
      真美:并不是持否定态度的说法。
      这宽松也体现在宽宏大量上吧?
      换种说法就是宽容吧!
      和日本不太一样。
      祐巳:并不能哪种比较好...
      “这就是所谓的国家特色吧”
      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东西就好呢!
      老师问祐巳怎么了,发呆着?
      祐巳回那个虽然不太确切,我的脑袋大概容纳不下了吧...
      老师:这样就行了,在一所美木馆里能找到一两张,自己的喜欢的书时。
      认为自己已经有收获就行了...
      
      祐巳: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
      《最后的审判》这算是我的收获......吧
      志摩...志、志摩子?
      志摩子看着墙上名画感慨道;不知为何...眼泪停不下来!
      祐巳:咦...
      由乃看着画也有些感慨...
      还真是个发福的耶稣!
      祐巳:两...两位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啊玫瑰念珠...
      由乃问祐巳你准备的怎么样?
      哎?
      志摩子给乃梨子的玫瑰念珠!
      “好像是从圣哪里得到的那串”
      难道说未来的妹妹用...
      嗯,我的是令专门为我买的。
      说起来祐巳的玫瑰念珠呢!
      是祥子从蓉子那里得到的那串吗?
      这么说;我从没有听说过...
      至少肯定不是专门为我准备的。
      是吗?祥子在祐巳你之前...先找到的志摩子..呢!
      祐巳有些难过;姐姐是想着志摩子才买的玫瑰念珠的吗?“啊心情有些复杂”
      由乃:喂祐巳你不买吗?
      祐巳回想找个一起买的人吧!
      由乃:我想到一个好注意...
      玫瑰念珠占卜。
      祐巳问那是什么?
      由乃解释:在这些玫瑰念珠里,
      “买最有感觉的那串”
      然后在回国之后,把学园里最适合那串的...“一年级学生认作妹妹”怎么样?
      祐巳:这个...嘛,还是算了吧。
      啊,是吗?
      “比起这些由彩色石头制成十分华丽!
      我更喜欢简单一点的”暂且就这样吧
      茑子:祐巳你在想什么呢?
      祐巳:哎?
      茑子:从刚才开始就时不时在想什么呢...已经想家了?还是想姐姐了?
      祐巳回哪有?不是的...
      茑子问那是怎么了?
      
      “刚才不是说了,去圣天使城堡吗?”
      注:圣天使城;位于罗马台伯河畔的一座城堡,现在是著名博物馆.旅游景点
      茑子:啊~是那座被歌剧托斯卡作为舞会的城堡啊...
      普契尼的3幕式歌剧,第三幕的主要舞蹈就是圣天使城堡”
      祐巳:然后听到歌剧这个词之后,
      突然想起蟹名静的事...
      黑玫瑰大人?
      注:见同名章节(小说第四卷,第一季第六话)
      祐巳:她怎么样呢了?过的还好吗...
      什么的...
      茑子:应该过的不错吧...
      “俗话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嘛”
      真美:说起消息(来信)......
      茑子:吓了一跳,什么回来的?
      真美:现在,“因为茑子和祐巳,似乎在气氛很好地时候说些悄悄话”
      就偷听了一下。
      祐巳回其实并不是什么悄悄话...
      那你的来信是什么?
      真美:哦对对,你们知道吗,
      梵蒂国美美术馆里有一所邮局,
      樱组的同学们在那里
      寄美术明信片到日本去呢!
      祐巳:给家人吗?
      真美:不是,是给姐姐和妹妹们!
      老师:大家要去许愿池了松组集合。
      (注:罗马境内最大的.也是知名度最
      高喷泉)
      学生们:好~
      祐巳:给姐姐寄美术明信片...
      从国外给姐姐寄美术明信片的机会”
      在这次旅行结束之后,也不知何时才能有机会了”
      真美:“对了虽然是未确认情报...
      刚才樱组的同学有提供消息”
      在波各赛公园似乎发生什么事故!
      注:“波各赛公园:原为西元四世纪时
      赛江贵族的别墅,里面有一座小型,
      但非常有名的美术馆”
      茑子问有一个同学走散了吧?
      祐巳回大家都知道了啊~
      正一边哭一在公园游走的时候,
      被一位好心人帮忙....
      停,我一鼓作气,跑去那个学生的房间
      去採访了一下”
      由乃问还真会回答你的啊?
      真美回“以匿名信作为条件”
      我就说是同学A吧!樱组到波各赛公园之后,就开始分组行动”
      但她被某种东西给吸引住,离开了小组
      不知不觉就向那个地方走去。
      小组的同学们似乎,也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周围的天色也已经慢慢变黑了”
      小组里也不会一个一个去数人的。
      由乃好奇地问那么这个,
      某种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听好了..说看见是...是佐藤圣
      打电话的由乃这种事我知道,
      真是的,没问题的,令你真是太操心了
      祐巳:“由乃正在和姐姐打电话啊”
      祐巳羡慕道;由乃可真好了,
      姐姐就是表姐...因为规定打回日本,
      一定要用被叫方式,“付费的方式..”
      所以不能随便打自己家之外的电话。
      要是打祥子家的电话就太没礼貌了!
      “我想听听祥子的声音,想马上和祥子见面”想让祥子了解我,非常想见她的这种心情...日本和意大利,现在只是
      距离远而已。坐飞机回去的话,
      就能见到祥子!
      但是总有一天会因为时间、环境之类的
      种种原因...将两人分开,到那时候又该怎么办呢?虽然姐姐毕业之后的事情,
      现在考虑也无济于事,我想见...
      我想见姐姐...就是这样然后那时...
      明天还要去比薩和佛罗伦斯...
      “不转换下心情可不行”
      -佛罗伦斯-“修道院”
      
      注:此画作名为《爱胎告知》描写处女
      圣母玛利亚,被天使加百利告知怀上了
      耶稣的场景。作者安杰利科
      《受胎告知》,为一幅祭坛画,安杰利科作,作于1440~1450年间,230×321厘米,现藏于佛罗伦萨圣马可修道院。画面纯洁温馨,又有点孩子气,使人看起来觉得非常美好优雅
      -比萨-比萨斜塔(意大利语:Torre pendente di Pisa或Torre di Pisa,英语:Leaning Tower of Pisa)建造于1173年8月,是意大利比萨城大教堂的独立式钟楼,位于意大利托斯卡纳省比萨城北面的奇迹广场上。
      奇迹广场的大片草坪上散布着一组宗教建筑,它们是大教堂(建造于1063年—13世纪)、洗礼堂(建造于1153年—14世纪)、钟楼(即比萨斜塔)和墓园(建造于1174年),它们的外墙面均为乳白色大理石砌成,各自相对独立但又形成统一罗马式建筑风格。比萨斜塔位于比萨大教堂的后面。[1]
      比萨斜塔从地基到塔顶高58.36米,从地面到塔顶高55米,钟楼墙体在地面上的宽度是4.09米,在塔顶宽2.48米,总重约14453吨,重心在地基上方22.6米处。圆形地基面积为285平方米,对地面的平均压强为497千帕。倾斜角度3.99度,偏离地基外沿2.5米,顶层突出4.5米。
      1174年首次发现倾斜。
      友情提示:比萨斜塔位于意大利比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均无直飞城市名的航班,旅客可以选择在罗马、
      莫斯科、伦敦等地转机
      哇~真的是斜的”总觉得重力
      由乃:也像斜了一样有点不舒服”
      祐巳:话说回来,
      真亏令会同意你爬上塔来呢”
      由乃回我又没有征求过令的意见。
      祐巳:哎?
      由乃:其实是她自己误解了。
      我说的是“祐巳她们去爬要去爬斜塔呢,真有胆量”
      祐巳:由乃真亏真实之口,
      没有咬你的手!
      注:真实之口:罗马著名石雕.传说
      会把说谎者手咬下来”
      由乃:“我又没说谎”
      怎么办?“上面好像还能上去”
      真美回不行了,不行了”算了
      祐巳:我也是...
      茑子:太好了,
      我在想如果你们三个人说;
      还要往上爬该怎么办呢?
      真美:茑子难道是这种事,
      自己说不出口类型嘛?
      志摩子叫着;祐巳...
      祐巳:志摩子...啊
      静:“贵安祐巳”
      祐巳:黑蔷薇大人...
      静你怎么会在这里?
      静:当然是来和大家见面的”
      祐巳:真亏你能知道我们的行程了...
      静:我有一位洩露情报给我的书友哦”
      祐巳:书友?难道是...圣?
      静:是志摩子
      志摩子:“嗯”
      祐巳:书友?你们两人?
      静问有什么奇怪的吗?
      因为...
      我插句行吗?我是新闻部的山口真美。
      “有传闻说圣到意大利来了”
      静知道些什么吗?
      静问志摩子;你听说了吗?
      志摩子:没有。
      静:我也没有,
      我的住处和电话号码都告诉
      过她的哦”
      真美问:那果然是假消息吗?
      静问:那你们四个人都登过塔了吗?
      祐巳回嗯,算是吧...
      静:那可以的话,
      大家去不去洗礼堂看看?
      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地方”怎么样?
      
      祐巳:就像个大澡一样呢!
      静:我喜欢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像大洗澡一样...”
      祐巳问你刚刚唱的这道曲子是什么?
      即兴唱的...想不到什么现成的曲子,
      能漂亮地形成和声”
      一直想着试一试看呢!
      “就表演给你们看了哦”
      由乃:祐巳我们去一下洗手间...
      志摩子:那么我就回藤组去了!
      静:是吗,“谢谢你陪我”
      志摩子:不,我才要说声谢谢呢!
      我还会写信的...
      静:嗯,就这样...我也会写的。
      祐巳问静是住在这附近吗?
      静:也不是那么近吧...
      现在暂时住在,
      和意大利人结婚的姑妈家里”
      是祐巳:亲戚家的话,
      家里人也能放心呢!
      静回电话还是多到要让厌烦的程度哦”
      但是被问到近况如何、身体好吗....
      想听听声音之类的”果然还是很高兴的
      感觉到还是被关心来着的。
      这么直接,也就让人很容易理解...
      祐巳问静不打电话回去吗?
      静回“国际长途很贵的”
      基本都用这个...
      父母对电脑都不太熟悉。
      也不能发邮件来聊天...
      所以像现在这样来到观光之地,
      就买一张美术明信片,和信一起寄出去
      这也算是邮件,不过是航空邮件呢!
      祐巳问那个这张美术明信片哪里有卖?
      纪念品商店吗?邮票吗?
      我现在就跑去买一下可以吗?
      静:怎么了?祐巳你冷笑一下!
      祐巳:但...但是
      静:先坐在这里。想寄明信片去日本?
      祐巳:对...
      寄给祥子...是吧?给你这张。
      祐巳惊讶哎?
      静:“邮票也有哦”
      怎么能样,那这个卖给我吧?
      静:“你真是不可爱呢,祐巳这种时候
      只要说谢谢就行了”
      但是...
      我还想饰演一下年长者的样子呢”
      算了就收邮票钱吧!
      好,那个静...
      怎么?
      “贵安”在意大利语里怎么说?
      贵安?如果只是“你好”的话,应该是
      “Buongiorno”
      如果是祥子收的话,Ciao,
      这样的应该可以了吧?
      Ciao?
      对如果是“贵安姐姐”的话
      就是Ciaosorella吧!
      祐巳你还没认妹妹吧?
      哎~还没...
      祥子没说什么吗?
      到现在为止还没...
      但到时候,就不能这么敷衍过去呢!
      “所以趁现在就尽情撒娇吧”
      (现在我在比萨旅途很愉快祐巳)
      (想和姐姐...)(见面...)
      
      由乃:久等了祐巳,居然是收费厕所!
      “要在入口处付钱给老婆婆”
      茑子:还会找钱给你服务不错呢!
      由乃:因为是花了钱的关系很干净呢。
      在回来的路上三人讨论了一下。
      不想去吃吃看意式霜琪淋吗?
      茑子:“在我们登斜塔的时候”
      逸绘她们去吃了呢!
      在西班牙階梯那里也错过了没吃对不?
      注:階段:西班牙广场通向圣三一教堂
      的一段階梯”
      提到意式霜淇淋的店,这附近就有哦。
      静也和我们一起去怎么样?
      和大家都说了不少话了,差不多要告辞了!回去之后还要预习明天的课程。
      对了祐巳,要我帮你一起寄吗?
      虽然很多地方都有邮筒。
      但真要找起来还真找不到呢!
      祐巳:可以吗?(想和姐姐见面...)
      谢谢帮大忙了!
      静:那再见了,
      有了妹妹之后写信告诉我哦
      
      祐巳:“好”
      茑子:祐巳,中计了!
      “成功得手”
      -佛罗伦斯-
      祐巳:要不要给瞳子和可南子
      买些纪念品呢?
      由乃:要买是可以,
      祐巳问可以?
      由乃问祐巳你想认谁
      做妹妹呢?不能同时认两个妹妹的
      可不能让她们太过期待为好!
      祐巳:期待啊...那由乃你呢?
      在梵蒂国给未来的妹妹买了
      玫瑰念珠没有...
      由乃:没买,改变主意了,要送的物件
      都不到一个。“这种买法太空虚了”
      而且...
      而且?
      这串宝贵的玫瑰念珠是从令那里得到的
      如果不能挑一个能配得的上它的妹妹,
      那可不行。
      鹦鹉:贵安...贵安,
      佛罗伦斯是个好地方一定五要来一次。祐巳:在说日语呢!
      鹦鹉:佛罗伦斯煎饼,佛罗伦斯煎饼。
      差不多住手了,佐藤...
      祐巳:佐藤?
      -威尼斯-
      我说你认为这是圣吗?
      由乃:“不知道,
      这个再怎么想也不会有结伦的”
      只要圣她不马上出现在我们面前。
      祐巳:传说在经过这座桥下接吻的话!
      “就能得到永恒的爱”
      但其实过去囚犯在经过这里时!
      都会感觉自己无法回来了。
      所以“被称为叹息桥”
      由乃无奈地回“不要破坏我们的梦想好不好...”
      真美:就算知道名字的起源是囚犯的叹息!
      “关于接吻的传说也没有必要否定掉啊
      志摩子:在佛罗伦斯没有找到所谓的煎饼啊...“同一组的人也没有听说过”
      由乃笑问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有卖的呢?
      祐巳问那怎么办?
      志摩子问:买巧克力就可以了吧?
      不过就和去年一样了!
      由乃:也无可厚非嘛,
      而且还挺好吃的!
      祐巳:我说志摩子关于圣的事情。
      志摩子:果然是在这里吧。
      祐巳和由乃同时问遇见了?
      志摩子回没有,但是我能感觉到了
      就在我们附近。
      祐巳:那为什么圣不和我们接触呢?
      志摩子:虽然可能是自我陶醉而已!
      我觉得是为了我才这样。
      祐巳:想见...姐姐
      Ciaosorella...想要快点见到姐姐!
      我回来了姐姐...
      祥子:“欢迎回来”
      有没有拍很多照片?
      祐巳:啊~有,茑子拍了很多。
      祥子问是吗,玩得愉快吗?
      祐巳:嗯!
      祥子:“太好了”
      祐巳:但是,罗马馒头,和佛罗伦斯一煎饼都没找到!
      
      祥子惊讶哎?
      祐巳:所以...那个...
      祥子:咦,你当真了?
      “我当然是开玩笑的嘛”
      祐巳问玩笑?骗人...
      祥子:不是因为知道是玩笑,
      所以祐巳才笑的吗?
      祐巳:笑是笑了,但这称其为强颜欢笑比较好吧?
      祥子:真奇怪了,祐巳却没有理解呢?
      祐巳:啊~不对不起...
      这是纪念品!
      祥子:谢谢,给一年级的同学
      也买了纪念品没有?
      有乃梨子的份,志摩子已经买了...
      我就买了瞳子和可南的份。
      由乃倒是忠告我,会被期待(选作妹妹)
      的所以还是不要买比较好。
      但不管怎么样还是...
      祥子问被期待着也可以?
      祐巳:在学园祭的时候接受了不少照顾。所以也给花寺的各位买了。
      祥子:原来如此呢,是对受到照顾
      一种感谢之情吧?
      祐巳:“对”
      祥子回可能会被说成四处讨好别人哦!
      祐巳:没关系,就算是这样...
      祥子:“我了解你的想法了!
      我去拜托多印几份”
      祐巳问啊~多印几份什么?
      祥子:你说呢?
      由乃:味道很不错吧?
      令:说的也是。
      给家里带的纪念品是什么?
      你觉得会是什么?
      这不错呢...爷爷也肯定会很高兴...
      祥子:稍微过来一下
      祐巳:啊~是那个...
      祥子问:你为什么要做这些颠三倒四
      的事情啊?
      祐巳问颠三倒四?难道是往体育馆里
      搬东西出了什么问题?
      还是弄错了通知各个部长的顺序?
      祥子:嗯~不是这些..山百合会的工作
      这我很认同的。
      但是...你这不形于色地,
      “转移话题的做法”
      到现在还对我用会有什么意思?
      而且你做完了之一后,就把事情忘了一干二净了吧?
      祐巳问什么?
      祥子拿出明信片说道;“真是的,这个
      现在才寄到我该怎么做出反应才好了?
      明明每天都见面”
      祐巳惊讶糟了...“静明明已经告诉我了
      航空邮件要很长时间”
      那这个是什么时候...抱歉姐姐,
      这封信就当作没有...
      祥子有些生气;当作没有过?
      别开玩笑了!这个当然要放到祐巳的相册里...与祐巳的照片放在一起珍藏起来
      祐巳:哈?
      祥子强调着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哦!
      不管怎样就这样定了...
      想要见面,并不是我这么想呢!
      祐巳:一辈子不会忘记...说是...
      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祥子会在难为情的时候,会有一点生气的感觉呢...Ciaosorella...
      贵安姐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