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年代小舅妈

作者:往来熙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大力一走进屋里就把门关上。

      “大力,开门。”沈美华因为拿剪刀慢了一步被关在门外,拍了拍门里面没有动静。

      大力不开门应该是怕她打他,她接着敲着门:“我不打你,你把门打开,我看看元宝衣服里面是不是跟你一样都是芦花。”

      她敲了一会,门还是没开。

      外面下着雪,她手冻的有些僵硬,冷的没办法的她,只好冷冷开口道:“大力,你再不开门,我要生气了。”

      她说完屋里没有动静,就在她准备放弃回厨房的时候,门被拉开一条缝,大力站在门口望着她。

      “你往后退。”她怕推门撞到大力,等他往后走了几步才推开门走进去。

      元宝见娘进来,怕她打哥哥,两手撑着床要下去,屁股一撅,人还没从被窝里爬出来,就见娘走到床边拿起剪刀在他衣服上一剪。

      白白的花飘了一地。

      沈美华看着地上的芦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在看到大力棉袄里塞的是芦花时,就怀疑元宝的衣服里也是芦花,只是她没想到原主对自己的亲儿子也这么狠。

      “娘。”元宝看着衣服被剪,小眼一红,抬眼看着娘,声音里带着哭腔。

      “不哭。”她见元宝眼里含着泪水,才想到她只顾着确认衣服里面是不是芦花,没考虑到孩子的感受,一时间有些慌,想伸手拍拍他的背,手刚一伸,元宝身子往后缩,她手放了下来没有硬去拍。

      元宝看着被剪开的衣服,眼里满是泪水,一滴接着一滴往下流。

      一边的大力见元宝哭,走到床边哄着他,两人蜷缩在床上。

      沈美华看着他们两人抱在一起,十分的可怜,可能是年纪大了,她一见这样的场景心里就难受,半天缓不过神,赶紧扭过头不去看,走到柜子面前打开给他们找衣服。

      衣柜一打开,里面的衣服摆放的很整齐,还没来得及细看,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飘了出来。

      这些衣服放了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沈美华伸手拿开上面的褂子,翻了几件都没有见到袄子。

      “大力,你们的袄子呢?”她把柜子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转身问着床上的大力。

      大力一听,嘴抿在一起不吭声,他们只有一件袄子,今年冬天舅妈才给他和元宝换的新袄子,旧的衣服烂的地方太多,拿去做了抹布。

      沈美华没有得到回应,见大力抿着嘴不说话。

      难道孩子们只有身上这一件衣服?

      她赶紧调取原主的记忆,两个孩子的确只有身上这一个袄子,之前穿的袄子实在破的不能穿,原主没办法只好给他们每人做了件新袄子。

      孩子们换下的旧衣服剪了当抹布用,袄子里的棉花被原主拿到镇上重新弹了弹加进被子里,给两个孩子新袄子里塞的芦花。

      沈美华心情复杂的看着柜子里的衣服,明天她要早点去县里买棉花,孩子们就一件袄子,现在被她减了不能穿,只能窝在床上。

      “明天我要去县里,下午才能回来,我会把面疙瘩放在屋里,你们饿了就起来吃。”沈美华对着床上的两人交待着。

      家里的面只够吃一顿,明天她要出去,这点面要留给他们明天一天当饭吃。

      元宝窝在哥哥怀里看着娘的嘴张张合合,不去理她,小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服。

      没有得到回应,沈美华也没强迫两人开口,看了眼他们衣服的大小,准备到时候去问下供销社需要多少的棉花。

      沈美华把厨房的碗刷完,屋里收拾干静,回到房间把原主藏的各种票全部拿了出来。

      袋子里面五花八门什么票都有,把一样的放在一起,按照顺序装到原主之前用的小包里明天一起带去县里以防万一,现在买什么东西都要票。

      一切都弄好后又找了张纸,她拿出笔把要买的东西全部写了下来,涂涂改改弄了大半个下午。

      晚上睡觉前看了眼元宝和大力,见他们老实的躺在床上睡觉,轻轻的合上门回屋躺下。

      沈美华望着陌生的环境,想到再也回不去的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深吸了口气平复心情,她现在着急的是把眼下缺粮食的事解决。

      第二天刚亮,沈美华起床把剩下的那些面做成疙瘩汤,轻手轻脚的端进孩子们的房间,见他们没醒合上门往县城里走。

      路上的雪很多,小心的避开结冰的路面,这里走到县城要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她得快。
      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快步的县城走。

      天越走越亮,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沈美华按照记忆里的印象走到县里的供销社。

      县里的供销社不大,只有一层,门口挂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供销社三个字。

      她刚走到门口,屋里站在柜台后面人的视线全部落在她身上,神色各异。

      “您好同志,需要买些什么?”离沈美华最近柜员见她目光一直落在罐子的盐上,主动的开口问道。

      “盐怎么卖的?”沈美华走到柜台前仔细的看着,柜台里的盐颗粒比较大,不想后世的那么精细。

      “三分一斤。”

      三分一斤不是很贵,后世盐也要两块多一袋,两块多还是便宜的,贵的十几,几十元的都有。

      “拿两斤。”沈美华让柜员直接称好包好一并给她。

      “同志您拿好。”柜员把包好的东西递了过去。

      沈美华道完谢拿着盐去看布和棉花。

      “同志,八岁孩子和五岁孩子棉衣里要塞多少棉花。”沈美华说完比划了孩子们身高体型。

      柜台的同志看着她的动作,心里有了数,开口道:“两斤差不多。”

      “那来两斤。” 沈美华从袋子里掏出原主存的那些棉花票,她昨晚数了票两斤是够的。

      “同志,我们这只剩下半斤,要不等货到了再买,十天后就有。”柜台人员开口说道。

      今天领导开会说了下一批棉花最快十天就能来货,要是慢点得半个月。

      十天太久了,大力和元宝现在就等着穿,沈美华抿着唇有些愁。

      柜员见她不说话,想了想开口道:“新棉花抵寒,你可以跟之前的旧棉花掺在一起。”

      沈美华一听想到孩子们换下的旧被子,那里面有棉花,到时候先给孩子装进衣服里,等新棉花到了她再来买。

      “先把这半斤装起来。”她说完就把钱掏出来递给柜员。

      沈美华见柜员开柜子锁有些拧不开,开口道:“我去看看布。”

      说完她走到一边放布的地方,大生他们只有一件袄子换洗不过来,还要给孩子们买点布回去再做一套。

      “同志,布怎么卖的。”沈美华指着柜台里的黑布说道,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材料,有些粗糙。

      卖货的员工,往后一瞥,语气淡淡的说道:“一尺三毛三。”

      三毛三,这么贵?棉花不过才一毛二。

      做一身需要几尺布?沈美华脑子里没有这个概念,在原主脑子了一搜,五到八岁差不多三尺,大人五尺左右。

      元宝和大生都做一身,至少需要六尺布,她手里也没那么多票,一共就只有五尺的布票。

      “拿五尺的布。”剩下一尺她回去在想办法,先把能买的买了。

      柜员有些诧异她一口气买五尺,不敢耽搁,赶紧把布打包好递过去。

      沈美华把供销社逛了一圈,大致了解了一下这里东西的价格心里有了底,又给孩子们买了两把牙刷。

      大力他们现在还没有牙刷,平时就用盐水漱口,有时候甚至不刷。

      她拎着买好的东西去粮站排队买今天的重头戏,米和面。

      粮站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她刚走到队伍的后面就听见前面的人说卖完了,本来排着的队的人一窝哄的散了。

      卖完了?没有粮食的她和孩子们没有吃的了。

      沈美华瞬间慌了起来,第一次感受到缺粮食带来的恐慌。

      “真是晦气,又要去黑市。”一个男子骂骂咧咧的说道,声音很小。

      “赶紧去吧,晚了一会黑市别在关门了。”另一个男人说完就往前走。

      沈美华在她们身后听见他们说黑市,眼一亮,黑市?

      黑市肯定有卖粮食的。

      她不认识路,装作不经意的跟在他们两人身后,走几步停上一会,始终跟两人隔着一段距离。

      前面走着的两人转了好几个弯才在一个小巷子停下,四处张望了一下,猫着腰往里走。

      沈美华等他们进去后,看着眼前的巷子,心里有些莫名的有些害怕。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快步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见热闹的叫卖声,巷子里面有不少人,男女老少皆有。

      她刚站没多久就见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火柴要吗?一分钱三个,便宜,买几盒回去吧。”中年男子快步走到她面前问道。

      沈美华摇了摇头,开口道:“不要”火柴这些东西家里不缺。

      另一个男人看到眼前穿着干净整洁的漂亮女人,像是有钱人,拎着手里的篮子上前:“我这有鸡蛋要吗?”

      沈美华看着他篮子里的鸡蛋挺新鲜,想想还是摇了摇头,家里离县城太远,鸡蛋路上容易碎。

      男子听见她不要,心里有些可惜,他来了大半天一个鸡蛋没卖出去,心里着急,拿着鸡蛋接着问下一个人。

      沈美华朝着前面走,一溜排走完也没看见有人卖米和面。

      她是来早了吗?卖米和卖面的还没来?

      “姑娘,你看看我这干笋,买回去泡着吃可香了。”中年妇人见眼前的姑娘走了几个来回一样东西都没买,忍不住开口喊到。

      沈美华听见干笋,一回头就见地上袋子里装的干笋,晒的很干,想到竹笋炖鸡汤,咽了咽口水。

      “怎么卖的?”她蹲下身子问道。

      “两毛五一斤,不要票。”中年妇人热情的说道。

      这么贵?都可以买一斤多的米了。不划算。

      “姑娘,我这竹笋晒的干,一斤能泡不少出来,你买回去不吃亏,我给你便宜点,两毛。”中年妇人见她摆手赶紧开口挖挽留。

      她买了一上午,一斤都没卖出去,家里还等着钱用。

      沈美华听见两毛有些犹豫,面前的笋干晒的又干又没有味道,买一斤可以吃上很久。

      她买点回去跟骨头汤炖起来可以给孩子们补补身子。

      “拿一斤。”

      中年妇人一听她要一斤,脸上笑开了花,赶紧称了一斤递过去。

      沈美华递了两毛过去。

      “你知道这哪有卖米和面的吗?”沈美华接过东西问着妇人。

      她到现在都没看见有人卖米和面,不知道是没来还是不卖。

      “现在粮食缺的厉害,好久都没见人卖过了。”中年妇人见她要买粮食,开口解释道。

      最近问粮食的人不少,大伙都没买到。

      “不.....”卖字还没说完,就听见前面人群往他们这跑,嘴里喊着人来了。

      沈美华瞬间反应过来,这是抓黑市的人来了,拎着手里的东西跟着人群一起往外跑。

      人一窝哄的往她这边挤,不知是谁从后面撞了她,她整个人朝前扑去,面朝下头磕在地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红包已发,爱你们,么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