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年代小舅妈

作者:往来熙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沈美华推开厨房的门就见屋里的两人一惊,紧接着两人手捶着胸,弯腰咳嗽,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痛苦。
      
      她视线落在两人的手上,看见还冒着热气的红薯,瞬间反应了过来,立即走到水缸前拿水瓢舀了一勺凉水,让两人喝下去。
      
      她一走近,元宝和大崔力两人就往后退。
      
      “快喝!”沈美华见他两往后退,手按住两人的肩膀,把水放到他们嘴边,让他们多喝几口。
      
      她从小吃东西就很快,别人可能才吃到一半,但她已经吃完结束,家里人说了很多次都没用,一直到高中有一回煮了汤圆,刚煮好,她嚼了几口就咽下肚,烫的她直蹦,那感觉真的疼的没法用语言形容,只能多喝水。
      
      大力和元宝一连喝了好几口,肚子才没那么疼。
      
      元宝疼的眼里都是泪水,眼泪汪汪的看着一边的哥哥。
      
      一边的大力抿着唇,神色正常的伸出手给元宝擦他脸上的眼泪。
      
      沈美华看着这一幕,不由多看了大力一眼,他自己被烫成这样为了不让弟弟担心硬是一点情绪也不外漏。
      
      “以后吃东西慢点吃,尤其是热的东西。”沈美华到底还是没有忍住说了出来。
      
      他们经常挨饿,吃东西可能会控制不住的想赶紧吃,冷的还好,要是烫的东西,可能就像今天一样被烫到,要是烫伤发了炎受罪的是他们自己。
      
      她话一落音,屋里安静了起来,厨房的元宝和大力没有吭声,也不去看她。
      
      沈美华有些尴尬,过了几秒开口道 :“锅里有热水,手洗干净了来屋里吃饭。”说完拿着碗筷转身往外走,不去看屋里的两人。
      
      “哥哥。”元宝听见娘让他们进去,他不想去,但是又怕不去娘一会过来打他们。
      
      “走吧。”大力看了眼快到屋里的舅妈,不知道她又要做什么,拉着弟弟往走出厨房往屋里去。
      
      沈美华把汤盆往桌子一放,桌面有些晃动,低头往桌下一看发现桌子其中的一个桌腿缺了一角。
      
      她回想了一下原主的家,似乎没什么家具,屋里很空荡,现在的客厅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条老式的长板凳,板凳坐下去也有些晃动。
      
      原主老公每个月寄回来那么多的钱,家里怎么会这么破,除了最基本的家具外什么都没有。
      
      沈美华感慨了几秒,身子抵住缺角的一边,让其稳定,拿出三人的碗,给其中的两个碗里盛的都是面疙瘩,自己的盛了小半碗,她是马上就要回去的人,不用吃那么多,走之前尽量让孩子吃饱点。
      
      她盛好饭等了会没有见到元宝和大力进来,想到他们应该是怕她不敢进来,于是端着两碗稀饭按照原主的记忆走到孩子们的房门口,用身子顶开门。
      
      一抬头,被眼前的场景惊的久久不能回神。
      
      屋里只有一张破床和一张桌子,桌上黑的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地上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面一层灰,一股难闻的味道充满了整个房间。
      
      房间最里面的墙边靠着一张不大的木床,床角断了一截,两个孩子躺在床上,盖着一床脏到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被子,被子上还堆着不少衣服,想来是怕冷用来取暖的。
      
      沈美华眼一酸,深吸了几口气不让眼泪出来,书里只说原主对两个孩子不好,时不时的打骂不给饭吃,但是没想到会对孩子做成这样。
      
      元宝看见娘进来,有些慌张,往床里靠了靠,小声的喊着:“娘”
      
      沈美华见他们眼神晃动,不敢看她,压下心里的难受,避开地上堆着的东西,走到桌边,把两碗稀饭放到桌上。
      
      “吃吧。”她说完没有去看床上的两人,转身出去。
      
      她在屋里两个孩子不会从床上下来吃饭。
      
      回到客厅,她一口一口的吃着碗里的已经有些凉的疙瘩汤,看着屋外下着的大雪,想到刚看到的场景,吃了几口就再也不吃不下去。
      
      两个孩子屋里的那床薄被,这么冷的天,一点也不扛寒,按照现在的这个天气,再睡上几晚怕是要冻感冒。
      
      她越想同情心越泛滥,忍不住的想去拿原主的被子给他们用,但是一想到她回去后原主知道后,孩子们怕是又要挨一顿打便歇了心思,端着还有小半盆的疙瘩汤往孩子们屋里去。
      
      他们吃饱点,肚子里有东西也能多抵点寒。
      
      她推开门就见桌上的疙瘩汤已经吃完,床上的两人挨在一起睡了过去。
      
      沈美华把盆放在桌上,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睡着的两人。
      
      两个孩子都长的十分的好看,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尤其是大力长的更加的出色,应该遗传了他父母的好基因。
      
      她伸手摸了摸元宝和大力的头,他们的苦日子还有一年多就会到头,原主的心上人不久后就会出场,等两人勾搭上原主怀了孩子被发现,后面跟男主离了婚,两个孩子也就不用在挨原主的打。
      
      沈美华坐了会,起身接着去找她要的东西,屋里屋外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合适砸自己的东西,着急的坐在板凳上喘气。
      
      找不到砸自己的东西,她怎么回去?
      
      就在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时,目光不经意的落在对面的墙上,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主意,她可以撞墙,砸和撞,一个被动,一个主动,效果是一样的。
      
      她激动的站起身看着屋里的墙,找了一块空荡的墙面,看着那面墙,一想到撞一下可能就回去了,心砰砰的直跳,深吸一口气,眼一闭,全力冲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她缓缓倒地,没有意识的最后一秒,只有一个感觉,真疼,脑子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娘,美华还没醒?”沈爱国推开门问着坐在床边上的娘。
      
      “没醒。”沈母摇了摇头,女儿已经昏睡了两天,一点动静也没,心里越发的急。
      
      “爱国,要不再带你妹妹去看看。”
      
      沈爱国见娘一脸担心,目光看向一边的美华,想到医生说是这两天就醒,但是美华到现在一点动静也没,心里也有些担心。
      
      “娘,你把美华扶起来,我去问过根叔家借车。”沈爱国话落音,刚准备出去,就见躺在床上的人动了动,紧接着睁开眼望着屋顶,片刻朝他们看了过来。
      
      “美华,头疼不疼。”沈母见女儿醒了,慌忙站起来,想扶女儿起来又怕她坐起来头不舒服。
      
      沈美华昏睡间听见有人在她耳边说着话,她听不清,一睁开眼就见面前站了一男一女,一脸担心的望着她。
      
      她看了眼面前的两人,目光看向陌生的屋子,心一沉,她没有回去?还是在这个年代?
      
      “美华。” 沈母见女儿一脸茫然的望着她和儿子,不会撞傻了吧,一想到这她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沈美华忍着头痛转过头望着喊她的妇人和一边的年轻男子。
      
      面前的妇人年龄不大,四十多的样子,长的很和善,皮肤有些黑,一看就是长期做农活的人,旁边的年轻男人和她长的很像,一看就是敦厚老实的人。
      
      她手摸着疼的厉害的头,从原主记忆里得知面前的妇人是原主的娘,面前的人是原主的大哥沈爱国。
      
      “美华,是不是头还疼?”沈母见女儿手捂着头,着急的问道。
      
      沈美华望着原主的娘,又看了眼一边原主的大哥,她真的没有回去,还在这本书里,一颗心沉到了谷底,没有说话。
      
      “爱国,快扶你妹起来。”沈母见美华不说话,手扶着头,一脸痛苦的样子,赶忙喊着儿子来帮忙。
      
      一边的沈爱国走上前要去扶,手还是没碰到美华,就见她避开。
      
      “我没事,头不是很疼,我想睡会。”她现在乱的厉害,不想说话,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会。
      
      沈母见女儿这样,哪里放心的下,刚想开口说陪着,话刚到嘴边就被儿子拉了起来。
      
      “过会我和娘在来看你。”沈爱国说完就拉着娘出去,妹妹想一个人静静,他们在这只会徒增妹妹的烦恼。
      
      “爱国,我....”沈母话还没说完就被儿子拉了出去。
      
      “娘,美华心里不好过,就让她一个人睡会,睡好了就想通了。”沈爱国见娘还想进去,开口说道。
      
      美华这回为了那男人竟然撞墙寻死,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沈母听见儿子的话,叹了口气,看了眼屋里躺在床上的女儿,罢了,等等在说,也不急着这一会。
      
      母子两人关上门往堂屋走。
      
      沈美华听见关门声,眼泪瞬间流了出来,手捂着脸,无声的哭了起来。
      
      她没有成功回去,这是不是代表着她回不去了,要一直留在这个地方,再也见不到她爸妈了,一想到这她的心像是被人揪住,难受的喘不上气。
      
      不知哭了多久,头疼的厉害,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再一睁眼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下去,屋里有些暗,她渴的厉害,起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刚要下床,就见门从外被推开,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沈美华定眼一看是沈母,手里端着东西朝着她走过来。
      
      “头还疼不疼”沈母把手里的饭菜放到一边的桌上,走到床边坐下拉着女儿的手一脸担心的问道。
      
      沈美华摇了摇头,她头现在不是很疼,就是有些恶心想吐,应该是的撞成轻微脑震荡了。
      
      “我...”沈美华想开口去拿水喝,还没开口就被沈母打断。
      
      “娘不同意你和女婿离婚。”沈母看着女儿红肿的眼,一副哭过的样子,心里不好过,但是还是狠下心,在女儿说出口前把话说绝。
      
      沈美华:“.......”
      
      她只是想要杯水喝?怎么突然就说到离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六零年代求生活》已开,求收藏
    文案
    周爱真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有些失神,眼前的孩子是她刚写完年代文里的女配,而她穿成了女配的亲妈。
    她在书中对女配亲妈本着只要黑不死,就一直黑的原则,好吃懒做、打骂孩子、跟邻居撒泼、最后抛夫弃子跟心上人远走高飞。
    周爱真低头看着高耸的肚子,又看了眼面前身为女配的小姑娘,一想到书中对她非打即骂的描写,以及她长大黑化后将亲妈逼疯,周爱真有些头晕,扶着桌子站稳,快,快让她回去,她不想穿成女配亲妈。
    没多久,军区大院的人都知道陆团长的媳妇不仅每天挺着大肚子带着孩子吃香的喝辣的,还时不时的站在操场边看队里的帅小伙出早操,一边站在操场的陆团长,板着脸冷眼瞧着……
    ps:本文架空文,没有极品,家里常家里短的日常生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