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年代小舅妈

作者:往来熙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沈美华睁开眼,看着陌生的环境和身上的白被子,她在医院,缓了会,手撑着床准备起身。
      
      “慢点,医生说了你现在不能有大动作。”沈母见床上躺着的女儿醒了要起来,赶紧伸手去扶,把床上的枕头垫在她的背后。
      
      沈美华靠着身后的枕头坐在床上,哑着嗓子问道:“娘,医生怎么说的?我真的怀孕了?”
      
      她之前半睡半醒间听见沈母和医生的对话提到她怀孕,但是她不确定,也许是她听错了,是在做梦不是真的,她不死心的跟沈母确认。
      
      沈母见女儿嘴干的起皮,拿过一边的水杯递到她手里,开口道:“三个多月了,医生说胎现在还不稳,要卧床躺着好好养胎。”
      
      她说到这想起和孩子爹送美华来医院的场景,人医生说可能保不住,她和孩子爹整个人吓的站不稳,还好美华打了那什么针才没事。
      
      沈美华听见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一脸惊愕,过了几秒有些慌乱的说道:“元宝爹在队里,这一年都没回来,我怎么会怀孕?”
      
      书里并没有提到原主这个时候怀孕,一定是医院弄错了,不可能怀孕的,不会的。
      
      “你前几个月不还去了女婿那吗?”沈母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不会是之前撞到头,哪里磕坏了吧。
      
      女婿是不回来,但架不住美华隔三差五的去队里闹。
      
      沈母一说完,沈美华脑子里便浮现出原主最近一次去大力舅舅部队的场景,正好是三个多月前,身子一软,一颗心沉到到了谷底。
      
      那次原主去队里闹着要把大力送走,后来邻居见她闹的厉害,劝了几句将人拉回去吃饭,饭桌上喝了不少酒,原主舅舅也被其它战友拉着喝了些酒。
      
      沈母见美华突然不说话,像是想到什么,身子一抖。
      
      “美华,难道你和那李大牛....”后面的字实在是难以启齿,她心提到嗓子眼,紧张的开口问道。
      
      沈美华见沈母误会,摇了摇头,原主和李大牛什么都发生过,之前谈恋爱的时候,最过的举动也就牵了次手,现在旧情复燃的两人只是写了两份信。
      
      沈母见女儿摇头松了口气,刚刚她太着急想多了,女儿虽然平时性子过了点,但这种事她是没胆子做的。
      
      “你.....”沈母刚想接着开口,就见床上的美华眼有些泛红。
      
      “哭不得,哭不得,有孩子是好事,元宝有个弟弟妹妹,以后也多了个帮衬。”沈母赶紧走到床边哄着女儿,医生特意说了不能大悲大喜。
      
      她知道女儿一个人生孩子不容易,女婿不在家,女儿怀着孕身边没一个人可以帮着搭把手,但现在苦点,等以后孩子长大儿孙满堂就享福了,现在吃的苦和累都是值得的。
      
      沈美华压着要往外冒的眼泪,哽着嗓子开说道:“娘,我饿了,想吃饭。”
      
      她不想说话,想一个人静静。
      
      “我去给你打饭,你等着,一会就来。”沈母见女儿说饿,想到她已经昏睡了几天什么也没吃,赶紧起身去买饭。
      
      门一关上,病房里只剩下沈美华一个人,忍了许久的泪眼再也憋不住往外流,伸手捂住脸。
      
      她为什么会这么倒霉,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时代,现在还要生孩子,越想越委屈,眼泪刷刷的往下掉,她不想在这待着,她要回家。
      
      哭了许久,头开始发晕,眼前有些发黑,想到沈母快回来了,她停下哭声,伸手擦干泪眼。
      
      沈母拎着饭进来就见女儿坐在床上上一动不动,红着眼一脸茫然的望着窗外。
      
      她叹了口气,拎着饭菜走到床边,开口道:“吃饭了,打了你最爱吃的土豆丝。”将饭菜放在一边的桌上,拿出来递到她手里。
      
      沈美华没有吃沈母递过来的饭菜,她吃不下。
      
      “刚不还说饿吗?”沈母见女儿不吃,开口劝道。
      
      沈母看女儿一声不吭,叹了口气,没在接着说话,打了盆热水把毛巾放进盆里拧干,给女儿擦手。
      
      她知道女儿不想要这个孩子,想和女婿离婚,和那个李大牛在一起。
      
      但那个李大牛不是个好人,就是女儿现在没结婚她也不会让两人在一起。
      
      当年两人背着她偷偷的处对象,把她蒙在鼓里,她到最后才知道这事。
      
      一想到那个李大牛,她就想到当年他为了和城里的姑娘结婚,把美华抛在一边,坏了她的名声,受尽了别人的冷嘲热讽。
      
      现在想来破坏她女儿和女婿的家,呸,休想,只要有她在的一天,这事就不可能。
      
      沈母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床上的美华,气她到现在还想着那个不是东西的男人。
      
      “娘,二姐。”沈爱卫拎着饭盒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大力和元宝。
      
      沈母一看是儿子和外孙来了,让他们赶紧进来,见他手里还拎着饭盒,开口道:“下次别带了,到这也凉了。”
      
      沈爱卫点头,开口道:“这是爹让大嫂炖的鸡汤,还热着,让二姐赶紧喝点。”说完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这只鸡可是爹在家花了不少功夫才弄到手,大嫂煮好后,他揣在怀里就急急忙忙的赶来。
      
      沈母听是鸡汤,赶紧打开饭盒放到女儿手里让她赶紧喝,鸡汤补身子,现在喝正是时候。
      
      沈美华看着饭盒里的鸡汤,底下满满的都是鸡肉,心里有些感动,现在这时候为了这只鸡,沈父应该费了不少的力气。
      
      沈母等了会,不见女儿有动静,她眉头一皱。
      
      沈爱卫在一边见二姐不喝,娘的表情有些不对,赶紧转移娘的注意力:“娘,爹来让我问你们什么时候出院回去。”
      
      沈母被一个岔打的忘了刚才的事,想到她忘了问出院的事,立刻起身,对着儿子开口道
      
      “我去问问医生,这都住了几天了,也没说个准信。”
      
      深爱卫将娘送到门口,关上门回到床边:“二姐,还有哪不舒服吗?”
      
      他一想到当时二姐昏迷的场景,白着一张脸,一点动静也没,整个人像是死了一样,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沈美华听见他的话,摇了摇头,让他别担心。
      
      沈爱卫见二姐神色有些蔫,整个人看上去很忧愁,一点也不开心,赶紧开口道:“姐,我给姐夫拍了电报,他应该马上就回来了,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二姐听到这个消息应该会很开心。
      
      他说完就见二姐垂着眼,并没有表现出开心的样子。
      
      沈美华听见男主舅舅要回来,只觉得心里更加的堵的慌,她并不想见孩子的爸爸。
      
      “二姐?”沈爱卫见二姐不说话,开口喊了声。
      
      沈美华声音有些沙哑的开口道:“知道了。”
      
      她说完看向一边站着的大力和元宝,朝他们招手。
      
      元宝见娘让自己过去,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抬脚朝着床边走去,一边的大力也跟着一起过去。
      
      沈美华见两人过来,脸上挤出笑容,把手里的饭盒塞到大力和元宝手里,开口道:“趁热吃,一会凉了。”
      
      她现在什么也吃不下,胃里像是有人拿棍子再搅,犯恶心。
      
      元宝看着手里的饭盒对着娘摇了摇头,他不吃,大舅妈说娘肚子里有弟弟妹妹了,这鸡汤是给弟弟妹妹喝的,他不能喝。
      
      大力也跟着摇头,看向舅妈的肚子,那里真的有弟弟妹妹了吗?
      
      沈美华见元宝摇头,正要开口说话就被沈爱卫打断。
      
      “姐,鸡汤你留着自己喝,家里还有。”沈爱卫见二姐要把鸡汤给孩子喝赶紧拦着让她自己喝。
      
      大嫂说了,家里还剩下的鸡汤等他们回去一起喝。
      
      “我不....”喝,字还没说完就见沈母推着们进来。
      
      “爱卫,医生说后天出院,一会你回去问大队借牛车来把你姐拉回去。”沈母推开门进屋,赶紧吩咐儿子。
      
      美华现在的身子不能走回去,要用车拉回去。
      
      “知道了。”沈爱卫让娘放心,他会把这事办妥当的。
      
      “天不早了,你带着孩子们回去吧,后天来医院接你姐。”沈母说完见女儿手里的鸡汤还没喝,让她赶紧喝。
      
      沈爱卫点头答应,拉着两个孩子,开口道:“娘,二姐,那我先带着孩子回去了。”
      
      元宝见舅舅要带他回去,回望着躺在床上的娘,抿着嘴,有些不想回去,他想看娘肚子里的弟弟妹妹。
      
      “回去吧。”沈母把人送到门口,让他带着孩子慢点,外面还下着雪,路上滑。
      
      沈母把人送走关上门,回过神催着女儿赶紧把鸡汤喝了,再不喝要凉透了。
      
      沈美华拗不过沈母喝了小半碗鸡汤,又吃了几块鸡肉,沈母才满意。
      
      “你睡会,我去把衣服洗了。”沈母扶着女儿躺下,她现在的身子要多休息。
      
      沈母等女儿睡下,拿着这几天换下的衣服去水房。
      
      沈美华睡的不安稳,她梦见自己生了个八爪鱼,将她紧紧的缠住,她猛的惊醒,心砰砰直跳。
      
      过了几秒,她准备伸手去拿水,一转身就见病床边的板凳上坐着一个男人,穿着军大衣,正坐在板凳上望着她,她手一抖惊呼一声,杯子掉在地上滚了几圈。
      
      男人起身弯腰捡起地上的杯子,拿过一边干净的杯子,重新倒了杯水递到她面前。
      
      沈美华这才看清楚他的长相,男人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个子很高,蓄着一头短发,眼眸深邃,鼻梁高挺,薄唇微抿,毛衣的领口因为刚刚的弯腰微微敞开,露出小麦色的皮肤,浑身散发着一种冷冰冰的气息。
      
      这是书中男主大力的舅舅,原主的老公,严屹。
      
      他回来了?
      
      严屹见床上的人不动,淡淡的开口道:“不喝”
      
      沈美华回过神,有些慌乱接过他手中的水杯,她水杯中的水刚喝完,就见床边的人冷声道。
      
      “你之前说的离婚,现在是什么打算。”
      
      沈美华听见说话声一愣,一抬眼,两人目光相遇,四目相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六零年代求生活》已开。
    文案
    周爱真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有些失神,眼前的孩子是她刚写完年代文里的女配,而她穿成了女配的亲妈。
    她在书中对女配亲妈本着只要黑不死,就一直黑的原则,好吃懒做、打骂孩子、跟邻居撒泼、最后抛夫弃子跟心上人远走高飞。
    周爱真低头看着高耸的肚子,又看了眼面前身为女配的小姑娘,一想到书中对她非打即骂的描写,以及她长大黑化后将亲妈逼疯,周爱真有些头晕,扶着桌子站稳,快,快让她回去,她不想穿成女配亲妈。
    没多久,军区大院的人都知道陆团长的媳妇不仅每天挺着大肚子带着孩子吃香的喝辣的,还时不时的站在操场边看队里的帅小伙出早操,一边站在操场的陆团长,板着脸冷眼瞧着……
    ps:本文架空文,没有极品,家里常家里短的日常生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