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恶鬼养的那些年

作者:久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4

      
      死掉的孩子叫王异,脑子并不正常,不知道受谁的蛊惑诱导,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将手里的饭盆扣到了沈黎白头上,白菜豆腐豆芽挂了一身,汤汁从衣领流下,一直滴到裤子上。
      
      那是冷暴力转向暴力的一个信号,所有人都参与其中,只是多少对沈黎白有些忌惮,不敢亲自动手,就不断地鼓动王异,教他各种蛊人的法子,始作俑者们躲在角落里看沈黎白出丑之后,总是笑得前仰后翻,一哄而散。
      
      而每天脏兮兮的衣服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伤都会让沈黎白招来怒骂,他也曾反抗过,但一个人的自卫不能抵抗群体的罪恶,在他被推进枯井后,大人又因此顺理成章地将他遗忘之时,沈黎白终于忍不住了。
      
      印象中,那是他还保留着理智时,唯一一次失控,他冲着懵懂无知的张凡怒吼:“你不是鬼吗?鬼不是很厉害吗?所有人都会怕你!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保护我?为什么就看着我被欺负,袖手旁观!你希望我也死对吗?”
      
      饥饿,伤痛,寒冷,委屈,无力,他将这些情绪揉搓在一起化成愤怒,冲着张凡吼了出去,张凡大概被吓到了,缩在角落里啃着手指头,到最后,沈黎白愤怒地让她滚时,终于开始着急起来。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哥哥,凡凡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哥哥不要赶我走,凡凡还要和哥哥在一起,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哥哥走了,凡凡会很寂寞的,凡凡……凡凡好冷啊,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了。”
      
      “哥哥……”
      
      “滚!”沈黎白狠狠地踹了井壁,没有去看张凡受伤的目光,那是幼兽被抛弃,无能为力面对险象迭生丛林生涯的无助与悲伤。她许是有话要辩解,可最后也只能咬着手指头抹眼泪,那一刻张凡心底在想什么,沈黎白只能通过事后发生的一切不断揣测。
      
      但造成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悲惨,张凡不仅杀了王异,还将王异分成五份的尸体端端正正地摆在门口,就像之前阿姨让他们将鞋子摆放整齐一样。她在尸体上留了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笨拙的字:“不许qī fu哥哥!”
      
      她究竟是在动手前已经厉鬼化,还是杀人的罪孽让她蜕变为厉鬼,这一切沈黎白不得而知。她依然跟在沈黎白的背后,叫他哥哥,想听他将一百零八只蚂蚁好汉的故事,可这世界再也没有一个扎着冲天羊角辫,穿着蓝色碎花棉布裙的小姑娘,总是带着微笑的天使般的脸变得阴暗冷酷,目光阴沉泛着杀意,被血水冲刷过的灵魂在不断的堕落,只不知最终会去畜生道还是无间地狱。
      
      沈黎白说到此处时,满满的都是悔意,他甚至痛恨那时不够冷静的自己,却也忘了那时他还不满十岁,在早春料峭的天气里,被有意无意地遗忘在了一口枯井之中。
      
      他所记得的都是失控的吼叫,无能又悲伤地踹着井壁,发泄悲愤的情绪。他把所有的一切都归罪于那刻不够理智的自己。
      
      王异的死最直接的后果是整个福利院的人对沈黎白敬而远之,院长不是没有尝试过把沈黎白赶出福利院,但将他逼走的那个早上,院长的手忽然不听使唤打了方向盘往外墙撞了去,差点撞出个半身不遂来,从此再也没人敢提让沈黎白离开的事。
      
      他们自以为沈黎白有了厉鬼傍身,从此会在福利院横行霸道,却不知道比起被死亡阴影笼罩的福利院,他其实是最难以心安的那一个。他在短短一个礼拜内,丧失了一切欲望,无论社交的,食欲的,物欲的,统统都不见了。
      
      沈黎白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做到了成年人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但他没有丝毫的成就感,等大了些,他才知道这在心理学上有个专有名称,叫“PTSD”。
      
      他开始回避事故的一切,既然是在社交中受到了伤害,那便抛掉社交,福利院里他是最沉默的那一个,而在学校里若非傲视群雄的成绩,即使是同班同学也不会记得他。既然是冲动的情绪引起了张凡的污秽,他开始克制情绪,尽力让自己冷静,到了最后,累及无辜,开始想尽一切办法要把所有情绪戒掉。
      
      好像只有这么做了,他才能求得一丝一毫的心安。
      
      只可惜,他从来没有成功,张凡喜欢与他作对,并不肯放过他,它身上带着的怨气总能轻而易举地拨动情绪,他次次都溃不成军,张凡咯咯直笑,笑弯了腰:“哥哥,你明白了吗?我们是一类人啊,如果不是你鼓动我,我才不会去杀人呢。”
      
      这句话仿佛是个噩梦,缠着沈黎白不肯散去。
      
      “后来呢?”
      
      “后来?”沈黎白苦笑了一下,道,“后来小升初,我考上了最好的初中,但因为需要住校,院长不敢让我离开,我就近上了市四中,又陪了张凡三年,”
      
      陆伽渐渐明白:“高中是你最后的希望,你想要考到最好的高中去,为日后远走高飞做好准备。但是,”人总是忌讳说起这个词,那是转折点,代表下坡路即将到来,是天堂背后的地狱,“她仍旧不肯放过你。”
      
      沈黎白痛苦的神色已经给出了答案,陆伽挂挡踩油门,车立刻往福利院门口飙了过去。
      
      “必须尽快地解决所有的事,不然,你们都得倒霉。”
      
      她没有直接形容具体的倒霉法,但沈黎白多少还是猜到了,他并没有得偿所愿的快乐,倘若此事以这种方式收场,相必他又要愧疚一辈子。
      
      “我以为只要张凡可以入土为安,惨死的真相得以向公众公布,失责的院长与阿姨得到处罚,她就可以解脱,所以我给警察局打了电话。但现在看来,罪孽仍在我,张凡是因我成为厉鬼,所以如果可以,我与她一道担罪。”
      
      陆伽抿着唇,没有办法给出任何的回应,无论是许诺还是拒绝,都应该由黄泉出面答复。
      
      “你天生能吸引怨气,张凡与你长久待在一处,必然会受怨气污染,她是为你杀人,但也不全是为你杀人,这中间的帐怎么算,应该由判官解决,但是,”陆伽缓缓踩下油门,“你如果接着沉浸在负面情绪中,只会招来更多的怨气,张凡会陷入更深的癫狂中。”
      
      车前走过来一个矮小的身影,陆伽扶着方向盘看向沈黎白,她需要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保证。沈黎白道:“我有佛珠,还要刮胡刀片,可以保护自己不受怨气干扰。”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枚染血的刮胡刀片,紧紧地捏着,仿佛是箭雨飞下时的盾牌,是最后苟且的希望。
      
      他并不相信佛钏。
      
      有人敲了副驾驶侧的车门,陆伽投以鼓励的目光示意他打开,沈黎白害怕很多,但其实并不胆怯,他低声道:“如果我控制不住伤害别人,麻烦你救救他们。如果我控制不住伤害你,你……你一定要跑得远远的。”
      
      他打开了门,走了下去 。陆伽扶着方向盘的姿势没有动,目光落在已经空了的副驾驶室上,忽然就笑了。她先前以为沈黎白东躲西藏百般遮掩是胆小惜命,虽然难堪却是人之常情,万万没料到,竟然是害怕失控之后伤害别人。
      
      真的很可爱。
      
      她想到那本写得密密麻麻的题册,红色的笔迹在下一秒转化成了手臂上的血迹和同样密密麻麻的刀疤,她的笑容就消失不见了,一个人怎么可能彻底封闭住感情,一味地退让忍受,招来的是滔天蔓延的怨气,沈黎白所作所为徒劳又可笑。
      
      太天真了。
      
      陆伽推门下车,沈黎白和张凡已经没了影子,她并不着急,缓缓地穿过成雾的怨气往福利院走去,若有心,她的指尖便能掠过一点怨气,去闻去嗅,去观看沈黎白的过往。
      
      但她没有停下脚步,径自走进了福利院,房子前面有个宽敞的院子,放着些单双杠,滑梯,秋千,爬架等玩具,但现在秋千上被捆着个少年,有双无形的手将秋千荡得很高,几乎要与黑色的天空相接,但没等陆伽看明白,那少年便从秋千上狠狠地摔进了沙坑之中,黄沙扑了出来,落下个大坑。
      
      他没有丝毫的动静,脸朝下趴着,像是睡着了,那双手很快有把他拖到了秋千上,此时陆伽看清楚了,少年的脖子弯折,双眼无神,已经死了。
      
      秋千上有一缕绑缚少年的怨气,陆伽触手一碰,眼前的环境陡然一变,同样的秋千,但身边叽叽喳喳地围着一群孩子,沈黎白小心翼翼地坐上秋千架,用稚嫩活泼的声音道:“淘淘,不要推得太快啊。”
      
      叫淘淘的孩子五官与枉死的少年无异,他笑嘻嘻地道:“小白,你放心。”在沈黎白看不见的身后,他趴开双腿,两手手掌收在肋下,以如此的起势狠狠地冲沈黎白背上一推。
      
      在那瞬间,又多了几只手围过来,无论够不够得着,都往沈黎白背上推了一把,秋千如炮弹筒般将沈黎白射了出去,只差几厘米,他就会摔出沙坑之外。
      
      孩子们的笑容天真浪漫,一哄而散,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次集体谋杀。他们更是没有关心沈黎白为何长久地倒在沙坑上起不来,甚至在阿姨抓他们出来时,他们七嘴八舌地将过错推到了沈黎白身上。
      
      “是小白要玩秋千,让淘淘去推的。”
      
      “小白想要推得高点,那样子爽,我是在帮他。”
      
      “我们也是在帮他。”
      
      “老师,助人为乐难道是不对的吗?”
      
      纵然游走阳间千年,什么人和事都见过,但每次遇上这等为恶而不知恶的人,陆伽都会觉得难受,感到窒息。她甚至不忍心去看沈黎白浑身上下,甚至连眼睛都绑着绷带躺在床上时,听到这些话,脸上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她掐断了这缕怨气,绕过秋千架往楼房走去,楼房是封闭式的,推开房门进入玄关之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里回荡着诡异的读书声。
      
      “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闻先王之遗言,不知学问之大也。”
      
      声音郎朗,似乎能想到念书之人摇头晃脑的模样。而走廊之上,有值日生在打扫卫生,没有扫把畚箕之类的工具,他趴在地上,眼神慌乱疯狂,仿佛精神错乱,看着地上的污渍像是见到了什么天崩地裂的事,他不停喃喃:“怎么还有,怎么还有?”
      
      陆伽垂下目光,地上的血迹斑驳,是从他撕扯了的皮肤,裸露出肉与经脉的手腕上流淌下来的,他疯狂的用皮肤去擦拭血迹,皮肤很快都染满了血,他只能又撕扯皮肤下来去擦血,这是个死循环,永不得解。
      
      他却像是根本没有认识到这点,更感受不到痛般,不停地用手去撕,有时皮肤会带下肉来,他便极其厌恶地将肉丢开。而与走廊连接的餐室里跪着个女孩,她的目光空洞,眼神涣散,却仍记得饿狼扑食般捡起肉,嚼也不嚼,就吞咽了下去。
      
      她的肚子膨胀得很大,像是快要满月的孕妇,这让她的动作格外的笨重,陆伽怀疑,她不止吃了一个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