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恶鬼养的那些年

作者:久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3

      
      朝阳福利院在平安区的近郊,需要耗费半个小时车程,陆伽为求低调,将超跑换成了宝马,于是时间便从半个小时拉到了一个。好在夜越深越好办事,陆伽甚至绕了个路,给沈黎白买了肯德基的全家桶。
      
      “吃!”她一点也不介意车里都是汉堡薯条的味道,手一挥,很豪气,“我看电视里大家都喜欢吃这个,应该很好吃。”
      
      沈黎白有些哭笑不得,陆伽看了一个晚上的剧里,女主角就是用肯德基哄又哭又闹的孩子,问题是那孩子才六岁,还处在被食物一勾就走的年纪里。
      
      膝盖上的食物还带着热气,袋口收得很紧,但油炸食物的香味仍旧飘了出来,的确很勾馋虫。沈黎白饿了一天,只靠一瓶矿泉水充饥,早就饿过了头,既然欲望不强烈,那拒绝也就更加
      轻易。
      
      “我不吃。”
      
      陆伽愣了一下:“你不喜欢吃?不能吧。”
      
      “我没有吃过肯德基,”沈黎白抱着全家桶,倒也坦然,“福利院里吃顿肉都是奢侈的事,根本不可能吃上肯德基。”
      
      陆伽道:“那正好尝尝。”
      
      沈黎白摇了摇头:“既然你说过你能帮助我,我就无需以断头饭的心情去尝试一切没有吃过的食物。我在福利院里没有吃过肯德基,在未来很长的时间里也吃不上,所以为了避免日后嘴馋,有不必要的欲望,我还是不吃了。谢谢你。”
      
      陆伽转过脸来看沈黎白,沈黎白的表情至始至终都很淡,他没有在刻意地卖惨,相反语气里有种幸福,他觉得他是在谈论自己未来的规划,不尝试多余的会勾起欲望的事务则是规划的一部分。
      
      陆伽笑了一下:“这世界诱惑可多了,一个汉堡无足轻重,你觉得自己能抵挡得了所有的诱惑吗?”
      
      “我曾经在台球馆打过工,也是见过一点世面的,诱惑琳琅满目,一条烟,一瓶酒,女人,胜负欲,钱,都是,汉堡的确是最不值一提的,但如果我连汉堡的诱惑都抵挡不住,又怎么去抵挡酒色财气?”沈黎白说话的时候特别冷静,成熟,并不像个才十六岁的孩子,“更何况,如今对我诱惑最大的是大学,学习也好,打工也好,存钱也好,奇怪的拒绝也好,都是为了大学。人要分清主次,不是吗?”
      
      陆伽开了个玩笑,道:“你这日子过得克制,好像个和尚。”
      
      沈黎白淡淡地道:“谁知道呢,我也经常觉得自己是个和尚,克制欲望对我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好像我已经习惯这么做了。”
      
      这只是句玩笑,两人都不会当真,陆伽很快又道:“你能念高中,念大学,福利院不会赞助你吗?十八岁前未成年他们有义务,十八岁之后,他们可以借给你钱。”
      
      沈黎白给了个很奇怪的回答:“不,他们不会允许我离开福利院的。”
      
      地图显示他们离朝阳福利院只剩下不到三公里了,沈黎白已经开始觉得不舒服,他往车窗望去,见浓密的黑色严丝合缝地围拢过来,将天地接连成一片,他们仿佛身处在一个无法逃脱的困境之中。周玮不知何时起雾,车灯的光强有力地刺穿雾气,有细小的灰尘粒在空中飘荡。
      
      陆伽道:“好浓的怨气,你们福利院死了很久的那个男孩安葬了没有?”
      
      沈黎白没料到陆伽会提这个问题,他沉默了会儿,才用干涩的声音道:“警方带走了张凡的尸体,法医检验完后他们会把尸体移交给殡仪馆,由殡仪馆火化下葬。”
      
      “哦?”陆伽的语气微微上挑,“朝阳福利院死了两个男孩,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张凡,而不
      提王异?”
      
      沈黎白一滞,他到底涉世未深,道行太浅,一诈就被诈出来。
      
      “你在福利院里看到过张凡的鬼魂,”陆伽已经换上了笃定的语气,“你害怕我伤害他,想保他?”
      
      “我没有……”
      
      “黄泉有黄泉的例法,他身死之后还在阳间游荡八年,就是坏了规矩,该按照黄泉例法处置,由不得你求情隐瞒。”
      
      “我没有,”沈黎白将语气加速,很快地说道,“八年之中,我日日都恨不得你们立刻出现杀了王异,可是八年来,你们的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你们不是鬼差吗?不是应该维护鬼魂的秩序吗?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能发现阳间还遗漏了一只厉鬼呢!”
      
      从陆伽见到沈黎白开始,他就表现得很克制,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感情收在那些细微的动作里,可现在,他情绪暴动异常,最后几句话几乎是嘶吼出来,用力之深,让额头都绽出了青筋。
      
      可还没等陆伽皱眉,沈黎白便已经察觉到了异常,他的神色很是挫败,将头偏到了右侧,看着车窗,窗玻璃上倒映出他懊恼的神色,而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地收成了拳头,仿佛心有不甘。
      
      陆伽叹了口气,道:“虽然这是黄泉的责任,但……黄泉的鬼差不多,很少会有人愿意放弃轮回的机会去忍受长生不老的痛苦,应聘的人少,阎王的要求又不肯下放,所以经常出现人手不够,鬼差连续加班五年没有一天休假最后想要造反的事。福利院的厉鬼必然是黄泉的失误,等到事情结束,我带你下趟黄泉,去狠狠地敲无常一笔,让他们赔偿你。”
      
      沈黎白没有吭声,陆伽接着道:“但,沈黎白,你天生阴阳眼,本来就容易吸引极阴之气,所以此时怨气浓重,你也需要担份责任。”
      
      沈黎白合上双眼,似乎觉得陆伽的话让他很烦躁,并不想要听。
      
      陆伽猛踩刹车,车子停地太猛,即使系了安全带,沈黎白的身子还是朝前倾倒,额头差点磕在台子上,他嘶了声。
      
      陆伽道:“沈黎白,不要被怨气控制情绪。”
      
      沈黎白霍然睁眼,有一瞬间,他的眼神冷漠,狠厉,残忍,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水渊,水渊之下有妖鬼潜伏,随时要拖人下渊,一道生不如死。但转瞬即逝,再抬起头时,他的目光又恢复
      了清亮。
      
      他的头靠在椅背上,一只手遮住了眼睛,他低声道歉,有些宽大的袖子从手腕上滑落,露出了错落的伤口,陈伤混着新伤,血水已经凝结,看上去触目惊心。
      
      陆伽一把抓过他的手腕,她方才意识到沈黎白虽然生得高,但身子骨很瘦,几乎没什么肉,长袖空荡荡地挂在身上。
      
      陆伽盯着他:“身上带了刀?”
      
      沈黎白有些急又有几分暴躁,想抽出手腕,等陆伽的力气很大,他又一天没有进食,只能像是脱水的鱼挣扎了几下,最末无奈地放弃:“是刮胡刀片。”
      
      陆伽摊开手道:“拿出来给我,离开这了我再还给你。”
      
      沈黎白的颌骨线条发紧,像是狠咬了牙,似乎要犟到底,可陆伽同样的寸土不让,眼神同样强硬。最末,让沈黎白败下阵来的是那些不断涌来的怨气。
      
      陆伽或许没有察觉,但沈黎白清楚的知道,那些红得发黑的怨气正从四处爬过来,天地与他之间似乎结出了个蜘蛛网般的脉络血管,而怨气便是那要命的鲜血,源源不断地渗透进他的皮肤,予他以力量,也在麻木他的神识。
      
      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正在快速地褪去,骤然攀高的是隐秘在心底不能为外人道的肮脏与龌龊,他不能放任下去了。
      
      于是,他软弱了下来,阴郁清亮的目光里是哀哀的乞求:“我不能把刮胡刀片给你,刚才我已经失控了,如果没有刀片,我会彻底疯掉的。”他像是只可怜巴巴的幼犬,“我不能去做那种事情,我已经杀了一个人了。”
      
      陆伽道:“可是你……”她的目光落在了全是伤痕刀疤的手腕,嘶了声,“也不该自残。”
      她松开了手,想给沈黎白找个装备带上,可就这么几秒,他已经迅速地用刀片在手臂上拉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涌了出来,甜腥味在车里蔓延开,心底的躁动立刻被抚慰平了,他仰着脖
      子,喉咙里发出困兽般的低吼声。
      
      他攥着刀片的指头因为用力而发白,那低吼声逐渐变成无力地呜咽声,深受怨气影响的他已经不能自如地控制情绪,心底一切的负面情绪都被放大,而这些情绪又会吸引更多的怨气来找他。
      
      这根本就是个死循环。
      
      陆伽终于明白为何白无常要来寻她护住沈黎白了,撇开那诡异的生死簿不谈,张凡这只厉鬼也好,弥漫的怨气也罢,皆因黄泉工作疏漏导致,而无论沈黎白因此杀人也罢,自杀也好,这罪孽都需黄泉去背负。
      
      很显然,黄泉不能也不敢背这个罪孽,所以宁可找上她,也一定把这件事干净地解决了。
      
      “靠,早知如此,应该多宰点黄泉的。”陆伽边想,边从腕上褪下了那串佛珠给他戴上,沈黎白的手很凉,刀疤从腕骨开始一直蔓延到手肘处,看上去极其的可怜。
      
      陆伽叹了口气:“佛串能替你挡一阵子的怨气。”
      
      沈黎白的手指微动,垂下眼睑道了个谢,刀片仍旧被他收进了口袋里,像是个万般珍惜的宝贝。
      
      陆伽踩动油门:“我们赶快,尽量在天亮之前解决了这件事。”
      
      又开了二里地,已经靠近朝阳福利院了,忽的听到上课铃声穿过迷雾传来,本来已经安静的沈黎白像是触了电,几乎要从椅子上弹跳起来。他有些呆滞,满眼都是不可思议,但很快便打了个抖索,他捂着脸道:“它怎么能……”
      
      陆伽微眯了眼,沈黎白没有注意到,但她已经看见四周其实有人在走动,穿着统一的校服背着书包,像是赶去上早课的学生,可是这个时间点这个地点,出现大批的学生本就是匪夷所思。
      她突然不着急了,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挑了支咬在唇间,低头用点火机点了火,烟草的味道将逐渐淡去的血腥味遮盖住,她狠狠吸了口,将一串眼圈吐了出来后,才道:“说说吧,你和张凡,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黎白的叹息声又重又长,他道:“张凡不想让我离开福利院,生前做人,死后为鬼,她要我永远地留下来陪她。”
      
      陆伽半摇下车窗,手搭在窗玻璃上,将烟灰弹了出去:“为什么?”
      
      沈黎白苦笑了一下:“可能是寂寞吧,那时候我们都很寂寞。”
      
      沈黎白从记事起就在福利院长大,福利院的阿姨们其实对孩子不坏,但毕竟不是亲生的孩子,所以总是不够尽心。更何况,院子里那么多的孩子,一碗水难以端平,总有些人免不了被忽略。
      
      沈黎白就是被忽略的那一个,八岁都不到的孩子虽然幼小,但已经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了他的世界和寻常人不一样,他能看到比一般人看到的更多的东西,而那些东西并不吉利,会引起别人的恐惧。他们有意识地避开他,就是在避开那些东西,在避开不吉利。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避开沈黎白,那些东西就是在那啊,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多余地躲开他呢?这是年幼的孩子不能理解的。
      
      因为旁人有意的冷落,沈黎白很快便学会了自娱自乐,活动室、读书室被孩子和阿姨占领,所以他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无人去的花园一角及地下的卧房。
      
      沈黎白就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的花园角落里遇到了张凡,小姑娘穿着蓝色的碎花棉布裙,扎着两只冲天的羊角辫,圆滚滚的脑袋,蹲在地上,认真地看着蚂蚁搬家,胖嘟嘟的手指一只只地点,数蚂蚁的只数。
      
      她总是数到二十九就数不下去了,最后还是沈黎白替她数完了蚂蚁,一共一百零八只,可凑出个福利院好汉。可是小姑娘不懂他说的话,啃着手指,奶声奶气地叫他哥哥,巴巴地请求他说一说一百零八只蚂蚁好汉的故事。
      
      沈黎白负责打扫福利院的卧室,他记得每张床前挂着的名牌上写着的名字,也认得出每个孩子的脸,自然认得张凡,更记得她已经失踪大半个月。
      
      他清楚地意识到眼前的孩子是鬼不是人,但他终究没有忍心戳穿,只好抓耳挠腮地编一百零八只蚂蚁好汉的故事,所有经过那片的角落的人都能看到他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他们如此相处了两年,沈黎白能看见鬼的传闻在福利院里大肆流传开,小孩子们因为大人讳莫如深的态度,对沈黎白越发的苛责,紧紧抱团,将冷暴力愈演愈爆。
      
      沈黎白道:“就是那天,张凡第一次杀了个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数据太差了,所以打算修文,21号先修了三章。以及希望各位看文的小天使们多多收藏,多多评论,收藏请收藏整本书哈,现在书签都不算数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