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恶鬼养的那些年

作者:久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

      
      如阿和所说,陆伽很少插手黄泉的事,她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阳间流浪,只有少部分的时间会想起老友,提着壶酒往黄泉钻。
      
      陆伽的老友其实只有一位,名叫秋娘,在十二阎罗殿做文职,负责输入登记鬼前世轮回的情况。陆伽已经记不起她是何时来到黄泉的,只记得她从进入十二阎罗殿那刻开始,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那张堆满文书的桌子。
      
      但就在那天,秋娘头一次离开了桌子,给陆伽准备了一个酒碗倒她带来的烧刀子,陆伽正在受宠若惊之际,秋娘在她脚边跪了下来:“陆伽,你可不可以帮我护一个人?”
      
      陆伽被唬了一跳,碗中的酒醇香四溢,给整间屋子带来滚滚红尘,她道:“秋娘,你已身死,了却红尘,又有什么值得牵挂呢?”
      
      秋娘道:“他曾经救过我一命,活时我无以为报,死时才能结草衔环,陆伽,我修为太浅,离不开黄泉,只能求求你了。”
      
      陆伽并不赞同:“他既救了你,判官必然会多判他几笔运道,这是他的因果福报,已经得偿所愿,更何况轮回几世,前尘都了却,如今的他已然不是原先的他,你要报恩也报错了对象。”
      
      秋娘尚未来得及说话,门被阵风吹开,夹着进来的还有冻霜,这是白无常到了,陆伽以为他
      有事与秋娘商量,抽身避开,却被白无常拦了下来。
      
      “陆伽,”他仿佛没有看到跪在地上的秋娘,将手里的卷轴递给陆伽,“黄泉有一事相求。”
      
      卷轴以昆仑山上万年青云竹所制,以十数根彩凤尾羽搓揉成束缚的流□□线,闻之有异香,上不着一字,正是生死簿。陆伽冷漠地束起手,全然没有兴趣,但白无常一挥袖,将生死簿展开。
      
      生死簿悬于空中,渐渐显现出一人画像,青涩,年纪不大,留着半长的头发,扎成小揪揪垂在脑后,五官清秀文气,周身有股颓靡阴郁的气质,像是失魂落魄的吟游诗人。
      
      画像之旁缀着他的名字——沈黎白,除此之外一切空白。生死簿是阎王亲笔书写,断人气运,判人命数,此人的生死簿空无一字,可见,纵使阎王也难以推其生死。
      
      陆伽陡然警觉,道:“此人与我无关,这生死簿我便当作没见过,你收了罢。”
      
      秋娘却已膝行到了陆伽脚边,道:“此人便是我的恩人,陆伽,此事并不难,因他天生阴阳眼,体质偏阴,容易招鬼魂与怨气,不断地被折阳寿,若再不护他,他很快就会暴毙横死。”
      
      陆伽叹了口气道:“秋娘,我从不干涉黄泉的事,更何况,此人命数怪异,又能惊动无常,可见来历非凡,我何必招惹呢?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白无常此时道:“此人与黄泉有恩怨不假,但轮回未尽,不在此生兑现,而陆伽,只要你能护住他这一生,黄泉便允你轮回,介时化雨或是成风,皆如你所愿。”
      
      陆伽挑眉,而秋娘已经给她磕了响头,一个又一个,看得她五味杂陈。
      
      陆伽弯腰扶起了秋娘,道:“此事了了,你便去孟婆处讨碗汤来,彻底忘了吧。”
      
      秋娘额前发丝凌乱,眼眶泛红含了一泡泪,欲语先泣,与过往苍白的她不同,在这一刻忽然活了,像是个七情六欲皆在的人痴痴地道:“陆伽,喝了孟婆汤就能忘了他吗?”
      
      陆伽记住了秋娘的眼神,她很难说清究竟是为了轮回还是为了秋娘,只是等她回过神来后,发现已经站在了34号楼前。
      
      这些事,陆伽自然不会告诉一个小鬼差,她抽了支烟,并不点,咬在唇上,道:“你来人间几日了,关于沈黎白的事调查出来多少?”
      
      这是要坐享其成的意思,阿和不仅不敢拒绝,甚至有能为陆伽服务的荣幸:“才两夜,我白日不能出去,只能靠晚上收集消息,这沈黎白从小被遗弃,在朝阳福利院里长大,为人孤僻,与周边的人关系很差,但很上进,过分的上进。小升初的时候他原本考了市中,但后来进了市四中学习,常年稳居第一名,但他的目标其实是市中的第一,平时练的卷子是市中的卷子,这次中考,满分720,他考了693,比第一名低了8分。”
      
      陆伽看她:“没了?”
      
      阿说的支支吾吾的:“还有一点,朝阳福利院的怨气很重,我装备带得不够多,就没敢进去,本来想去鬼城商铺买点装备的,无常大人就告知我您要来,让我先给您打扫下榻的屋子。”
      
      陆伽这才意识到手里的烟也是阿和准备的,露出了赞赏的目光:“很好。”
      阿和被夸了之后美滋滋的,双手捧着脑袋,对陆伽一个九十度的标准鞠躬:“那我先回黄泉,不
      打扰陆大人办事了。”
      
      陆伽挥挥手,她立刻化烟遁了,陆伽方才反应过来,这鬼丫头先前还会任务百般不舍,怎么就跑得这么快了?
      
      唔,大概是对她的能力极其放心,觉得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吧。
      *
      
      清晨五点,沈黎白准时醒来,过往还在福利院时,无论冬夏,他总是在这个点起床,需要在学校早自习之前打扫完福利院的楼梯走廊以及院子。
      
      现在是在逃案犯了,但他天生劳碌命,仍旧按时起床,叠被扫地,然后下楼,想着先把早饭做好。毕竟如今算是寄人篱下,又有事相求,既无钱财为报,只能以人力相抵。
      
      谁知,陆伽起得比他更加早,又或者根本一夜没睡,懒懒地窝在沙发上,55英寸的电视正在放无聊的相亲节目,又土又闹的BGM响起,就意味着一对嘉宾牵手成功了。
      
      沈黎白没料到陆伽会看得津津有味,他正要转身往厨房走去,便听陆伽道:“小女鬼就是周道,连换洗的衣裳都给你准备好了。”
      
      原来她一早就发现自己在这儿了,沈黎白想了想,还是往客厅走了过去:“今天白天有什么安排?”他迟疑了一下,“你可以见阳光吗?”
      
      “我手上还带着佛珠呢,”陆伽抬手晃了晃手,细白腕子上的念子格外引人注目,“小少年,别小看我了。”
      
      沈黎白全然地震惊,可回想起陆伽介绍自己时,说自己是鬼差,想来与一般的鬼是不一样的,不必害怕阳光或者佛珠。
      
      那应该能完美地解决他的事吧。
      
      沈黎白放下了心,道:“你要先去朝阳福利院看看吗?”
      
      “晚上去,”陆伽道,“我能在阳光下横着走,不代表鬼和怨气可以。”
      
      沈黎白“嗯”了声,想去厨房做早餐,结果拉开冰箱门和柜门时才傻了眼,阿和细心到能准备好牙刷和牙膏,却想不起来在别墅里屯点食材,现下根本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他和陆伽提的时候,陆伽满脸的莫名其妙:“什么菜?我们不吃东西的。”她过了会儿,才意识到问题,“哦,你要吃。”
      
      沈黎白立刻道:“饿一天也没事,我不方便出门,等晚上再说。”
      
      “嗯,”陆伽也懒得动,他能挨一天饿就挨一天吧,反正饿不死人,她看着沈黎白又往楼上走去,随口道,“你去干什么?”
      沈黎白如此回答:“刷题。”
      陆伽想到他的确收拾了一个双肩包带过来,但最开始以为里面装的都是换洗衣物与食物之类,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试题册。
      他不是中考结束了吗?
      沈黎白在楼上一待就是四个小时,年轻人如他这般沉得住气的实在少见,陆伽把所有的晨间新闻都看了遍,正觉无聊就上楼敲开了沈黎白的房门。
      他是真的在刷题,书桌上摊着本五三的习题册,很厚重,他从前面的讲解开始看,边看边在草稿上演算,他的草稿用得很节省,换了三支不同颜色的笔打了三次草稿,正反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字。
      “你怎么开始刷高中的数学题了?”陆伽看了页码,已经写到一百多页了,她不仅对沈黎白随身带题册的事觉得匪夷所思,更难以理解这是本高中题,“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你是上不了学的,题刷了没用,书呆子。”
      沈黎白握着红笔,在陆伽进来之前,他正在认真地标出错误的点,以备下次复习时提醒自己。他听了陆伽的话,并没有被冒犯的怒气:“我知道,我听过很多人讨论这件案子,他们都说我把未来毁了。”沈黎白的关节因为用力而发白,红笔点在纸上,力气下渗,几乎要把纸张穿透。
      “我不允许,只要还有零点几几的可能,我就还有未来。”
      陆伽挑眉,指着五三:“你觉得你的未来在试题里?”
      沈黎白的侧脸倔强,眼里是没有消失的光亮:“我是孤儿,没有别的选择,努力学习,取得好的成绩,进到最好的学府,才有选择。”
      陆伽道:“只要你还背着杀人的罪过,你就不会有未来,你的未来不在这里。”
      沈黎白苦笑了声,他的手微微颤抖,很快就把笔扔掉,合上了五三,然后将手交叉握住放在桌面上,如此一来,左右手都有了依靠,这让他觉得很心安。
      “我的所作所为很可笑,也很荒谬,我知道,我不傻。可是,没有别的选择,我不能回到福利院去,回去了我就彻底完了,更何况,沈嘉风的确是被我捅死的,我没法证明我的清白。”沈黎白微微合上双目,羽翼般的睫毛晒下了道阴影,“但至少我死前还在努力,我是抱着希望死的。”
      陆伽眨了眨眼睛,漫长的岁月,无望的活着让她许久没有听到过未来与希望,她觉得可笑,可是眼前的少年如疯狂抽长的野草般,纵然卑小,可又十分顽强,只要几滴春雨,有一寸的土壤,就会努力地破土而出。
      即使最后会被一把火烧了,又怎么样呢?至少,向阳生长的时候是满怀希望的,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剩下的一切就看命数。
      可要说起命数,空空一卷生死簿,皆是未知。
      陆伽将手按在沈黎白的肩膀上,道:“少年,遇见我,是你的气运来了,我会把你的未来还给你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