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恶鬼养的那些年

作者:久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2

      
      开学一个月,开学考姗姗来迟,考完之后将按排名重新分班。考了两天,批卷用了三天,大字榜就张贴起来,沈黎白在第十,稳进了火箭班,对于他近乎满分的英语卷子,身边少不了闲言碎语,但他并不是很在乎,午休的时候耳朵里塞着mp3,边听英语边闭目养神。
      
      倒是同班的田舒雯受不了排名掉出了前三十,抱着同桌嚎啕大哭,理了一半的书都堆放在桌子上,要将她取而代之的同学背着书包,脚边放着装满书的收纳箱,束手无措地看着她。
      
      最后,她抹着眼泪对围过来的同学意有所指道:“这事绝对有猫腻,我不相信有人能把这次考试的英语卷子和数学卷子做到近乎满分的地步。”
      
      全段五百人,只有沈黎白一人英语和数学近乎满分,大家都知道她的言下之意,但都默契地没有替沈黎白站出来说话,或许他们都记得这位男生是因为什么被通缉,又或许他们更在意的是第一堂英语课上他带有杭城口音的发音。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拿到近乎满分的英语卷子,他们不无傲慢地想,假期没少出国,周末没少上雅思班的人都只能考一百二三十,一个福利院出身的土包子何德何能。
      
      同质疑一道甚嚣尘上的还有沈黎白与邱礼湄的绯闻,沈黎白背着不足两百块的双肩书包从玛莎拉蒂上下来的场面,十分刺激同学的神经,当时便隐隐有谣言传出来,厚道点的谣传沈黎白是邱家的私生子,难听的就直接蹦出包养的词汇。而这次开学考不过是推波助澜,将涌动的暗潮掀为滔天巨浪罢了。
      
      沈黎白习惯于周围人的暴力和冷暴力,但还是第一次面对流言蜚语,他花了点时间去思考究竟该如何处理这件事,但还没等他付诸行动,事情就闹大了。
      
      邱礼湄在英语课上抓到了男生之间互相传阅的,以她和沈黎白为主角的不可描述文章,她只扫了眼那些不堪入目的文字,脸色就涨得通红,又在瞬间发青,很快又过渡成了紫色。
      
      她抓着草稿纸的手在精彩的变脸过程中不自觉地将纸撕碎,往男生脸上砸去,被砸的男生瘦瘦小小,戴着眼镜,是班里出了名的呆子,他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这文章究竟是从哪里传过来的,气得邱礼湄当场就把他的英语书撕碎了。
      
      “滚出去!”邱礼湄指着门撕心裂肺地吼叫,她青紫的皮肤下,那张人脸在快速地爬行,竟然有瞬间与她的五官重合,明明是一样的五官,但像是皮下套着两个灵魂。
      
      那叫张茂的男生急得满头是汗,却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这在邱礼湄的眼里无意是无声的忤逆,她返回讲台拿起教鞭,气势汹汹地下来,却被张扬伸脚绊了个踉跄。
      
      “老师,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事情都做下了,我们议论一下又怎么了?”
      
      张扬眉毛往上一飞,玩味暗昧的神色就递了出去,引来周边几人的哄堂大笑。
      
      邱礼湄被气得发抖:“你说我是妓/女?”她扬起教鞭劈头盖脸地打了下去,传来“咻咻”的空气被刺破的声音,“你竟然敢说我是坐台小姐!”
      
      “有毛病啊你,”张扬坐在外围,只能把同桌挤开往四排中间挤,也没躲掉邱礼湄追过来的教鞭,脸上一鞭鞭的红印,“谁说你是妓/女了。”
      
      “对啊对啊,”有好事者起哄,“老师你是包养的那个,怎么看被包养的那位才是个鸭子吧。”
      
      全班的目光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落在沈黎白身上了,嗳气声此起彼伏地响着,充满了促狭的味道,只有他的同桌注意到即使刚才闹得不成样子,沈黎白也只抬头看了十几秒的热闹。
      
      他停笔的时候,正好把一道错题订正好。
      
      沈黎白的目光如水,没有被调侃后的狼狈,更没有做贼心虚,坦坦荡荡如乾坤,反而让几个起哄的学生的目光躲闪起来,他们装作没有意思的模样,回去写作业了。
      
      沈黎白起身,道:“我去找班主任。”
      
      张扬嗤笑:“沈黎白,多大年纪了还打小报告,这件事我是受害者,你有什么底气去找班主任。”
      
      沈黎白看了眼因为激动,此时头发散乱,衣服也松垮的邱礼湄,淡淡地道:“比赛还有裁判呢,总要有个能做主的人吧。”
      
      班主任来得很快,看到如泼妇般的邱礼湄和被打得满头满脸是伤的张扬,立刻火冒三丈,吼道:“这还是火箭班呢,你们上课打架啊?”他指着邱礼湄想骂,但连手指头都戳不出去,只能点着张扬道,“学生不知道学习,一天天地在干什么,北大清华很稳了吗?”
      
      张扬叫屈:“无妄之灾啊,看小黄/文的又不是我。”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年过半百的班主任面红耳赤,道:“你们怎么能在班上传这个?谁写的?啊?”
      
      张扬道:“老班,你怎么不问问邱老师和沈同学是个什么关系?是他们提供的素材。”
      
      他话一出,引来了邱礼湄的嚎啕大哭,她彻底不顾形象了,明明穿着一字步的黑色短裙,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撒泼打滚地哭了起来,像极了市井里的泼妇。
      
      这一下,连教导主任都被引过来了。
      
      事情彻底闹大,不仅是一个班,甚至整个学校都在讨论这件事,最开始同学老师都津津乐道这件略带桃色的新闻,但后来他们很快发现,作为男主角之一的沈黎白实在太过冷淡了,撒泼的是邱礼湄,闹事的是张扬,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仅此而已。
      
      教导主任两厢调和,邱礼湄与张扬都有点不依不饶,那小黄/文是印刷在A4纸上的,根本无法通过辨别笔迹来查到底是谁写的,更棘手的事,这文章显然已经被传阅开了,究竟有谁看过,有几个人看过,却根本查不出来。
      
      更何况,查出来又有什么用,影响已经造成了。
      
      教导主任气急败坏地问沈黎白:“这事你来说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天邱老师为什么会送你来上学?”
      
      沈黎白被四五个老师围在中间,神色却没有怵半分,道:“我和邱老师住在同个小区。”
      
      “你不是住在福利院吗?”教导主任咋舌,“邱老师住的可是杭城有名的高档小区,不仅贵,而且难买,你是在小区里找了份兼职?”
      
      沈黎白的眉眼有几分尴尬,但他仍旧很快道:“我被人……收养了。”最末三个字他说得略犹豫,陆伽一声不吭地走了,他也闹不清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但与包养比起,虽然只有一字之差,收养总是好听些,也正当点。
      
      教导主任不是很相信:“你档案上的监护人可还没变。”
      
      沈黎白道:“但我的确离开福利院了。”他不能再往下说了,快速地把话题挑开,“事实上,这件事最开始的源头是大家质疑我的英语成绩。”
      
      教导处主任道:“怎么又扯到英语成绩上去了,开学考是由年级组长命题,批改是整个年级的英语老师一起进行的,怎么有问题了?”
      
      沈黎白淡淡的:“可能他们还怀疑邱老师给我透题吧。”
      
      “这……”教导处主任看着张扬,又看向自始自终都低着头,仿佛要把头点到地板上的张茂,怒气两边生,“你们都这么想的?不去求证,就凭空造谣,还是造那么低俗的黄谣,读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礼义廉耻懂不懂?”
      
      张茂被他吼一声,身子就抖一下,最后都开始低声抽泣起来,张扬不服气,非要扯着脖子和主任硬杠:“那不也是没办法证明成绩没猫腻嘛,两人私下交易,主任你怎么抓得住,在人家里装监控才好使吧。”
      
      教导主任几乎要被气倒:“张扬!”
      
      “主任,”沈黎白似乎有种魔力,无论怎么生气,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人总会冷静下来,“我有个主意,还需要麻烦老师重新出份卷子,找个时间在大楼中央,让我和张扬同时考试。”
      
      张扬吃惊地看着沈黎白,却不知道更加震惊的是下一句话。
      
      “如果我的分数比张扬低,我离开火箭班。”
      
      张扬几乎立刻道:“沈黎白,我英语也考了138分,你别瞧不起人。”
      
      沈黎白一字一顿道:“是你先看不起我的。”他看向教导主任,道,“麻烦老师了,既然是因分数引起的争端还是用分数解决为上。”
      
      教导主任愣了一下,道:“也行,学校里最不缺的就是卷子,我现在就去找,你们当堂做当堂脚,我们当堂改,这样总公平了吧?”他最后那句话是对张扬说的,不无嫌弃他惹是生非的意思。
      
      张扬确实惊到了,他总觉得沈黎白不自量力,只是一次可能掺了水分的英语成绩就把尾巴翘上天,以为真的可以用成绩压过他,就敢在全校面前跟他下战帖,也不去考虑是否能承受失败后离开火箭班的后果。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来挫挫沈黎白的傲气吧,输也一定要沈黎白输得心服口服,一脚把他踩在最底下,让他再也爬不起来,到那时,他才能知道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才是道跨不过的天堑鸿沟。
      
      两人要以英语成绩对决的消息很快就从办公室里传到教室,又以迅雷般的速度在全校范围内传开,老师们似乎也没意愿去管理教学秩序,除了要求学生安静,就任着他们趴在栏杆上,俯下目光去看奋笔疾书的两人。
      
      张扬家境好,虽然在国内上高中,但最后依然是冲着常青藤院校去的,自然打小就注意对他语言的培养,不说平时的雅思托福班了,就是国外的夏令营他平时也没少参加,让他练就了一口地道的美式英语。
      
      连张扬都没考到140分,别人怎么可能。这既是当初大家质疑沈黎白成绩的一个重要依据,也是这次认为沈黎白注定是手下败家的重要缘由。
      
      四面走廊上的同学窃窃私语,处在风暴中心的沈黎白气定神闲,波澜不惊地刷题,他的笔自始自终都没有停下,在卷子中画画改改,耐心地在长篇文章中找答案,渐渐的,也有同学开始动摇,他们窃窃私语:“没准最后是沈黎白赢了呢。”
      
      但这声音一冒出来,就遭到周围人的反对,于是这声音很快又沉默下去了。
      
      两个小时很快就结束,教导主任当场收走试卷,分数会在半个小时之后批改出来,老师一离开,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热闹了,有押赌注的,有大声把来龙去脉解释一遍,也有跟张扬起哄的,唯独男主角之一的沈黎白安安静静把桌椅搬回空教室后,就回了自己座位,接着看书去了。
      
      极其的云淡风轻。
      
      与张扬向来交好的徐进只觉得他在装逼,扯着嗓子道:“到时候某人输了,你们说是让他走着出去呢,爬着出去呢,还是滚着出去呢?”
      
      沈黎白的同桌实在看不下去了,低声对他道:“他们那帮人就是这样,你不要太往心里去。”
      
      沈黎白低着头,应了声,快速地把填上选项。
      
      半个小时倏忽而过,教导主任带着两份试卷走进教室的刹那,大家鸦雀无声,但很快又开始起哄:“老师,分数出来了吗?谁赢了?”
      
      教导主任的手掌往下压,示意他们安静:“这次卷子很难,所以两位同学的分数并不高。”
      
      张扬道:“没事,老师,高过沈黎白就成。”
      
      徐进道:“张扬丢脸了哈,高过沈黎白还不容易,你要打破的是自己的记录,这才叫进步,别跟垃圾比,你永远进步不了。”
      
      张扬道:“行了,我心里有数,跟你比也不跟他比。”
      
      徐进踹他一脚:“去你的。”
      
      教导主任看着张扬:“看来张扬同学很有自信,那先来公布张扬的分数吧,120分,挺不错的成绩。”
      
      连张扬都吃惊:“我以为连110分都是困难的,这次卷子是真的难,生词很多,用的都是复式句型,从句里面套从句,成分太复杂了,我分析了好久。”
      
      徐进也很惊讶:“这么难啊,看来老师没手软。”
      
      教导主任道:“我当然不会手软,也不放水,沈黎白说得对,因为成绩引起的争端还是要通过成绩解决,所以我才会同意你和沈黎白在众目睽睽之下考这场试,由全校师生监督,我想你们应该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张扬道:“这张卷子沈黎白能考过120分,我反正是不信的,里面有很地道的表达,他一个死读书的土鳖,根本看不懂。”
      
      教导主任手按在试卷上,问他:“如果沈黎白赢了怎么办?”
      
      张扬一挑眉:“他?做梦呢,他赢了我从火箭班里滚出去。”他歪过头看徐进:“不过这怎么可能呢。”
      
      教导主任问沈黎白:“你觉得这次考得怎么样?”
      
      沈黎白道:“老师,直接说分数吧。”
      
      教导主任道:“你什么也不说?也行,沈黎白,”他顿了一下,目光在教室里逡巡了一圈,把每个同学脸上的神色都扫了遍,道,“135分。”
      
      全班寂静,是连针掉地上都会听见的寂静,好像所有人连呼吸都停了。
      
      就听见沈黎白轻笑了一下:“你看,我什么多余的话都不用说。”
      
      张扬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可能,他分数不可能那么高,我要求看他的卷子,这里头肯定有猫腻。”
      
      教导主任手拍在讲台上,用更大的声音说道:“遇到比自己优秀的同学不知道虚心求教学习方法,就知道造谣辱骂泼脏水,骄傲使人落后,你们这样子永远没法进步!”他顿了一下,又道,
      “沈黎白的作文写得很好,我会让英语老师复印出来让你们学习的。”
      
      沈黎白从位置上起身,先前他不咸不淡的样子总让人以为他心虚,但现在配着这个分数看,只觉得高手是不显山露水的,对他的轻视一下子就没了。
      
      “老师,让张扬滚就不必了,我只要求他写检讨,在广播里对邱老师和我道歉,并且替我完成一个月的值日,算是弥补这些天流言蜚语对我学业的影响,我需要时间补回来落下的功课。”
      
      “落下的功课?”张扬脸色逐渐难看,沈黎白是在功课落下的情况下以15分的差距赢了他,更倒霉的是,他为了让自己赢得漂亮点故意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反而给沈黎白做了嫁衣,更让同学们明白135分是多么得了不起。
      
      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沈黎白丝毫不觉有什么不妥:“是,落下很多功课,没好好学习,这次也没考好。”
      
      他的语气里终于透露出了点骄傲劲来,这是事情从发酵开始到现在,沈黎白第一次在大家面前表现出了点情绪性的一面,这让教导主任有些欣慰,最开始他还担心这孩子有点情感障碍。
      
      教导主任最后道:“这件事就按沈黎白说地处理,我希望你们从中能吸取教训。”
      
      沈黎白坐下的那一刻,心里长长地松了口气,他其实没有把握,但他敢赌。悠悠众口难堵,沈黎白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文斗更加妥帖,从根本之处掐掉,才能彻底杜绝更多的污言秽语。所以他也在等一次契机,能把事情闹大,只有如此,有了绝佳的戏剧效果,才能一举成功。
      
      真正坐下来考试的时候他倒是心无旁骛,但那之后的半个小时心里发慌,为了掩饰,他只得不停歇地做题,连同桌都以为他沉得住气,只有他知道,十道题里能错五道,心思根本不在题目上了。
      
      好在,结果不错。
      
      沈黎白心里有了点喜悦,晚自习下课之后,特意去买了十几块钱的炸串,要求店家洒了厚厚的辣椒面,等转过身之后,拎着满兜的香味,见到了倚在跑车边,许久不见的陆伽。
      
      他突然又没了胃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