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阴阳师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梨子紧紧蜷缩在树根,尽量把自己藏在阴影里。身后不断传来渗人的吞咽声。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慢点吃啊,哥哥。还有好多呢。”
      
      接着又是人群凄厉地喊叫,夹杂着少年的欢呼声。
      
      梨子把脸埋进膝盖,不停地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就好了,晴明大人马上就来了。
      
      “啊,全都切碎了呢,哥哥可以好好地进食了。”身后传来红叶笑盈盈的声音,“呐呐,哥哥要全部吃掉哦。这样我也跟着饱了呢。”
      
      跟着饱了?
      
      梨子微微抬起头,眼睛里闪着疑惑的光。
      
      “唔,吃完了。”少年传来含糊的声音,似乎在努力吞咽口中的食物。
      
      “好不好吃?”红叶好奇地问,“每次你都是吃得这样香甜呢。下次我也来尝一口好了。”
      
      “啊,不。”少年慌张地说,“我来吃,你不要吃。”
      
      “哥哥永远是这样温柔呢,”红叶声音轻快,“好吧,以后还是哥哥来吃,我其实很不喜欢闻血肉的气味呢。但是妖怪必须要吃血肉才能更强大。”
      
      “咕叽。”少年肚子里传来奇怪的声响。
      
      “咦,哥哥你又饿了啊。”红叶白细的手指苦恼地点着下巴,“看来两个人的消耗真的很大啊。哥哥下次不要给我那么多了。”
      
      “啊,好饿。”
      
      “好啦,好啦,”少女笑着说,“其实,我还给你留了惊喜哦。”
      
      “锵锵~”欢快的声音突然在梨子头顶响起,她心里咯噔一下,缓慢地抬起脸。红色的衣裙在眼前,一寸一寸地露出来。
      
      “这里还有一个食物哦。”红叶笑眯眯地说。
      
      “这里还有啊?”少年跟着跑过来。
      
      梨子连滚带爬地逃到另一棵树后,意外地发现脚边有一把被人丢弃的匕首。她顿时有了主意,微不可查地用脚把匕首挪到树根下。
      
      “你们是饿鬼吗?”她故意问问题拖延时间。
      
      “我们怎么可能是那种恶心的鬼怪?我和我哥哥,是藤蔓和红叶哦。”红叶骄傲地扬起下巴。
      
      怪不得,梨子心说,一个吃完,另一个就跟着饱了。简直是饿死鬼没投胎。
      
      想起小时候的事情,红叶快乐地飞起来,“我哥哥啊是世上最好的哥哥哦。在我还是一片叶子的时候,他也只是细细的藤。每天他都会挑选最粗壮的树木缠上去,然后拼命地吸食来哺喂我。后来化成了人形,哥哥还是这样每天喂我呢。”
      
      “咕叽。”藤蔓的肚子叫了一下,他立刻捂上去,“好饿啊。”
      
      “好啦,好啦,”红叶飞下来,“这就给你吃哦。”她细白的手指间出现一片鲜红的树叶,随时都可以放出去收获梨子的人头。
      
      “你哥哥是个胆小鬼哦。”梨子扒着树干露出半张脸,虽然声音发颤,但是还在努力挑衅。
      
      “你说什么?”红叶沉下脸,原本可爱的脸一下子白得可怕,配上红色的唇,阴森极了。
      
      “我没说错啊,”梨子不敢看她,往树干后面缩了缩,“他什么都不会,只会喊饿啊,饿啊,好像废物一样的存在呢。”
      
      “你竟然这样说我可爱的哥哥?啊啊,太过分了,不可饶恕。”红叶愤怒地飞起。
      
      梨子吓得躲在树后面,不停地祷告,让藤蔓过来,让藤蔓过来。
      
      “我,我可以。”藤蔓仰起头小小声说,“我可以自己猎食。”
      
      “哇,哥哥好厉害,”红叶俯下身双手捧着藤蔓的脸,“可是,对于这种狂妄的人,我想亲手给她教训呢。”她侧着脸看向樱树后面的少女。
      
      梨子又缩了缩。
      
      “我可以的。”藤蔓似乎不想让任何人嘲笑妹妹,哪怕那只是个食物。
      
      见他这么坚持,红叶只好放开手,“好吧,你要是不行,要喊我哦。”
      
      藤蔓点点头,一步步朝梨子走去。昏暗的光线下,他的眼睛闪着饥饿的光,手指上瞬间长出几寸长的尖利指甲。
      
      梨子装出害怕的走不动道的样子,始终躲在树后面。这种伪装并不费力,因为她确实很害怕。
      
      靠近了樱树,毫无猎食经验的藤蔓似乎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就在这时,两道黄色的光芒闪过,他捂着眼睛凄厉地大叫。那是两只小纸人抱着纸灯泡盖在了他的眼睛上。
      
      趁着一瞬间闪瞎了他的钛晶狗眼,梨子抓起匕首,奋力往他脖子上刺去。
      
      她从没有一刻这么果决,压在藤蔓身上,用力把匕首切下去。刀刃发出切割藤木的声音,绿色的液体像喷泉一样涌出,溅了她一身。
      
      红叶眨着睫毛,一动不动像傻掉一样看着他们。
      
      两秒后,她尖叫一声,结界剧烈地晃动起来,像即将破碎的肥皂泡。
      
      “啊啊啊,哥哥,哥哥。”她朝藤蔓扑过去,但是去扑了个空。藤蔓破碎成一道光芒,连同梨子身上的血迹全部被本坪铃吸收掉。
      
      梨子甚至还听见本坪铃里发出满足的一声喟叹。
      
      “啊啊啊,我杀了你。”红叶整个人暴怒,肢体变成了朱红色,上面布满猩红的脉络。
      
      无数的红色树叶像暴风雪一样席卷过来。梨子抱紧本坪铃紧紧闭上眼。
      
      该做的都做了,恐怕这回是躲不过了。说不定死了就能穿回去呢,她安慰自己。
      
      “啊,这里还有人,少主。”一声粗狂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梨子心中一动睁开眼,“乒乒乓乓”无数的红叶像刀片一样刺进坚冰中。坚冰?为什么她面前会有坚冰?
      
      一道身影落下,梨子抬起脸,瞳孔中映出晴明的脸。她从没有见过那么生气的晴明。
      
      晴明松开手中捏着的几道符,符纸从空中窜起,快速燃烧着朝红叶冲过去,如同锁链一样将她包围。
      
      他头都未回,也不在意符纸能不能打到妖怪。只顾着检查梨子有没有受伤。见她除了衣服上沾了些泥土,毫发无损的样子,这才松口气。
      
      接着,又有两道身影跳了下来,是一个陌生的中年人和一个同样陌生的少年。
      
      中年人扛着一把长刀,“啊,晴明,你着什么急呢。多杀几个怪,陛下会发你大米吗?”接着他快速扭头问,“少主,这个我们还杀吗?不杀,晴明就要杀了。”
      
      “不杀。”被称为少主的少年长着一双厌世眼,分外厌恶地瞥了晴明一眼,“被某些人碰过了。”
      
      “那算了。”中年人露出一副习以为常的神情,破开结界准备离开。
      
      “谁都不能走。”红叶像疯了一般喊道。她的红衣被烧得破破烂烂,眼睛赤红,已经分辨不出谁是她的敌人。现在只想疯狂杀戮结界里的所有人类。
      
      “啊,还真是麻烦。”中年人叹息着回过头,利落地挥下长刀。刀刃发出剧烈的煞气,破空而出。
      
      但是更快的是追着红叶不放的五道锁链。“轰”的一声,锁链化为巨大的火手,一把握住红叶捏碎在掌心。
      
      无数红色树叶喷涌而出,瞬间被火焰燃成灰烬。
      
      “原来是假的。”
      
      “果然是假的。”
      
      厌世眼少年和晴明同时说。其中一人嗤笑一声,另一人声音则十分平静。
      
      “啊,真是狡猾的妖怪,竟然还是个操偶师。”中年人扯扯嘴角,“她设了这么多结界,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为了觅食。”晴明说,“这种叫红叶的妖怪,从小生长在藤蔓上。她与藤蔓是共生体。藤蔓死,红叶也会慢慢消亡。”他皱皱眉,“奇怪,所有的结界都破了,为什么没有藤蔓?”
      
      因为藤蔓已经被铃铛吃掉了,梨子心道。
      
      结界彻底像泡沫一样消失。阳光重新铺满樱花林,周围的游人一点都没发现这里发生了什么。
      
      “少主,我们回去吧,还要禀告家主这里的事情。看起来,平安京要不稳定一段时期了。”中年人说。
      
      厌世眼少年刚要点头,就见源博雅跑了过来。
      
      “啊,源初羽,为什么晴明在哪你就在哪呢?你还真是追着他不放呢。”接着他又把目光投在晴明脸上,“你真是的,就这么把我丢在树林里跑了?”
      
      “我觉得你有自保能力。”晴明轻笑着说。
      
      源初羽懒洋洋地扫了他们一眼,用短刀从中年男人手里挑过一个扁扁的包袱皮,朝晴明扔过去,“你落东西了。”
      
      那是之前用来包裹血衣的。做完衣冠冢后,就一直在晴明手中。
      
      晴明一把接住,但是包袱皮已经散开,里面夹的东西瞬间掉落在地。
      
      “我的玉。”梨子惊呼一声连忙去捡。
      
      “等等。”
      
      比她更快地是源初羽的手,他飞快从地上捡起那只小玉鱼。身边的中年人立刻“咦”了一声,“这不是少主您的鱼吗?”
      
      “我的鱼在身上。”源初羽伸手解下腰间的玉鱼,与手中的一对比,果然是一对。
      
      “你是谁?”他目光锐利地逡巡着梨子。
      
      “你就是源氏吗?”梨子看看他手中的玉,又联想一下他的名字,觉得八九不离十。“我叫清水梨花子,奶奶说清水家已经没落,与其等着对方上门退婚,不如我们自己退掉。”
      
      “啊,太好了少主,”中年人惊喜地说,“家主一直派人去找清水氏,但总也找不到。”大概觉得自己面露喜色不太好,他握着拳放在唇边清咳一下,语重心长地说,“确实,清水氏已经没落,与我们家不般配了,退了也好。小姑娘你千万别难过啊,天下何处无芳草......”
      
      “我一点都不难过呢,大叔。”梨子笑着说。何止不难过,简直想跳个踢踏舞庆祝自己自由万岁。
      
      “你从哪里来?我记得你还有个奶奶?”源初羽没有理会中年人的唠叨,转身看向梨子。
      
      “我从近江来。奶奶被闯进村庄的山精吃掉了,多亏了晴明大人,我才活下来。”
      
      “你现在在哪住?”源初羽又问。
      
      “在晴明大人家住。”梨子看了他手中的玉鱼一眼,“东西还你了,以后我们就没关系了。”她松口气,感觉终于解决了人生大事,转身欢快地跑回晴明身边。
      
      “原来是这个源氏。”晴明轻笑着说,“我还以为是博雅。”
      
      源博雅扯扯嘴角,“都说了,怎么可能是我。不过这下好了,你不用担心了。”
      
      “你又来了,”晴明有些无语,“都说了我是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鬼才信。”
      
      晴明没有理他,他伸出手对梨子说,“我们回家吧,我想起遗忘了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等一等。”源初羽懒洋洋地说。
      
      “什么?”晴明面无表情地看向他。
      
      源初羽看了一眼梨子,又看了一眼晴明,挑起唇角,“这个婚,我不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一下,源赖初羽改为源初羽,我当初为什么要打源赖初羽为什么呢?......明明我自己在文里写了源氏......可能就是我下意识觉得源赖初羽很好听,但是光叫名的话,赖初羽就没有初羽好听了。
    源初羽,源赖光的儿子。提前把源赖光放出来了,因为若按历史上的时间,他比晴明出生要晚。我看上他的赖光四天王了。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9857214 5瓶;35141674、心悦双鱼 3瓶;璎珞雨晴、萌萌哒&小橘子 2瓶;*旅人*、作者今天更新了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