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阴阳师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事情就是这样。”晴明端坐在矮几旁说。
      
      安倍益材把手中的杯子放下,“与我想的一样,你母亲果然是被冤枉的。我是不信她会给世人降下诅咒,即使她被信徒背叛。神社下压着冥河之水。看来那个幕后之人早就知道了。他究竟是谁呢,你母亲从未与谁结过怨怼。”
      
      晴明拿出那束失去光泽的白毛,“神识在死后会分成两份,我想也许另一份里会有答案。”
      
      “这一份你得的也蹊跷,为什么会在雨女那种妖怪手里呢?”
      
      “神识分散之后,飘散之处不定。被谁捡到都有可能。”晴明说。
      
      “原来如此。”安倍益材点点头。
      
      “这个,给您保管吧。”晴明双手奉上。
      
      安倍益材接过来,用手轻柔地拂过白色毛束,眼眶微微发红。
      
      梨子回到房中,关上拉门,从矮柜里取出一个小木匣。这是晴明给她的无味之香,可以去掉世上所有味道。
      
      她把小木牌取出来,这就是锁住修罗道恶鬼的锁吗?神祇所化?
      
      她拿在手里摇了摇,又对木牌说了一句“喂喂”,感觉自己有点傻。
      
      什么时候才能把它填满呢?目光扫过淼淼烟气的无味之香,她微微一怔。也许,木牌本身的作用就是吸引妖怪,然后把它们一举击杀吧。可是她现在实力太弱,把木牌香气放出来,无疑是在对妖怪们大喊开饭啦。
      
      在家待了才一天,安倍益材就催着他们一个去贺茂家,一个去伊势神宫。
      
      “小梨,你病好啦?”源初月笑眯眯地拍着她的肩膀,“我去你家看你,安倍大人说你在发热,担心把我带病了,不让我去看。我哥哥也说晴明大人卧病在家。你们怎么了?一起得病啊?”
      
      梨子有些窘,原来安倍大人是用这个借口请假,一起生病也太傻了吧。
      
      “这个,对啊,就是晴明大人把我传染了。”
      
      “原来如此。”
      
      “对了,”源初月又说,“上节课你不在,教习让大家连通神明,只有奈奈子连上了呢。我倒是听见神明咳嗽了一声,但是教习说我幻听。你呢,私下练习的时候,有没有听到神明说话?”
      
      “没有。”梨子毫不犹豫地说。
      
      “这种事怎么可能人人都有?”一个少女经过这里停了下来,“需要有天赋的,善良的,神明才会喜欢,你说是吧奈奈子?”
      
      “啊,不是的,”奈奈子连连摆手,“我觉得大家都是善良的女孩子,而我不过是有一点点幸运罢了。”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奈奈子你实在太谦虚了。”
      
      源初月脸扭向梨子,做了个呕的动作。
      
      一时教习来了,给每个人发了一张写着汉字的纸。
      
      “啊,又是习字课。”少女们苦恼地说。
      
      “我最不会认字了,那么多笔画,实在太难了。”
      
      “是啊,又要学吴音,又要学唐音,太难了。”
      
      “安静,”教习不悦地斥责,“学习汉字是件风雅的事。堂堂伊势神宫出来的巫女,半个字都不识,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见教习发火,堂下立刻鸦雀无声。
      
      “那么,还是老规矩。奈奈子协助我辅导大家,”教习又说,“她认识许多汉字,这堂课可以不听。”
      
      梨子看向发下来的纸张,微微睁大眼睛,是《枫桥夜泊》啊,她上学的时候背过。
      
      教习教了几遍后,开始跟奈奈子两个到处巡视。
      
      “清水,”奈奈子走到梨子旁边说,“我看你一直在发呆,是不是刚才没有听懂?没关系的,你哪里不会,我来教你。”
      
      源初月毫不掩饰地翻了一个白眼。
      
      梨子本想象征性地学一下打发掉她。但是奈奈子又说,“这样吧,你先抄一百遍,因为我感觉你基础挺差的。等你抄完,我再来教你。”
      
      梨子一脸懵,还没教呢怎么就知道她基础差了?
      
      “一百遍?你确定不是在整她?”源初月问。
      
      “我没有,”奈奈子委屈地说,“她真的基础挺差的,我听说清水家很早就没落了,后来又去了乡下。这种情况下,哪里有机会学到汉字?”
      
      “原来清水这么可怜啊,”大家纷纷说,“那一定不会汉字了。”
      
      源初月气得眉毛竖起,“你怎么知道她没机会学到汉字?就你有机会学?”
      
      “我会汉字,我念给你听。”见教习往这边看,梨子忙说,想快速打发掉奈奈子。
      
      “不要勉强,”奈奈子善解人意地说,“我知道汉字对于你挺难的。”
      
      “其实还好,”梨子笑眯眯地说,“至少能背个木兰辞和出师表。”
      
      “那是什么?”奈奈子问。
      
      “你会出师表和木兰辞?”教习转过身感兴趣地看着她,“我曾研习过这两篇珍贵的文字,十分晦涩难懂。你背几句听听。”
      
      梨子这才想起,会背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出师表她早忘了,就木兰辞勉强记着几句。她的脸色立刻变了一下。
      
      奈奈子关心地问,“清水,是不是不会背?我帮你跟教习求情吧。”
      
      “唔,就背几句木兰辞好了。”那边教习说。
      
      呼,还好是木兰辞。她怕教习反悔,立刻从唧唧复唧唧开始背。故意放慢语速,祈祷教习快喊停。因为她最多只能背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随着她的背诵,少女们眼睛越睁越大,奈奈子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背到北市买长鞭的时候,教习叫停了,因为散堂的钟声敲响了。
      
      梨子松口气,打算回去就想办法找出来背一背。
      
      “真不错,”教习颔首夸赞,“没想到清水对汉字懂得这样多,就算是我,也背不出这样长的诗篇。你什么时候学的呢,你不是在乡下跟祖母长大的?”
      
      “就是跟祖母学的。”梨子把功劳推到寿司婆婆身上。
      
      “原来如此,”教习点点头,“你的祖母把你教的很好。”
      
      奈奈子勉强保持着微笑,指甲都要掐进手心里。
      
      大殿之外,没人发现斋王就站在树荫下,眼含赞赏地点点头。
      
      散堂后,少女们目目相觑,“原来清水这么厉害呢。”
      
      “是啊,就算是奈奈子也只能照着念而已,清水却可以背出那么多。”
      
      “以前觉得清水个子很娇小,现在觉得她八丈高。”
      
      奈奈子装作若无其事地收拾东西,同伴安慰她,“一定是晴明大人夜晚偷偷辅导她。”
      
      奈奈子脸更黑了。
      
      这件事被斋王炫耀到了王宫,说自己手下的见习巫女才华横溢,通晓汉字。没过多久,王宫派人请梨子去,说有人想见她。
      
      “真是奇怪,为什么王宫会派人来呢?”晴明盘坐在廊檐下,支起单膝,和平常一样背靠着柱子。
      
      梨子坐在樱树下,仰头看着快要结束花期的樱花,简单把那天课堂上的事情讲了一遍。
      
      “小梨竟然懂那么多汉字吗?”晴明有些惊讶。
      
      “仅仅会念而已。”梨子连忙解释。
      
      “这还不够厉害吗?”晴明笑着说,“这样的话,我们以后可以一起看书了。我的祖辈曾被派遣到大唐,带回许多汉书。”
      
      见她还是衣服忧心忡忡的模样,他又说,“进宫这件事不用太过担心。伊势神宫的人,没有人敢得罪。可能里面的人只是好奇年纪不大的你,却会背汉诗这件事。”
      
      “是这样吗?”梨子还是有些不安。
      
      ……
      
      内侍将她领到一座院子外面,“女御就在里面等你,你自己进去吧。”
      
      梨子点点头,谢过内侍后,沿着石阶走进院落。
      
      院落十分宽大,层层叠叠的楼阁在阳光下闪着光。一个女子倚着一棵老枫树席地而坐,用手里的糕饼渣喂池塘里的鸭子吃。
      
      梨子惊讶地睁大眼,那不就是跟她在女汤相遇的玉藻前吗?
      
      玉藻前穿着大红的唐裳,抬起眼看着她,眸子中也闪过一丝惊讶。惊讶过后她微笑着说,“原来是你啊,怪不得,那时就觉得你格外喜欢大唐。”
      
      梨子刚想问她为什么到了这里,就想起来好像晴明提起过,天皇新纳了一位美人。
      
      “我思念故土,找人念诗给我听。那些贵族的吐字让人发笑。听说伊势神宫有位小姑娘很懂汉诗,便想着试试这个吧。”
      
      “原来如此,”梨子点点头走过去,“您想听什么呢?”
      
      “想听这首。”玉藻前递给她一张纸。
      
      是云想衣裳花想容?这是李白写给杨贵妃的诗,辞藻优美。大狐狸竟然想听这个呢。
      
      见玉藻前一副等待的模样,她收敛心思,照着念了一遍。
      
      听完后,玉藻前扭头望着池水,眼眸中流转着一眸惆怅,“你瞧,美丽的妃子下场都不太好呢。我曾在长安见过杨玉环,她穿着缀满珍珠的裙子,在夜下跳着胡旋舞。我坐在屋顶喝着美酒观赏。才不过两年,就听说她被皇帝赐死了。”
      
      玉藻前用涂着红彤彤指甲的手,漫不经心地摸着鸭子头。那只鸭子瑟瑟发抖,就是不敢离开。
      
      “你身上的味道消失了,其实还蛮好闻的。”玉藻前又说。
      
      “还没有感谢您,多谢您告诉我身上有妖怪喜欢的味道这件事。”
      
      “这没什么,不必在意。”玉藻前继续撸着鸭头。
      
      梨子眸光微动,有些好奇地问,“您当时闻到的是什么味道?”
      
      “烧鸡味。”
      
      梨子:“……”
      
      下午的时光悠闲而漫长,玉藻前讲了她在江南吃桂花糕、在漠北吃羊蹄、在长城的烽火台吃叫花鸡,以及坐在皇宫的最高处拿着夜光杯喝葡萄酒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觉得很亲近呢,如果下次还有空,请继续为我念诗吧。”
      
      黄昏时,内侍送梨子出了宫,把手中的一个扁匣子递给她,“这是女御赐你的,收好吧。是好东西,别弄丢了。”
      
      梨子接过匣子准备转身走,余光瞥见内侍的影子长着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她想再看清楚一点,内侍已经回了皇宫。
      
      斜对面的樟树下,晴明坐在马车里,笑吟吟地看着她。
      
      “咦,”她一脸惊喜地扑到窗前,“您平常没有这么早就散学啊?”
      
      “唔,今天散得早。”
      
      “是吗?”她疑惑地瞥了一眼在前面打盹的车夫,不会是在这里等了一下午吧?
      
      “上车吧,我们这就回家了。”橙红色的夕阳下,少年眼带着笑意地伸出手。
      
      她的心情一下被快乐的泡泡充满,“哎,来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注:唧唧复唧唧、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北市买长鞭,均来自南北朝民歌《木兰辞》。这三句是引用。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ear_light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光下的树 40瓶;Near_light 20瓶;夹心糖 11瓶;爱熬夜的猫 10瓶;华仔 5瓶;墨 2瓶;WEISS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