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阴阳师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晴明大人,我又听到那个声音了。”梨子跑到晴明的房间说。
      
      晴明来不及收好香袋,依然保持着手持白色毛束的动作,“什么?”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我上次跟你提到的那个声音,我不小心回答了她。刚才我吟诵完毕,又听到了。她说,我知道你能听到,来猫岛啊。”
      
      晴明猛然呼吸一窒,捏着白色毛束的手微微收紧,“猫岛?”声音非常轻地重复一遍。
      
      “对,就是香袋上的猫岛。”梨子指了一下他手里的香袋。
      
      晴明继续沉默,好一会儿才说,“我可能要出一趟远门。留一个式神给你……”
      
      “是猫岛吗?我也要去。”她见晴明露出拒绝的神情,立刻补充,“虽然不知道您去猫岛做什么,但我有一种感觉,我能听到声音这个本领可能会帮到您哦。”
      
      晴明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皱起眉头,“有一点非常奇怪,为什么这个声音叫你去猫岛呢?我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对,所以你还是待在家里吧。”
      
      “可是……”
      
      “这件事先放一放,我也不是马上就去。”晴明安抚道,他瞥了一眼窗外,“太晚了,去休息吧。明天还得去伊势神宫。”
      
      “那好吧。”梨子点点头,“不可以偷偷溜走哦。”没有晴明的地方会让她觉得不安全,即使身边有式神也一样。
      
      梨子走后,晴明立刻起身去前院找自己的父亲。
      
      “你是说,你在雨女身上发现了你母亲本体的毛发?”
      
      “是。”晴明将香袋里的东西倒出来,白色的一小束毛发,在晕黄的光线下闪着银色的光泽。“这个香袋绣着猫岛稻荷神社的标志。”他把香袋递过去。
      
      安倍益材立刻举到眼底。绣着猫岛两字的旁边,果然还有一圈暗线绣的狐狸轮廓。
      
      “我虽然感觉不到,但是我曾见过你母亲本体的模样,是一只长着雪白绒毛的狐狸。”他留恋地轻轻抚摸白毛,“你明天就要去吗?”
      
      晴明点点头,他犹豫了一下说,“我可能会带小梨一起去。”
      
      “咦,为什么?”安倍益材有些惊讶,“让那孩子待在家里不好吗?路途遥远说不定会有危险……”
      
      “话是这样说,但我担心不带着她,她会偷偷地去。”
      
      “会这样吗?”安倍益材大笑,“让我想起了你妈妈,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呢。我无论去哪里她都要跟着。”
      
      晴明立刻有些窘,“不是这样的,我和小梨不是父亲您想的那种关系。”
      
      “咦,我没有想啊,哪种关系?我只是说小梨这一点有些像你妈妈。”
      
      “您早点休息吧。”晴明忙站起来。
      
      在他拉开推门的时候,身后传来安倍益材的声音,“不要告诉别人你去哪儿。路上也要小心。稻荷神社一夜之间被摧毁,本身就是诡异的事。”
      
      晴明微微顿了一下,“嗯。”
      
      梨子一大早就起来了。她在板桥上徘徊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过去。只派了一个小纸人去查看。小纸人回来后做了个双手合十压在脸侧的动作。她这才放了心,乖乖地坐在樱树下等。
      
      清晨的阳光很好,透过一树的樱花,像碎金子一样洒在她的脸上、身上。她眯缝着眼,微微扬起下巴,让阳光在脸上跳跃。
      
      晴明起来后看到她守在庭院,觉得有些好笑,“答应你的事情就不会食言。”
      
      梨子上下打量他一眼,“虽然晴明大人这样说让我很感动,但是您为什么没有穿阴阳师的狩衣呢?”
      
      晴明身上那件白色的狩衣,如今换成了深蓝色的,袖子上绣着流云的外衣。
      
      “竟然被你发现了。”
      
      “您今天不去学阴阳道吗?”
      
      “嗯,不去。”晴明微笑着说。
      
      “那您去哪儿?”她立刻警觉起来。
      
      晴明轻轻笑了一下,“好了,不瞒你了。你去换一件平常的衣服,我带你出远门。至于伊势神宫那边不用担心,我父亲会弄好的。”
      
      “带我去……去猫岛吗?”
      
      “是。”
      
      一个时辰后,他们坐着马车悄无声息地离开平安京。
      
      “有人问起来就说我们是兄妹,去常陆国投奔亲戚。不要说去筑波山麓猫岛的事情。”晴明姿态休闲地靠着箱壁说。窗帘拉下来遮得十分严实,从外面一点都看不到车里的情景。
      
      “为什么?”
      
      “因为这个地方很特别,原本是高松氏的领地。但是一夜之间,整座岛屿包括岛上的生灵,全都失去了颜色。从此,那座岛屿就封闭了。高松氏不让任何人靠近猫岛,声称靠近那里会被邪灵污染。”
      
      他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那个传说中的邪灵就是稻荷神。”
      
      “诶,是我们在播磨看到的那座鸟居的主人吗?”梨子惊讶地问。
      
      “是。”晴明简短地说,“总而言之,我们要上岛会有点麻烦。”
      
      “失去颜色会怎么样?我们也会失去颜色吗?”梨子有点担心地问。
      
      “我曾听一位喜欢周游的法师说过,他悄悄上过一次岛。与外面的人一样,里面的人即使失去颜色还在努力的生活。但是里面的人很不欢迎他,他很快就离岛了。回来后也没有失去颜色。”
      
      “真是太奇怪了。”梨子感叹。
      
      马车被装了短道符,但是车夫只把他们送到三河国附近就离开了。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晴明拿出短哨放在唇边轻轻一吹,夕阳下平静的海面慢慢升出一支船帆。随着船身出现,比上回那个海座头胖一些的妖怪,站在船上看着他们。很显然,这个妖怪不认识晴明。
      
      “十枚铜钱。”海座头沉默地伸出手。
      
      晴明将钱放在他指头比掌心还要长的手掌中。
      
      “谢谢惠顾。船舱里有烤好的小章鱼,还有甜水。价钱在上面标着,需要的话把钱放在旁边的碗里就可以取用了。”海座头说完以后就去掌舵了。
      
      这个服务态度比上次那个好多了。又专业又不废话。
      
      他们进入船舱后,海座头就将章鱼船只沉入了水底。
      
      等他们到了常陆国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常陆国在版图的最东面,中部的平安京实在离它太远了。因为海岸线极长,从事渔业的常陆人非常多。大家都在拜鲶鱼大神。
      
      “是我们家拜过的神呢。”梨子看着宿屋中供奉的大鱼头小声说。
      
      这回的宿屋不是妖怪宿屋了,投宿的人非常多。女汤里的人更是格外的多。梨子感觉就像下饺子一样尴尬,勉强洗洗就出来了。
      
      “实在太多人了。”她忍不住抱怨道。
      
      晴明站在房间中间拉起一根麻绳,刚刚洗完澡有些热,他的领口稍稍敞开了一些,露出了线条极为漂亮的锁骨。明明是大众款深蓝色浴衣,却让他穿得像私人定制款。
      
      “晴明大人,您在做什么?”梨子纳闷地问。
      
      “我问店家要了一块布,这样搭在绳子上可以把房间隔成两部分。”
      
      梨子这才想起来,因为人多,他们只订到一间房。看着垂在地上的布,她有点怀疑这样可以吗?
      
      晚上熄了灯,她躺在褥子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隔着薄薄的帘子那端就是晴明。她只要侧耳倾听,都可以听到对方浅浅的均匀的呼吸声。
      
      似乎出人意料地平稳呢。那为什么她却有点反常的亢奋呢?
      
      “我旁边在煎鱼吗?”隔着帘子传来少年带着一点笑意的嗓音。
      
      诶?梨子猛地停下来,还真的是啊,这样翻来覆去不就像条煎鱼吗?
      
      “睡不着吗?”那边似乎翻了个身,面朝她的方向。
      
      “嗯,有点。突然换了地方。”她小小声地给自己辩解,决不能让对方觉察出自己的亢奋。
      
      “我也有点睡不着,”晴明说,“除了我母亲,我似乎只跟你在一间房里这么住过。我的房间怕是连一只母蚊子都没有过。四岁以后,我就一个人睡了。因为怕黑,总是点着烛火。隔着一条巷子住着一只火消婆,每晚都会溜过来把蜡烛吹灭。蜡烛灭后,我就一个人躺在黑暗中,听着屋外的虫鸣发呆。”
      
      “总是想,要是再有一个人就好了。害怕的时候我们可以牵住手。虽然长大后有了式神,但是那座院子还是只有我一人住。不知为什么,自从你搬了来,虽然隔着一座板桥,我却觉得夜晚一下子明亮起来。”
      
      “晴明大人也会怕黑吗?”她轻声问。莫名觉得这样的晴明有点可爱。
      
      “小孩子都会怕黑吧,我也不例外呢。”帘子那一端传来少年明朗的笑声。
      
      “那么现在还怕吗?”
      
      “现在不怕了。”少年咕哝着,嗓音里带了一丝睡意。疲惫了一天,他撑不住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
      
      房间里再度安静,梨子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听着旁边均匀的呼吸,她也来了睡意,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当黎明的曦光从窗户映进来,走廊传来住客们来往的脚步声。
      
      梨子缓慢地睁开眼,刚想坐起来,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侧过脸,发现自己的手被牢牢地握住。少年干净修长的手指,与她的手指交叉着。
      
      她想松开却觉得手都被握麻了,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这是……握了一夜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晴明:咦,你怎么知道?其实,我就想圆一下小时候的愿望。绝对不是怕黑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离洨、Sam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风半夜鸣蝉 14瓶;楠竹大总攻 6瓶;Monster 4瓶;就酱紫、门牙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