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阴阳师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听到对方说起玉,梨子立刻从矮柜中把玉鱼取出来。
      
      “呐,还你。”
      
      源初羽没有接,只是上下打量她一眼,“这不是挺完整的?”
      
      “当时可不是这样,”源初月辩白,“可吓人呢,浑身是血。我们都以为小梨死了。还有松岛,大人们把她抬出来时是用布罩着的。但是道路颠簸,她的头就滚下来了。”她拍拍胸口,“我怕是以后都无法直视她了呢。”
      
      梨子噗呲一笑。
      
      “啊,总而言之,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源初月笑着说。她把篮子放在廊檐下,“是苏蜜,给你补身体用的,可好吃呢。”
      
      “我已经好了,不用补身体。”又不是产妇,梨子心里嘟囔,脸上写满了拒绝。
      
      “不不不,请你一定收下。这是……”她下意识瞄了源初羽一眼,后者冷冰冰地瞥了她一眼。她立刻改口,“是我,我自己的心意。”
      
      苏蜜在平安时代是非常难得的食物。因为牛乳珍贵,一小块苏蜜需要用许多牛乳去做。连天皇都是在奖赏大臣的时候,才会赏下甘栗和苏蜜。
      
      “再说啦,” 源初月继续说,“拿来的东西再拿回去,想想就很丢人啊。”
      
      晴明抱着双臂靠在廊下,看到这里淡淡地说,“那就收下吧。”
      
      见晴明这么说了,梨子不再推脱很干脆地谢了她。
      
      “我觉得很奇怪,”源初羽看向晴明,“为什么总是你替她做决定呢?”
      
      “我也觉得很奇怪,”晴明勾勾唇,“你为什么不收回玉呢?”
      
      “为什么要收回啊?我对未婚妻很满意。”
      
      “是因为赖光将军在播磨没回来的缘故吗?”
      
      “也不是他娶妻子。”
      
      见他每句话不离妻子,晴明眼中的笑意消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想必是因为赖光将军与其他大人争夺官位,不能有不好的事情传出,所以才不退婚。”
      
      “不是因为这种事。”源初羽冷淡地说,“总之,与你无关呢。”他把目光移向梨子,“等我父亲回来,我会尽快让他接你。”
      
      梨子大吃一惊,连连摇头,“我不去你家。”
      
      “为什么?”
      
      “因为婚约一定要退,这是奶奶的遗愿,也是我自己的意思。”
      
      “你自己的意思?”源初羽重复了一遍,他轻轻皱着眉,“我还从没被人退过婚,这种丢人的事,你想也别想。”
      
      “你可以退我啊,”梨子急忙说,“我不介意。”
      
      “我不想退。”源初羽说,“说了我很满意。就这样吧,”他在梨子张口前打断她,“等我父亲回来,就商量接你的事。”
      
      他瞥了晴明一眼,“希望在此之前,某些人注意一点。像那种让人误会的话,就不要说了。”
      
      “你比我更清楚吧,”晴明没有生气,很平和地说,“就算现在不退,将来也一定会退的。”
      
      “那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了。”源初羽有些不耐烦地说,“都说了我不会退,我有我的理由。但这个就不是你能知道的事了。好了,就这样吧。”
      
      他瞥了自己妹妹一眼,“夸大其词的事以后不要跟我说。回家,有这个时间我做什么不好?”说完转身就走。
      
      “没有夸大其词啊,”源初月看着他的背影一脸委屈地嘟囔,“当时看着真挺吓人的。再说不是你要跟来的嘛。还带来你最爱吃的苏蜜。”
      
      源初羽和源初月走后,晴明沉默了一会儿问,“你以前跟他见过吗?”
      
      梨子迷茫地摇摇头,她穿过来的时候,这具身体才五岁。就算见过,也不太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吧?
      
      “那就很奇怪了。”晴明轻轻皱眉,思考有什么是他错过的信息。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退掉婚约,这是奶奶交代给我的。”
      
      “这点你不用担心”晴明眸光柔和,伸手揉揉她的头发,“源赖光也不会赞同这段婚约的,只是,他可能不会同意现在退。估计会等大权落下再考虑。在此之前,就当做没有这段关系吧。”
      
      “对了还有一件事,刚才你醒来我就要告诉你,但是被不速之客打断了。”
      
      “什么?”
      
      “伊势神宫的斋王大人看了幻境中的回放,她向我询问把红叶吸走的东西是什么。”
      
      梨子顿时紧张起来,很怕这个东西被收走。她现在才有了一点进展,还想知道满格后会发生什么。
      
      “不用担心,”晴明笑着说,“我告诉她是家传的宝具。她就没有再问了。”
      
      梨子立刻高兴起来,“不愧是晴明大人,这个答案无懈可击。”
      
      “当然。”晴明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赞美,“这就是有玉和没玉的区别。”
      
      诶,原话难道不是有脑子和没脑子的区别吗?
      
      ……
      
      “当时啊,我的脑袋噗地被拧下来,掉在地上时,我看见梨花子简直惊呆了。然后妖怪就向她扑过去了。”
      
      “啊——然后呢?”
      
      “然后啊,梨花子从空气中抽出一把大刀开始跟妖怪对砍。”
      
      “哇,真的吗?”
      
      “可以了松岛,”梨子笑眯眯地转过身,看着被一堆少女包围着的松岛,“你昨天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我拿着鞭子跟妖怪对抽。”
      
      “啊,是这样吗?抱歉,讲多了我自己都忘了。”松岛从案几上跳下来,对热情的要听故事的少女们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源初月接过话茬,“脑袋掉下来还能悠闲地看东西,你太能编了。”
      
      “你又没掉过,你怎么知道?”松岛不甘示弱地反驳。
      
      被红叶在幻境中杀死的松岛,被斋王祈求神明救治。又因为她年纪轻,没过多长时间就恢复了。
      
      回到见习巫女中,有过掉头经历的她备受欢迎。而杀掉妖怪的梨子,身边的朋友还只是源初月一个人。因为被扣上了实力强悍的头衔,大家看她的时候,眼中更多的是敬畏。
      
      “那么,今天的吟诵就讲到这里。大家回去也要多练习。下一次我们会试着聆听神明的声音。”巫女教习笑眯眯地说。
      
      “还有一件事,经过斋王大人的考虑,清水梨花子虽然没有从幻境中走出来,但是她杀死了真正的妖怪,所以破格算通过。另外,松岛彩虹还需要再参加一回小考考核。”
      
      “可以的,没问题。”松岛立即大声说。
      
      “那就这样吧,”教习点点头,“大家可以散堂了。”
      
      随着教习的离开,厅堂里立刻乱糟糟的,大家纷纷说着话收拾东西。
      
      “还真是了不起呢。”梨子听到奈奈子从旁边走过去的一瞬间说。她抬起头,眼前只剩下对方的背影。
      
      “别理她,”源初月说,她拎起背包,“对了,我哥哥让你从大马车下来后,不要坐晴明大人的车,坐我们家的小马车回家呢。好吧,当我没说。”她看到梨子拿出玉连忙改口。
      
      自从红叶死后,危险也就消失了。梨子在罗城门外跟源初月道了别,自己乘坐马车回了家。
      
      晚上吃完饭后,她回到庭院坐在廊下。已经是三月中旬,院子里的樱树冒出了花苞。她一边想着樱花开了要去赏景,一边练习吟诵。
      
      吟诵是巫女连接神明前的仪式。吟诵成功后有几率听到神谕。但是这里面除了神明的声音,还能听到一些邪灵的声音。心智不坚定的人就会被污染。
      
      不过教习让她们大可不必担心,因为正式的巫女都不一定能听到任何响声呢。只有斋王大人可以每次吟诵后听到声音。
      
      当最后一句吟诵词消失,梨子拍了三下手合上眼皮。正在庭院扫地的朱雀见此情况,立刻停下来悄悄离开,害怕打扰到她。
      
      梨子听到朱雀的脚步声离开也没睁开眼。
      
      她等了一会儿,只觉得庭院很安静,偶尔有鸟虫叫一声,跟平常没有什么分别。
      
      果然是级别太低听不到啊。
      
      她轻轻叹息一声准备睁开眼结束仪式。耳边突然响起一句对话。
      
      “今年让平安京的樱花早点开吧。”
      
      “咦,春之神为何有这个想法?现在才三月啊。”
      
      “因为想吃赏樱时节才有的樱饼了。月读君不想吃吗?我看你去年买了好多呢。”
      
      “这样啊,那明天就开吧。”
      
      梨子心里顿时涌起惊涛骇浪。假的吧?是春神和月神吗?为什么她能听到祂们的对话?
      
      这么一分神,声音立刻没有了。过了一会儿,耳边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呀呀,就那么做吧。哎呀,不愧是我,我真厉害,没有我惠比寿做不到的事情呢。”
      
      是土地神?好像在自夸。
      
      梨子翘起嘴角,原来神明们私下里是这样的一面。
      
      她更加凝神去听,但是又没声音了。
      
      今天就到这儿吧,她想。因为连着倾听两次对话,她感觉有些疲倦了。就在她准备拍手结束时,耳边传来杂乱的呓语,似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不停地再问,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
      
      梨子蓦地感觉一阵迷糊,下意识就问,“什么?”
      
      声音突然停止。
      
      “小梨,醒醒。”
      
      身体被轻轻的拍了两下,她迷茫地睁开眼,瞳孔中映出晴明严肃的面孔,和他身后拿着扫帚一脸担心的朱雀。
      
      “单纯聆听神谕不会晕倒,你听到了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源初羽:我有玉,你有吗?
    晴明:我也有玉。(他拿起梨子的玉。)
    源初羽:那是你的吗?你有个锤子。
    晴明拿起锤子:我还真有个锤子。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心悦双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知桃丷、我的青蛙怎么还不回来 10瓶;心悦双鱼 5瓶;门牙啦 2瓶;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