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杳杳

作者:雪满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密谈

      天黑得愈发晚了,湖心阁虽是比旁的地方凉爽些,可里头的宫人还是个个儿热得苦不堪言——他们伺候的这位主子,一不用冰,二不吹风,将窗一关,阁里跟蒸笼也差不离。
      偏生这主子自在得很,真真是冰雪为肌玉为骨,宫人里衣都被打湿了,她只摇了摇小扇,额上半滴汗也没有。
      
      沈辞送过不少冰进来,谢杳只道是冰性寒凉,阁中又常年湿气,容易伤身,悉数差人给送了回去。
      至于她不喜开窗,沈辞只当是她厌着湖水,并未深想。
      
      近些日子沈征身子也不太爽利,便叫太子监国。朝中一应事务逐渐迈上正轨,沈辞夜里处理政事时也并未避着谢杳,是以她多多少少也跟着看了些。
      这一看,便看出了问题。
      
      沈辞本就是个心思重的,疑虑颇多,这两年这毛病更甚了。且他从前无论如何也还披了张端方君子的皮,不似如今这般浑身戾气丝毫不加收敛。战事如此,朝堂之上依旧如此。
      
      谢杳将他手边一纸调令拿起来细细读过一遍——当年她借着太子妃的身份,别的不说,这朝上的人还是勉强能认一圈的。江山易姓,不妨碍这些朝臣里的一部分识时务地接着为国效力。
      她抿了抿嘴,开口道:“有些树,挪了窝也是一样长的。砍掉费事,不如修剪。”这几个人都是可用的,且根系不浅。现下调离,委实不是明智之举。与其猜忌,还不如收为己用。
      
      沈辞将手中的笔蘸了蘸墨,头也未抬,“你如今说话怎么也弯弯绕绕起来了?”
      
      “沈辞,用人不疑。”虽说制衡警惕自是免不了的,可就他这般下去,迟早要内耗空。
      
      上等的狼毫笔被扔在笔搁上,沈辞望着她勾了勾唇角,皮笑肉不笑道:“谢杳,你告诫孤用人不疑这四个字,不觉得像是在嘲讽么?”
      
      谢杳不再搭理他。他们之间已经默契地未再提过这一茬,她竟忘了,这些事要她来劝,怕是难。
      要真论起来,当日用错人的不是他,而是她谢杳。只是如今这事儿也说不得。左右结果都是一样的,其中再多曲折,也失了意义。
      
      不过沈辞也只提了这么一嘴,神色恹恹向她招了招手,“过来。”
      
      谢杳叹了一口气,方往他那儿走了两步,便被他一把拽进怀里。沈辞从后面紧紧环着她,头靠在她肩窝,就这么静静抱了一会儿,谢杳感受到他呼吸渐趋平稳,正想伸手拍拍他,却听得他忽的开口唤了一声“杳杳”。
      谢杳轻轻“嗯”了一声,等着他说话,等了良久,却始终没有下文。她把手覆在他手上,却觉身后的人慢慢松开了她。
      
      后来她才知晓,被下了调令的那些已是极轻的处置了,沈辞监国头几天,就抄了两家。
      
      朝臣一时战战兢兢,琢磨着那俩到底是何处惹得这位太子爷不耐了,而后灵光一闪——原是湖心阁那位。
      谢杳被囚湖心阁一事虽隐晦,但算不得什么机密,时日一长,便传开了。且她这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委实怎么瞧怎么像是个红颜祸水。
      
      流言一日胜过一日,朝中有些古板之人便看不下去,连递了好几道折子,请求处置了她这余孽。其中领着头,嚷得最凶的便是那两家。
      没成想余孽还未怎的,他们倒是先被太子处置了个彻底——这一来连死谏都免了。
      
      这一招杀鸡儆猴成果十分显著,莫说是折子,便是朝廷命妇平日闲话,都鲜有敢提及东宫里藏着的那位的——可见流言止于暴君。
      
      天气乍凉入秋的时候,淅淅沥沥下过一场雨,谢杳就是这时候病倒的。
      
      御医接连来请了三日脉,神情疑虑,沈辞问起来的时候却只摇摇头,道是还拿不准,要回去翻翻典籍。
      
      谢杳心里倒是门儿清,不过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对自己生死一事便看得很淡。淡到什么程度呢,就像是花开花落自有时,叹惋一句也便足够了。
      这时候她陡然想起来当年净虚真人说要收她为徒的话,不禁觉着真人还是有眼光的——她这心态怎么看都有几分看破红尘的意思。
      
      谢杳靠着榻上软垫,一口一口喝着药,而后咬住面前黑着脸的人递到嘴边的蜜枣。
      不管是谢家还是谢盈,前头诸事她都处理得妥当,要说还有什么亏欠的,也就面前这一位了。他变成如今这样她占了半数缘由,这些日子眼见着他是有些好转了——至少有些人情味儿了,可却拿不准剩下的这些时日够不够把他拉回正轨。
      
      谢杳将口中蜜枣咽下,试探着问他:“倘若有一日我死了,我们之间的恩怨,是不是就了结了?”你的心结,是不是就解开了。
      沈辞阴恻恻看她一眼,“你这是还没睡醒?” 
      谢杳咬了他递过来的第二颗蜜枣,含糊道:“醒了醒了,随口问问。”
      
      第二日,沈辞一早便离宫办事。巳时三刻,宫人通传说是御医来请脉,进来的却多了一人。
      
      来人只是寻常衣衫,谢杳却一眼瞧见那人身上所系玉玦的明黄色吊穗,当即便从榻上起身,跪着行了礼,“叩见陛下。”只是这一番动作又引得她咳起来。
      
      沈征抬手示意她起身,“还病着,不必多礼。”宫人和御医纷纷退了下去,一时只余他们二人。
      
      这还是谢杳头一回见着沈征。在谢杳的想象里,按着沈辞的脾气倒推回去,当今这位圣上应该是杀伐果决雷霆手段很不好说话的,如今一见发现还是有些出入。
      眼前这人沉稳得很,气场虽压人却并不咄咄逼人,只是他一眼望过来,像是能把人看穿了似的——唯独落到谢杳眼里,竟觉着沈征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和蔼可亲。
      
      他先是随口问了两句,态度之亲切浑似普通长辈,但谢杳注意到他说话时,一句话若是长了,他便微微有些喘不动气,像是身子仍不大爽利。
      
      该寒暄的寒暄过了,沈征话锋一转,开门见山道:“朕昨日听御医回禀,说是你这病,已入膏肓。”
      谢杳心念微动,大方承认了,“不觉间服了三年毒,纵使华佗再世,怕也难救。”
      
      沈征深深看她一眼,略带了两分探究,只这一眼,就看得谢杳不自觉挺直了背脊。
      沈征负手而立,“朕这身子,估摸着也就这一两年的事了。”
      
      谢杳一惊,刚要开口,就被沈征抬手止住。
      “朕早些年征战沙场,落了不少病根,三年前虽是诈死脱身,却也是险中又险。朕也是个凡人,能撑到如今,已是叨天之幸。”
      “唯一放心不下的,也就是辞儿了。”他说这话时,仿佛民间一个普通的老父,担忧着孩儿的前程。
      
      “这江山,本非朕所求。”
      沈征断断续续同她说了许多,兴许是许久未有人能听他说这些,话便格外多。他从沈氏一门爱国忠君的祖训直讲到当年助穆家上位,“爱国忠君,国始终是在君前头的。”
      可后来,穆家不仅要亡他沈家,还一门心思同突厥求和,不惜给岁币割城池。
      
      谢杳点点头,怪不得沈家杀回京城时还扶了一宗室子登基,本以为只是做做样子显得名正言顺些,没成想沈家或许真没有那个意思。
      
      “这江山千疮百孔,天下黎民生活于水火之中,朕有心要改变它,却也是无力了。”沈征长叹了一口气,“辞儿本是朕最中意的孩儿,只是如今,朕有些迟疑,该不该把江山交到这样的他手里。”
      
      谢杳一愣,抬头问了句:“陛下的意思是?”
      
      “辞儿生性多疑,又颇有手腕,近几年更是视人命如草芥。”沈征皱了皱眉,“他倘若为将,这不算什么。可为帝君者,必要心怀怜悯。”
      
      谢杳拿不准他的意思,只恭谨低着头。
      
      “你可知,他这心结,来源何处?”
      
      谢杳抿了抿嘴,跪下伏在地上,“略知几分。”
      
      沈征亲手扶了她起来,“这些日子来,他那脾性已是有些好转。朕本以为,有你在他身边引着,假以时日,他必是能回到正途的。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剩下的这些时日,怕是不够了。”
      
      “回陛下,民女一生憾事寥寥,唯独对太子殿下,实在是,”谢杳垂下了眼帘,“放心不下。陛下若有法子,能拉殿下回这人间,民女必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沈征连道了三声好,“朕还当真有个法子。只是朕亦不敢保证,这对辞儿,是不是桩好事。清兰是朕安排的人,你用的上的时候,大可吩咐。”
      
      沈辞现下最大的毛病就在于对人命的漠视。而一个帝王的漠视,后果不堪设想。须得有什么东西,刺激他一下,把他已经失去的那些给激回来才好。
      
      谢杳何等聪明,不过听了一半,就明白了沈征的用意。
      她再度跪下,行过大礼,“该怎么做,民女明白了。”
      
      沈征临走前,仍是深深看了她一眼。谢杳最终还是未能忍住,多问了一句:“陛下不怪当年……”
      沈征笑了一声,摆摆手,“朕都知道。此事是辞儿走进了死胡同,他心里分明清楚,却救不了自己。朕若是怪罪于你,便是苛责了。”
      
      沈征离了东宫,谢杳便叫了午膳,十分乖觉地在膳后喝了汤药——药方是御医新开的,用了不知多少名贵药材,能强提住她精气神,叫她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只是她这病早便药石无医,即便是如此,也于病情无甚改善——她最多只能撑到来年开春了。
      
      沈辞将手头莫名其妙的一堆冗事处理完,才听得有人回禀,他父皇微服进了东宫,且去的恰是湖心阁。
      
      沈辞急匆匆回了东宫,直推开谢杳卧房的门,见人好端端立在他面前,略诧异地回望着他,狂乱的心跳方才平稳下去,几步走上前将人拥进怀里。
      
      谢杳回抱着他,鼻头不觉一酸,却仍是带着笑,“皇上不过是听闻我久病未愈,来瞧一眼,还赐下了好些名贵药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沈辞未言语,松开她一点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见她似是气色好些了,才安下心来,仍是一声不吭地将人揽在怀里。
      
      谢杳轻轻拍着他背脊,在他怀中的时候,总有种莫名的安定,一霎什么都不想再去斟酌考量了,偷得片刻也像永恒。这许多年来,这点倒是丝毫未改。
      
      沈辞抱着她,是以并未看到,她眼角一滴泪悄无声息地落在他肩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不留神发现杳杳竟然苟了这么久......不过不出意外杳杳明天就死啦,撒花(划掉,要不还是撒纸应应景)
      明天更新时间会比较晚,小可爱们不要蹲守啦,预计是要深更半夜更新的那种(捂脸)
      感谢在2020-03-30 19:01:03~2020-03-31 19:57: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秋兮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7006452 18瓶;芷慕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