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杳杳

作者:雪满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婚

      谢杳在旧府待了足足三日,一日比一日缄默。第四日,她起了个大早,认真梳妆打扮了一番,叫了马车,去到东宫。
      
      太子见她来还是有几分惊奇的,况且还是一个收了浑身尖刺的她。
      
      谢杳行了礼后直奔主题道:“试礼服。”
      
      太子闻言不由眉眼一弯,叫宫人去取早便备好的吉服。
      
      谢杳一面抱着衣裳往里头走,一面淡淡道:“往前看罢。”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太子却放下心来,只当她是果真放下了的,不由得一笑,朝里头试吉服的人道:“杳杳,孤愿意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护着你过完这一生。你能看开,孤很欢喜。”
      
      吉服意料之中地合身,长长的凤尾后摆拖曳于地,谢杳回过头来望向太子,甚至还极浅地笑了一下,“殿下不试?”
      
      太子自然是试过了的,只是此刻瞧着她一身火红嫁衣,鬼使神差地又试了一回。
      
      谢杳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他腰间令牌,往他那边挪过去,展开双臂,前后转了转,问他道:“殿下看着可还合适?”
      
      许是她靠得近了,也兴许是两人一身吉服太迷人眼,太子伸手一勾,将她揽进怀里拥紧,“很合适。”
      
      侍候的宫人齐齐低下头去。谢杳的手慢慢搭上他腰间,一颗心像是要跳了出去一般,手上动作倒是极轻巧地将令牌掉了包。
      
      在太子看不见的地方,谢杳回府后连午膳都未用,先是叫了水,足足沐浴了半个时辰。
      谢盈进来替她加热水,却见她整个沉进水中,好一会儿才探出头来换了一口气,将脸上水珠潦草一抹,又低头嗅了嗅身上。
      
      谢盈这几日总隐隐觉着她家小姐是越活越回去了——话少这毛病费了好些年才好转,如今给一棒子打了回去,且更见沉郁。
      要说早年的谢杳是一副安定的皮囊死死镇压着一颗不安定的心,那她如今,仿佛陡然抽掉了鲜活,是当真从里到外都死寂下来了的。
      毕竟是打小一起长大的,谢盈见谢杳这动作就明白过来,敛了眉目低声劝道:“东宫的龙涎香,小姐往后,要闻一辈子的。”
      
      谢杳抬头望她一眼,笑了笑,示意不必添水,站起身来任谢盈细细擦干身子,忽的喃喃了一句:“是啊,洗不掉了。”
      
      谢杳从东宫回去时,便径直搬回了尚书府,好做大婚前的准备。谢夫人拿不准她心里究竟如何作想,只好小心翼翼看顾着。
      
      第二日正是与迟舟所约五日之期。谢杳借了去东宫的名义,才从谢夫人无微不至的关怀里溜出来。
      
      路上她假意一时兴起去看胭脂,在胭脂铺里刻意多等了一阵儿,直到与迟舟扮作的过路人擦肩而过,两人眼神只一交汇便各自移开,而谢杳别在腰间的暗色锦囊已不知所踪。
      
      所幸太子这日并不在东宫,谢杳象征性开口过问了两句,便十分脆快地回了府。
      她前脚刚进门,后脚便有下人来请她去到书房,道是谢大人的意思。
      
      谢杳行礼问安唤了一声“父亲”,便恭敬立在一旁,一副认真听教的样子。
      
      “杳杳,我只你这么一个女儿,自小放在掌心里疼大的。正因如此,有些话为父不得不叮嘱你。”
      
      谢杳去倒了一杯热茶递给谢大人,应了一声是。
      
      谢大人接过茶来,终还是不忍心苛责于她,只叹了一声道:“父亲知道你是个什么性子,看着不声不响的,实则心里头疯得很。沈辞落魄至此,你不仅对大婚毫无抵触,还三天两头往东宫跑。”
      他顿了顿,抬眼看她,又接着道:“无论你是何打算,往后的路,须得步步为营,时时考量,切不可再由着性子乱来。明哲保身,能护住了你自个儿,便是极好。”
      
      谢杳低垂着眉目回道:“女儿记下了。”
      
      谢永笑得有些苦涩,终究还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无用。末了只道:“你母亲这些日子总夜不成寐。待你大婚后,回府也难了,这两日多去陪陪她罢。”
      
      元平十五年七月初一,良辰吉日。
      
      礼乐震天,锣鼓齐鸣,百官观礼。太子与太子妃拜过天地,开国宴。
      
      与此同时,东宫地牢。
      沈辞作为“重犯”,自然被单独收押在最里头。
      负责的狱卒听迟舟一行人是来提沈辞的,狐疑地打量几眼,“此人非同小可,须得卑职派人去请示......”
      
      迟舟亮出手中令牌,打断道:“不必。殿下今日大婚,出了半点纰漏,都不是你我担待得起的。”
      
      那狱卒一见着太子令,先是接过来细细看了一遍,核对无误后方才跪下行过礼,“不知大人是要将此人提到何处,竟在这个节骨眼上提人?”
      
      迟舟面露难色,招招手让那狱卒凑近,“这本不是我等能置喙的,不过既然你这般问了……”
      他把声音压低,“太子妃娘娘同里头这个早年有些瓜葛,想必你也有所耳闻。今儿个殿下大婚,天大的喜事,这人在这东宫里,可不就晦气了。”
      
      迟舟看着那人恍然大悟的样子,熟络地拍了拍他肩,“这不,奉了殿下的命,把人移到大牢里去。”
      
      谢杳把大红的盖头一把扯了下去,喜婆忙不迭上前来要劝,她只冷冷一眼,喜婆便噤了声。
      
      太子进到寝殿之时,沈辞也刚在京外换了马车。
      
      迟舟小心扶着他家主子——一身白色里衣早被血浸了一遍,不必掀开来看也知晓里头定是一块完好的肉都没有——上了马车。依着谢杳的安排,在京城里他们便换过了两回,如今好容易出了城门,郊外不远处列了八辆一模一样的马车。
      
      沈辞意识时有时无,好在迟舟早有准备,在马车上将几处大的伤口略作处理敷上药,又拿了参片吊着他精神,这才逐渐好转些,甚至能撑起身子,回头往东宫的方向遥遥望了一眼。
      许是身子仍虚弱的缘故,他极轻极轻地喟叹了一声,“今日是她大婚啊”。声音散进夜里几不可闻,迟舟以为自己听错,抬头时,他又意识混沌起来。
      
      迟舟还记得谢杳同他交代这些个事时的模样,他本寻思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还有些担忧,如今看来,倒是他多虑了。
      
      她这一番布置毫无纰漏,京郊外的八驾马车分别去往八个方向,而沈辞他们只消随便坐上其中一驾。至于最终去往何处,那便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太子正踏入殿中,忽而有心腹上前来报,道是沈辞被人拿着太子令从地牢里提了出去。
      太子身上本就不多的醉意醒了个彻底,远远往殿中望了一眼,低声吩咐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人刚领了命退出去,又被太子沉着脸叫住,补上一句“动作隐秘些。”
      
      太子朝殿中走去,望见谢杳凤冠霞帔未着的模样,心下那八分猜测也有了底。
      
      喜婆分作两列,为首一个捧着的正是合卺酒。太子面上仍笑着,取了酒盏来,递到谢杳面前。
      
      谢杳亦回他一笑,抬手接过,手腕一翻,悉数倾倒于地。
      
      太子叹了一口气,挥手叫喜婆及宫人退了出去,听得殿门被掩上,才开口道:“杳杳,孤本很是欢喜,你能为孤着这一身嫁衣的。”
      
      谢杳冷笑一声,“那殿下怕是还得提前欢喜一次。臣妾还是会为殿下着丧服的。”
      
      太子听了这话却也不恼,“难得你还有这么牙尖嘴利的时候。”
      
      “殿下先前允了臣妾一诺。”
      
      太子微微颔首,“不错。”
      
      谢杳抬眼直视着他,“殿下先前说我们都没得选,这大婚本就是一场被逼就范的联盟。”她坐直了身子,“殿下的目的已然达到了。从今往后,各活各的。”
      “只要殿下日后得登大宝,不为难我谢家,皇后的位子殿下想给谁便给谁,臣妾恶心。”
      
      殿中一时无声。
      
      良久,太子才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孤允了。”
      
      谢杳不再作声,本以为他是该走了的,却见他踱步至案前,安然坐了下来。
      
      察觉到谢杳的目光,太子回望一眼,颇有些耐性地解释道:“虽是允了你,可在外该做的戏仍要做足了。今夜毕竟是新婚,孤若是这般抛下你便走了,明日朝堂之上还不定要闹出些什么来。”
      
      两人分坐在榻上案前,过了整一个时辰,还是太子先开了口:“你还当真打算坐上一宿?”
      
      谢杳自是没搭理他,太子倒是径直躺了下去——那处铺了厚厚的长毛毯,并不硌人。
      
      这一日礼仪繁琐,谢杳身上实则是早散了架的,不过强撑着罢了。没做多少心理斗争,她便也合衣躺下。
      
      可两人各怀心事,又如何能安然入眠。
      
      “杳杳,孤在宫中见着你时同你说的那些话,可还记得?”
      
      说完他并未等谢杳回答,便自顾自地接着讲下去,“孤小时候还未被封太子,那时候便整日思索两个问题——一是怎么能让父皇多喜爱孤一些,一是为何无论孤做什么,母后都不是很欢喜。”
      
      太子沉下声音去讲话时,总是显得有些寂寥萧瑟。
      
      “十二岁生辰那一日,孤才总算明了,母后为何不喜孤。”
      
      谢杳听得太子翻了个身,朝她这面侧卧着,“坊间只知晓孤的生母乃是已故的贤贵妃,这桩后宫秘史却鲜有人知。
      
      “当年贤贵妃同母后在后宫中针锋相对,两人前后有孕。贤贵妃暗中设计母后,致使母后小产,且日后再不能有孕。父皇虽是有些怀疑,可对贤贵妃总偏宠一些,念在她亦有孕在身,且又无甚证据,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谁成想贤贵妃生产之时极为凶险,御医拼尽全力也只保下孩子来。贤贵妃弥留之际,权衡再三,替自个儿孩子谋了个好出路——将孩子托付给了母后。”
      
      贤贵妃打了一手好算盘,皇后无子无女,虽是拜她所赐,可毕竟稚子无辜,又是日后唯一的指望,自然会尽心尽力教养——她的孩儿还能平白挣一个嫡出的身份。
      
      只是她未考虑过,帝王之家亲情本就淡薄,她的孩儿与皇后之间又横亘了这么一道,哪还有什么母子情深可言。
      
      太子说这些的时候情绪很是平稳,像是在转述什么不相干的人的故事一般,听着叫人分外地心酸。
      
      可谢杳浑然不吃这一套,只冷冷问道:“殿下同臣妾讲这些做什么?”
      
      红烛垂泪,殿中又默了良久,久到谢杳都以为他不会再开口。
      
      他又翻过身,平躺着,望着高高的房梁,轻笑了一声,“孤同你说这些,自然是指望着你能可怜可怜孤,往后对孤好一点儿。杳杳,许多事儿纵使孤贵为太子,也没得选。”
      
      谢杳嗤笑了一声,“殿下可莫要忘了,臣妾如今这般,都是拜殿下所赐。倘若殿下因着身不由己这回事,而对臣妾生了些惺惺相惜的意思,以为臣妾同殿下是同一类人,未免可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子:这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
      谢杳:什么?饭都不吃也要争皇位?
    太子:???还有请压制一下你发自肺腑的笑容权当是对孤的尊重,谢谢。

    感谢在2020-03-25 20:30:38~2020-03-26 19:15: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on吉 12瓶;爱吃肉的郝思嘉、墨大狗腿一号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