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杳杳

作者:雪满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沈府

      “那礼服不必送来了,”谢杳本想将他这话堵回去,只是刚开口说了半句,又想起自己怀里那封信来,怕此时惹恼了他,硬生生改口道:“直接送去十三公主那儿就成。”
      
      这话说完,两人俱是一愣。
      
      太子语气中竟少有地带了几分歉意,柔声解释道:“胡人确是打算将十三公主送入东宫,不过只是要了个良娣的位子罢了。”
      
      谢杳那话分明只是瞎诌的,谁成想入了太子的耳,竟还以为她是不满十三公主入东宫。
      她一时觉得好笑,也当真轻笑了一声,不再接他的话。
      
      眼见着两人间又冷下去,太子叹了一声,“你便是做戏给孤看也好,便是连装都不愿?也罢,孤已然给了你两盏茶的时间,”他抬眼望过来,情绪真真假假叫人分不清楚,“把信拿来。”
      
      谢杳强装镇定,语气四平八稳,“今日的信还未到时辰,哪儿收得到?”
      
      太子笑了笑,“方才还说你不愿装,这时候倒演上了。这唱的,不知是哪一出?”
      他站起身,一步步逼近过来,“孤在你心里,还真是个傻的不成?”
      
      谢杳盘算着时辰,估摸着谢盈那边也该成了,无甚再同他周旋的必要,便从怀中将信取出,利落塞到太子手中,往后退了两步。
      
      太子显然被她这举动一噎,手上倒未停,展开信扫了两眼,道了一声“不出所料”,便径直将信撕作两半,“今日这信,不必回了。”
      
      谢杳同他隔了几步,眼底无甚情绪地瞧着他。
      
      太子手一松,信纸飘落在地,“将死之人,你同他通什么信?”
      
      这一夜谢盈并未归府。
      谢杳亦是一宿未合眼,单单又不能大张旗鼓地去寻人,只宽慰着自个儿,当她是陪同着一道出京了。
      
      第二日,不过辰时,便有车马来尚书府上接谢杳,道是奉太子之命,请她去看戏。
      
      谢杳心下一沉,原先那点希冀登时灰飞烟灭——不必猜,她也知道看的是哪场戏。
      
      马车果然停在镇国公府外。一股浓郁的血腥气透过马车并不厚重的帘子,便连车内燃着的熏香都掩盖不住——谢杳本就没用早膳,一路上晕得很,陡然闻见,再也受不住,半跪下去扶着车壁干呕起来。
      
      镇国公府朱红大门自两侧缓缓打开,带刀侍卫自门内涌出分列两边。太子一路行至谢杳马车前,抬手掀开帘子,朝里头止不住地干呕,甚至有些抽搐的人儿伸出手,“来。”
      
      谢杳耗了一阵儿方才平复下来,太子也不急,手仍伸在原处,静静等着。
      
      末了谢杳撑着车壁,一点点挪下去,看也不看那人一眼。只是下马车仍有些勉强,一个踉跄摔下,终还是被那双一直候着的手扶了一把。
      
      府门大开,里头的景象本该是她熟悉极了的模样,此时却蒙上一层血色。她忽的有些害怕,怕……
      
      “放心,沈辞还活着。”
      
      谢杳猛然扭头看向太子。
      
      “人就在里面。怎的,不进去见一面?”
      这话还未说完,谢杳已经抬步迈过了门槛。
      
      越往里头走,血腥味便越重。地上却未见到什么人的尸体,只有连成一片的血泊,和拖拽出的血痕。
      
      太子跟在她身侧,看着她本就憔悴的面容愈发苍白起来,抿了抿嘴。
      
      拐入正厅前的院子,谢杳脚步倏地顿住。
      
      她面前十步远,那个曾与月争清辉的少年,如今满脸血污,软甲上几处洇着血的口子,整个人像是刚从血海里捞出来——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血,还是旁人的。
      
      他左右各有一名东宫的近卫,此刻正死死按住他肩头,“见了太子殿下,还不跪下!”
      
      沈辞却只抬头望着谢杳。
      
      恰在这时,太子踱到她身侧,伸手一揽,谢杳本就站不大稳,被他一带,径直摔在他怀里,被死死扣住。太子制住她的挣扎,低头在她耳畔低声道:“都到这份儿上了,挣扎得是不是有点晚了?”
      这动作在旁人眼里,却是亲昵得很。
      
      太子一笑,刻意高声道:“能将沈家余孽清剿,太子妃功不可没。沈辞啊沈辞,这一封封书信,还当真请得了你入瓮。”
      
      隔得太远,谢杳瞧不清沈辞眼底情绪,只看得他勾了勾嘴角,颇自嘲地一笑。
      
      那近卫没什么耐性,按他不得,便用剑隔着剑鞘狠狠打在他膝上。
      
      “咚”一声。
      
      谢杳闭上了双眼。
      
      沈辞本就受了内伤,这一跪气血翻涌,喉头腥甜一时未能压住,一口血吐了出来,而后便失了意识。
      
      “阿辞—!”谢杳猛然挣开太子,踉跄着奔过去,跪在他面前,把他接在怀里,一遍遍唤他,却在不经意抬头间才发觉,从他这个角度望过去——
      
      正厅只开了一扇门,这门正对着一把上等黄花梨木椅,木椅后是一面竹院品古图织锦屏风。
      
      沈夫人安坐于木椅之上,胸前一支箭矢没进去大半,将人死死钉了上去。而她背后那座屏风洇上的血顺着织锦蔓延开一大片,血迹暗红。
      
      谢杳此时手上那只翡翠玉镯,正是沈夫人头一回见她时的见面礼。沈夫人知道她爱吃自己做的吃食,便时常做给她,即便她不在镇国公府上,也要差人送到她府上去。
      
      沈夫人真心欢喜她,拿她作半个女儿,她又何尝不是真心将沈夫人当做母亲敬重?
      
      谢杳怔在原地,脑海中空白一片,过了许久才有眼泪大滴大滴砸下来,胸口像是点了一团火,愈烧愈烈,将要将她点着时,她才找着了自己的声音,嘶哑开口——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未能说出口,嘴便被一双从身后伸来的手捂住。
      
      她听见太子的声音在她耳后响起:“嘘。这时候,你最容易口不择言。”
      
      她被太子一面捂着嘴,一面往后拖,与沈辞生生被分开。
      
      太子低头看着谢杳,她口中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挣扎着想要咬他。
      他拖着她往后,她便往前爬,手脚并用,拼上命一般,伸手去拉沈辞。
      
      太子心头莫名有些烦躁,早知如此,他便不该叫她来这一趟。
      
      他开口劝道:“杳杳,睡一会儿罢。”手上却利落得很,径直一个手刀,将谢杳劈晕过去。
      
      那两个负责沈辞的东宫近卫,见自家主子面色不虞地将带来的女子打横抱起便往外走,忙不迭上前请示。
      
      太子头也未回,“虎符下落仍未问出来,暂且先关押到东宫地牢。”
      
      谢杳醒过来时,映入眼帘的先是层叠的青纱床幔。
      
      “醒了?”脚步声由远及近,太子掀开床幔,递进一碗水来。
      
      谢杳没接,自顾自坐起身来,想要从榻上下去。
      
      “以你的才智,当真没想到过沈家会是今天这样一副景象?”太子轻笑了一声,“你如今这般,是觉着孤罪孽深重,还是你自个儿,愧疚不安?”
      
      谢杳动作未停,“我同殿下没什么好说的。”径直便往外走。
      东宫的侍卫拦了她一下,得了太子首肯,方才放她走了出去。
      
      镇国公世子借扶柩归京之名,领兵入京,意图不明,以谋逆罪论。
      念在镇国公沈征尽忠尽职尸骨未寒,仍以国公礼葬。
      满京哗然。
      
      镇国公府被封,整一条街上都不见人影。
      
      东宫的车马将谢杳送到了尚书府门前,谢杳默然立了许久,终还是举步去了镇国公府。
      她是一个人去的,京城今日出了这般变故,一路上委实也没多少行人。
      
      朱红大门前,她先是抬头望了一眼那块还未来得及卸下的牌匾,御笔亲赐,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
      而后她便跪了下去,长磕了三个头。
      
      站起身时,脚边却落了个物什儿。
      
      谢杳四处望了一眼,不动声色将其拾起,一面往回走,一面在袖中将那物什儿一点点拆开,末了里头只一张卷起的字条——丑时于谢府旧院,一事相求。
      
      甫一进府,谢盈便跪到她面前来,两眼哭得红肿成了桃子,只道是自己办事不力,她赶到镇国公府时,沈夫人已然故去多时,而她被扣押下来,直待到今日巳时才被送回来。
      
      谢杳接过她高高奉上的那枚玉佩,亲手将她扶起。虽是拿准了太子不会对谢盈动手,可心里多少还是担忧的,如今见人好端端地回来了,已是庆幸。
      “我都未能如何的事情,怎会怪罪于你。”
      
      谢大人和夫人早便为谢杳提了一口气,见她并未如所料想的那般全然崩溃,心下反而更不是滋味起来。
      
      谢杳惦念着那张字条——所幸有这么一桩事给她个念想——便道是要去旧府住上两日,谢夫人虽觉不妥,也不忍再拒了她。
      
      谢杳当夜便住回旧府,此举饶是太子也未曾多想,只当她是旧地旧景感怀故人罢了。
      
      子正三刻,谢杳披衣而起,往后园去,恍惚间还当是那几年,还当是墙的那头仍有人相候。
      
      子时刚至,隐隐有窸窣的声响,她一扭头,便见一黑衣人翻了下来。
      
      那人朝她单膝跪下,将面上的黑纱扯下,“迟舟见过谢小姐。”
      
      谢杳认出这是沈辞往常身边常带的人,一时心中五味杂陈——他怕是还不知沈辞这回是如何输了个彻底的。
      
      果然,迟舟说是被沈辞派到了别处去,今日回京汇合,谁知甫一回京,便听到了这个天大的消息,这才一直候在镇国公府附近,伺机而动。
      
      谢杳同他各自有所隐瞒,是以谢杳见他言辞含糊,也未再过问将人送出京城后,能如何安置。
      
      “谢小姐若是能换得太子身上令牌,世子这一路定当畅通无阻。”迟舟将手中仿制的令牌恭敬奉上。
      
      谢杳接过来翻看,同印象里太子身上那枚确是瞧不出甚区别来,“五日后找我来取。”
      
      “谢小姐打算何时行动?”
      
      “大婚当夜。你自去救人出来,剩下的我会安排。”
      
      迟舟欲言又止,终只是道:“大婚之时,东宫的守备怕是会更森严。”
      
      谢杳微微颔首,“可守备的,不是地牢。”
      
      太子大婚兹事体大,尤其是这个议和的风口浪尖上,明面上的人都盯不过来,如何分得出精力去盯着地牢?
      
      更何况大婚当夜,即便是发觉沈辞被劫,太子也不能大张旗鼓去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问:如何解释这种那啥啥的局面?
    谢杳:众所周知,蹴鞠比赛中,蹴鞠飞过来击中甲方并弹进甲方球门,是要给乙方计分的。
    问:所以你就是那个被蹴鞠砸了的?
    谢杳:不,我就是那个蹴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