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捕

作者:樱花奶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5章

      梁穆军在众目睽睽之下送我这份大礼,我始料未及。全场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我这心里莫名有些发慌。
      
      众所周知,周容恪与梁穆军不合。我是周容恪的妻子,梁穆军此举,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礼仪小姐恭恭敬敬地将那件翡翠长笛捧到我的面前,我没接,冷漠让她把东西给梁穆军还回去。
      
      礼仪小姐闻言一脸难色,眼看就要哭了,“周太太,您行行好,我就是个打工的,梁老板发了话,您让我怎么把东西还回去,周太太,求求您别为难我了。”
      
      这个礼仪小姐大约二十出头,怯怯的,站在我身边半躬着身子,微微有些发颤。
      
      我垂眸顾她一眼,几分于心不忍,便让助理把东西收了。
      
      梁穆军一走,我便成了全场的焦点。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上流圈子乱的很,一点闲言碎语就能把人压死。
      
      我本意是不想再待在这里,但梁穆军刚走,我也不能紧接着就走,只好又硬着头皮坐回了座位。
      
      接下来的拍卖我一件没拍,心不在焉。偶然听到后排有个女眷悄声跟她老公说话,具体说了什么没听清,只听见一两句,大抵是在问她老公,梁穆军为什么要这么大手笔送我东西。
      
      她老公是个明白人,低声呵斥她让她不要乱讲话。
      
      女眷便没再吭声。
      
      我沉默喝茶,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振动了下。我从包里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是一条微信,来自林姐。
      
      我划开屏幕,紧接着弹出一条对话框,「贺怜,刚才梁穆军什么情况?」
      
      我无声翻了个白眼。
      
      我哪知道什么情况?我要是知道才见了鬼好吗!
      
      我没给林姐回微信,她又紧接着给我发来一串问号。
      
      我心里烦躁,干脆直接将手机关了。
      
      拍卖会已经差不多进入尾声,助理小声提醒我,说今晚的拍卖会我只拍了一百万的东西。
      
      周容恪给我的上限是五百万,只拍了一百万是少了点,但眼下我哪还有心情再继续拍?
      
      我闭目锁眉,揉着太阳穴对助理道:“就先这样吧。”
      
      助理恭敬称是,没再多言。
      
      拍卖会在晚上九点左右结束,剩下的是一些娱乐项目,主办方请了几个当红女团唱跳助兴,我没心情看,便提前离开。
      
      回去的路上,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问保姆:“周容恪回去了吗?”
      
      保姆说没有。
      
      我又给阿文打了个电话,问周容恪在哪?
      
      阿文跟我说,周容恪在[不夜城]正跟一位外地老板应酬。
      
      我犹豫了下,问他:“我方便过去吗?”
      
      阿文说方便,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人,一会儿差不多就结束了。
      
      我嗯了声,挂断电话后吩咐司机先不回家,调头去[不夜城]。
      
      说实话,[不夜城]虽然是周容恪名下的产业,但我其实并没怎么去过。一来是没有去的必要,二来,像夜总会这种地方,我并不是很喜欢。
      
      司机一路开着车穿过两条马路,从[不夜城]的东门驶入地下停车场。停车后,我拎起包推开车门,走到电梯口,然后乘电梯直达九楼。
      
      周容恪的办公室在九楼,我原本想在那里等他,但没成想办公室里没人。我又打电话给阿文,忙音响了一阵子没人接,便自动挂断了。
      
      我没有打第二遍,因为像阿文这样的职位也很忙,他不接我电话,只能说明他抽不开身,我也没有必要再去打扰他。
      
      司机问我需不需要让大堂经理把休息室的门打开?
      
      我说算了,大晚上的没必要兴师动众,等等得了。
      
      司机恭敬应着,便没再说话。
      
      我和司机一起站在九楼的长廊过道上等了会儿,大概二十来分钟。
      
      晚上在拍卖会喝多了水,我有些想去厕所,便吩咐司机让他继续在这里等周容恪,如果周容恪回来了,就给我打电话。
      
      司机恭敬应着。
      
      我拎着包坐电梯到了楼下,KTV那一层。
      
      [不夜城]太大,一楼是大堂,负一是迪厅,负二负三都是停车场。楼上二至三楼是KTV,带包房的那种。四楼是会议室,五楼是自助餐,六楼是桑拿足疗,七楼八楼是两层客房。
      
      我只去过三楼的KTV,是有一次林姐过生日,开了个包间请几个相熟的朋友唱歌。要不是那一次,我还真不清楚[不夜城]的洗手间都分布在哪里。
      
      我顺着三楼的长廊过道走,尽头的拐角处就是卫生间。途径几个包间,里面传来客人和点歌公主那鬼哭狼嚎的歌声,也不知道唱的什么玩意儿。
      
      我皱了皱眉,加快了脚步。在路过一间豪华包间时,有送果盘的服务员从里面出来,恰好门没关严,透过那一道缝,里头有人影晃过,一股浓重地香水味飘了出来。
      
      我扫了一眼,看到周容恪正坐在沙发上叼着烟,对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以及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
      
      我本来没想逗留。
      
      周容恪有应酬这事儿,阿文跟我说了,所以他出现在包间内并不奇怪。但接下来的一幕,却令我始料未及。
      
      我不知道他们先前谈了什么,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脸色不太好看,他不着痕迹地拍了下身旁女人的屁/股,女人便立刻起身,扭动着水蛇腰向周容恪粘了过去。
      
      我微微挑眉,饶有趣味地抱胸瞧着。
      
      女人很是风情,她端起桌上的一杯红酒举到周容恪的唇边,娇笑暧昧,“久仰周老板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周容恪皮笑肉不笑地瞧着她,没吭声。
      
      女人媚笑着将身体倾斜过去,眼睛眯成一道月牙,溢出妩媚的风韵。她粉面含春,轻轻握住周容恪的手,“周老板,要不要尝一尝这酒香?”
      
      别说,这女人真是足够娇/媚。
      
      原本男人就对美色没什么抵抗力,如此活色生香,连我这个在门外偷看的女人都臊红了脸。
      
      周容恪闷闷地笑了声。
      
      女人顺势依偎过去,红唇凑近周容恪的脸。
      
      周容恪并没有躲,只是垂眸注视着女人越来越靠近的面孔。然而,在女人方要吻上他的唇时,周容恪忽然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女人的唇上,隔绝了仅剩一寸的距离。
      
      女人顿时一愣。
      
      周容恪毫不犹豫将她推开,眼底没有丝毫波澜和半分情/欲。
      
      他点了根烟,抽一口,吐出一些烟雾,“王老板,我已经结婚了。这样的美人,还是王老板自己留着享受。”
      
      王老板没想到周容恪居然是这样的反应,一时懵怔住,脸上一阵青白。
      
      我也愣了愣。
      
      说实话,我压根儿没想到周容恪会拒绝。
      
      男人这种生物,尤其是有钱有势的男人,没几个不喜欢美色的。
      
      女人有些不知所措,扭头用眼神寻求王老板的指示。
      
      王老板勉强笑了笑,“周老板,您这话说的。现在有钱有势的男人,哪个不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当然,周太太貌美,您与周太太感情深厚羡煞旁人,但我们娇娇也很美貌。周老板,我向您保证,我们娇娇一定会给您带去不一样的快乐。”
      
      周容恪从沙发上起身,有助理为他递来手套,周容恪慢条斯理地带着,语气无波无澜,“王老板,谈生意还是要从利益出发。你能给我带来可观地利益,我自然会与你合作。反之,如果你不能给我带来利益,我也没有多余地闲钱供王老板挥霍。至于女人……”
      
      周容恪说到这里顿了下,他垂眸扫了一眼还有些不知所措地娇娇,话音干脆利落,“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王老板并不甘心,连忙追问:“那周老板喜欢什么样的?我总能给周老板找来,包您满意!”
      
      周容恪笑了下,掸了掸衣服上刚刚被娇娇压出的褶皱,“王老板说笑,我喜欢的类型,自然是我的太太。”
      
      周容恪话落便往包间门口走来,我急忙躲开,先一步匆匆离开。
      
      我没想到周容恪会说出方才那一番话。毕竟,我跟他的婚姻是起始于利益关系,并没有感情基础。
      
      我的胸腔某一处倏地漏了一拍,我捂紧它,能明显感受到它的跳动。
      
      我匆匆去了一趟洗手间,再乘电梯回到九楼。
      
      司机告诉我,周容恪已经回来了。
      
      我点了下头,然后走到办公室门外轻扣门板,微微推开一条细缝。我看到周容恪正靠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抽烟,烟雾缭绕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轻声唤了句:“容恪。”
      
      他隔着烟雾看向我,我这才看清周容恪的脸上染了一层浓重的疲惫。
      
      我问他:“工作都忙完了吗?”
      
      他淡淡嗯了声。
      
      我走过去,走到他的身后,伸出手搭在他的太阳穴,适度揉按着,“力度可以吗?”
      
      周容恪闷闷地笑,“闯祸了?忽然这么贤惠?”
      
      我接着就用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下,虽然力气不大,但我刚才给他按摩得太舒服,他还是皱了下眉。
      
      我说:“贤惠点不好吗?古人不都说,娶妻娶贤?”
      
      周容恪抬眸扫我一眼,半开玩笑,“是吗?我记得,后面好像还有一句?”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周容恪一本正经地继续道:“纳妾纳色。”
      
      我一愣。
      
      听得周容恪的笑声清晰了些,有些低,又有些撩。
      
      我有心顾他一眼,在他那英俊的脸上扫过,最后定格在他的眼尾,“原来周老板是在提醒我,该给你纳妾了?”
      
      我话音刚落,阿文从门外敲了下门,然后端着一杯蜂蜜水走了进来。
      
      周容恪敛了些笑意,在阿文将蜂蜜水端到他面前时,他忽然意味深长地问阿文:“你有没有闻到空气里有什么味道?”
      
      阿文不知前因后果,一脸茫然地闻了闻周围,说没有。
      
      周容恪接过蜂蜜水喝了口,唇角勾着笑,故作疑惑,“不酸吗?”
      
      阿文这才反应过来,知道周容恪是在调侃我,连忙恭恭敬敬地对我和周容恪鞠了一躬,然后十分知趣地退出了办公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