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捕

作者:樱花奶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4章

      今晚的拍卖会,我没想到会遇见梁穆军。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和梁穆军的位置居然紧挨着。
      
      拍卖会的会场很大,嘉宾席呈半圆形分布开来,左右两边各有一排座位,中间是VIP专区,能坐在这里的都是大佬。
      
      我估摸着主办方是权衡了周容恪和梁穆军在C市的势力,然后把他俩的座位一起放到了正中央。
      
      我去的晚,侍者引我入会场的时候,梁穆军已经入座了。
      
      他今天穿了一身剪裁得体地高定黑色西装,依旧是狼奔的发型,整个人看上去微微有些疲倦,正倚着座椅闭目养神。
      
      会场的灯光不算明亮,朦胧地撒在他的脸上,却悄无声息地张扬到极致。
      
      他该是令人过目不忘的男子。
      
      我缓步走过去,闭目养神的梁穆军微微睁开眼抬眸扫了我一眼。
      
      出于礼貌,我对他客气微笑,“梁老板。”
      
      他似笑非笑勾了下嘴角,“周太太。”
      
      我入座,便没再说话。
      
      拍卖会很快开始,主持人代表主办方在台上讲来一堆没用的开场白,顺便讲了一下竞拍规则,加价一次至少一万,上不封顶。
      
      紧接着便开始正式拍卖,前几轮水花都不大,东西很一般,我没看上眼的,一直没举过牌,一旁的梁穆军也没举过牌。
      
      后面几轮有几样东西掀起了几个小高/潮,但并不是硬货,我举过两次,分别拍了一副毛笔字和一支古簪。
      
      其实,这两样东西我都不是很喜欢,但喜不喜欢的也就那么回事。这次拍卖会是搞慈善,说白了就是捐款,周容恪既然让我来,我怎么着也得拍几样做做样子。
      
      我有心留意着坐在一旁的梁穆军,他一直都没举过牌。下半场的时候,他干脆倚在座椅靠背上开始闭目养神,完全不理会场上的拍卖。
      
      我不着痕迹扫了他一眼,但目光不敢多做停留,便匆匆收回。
      
      我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耳边听得台上的主持人正在跟一位女嘉宾互动。主持人说了一句打趣的玩笑,惹得台下嬉笑连连。
      
      这个主持人惯会说段子,一张嘴就把气氛烘托得十分活跃。但她再怎么会活跃,也不会把气氛活跃到中央区的VIP坐席来。
      
      毕竟,能坐在这里的人身份都不一般,互动好了还好,互动不好惹了不高兴,主持人吃不了兜着走。
      
      拍卖大约进行到第五轮的时候,礼仪小姐捧着一支翡翠长笛走上了台。那不是真的笛子,只是一件缩小版的摆饰。
      
      礼仪小姐双手捧着托盘,灯光下,托盘里的那支翡翠长笛通体翠绿,映着幽光,绕是好看。
      
      我有点心动。
      
      主持人开始宣布底价,三十万。
      
      这个价格就性价比来说并不算低,但依旧挡不住加价。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这支翡翠长笛便从三十万一路飙升到了六十万。
      
      我估摸着也应该差不多了,便让助理举牌,一口气加了十万,七十万拍了。
      
      七十万的价格并不低,这个价钱,上好的翡翠也能买两块。在座的人虽然有钱,但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为了一块翡翠当冤大头,谁也不是傻子。
      
      场面的热度一下子锐减,主持人手握小锤冲着台下喊话:“周太太出价七十万,各位,还有没有比周太太出价更高的?”
      
      主持人话音刚落,坐在中央区后排的一个男人喊了一声一百万。
      
      这个数字像一剂炸/弹,在偌大的礼堂“轰”地一声四散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我亦随着声音看过去。
      
      那是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他穿了一身黑色西装,材质不错,但穿在他的身上简直像野猪套了个麻袋。
      
      不过,他身边的女人倒是很漂亮,明艳性/感的类型,此时,正腻在男人的怀里不断撒娇,笑得比花还灿烂,“亲爱的,是不是太贵了?”
      
      男人被女人娇得飘飘欲仙,扭头就在女人的脸上啃了一口,“不贵不贵,只要宝贝儿喜欢,就是天上的月亮,我也给你摘下来。”
      
      我冷漠收回视线,对助理微微点了下头。
      
      助理立刻举牌,“一百五十万。”
      
      周容恪给我的上限是五百万,早拍也是拍,晚拍也是拍,早拍完了我也早歇着。
      
      我一次性加价五十万,这样的天价瞬间便引发了全场惊呼,所有人的视线又瞬间从那个油腻男人的身上转到我这里。
      
      主持人也非常愕然,大抵是没想到我居然一口气直接加价五十万。
      
      她有些结巴地向我助理确认,“请……请问,周太太刚才是出价一百五十万吗?”
      
      助理点头说是,主持人瞬间兴奋起来,金锤高高举起,声音也抬高了好几个声调,“周太太出价一百五十万!一百五十万!先生们女士们!还有没有人比周太太出价更高的!!”
      
      场内顿时一片糟乱,有几个男人吹了声口哨便开始起哄,但谁也没有再继续跟拍。
      
      一百五十万,天价了。
      
      说实在的,我拍完都有点肉疼。
      
      我不着痕迹扫了眼那个油腻男人,他整张脸涨得通红,一旁的性/感女人不断在他耳边说着什么,男人握着女人的手,连连点着头。
      
      台上的主持人再一次喊话,“周太太出价一百五十万!一百五十万一次!一百五十万两次!!一百五十万……”
      
      在主持人第三声话音未落时,一个油腻地声音从后排方向响起,“三百万!”
      
      全场哗然,我亦片刻惊诧。
      
      开价的正是那个油腻男人。
      
      此时此刻,他正拥着他怀里的性/感美女,一脸志在必得地瞧着台上。
      
      我扭头扫了他一眼,微微眯了眼问一旁的助理,“什么来头?”
      
      助理附身在我耳边低声道:“南城搞房地产的朱老板,旁边那个女人是他新包/养的情/妇,正得宠。”
      
      我了然于心。
      
      怪不得这么大手笔,敢情是为了自己的情/妇豁出去了。
      
      助理问我:“太太,咱们还加吗?”
      
      我摇了摇头,“算了,不值当的。”
      
      周容恪给我的上限是五百万,先前我已经拍了两件花掉了将近一百万,再拍下去,上限要超了。虽然说周容恪有钱,即便我真的花超了也没什么,但我跟那个油腻男人无冤无仇,既然他要讨好他的情/妇,我也没有必要非让他难堪。
      
      台上的主持人很是激动,一张抹了艳红色口红的嘴唇都要裂到了耳朵后面。一块翡翠能拍到三百万,她做梦都能笑出声了。
      
      她拿着话筒不断地向台下喊话:“三百万!!!朱老板出价三百万!!!!先生们女士们!!还有没有出价更高的!!!”
      
      这回台下算是真的没声了,三百万再加,怕不是脑子有病。
      
      我静默喝茶,等着台上三锤定音。
      
      而就在这时,旁边一直闭目养神地梁穆军却忽然闷笑出声。
      
      他这声笑太过违和,我不由自主地向他看了过去。
      
      梁穆军睁开眼睛迎上我的目光,他的眼睛很深邃,但却仿佛漾着一汪春水,带着致命地吸引力。
      
      我下意识躲避垂眸。
      
      他似笑非笑,倜傥风流,“周太太不拍了吗?”
      
      我淡漠说:“没必要,一块翡翠而已。”
      
      梁穆军不咸不淡地“哦”了声,“可方才看周太太出价那么高,想必很是中意。”
      
      我客气微笑,但没有接话。
      
      台上的主持人已经进入最后地喊话阶段,灯光音响都烘托出一个大高/潮。主持人把手里的金锤高高举起,然后重重落下,“三百万一次!!!三百万两次!!!三百万……”
      
      “五百万!”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会场内忽然鸦雀无声,安静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
      
      所有人都懵了,都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毛病。
      
      台上的主持人也一时懵怔住,缓了好久才堪堪回过神来。
      
      全场众人的目光在这同一瞬间都看向了中央区VIP坐席的梁穆军。
      
      主持人的手有些哆嗦,极其机械地对着梁穆军的方向摆出一个请的姿势,“请问,方……方才……梁老板是出价五百万吗?”
      
      梁穆军身边的助理点头说是。
      
      全场寂静,紧接着便是一阵窃窃私语。
      
      五百万买块翡翠,怕不是疯了!有钱也不是这个烧法……
      
      坐在后排的油腻男人同样也是一愣,他非常不解看向梁穆军。
      
      梁穆军慢条斯理端起茶水,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对一旁的助理道:“不管多少钱,这支翡翠长笛我都要了。”
      
      梁穆军放出这话,无异于直接拍板。
      
      放眼整个C市,要真豁出去跟梁穆军叫板,恐怕还得周容恪亲自过来。
      
      我不敢说什么。
      
      后排的油腻男人就更不敢有什么异议。
      
      台上的主持人略微有些犹豫。
      
      这么一块成色一般的翡翠,她敢卖给梁穆军五百万?她不敢。
      
      梁穆军的助理冷着面,冷着声音,冷着目光看向台上,开口却把话说得十分体面得当,“我们梁老板一直致力于慈善事业,东西有价,善心无价。仅此,梁老板希望用这笔善款,可以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他话音方落,音响师很赶眼神地烘托了一曲背景音乐。顿时,全场所有来宾,全部起立,一起为梁穆军鼓掌。
      
      梁穆军也站了起来,出于礼貌,他客气地回应了一下。
      
      拍卖会的礼仪小姐双手捧着端放着翡翠长笛的托盘从台上走下来,面带微笑地向梁穆军的位置走去。
      
      然而,她才刚走到中央区,梁穆军的助理却忽然抬手制止了她。
      
      礼仪小姐不明所以,一时站在原地不敢乱动。
      
      梁穆军的助理随即对礼仪小姐道:“麻烦将此翡翠长笛转交给周太太。”
      
      顿时场内鸦雀无声,紧接着,便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助理话音落罢数秒,全场瞬间一片哗然!
      
      我更是懵怔住,傻了。
      
      礼仪小姐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立刻转了方向向我走来。
      
      我这才堪堪回神,连忙起身对梁穆军道:“不不不,梁老板,这太贵重,我不能收。”
      
      梁穆军对我的话却置若罔闻,他抬起手腕看了眼表,然后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看样子,梁穆军是有事情,要提前退场。
      
      礼仪小姐已经捧着翡翠长笛走到了我的面前,我顾不得太多,连忙伸手拉住了梁穆军的胳膊。
      
      他垂眸顾了我一眼。
      
      我诚恳地道:“梁老板,我与您萍水相逢,实在受不起如此贵重之物,还请梁老板把这支翡翠长笛收回去吧。”
      
      梁穆军闻言淡笑,几分风流之意染在眉梢,“一点小心意,权当我送与周太太的见面礼,替我向周老板问好,我们再会,周太太。”
      
      梁穆军话落,便大步流星地向会场门外走去。
      
      我追了几步,一旁的助理却不着痕迹将我拦住。
      
      我扭头看向他。
      
      助理微不可察地对我轻轻摇了摇头。
      
      我顿在原地,再无动作。
      
      梁穆军一走,散布在会场各个角落里的保镖立刻在他身后纷纷跟上,一帮西装革履的男人蜂拥而至门口,粗略一看不低于二十人。
      
      这样的阵仗,放眼整个C市也只有梁穆军一个人敢。
      
      当然,周容恪也有实力摆谱,但他低调,从来不会这么张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