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捕

作者:樱花奶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1章

      这话当真难听,很刺耳,但又不容否认。
      
      我敛了眼眸,没有吭声。
      
      梁穆军起身,一步步走向我,他修长素白的指尖抚摸我的长发别在耳后,面上无喜无怒,“老话说,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周太太现在年轻貌美,又有利用价值,周容恪当然会喜欢。但如果有一天,周太太人老珠黄,又失去了利用价值,你猜,周容恪还会留着你吗?”
      
      他顿了顿,并不给我接话的机会,又紧接着道:“如果到了那一天,又有一个年轻貌美,有利用价值的女人出现在周容恪的面前,她要取代你成为周太太,你再猜,周容恪会怎么做?”
      
      我的面色沉底冷了下来。
      
      我直视着他,直白地问他想要表达什么。
      
      他忽然握住我的胳膊猛地一扯,我跌过去,撞在他坚硬结实的胸膛。我刹那间失色,奋力扭摆,胳膊肘正要搪塞他,他一把钳住我手腕,我被他周身凛冽的气场镇住,犹如待宰的羔羊。
      
      梁穆军居高临下瞧着我,冷漠开口,“周太太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算计,怎么对周容恪如此忠心耿耿?周太太,你不打算给自己留条退路吗?”
      
      我屏息静气回视他。
      
      他仍是含笑,弱化了几分戾气,“我说过,周容恪能给你的,我给你双倍。你希望得到贺卫国遗产的三分之一,我可以把贺卫国的遗产全部都给你。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存在背叛,但唯独钱这东西,它不会背叛。周太太,你可以考虑一下。”
      
      我毫不留情反问:“梁老板把话说得这么好听,但我如何相信梁老板不会过河拆桥?好歹不论,我是周容恪明媒正娶的妻子,即便有一天他要将我扫地出门,但也不至于太过无情。多了不敢说,能温饱后半生的钱财,周容恪还不至于吝啬。但梁老板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法律上认可的关系,到时候,我能不能拿到钱,下场好不好,还不都是梁老板你一句话的事儿。我又凭什么为了你而背叛我的丈夫?”
      
      梁穆军闻言嘲讽笑出声来,他垂眸顾着我,带着几分同情,“周太太天真,周容恪是不是个绝情的人,你以后会知道。有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周太太必然不信,但如果哪一天周太太亲自领教了,恐怕会后悔莫及。”
      
      我半晌没吭声。
      
      梁穆军松开握着我胳膊的手,我陡然间失去了支撑点,身体略一踉跄,退后了几步。
      
      这一次交锋,连十句话都没说上我就失败了,而且败得彻彻底底。
      
      我狼狈转身向球场门外跑去,毫不犹豫。
      
      梁穆军的话在我心里砸了个坑,沉甸甸的疼。
      
      周容恪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其实并不想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不美好的事情,它既然见不得光,就应该永远在黑暗中掩埋。
      
      但有一句话梁穆军说的对,我留在周容恪身边的意义,取决于我对周容恪的价值。这一点很悲哀,但却很真实。
      
      我心事重重地回到家,进门看到玄关摆放的男士皮鞋,不由怔了许久。
      
      保姆出来迎我,说周容恪回来了。
      
      我嗯了一声,将手提包递给她,然后向客厅走去,但周容恪并不在客厅。
      
      保姆好心提醒我,说周容恪在阳台。
      
      我又信步走向阳台。
      
      已是暮色,天边已经暗了。阳台外面不远处就是一条马路,路旁的一排路灯都亮了起来,橘黄色的灯光映进阳台,朦胧地将周容恪的身影拉得很长。
      
      他就站在阳台前,右手手指间夹着一支香烟,有薄薄地烟雾融于这浅浅的橘光映色里,有些凉。
      
      我的脚步顿了两三秒,然后继续走过去。
      
      周容恪听到脚步声扭头扫向我。
      
      我走到他身边,与他并排。
      
      我不等他说什么,主动告诉他我今天去见了梁穆军。
      
      周容恪并不意外,想来阿文早已经跟他汇报过。
      
      他问我:“顺利吗?”
      
      我实话实说:“不太顺利。”
      
      周容恪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浮现出一层浅浅的笑意,“怎么?”
      
      我眼眸微垂,避重就轻地道:“梁穆军很精明,他并不相信我。”
      
      周容恪夹着烟吸了一口,前一口烟雾还没来得及散去,后一口又叠加上去,很快他半张脸都被笼罩遮盖住,变得雾气昭昭。
      
      周容恪没说话,我心里没底。
      
      我又主动问他:“梁穆军不相信我,他甚至已经猜到我们两个是在唱双簧演戏给他看,我还有必要继续接近他吗?”
      
      其实,我特希望周容恪能跟我说,既然梁穆军不相信你,那就算了。但我知道,他不会这样说。周容恪既然让我参与进来,就不会轻易让我退出。
      
      果不其然,周容恪沉寂了半分钟,将手里的烟在烟灰缸里掐灭,半分轻嗤:“梁穆军能猜到我们的意图,这很正常,猜不到才有蹊跷。”
      
      我默了默,问他:“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周容恪双手插/在裤口袋里,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橘光映色里,“不需要主动做什么,他会再联系你。”
      
      我微微有些诧异,但面上并没有过多表现出来,只淡漠嗯了声。
      
      周容恪这才侧眸看向我,伸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阿怜,我希望你能把这件事情做好。”
      
      这话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只沉默着。
      
      周容恪又从烟盒里抽了一根烟,点燃,安静地抽着。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样的夜色下,那排橘黄色的路灯被衬托得越发明亮。有夜风吹进来,分明是冷的,可不知为何,却让我心口一烫。
      
      梁穆军这人我并不了解,正所谓,失败的根本是无知。我联系了林姐,林姐她老公跟梁穆军不对付,林姐自然对梁穆军的很多事情都有所耳闻。我拿来听一听,也没有什么坏处。
      
      我约了林姐逛街,但很不巧,林姐的继子正在准备一些什么社会实践的报告材料。林姐作为继母,即便是装装样子,也得跟着跑前跑后,忙得不可开交。
      
      我不好意思再打扰她,故而,询问梁穆军的事情,也只能先暂时放一放。
      
      下午周容恪回来的很早,吃饭的时候,他跟我说晚点有个应酬。
      
      郑厅长的儿子郑永和在C市东三街开了一家酒吧,今晚开业,周容恪收了请帖,答应晚上过去捧个场。
      
      现在的人都知道开场子挣钱,东三街就是一片销/金/窟,各种俱乐部、KTV、酒吧、洗/浴/中心比比皆是。但东三街这地段算不上最繁华,来这一带找乐子的基本都是些社会上的普通年轻人,像周容恪这样的老板,基本不会光顾。
      
      我听说,郑永和最开始相中的地段其实是中心商路,但方案还没拟出来,就被他爹郑厅长给按下了。
      
      郑永和年轻气盛,但郑厅长却深谙人际之道。中心商路早已被周容恪的[不夜城]和梁穆军的[君再来]所垄断,郑永和此时再进来分一杯羹,那属于不懂规矩。
      
      得罪人的事,郑永和也许不在乎,但郑厅长绝不会允许。
      
      吃过饭后,我和周容恪便开车去了郑永和开的酒吧。
      
      知道周容恪要来,郑永和早早就等在了酒吧门口。说实话,郑永和这酒吧品味着实不怎么样,花里胡哨的一套,显得不太上档次。
      
      我和周容恪被郑永和客气地迎进去,里面音乐很响,节奏很快的那种DJ,灯光五颜六色的,气氛很嗨。
      
      周容恪微微皱了下眉头,但没说什么。
      
      郑永和请我和周容恪去中心区的VIP坐席,周容恪大抵嫌吵,指了指角落的位置,说去那里坐就可以。
      
      郑永和便请我和周容恪坐到角落的坐席,这里灯光暗,相比较中心区域的灯光四射,这里的确低调多了。
      
      郑永和亲自给周容恪开了瓶酒,显得有些殷勤,“周老板,我第一次开场子,很多不懂的地方,以后还要请您多多指教。”
      
      周容恪接过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把话说得十分客套官方,“郑老板哪里话,有您的父亲郑厅长坐镇,放眼整个C市,有谁敢不给郑老板面子?”
      
      两个男人同时笑了下,喝了口酒。
      
      此时,舞台上有几个舞女正配合着劲爆地音乐跳着热辣地钢管舞,郑永和抬手指了指中间那个穿红色紧身开叉裙的舞女对周容恪道:“芊芊以前在[君再来]当领舞,我给她捧过几次场,梁老板见我喜欢,就直接把芊芊送给我了。”
      
      我和周容恪闻言一同看向舞台中央,那个叫芊芊的女人长的十分美艳,算是个尤物。
      
      可惜周容恪对芊芊没什么兴趣,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原本,周容恪就不太喜欢这么嘈杂的地方,他今晚来捧场,也不过是看在郑厅长的面子上。
      
      周容恪又跟郑永和聊了几句别的,也不过坐了十几分钟,就借口还有事带着我离开了。
      
      郑永和也挺赶眼神儿,没多挽留。他亲自送我和周容恪往酒吧门外走,大约走到酒吧右侧的舞台时,周容恪的脚步忽然一顿。
      
      右侧舞台上正在表演T台秀,各种各样的模特穿着比基尼在上面妖娆地迈着猫步。
      
      周容恪叼着烟,透过薄雾扫向舞台。
      
      我和郑永和也一同看过去。
      
      此时,舞台上正有一个身穿水色薄纱比基尼的模特走出来,这个女人长的极美,明艳动人,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说不出地撩/拨。
      
      周容恪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个女人也恰好朝这边望过来,我从他们对视的目光里看到了一丝电光火石,一瞬即逝。
      
      郑永和在一旁笑道:“周老板,这是我们酒吧的台柱子,yoyola。”
      
      周容恪勾了下嘴角,“有中文名吗?”
      
      郑永和说有,叫悠悠。
      
      周容恪没再说什么,继而迈步离开。
      
      郑永和一直将我和周容恪送到门口,周容恪客气请他留步。
      
      我紧接着与周容恪一起上车,车子驶出一段距离,在第一个路口等红绿灯时,我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刚才那个模特好看吗?”
      
      周容恪很随意地笑了声,“还行。”
      
      我便没再吭声。
      
      周容恪察觉到我的情绪,问我怎么?
      
      我说没什么。
      
      虽然,周容恪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也许,周容恪对那个女人很感兴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