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光环抽奖系统

作者:厉九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林兰一听就知道姚杳在问什么事,她情绪有些低落,说道:“我们一群人闹到老板办公室去,老板说他不知道食品过期的事,是厨子为了赚黑心钱,故意把好调料换成过期的。他说会换掉厨子,保证以后随时检查食品,让我们放心。”

      老板的这番说辞和上辈子一模一样,姚杳正想说这不是挺好吗,但在见到林兰的表情后,她未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

      因为林兰脸上的表情明显并不开心,她说道:“小妹,我打算辞职了。”

      小妹是大多数邻居对姚杳的称呼,姚杳有些惊讶,因为上辈子,林兰是在一个多月后才辞职的,当时因为调料和食用油过期的原因,很多人肠胃出了问题,林兰也是一样。曾经她以为是因为身体不好,再加上要结婚了,所以林兰才会辞职。可这辈子食用油过期的事提前爆出,林兰的身体并没有遭到损害,那么上辈子她所以为的,就不是事实了。可林兰又为什么辞职?

      姚杳的眼中满是疑惑。不是她觉得这个地方好,希望林兰留下来,而是因为除了这里,林兰很难找到更好的工作。毕竟林兰在这里工作六年了,工资比普通员工高很多,一个月有六七千,如果离开这里,没有学历的她很难找到同样薪水还包吃住的工作,而如果选择回到乡镇,住的地方是有了,可一个月累死累活,工资可能也只有三千,还不会有社保。

      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

      对上姚杳的目光,林兰沉默了一下,才道:“小妹,我劝不动其他人,他们也不会听我劝,但是多亏了你大家才能知道过期油的事,你又要上大学了,将来肯定有出息,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这家黑心工厂里。”

      林兰拍了拍姚杳的肩膀,小声道:“老板说的话都是骗小孩的,我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不清楚?一般快要过期的食品都会专门腾出一个小仓库存放,等攒到差不多一批货后就集中处理掉,仓库的钥匙可都在老板手里。”

      也就是说,过期油的事老板不可能不知情,没有他的授意,厨子怎么可能穿过仓库拿到那些过期食品?

      理解出这个答案,姚杳目瞪口呆,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颠覆了。再想想上辈子在这里呆了三个暑假的自己,只觉得细思极恐。上辈子她是真的相信了老板的话,真的以为全都是厨子一个人干的坏事,她偶尔也想过老板会不会知情,但很快又被自己否定了,毕竟老板家大业大,虽然抠,但总不至于为了省点钱损害员工的身体。

      想想上辈子老板说他重视大家的健康,保证换个新厨子改善伙食时那伪善的样子,再回忆起上辈子年少无知的她竟然觉得老板为人不算坏……姚杳只觉得比吞了苍蝇还恶心。

      当天晚上,姚杳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正义感极强的系统也十分愤怒,义愤填膺对她说:“宿主,咱们抓紧做任务吧!多多攒积分换光环,那么多光环总有能对付坏人的!像这种黑心老板,就应该让他受到制裁!”

      姚杳叹口气,“怎么制裁,制裁了以后那么多员工怎么办?”

      系统没有说话,似乎是愣住了。

      姚杳给他分析,“首先,咱们没有证据,而且用过期油炒出的菜没有人吃下去,如果报警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其次,如果咱们有光环可以制裁他,怎么制裁呢?严重点,把他弄得倾家荡产,看起来似乎很爽,那么那些员工怎么办?他们就像是林兰姐姐一样,没有学历也没有更多的技能,只能做一些重复的低价劳动。在这里,因为顾忌老乡的面子,老板不会拖欠他们工资,还会按最低标准买社保,如果这里倒了,他们能去哪里?乡镇的工厂劳动强度比这里更大,环境比这里更差,工资却比这里低,而乡镇工厂,是默认不给买社保的。林兰姐姐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而只告诉我呢?因为我有别的出路,因为告诉了其他人,他们在工作时就难免抱有情绪,还不如像现在这样。而且经历过今天,大家只会对食物更上心,老板再蠢也不会做这种事了。”

      这些话似乎很有道理,但说完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姚杳的心情比之前更低落了。她躺在漆黑的床上茫然地睁着眼睛,半晌后,因为实在太困了,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

      梦境将要形成时,一个愤懑的声音忽然将姚杳惊醒。

      “不对!这样不对!”

      那是个有些孩子气的少年音,姚杳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很喜欢,因为那声音里有蓬勃的朝气,那是……系统的声音!

      姚杳睁开了眼睛。

      系统还不知道姚杳刚刚睡着又被他吵醒过来,他像是生气到了极点,以致于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宿主这样的想法,跟助纣为虐有什么区别!”

      姚杳懵了,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我助纣为虐?”

      系统语气更冲了,“难道不是吗?宿主明明知道实情,为什么要顾及这个顾及那个畏首畏尾呢?这样一点都不爽!太憋屈了!”

      姚杳突然被吵醒,本来就有一点点情绪,再加上系统语气这么冲,她也不高兴了,“呵,你不爽怎么了,我比你还不爽,我又没……”冲你发脾气。

      话还没说完,房间里响起了其他人的动静,姚杳这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说出口,担心吵到别人,她连忙噤声,只在脑海里跟系统对话。

      系统:“如果按照宿主的说法,那么黑心老板就像一个挟持了许多人质的绑匪,难道为了让人质在绑匪手里能吃好睡好,就要老老实实供着绑匪吗?就要放任绑匪赚那种黑心钱然后压榨更多的人质吗?”

      姚杳:“谁告诉你老板挣的黑心钱了?”

      系统:“他连给员工的伙食都能动手脚,他怎么会老老实实做个良心商人?能有现在的身家,说不定就是他做了很多违法的事情赚来的。”

      姚杳:“那又怎么样?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我没钱没权没势,我能做的只有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养活自己,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已,我不是电影里的英雄,我没有本事改变别人,更没有力量拯救那么多人!”

      “不,你有!你有力量!”系统的声音激动地响起,一声更比一声振聋发聩,“你忘了你的特殊了吗?你忘了你的金手指吗?你忘了我在天台上跟你说过的话吗?”

      话?什么话?他们说过那么多的话……姚杳觉得自己的意识分裂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还在茫然当中,另一部分却清晰地回忆起了那句话:一个世界只有一个幸运儿。

      她呆住了,一股异样的情绪在胸口蔓延开,她忽然忘记了说话。

      也许是因为姚杳沉默太久,系统喋喋不休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

      空气突然安静得令人尴尬。

      好半晌后,响起系统小心翼翼的声音,“对不起,我错了。”

      沉思中的姚杳被这句话惊得回过了神,还没来得及说话,系统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我错了,我刚才太激动了,我不应该那样说你的,是我口不择言。其实我应该想到的,宿主的生活环境和经济情况都不好,会用更现实的角度看待问题是很正常的,我不应该责怪你。”

      姚杳连忙道:“没有没有,你也没做错。”她小声道:“是我,我确实有点懦弱了,一点也不像一个拥有金手指的人。”
      说实话,相比起跟系统吵架,系统向她道歉这件事带给姚杳的震动更加大。在她之前的认知里,系统虽然非常人性化,虽然会真诚地给她提建议,但在她心中,系统的存在是非常神秘的,她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对他有些敬畏。

      可经过刚才那番冲突,她蓦然发现,一切并没有她所想的那样复杂,系统也没有半点隐藏起来的高高在上,他对待她,是真真正正以对待小伙伴的心情,见到她做出不合适的事,会出言提醒,看到她连续好多天伙食糟糕,会默默更新抽奖机制和任务内容……

      他也不是一个永远脾气温柔的系统,而是一个真正有血有肉有脾性的存在,当他不理解她的行为,当他以为她不愿意为弱者声张时,他会真实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虽然一开始言语有些偏激,但恰恰是这样,让姚杳觉得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我不知道你以前辅助过什么样的宿主,不知道以前你们经历过多么精彩的人生。”说到这里,姚杳有些闷闷的,“可能我之前的话让你失望了。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小人物,即使得到金手指,也只有赚钱养家提高生活水平这一个想法,可是你刚刚的话点醒了我,我已经得到了世界独一份的金手指,我已经有了足以支撑的后盾,可是当我看到周围有人遭受欺负和蒙骗时,我第一个想法不是好好运用自己的金手指去帮助他们,而是敷衍地说这不行那不行,我这样,跟放纵绑匪,跟助纣为虐确实没太大分别,我太自私了。”

      “不不不。”系统忙到:“你不自私,自私的是我,帮助别人是一件好事,可是这善事应该是发自内心的想法,宿主就算有力量,也没有义务去帮助别人,是我道德绑架,是我做错了。”

      他们两个就这样推来让去的,像两个幼稚的孩子。

      姚杳赶紧道:“你不用自责,你没有说错,我确实有义务去帮助别人。”

      这回愣住的变成了系统。

      姚杳彻底没有了睡意,她双手交叠枕在脑后,睁开眼睛看着只有一点微光的床帐,缓缓说道:“得到金手指之后,我一直很忙碌,一直没有耐心去思考这个金手指真正的意义。现在想想,我这样平庸又肤浅的人,凭什么得到抽奖系统呢?”

      系统连忙道:“你怎么这么想,你其实一点也不平庸,更不肤浅,你可是能坚持扶老人的勇士!整个地球都找不出几个跟你一样的。”

      姚杳的表情本来是严肃带着思索,思索中又透着几分伤感的,可是被系统这么一插话,她的表情绷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哎你别插话,先等我说完啊!”她把右手从脑后抽出来,挥手赶了赶,仿佛系统就停在她面前。

      系统立刻噤声了。

      姚杳这才继续道:“我想来想去,觉得只能用你说的那句话解释了,可能我真的是绝无仅有的幸运儿吧!我生在一个有□□里,我从小到大得到过无数人的帮助。九年义务教育是国家和纳税人的钱,高中和大学也有国家财政的补贴,别人去银行借钱利息多高啊,可是身为学生的我却能享受无息贷款。上辈子我能顺利上完大学,除了自己和家人的努力,也离不开社会和国家的支持与帮助。当我走在路上摔倒时,一个陌生人也能对我给予善意。纵然有一些不光明的存在,可是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都在努力创造一个和平安稳的环境。我还记得我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候我的家乡连通讯设备都没有,虽然有电,但家家户户都没有电话和电视,是省里的扶贫队无偿给我们架设线路,才有机会慢慢发展起来。”

      姚杳说道最后,连自己都感叹,生在这样的国家简直太幸运了。“国家的力量何其强大啊,但是它没有看不起任何一个国民,就算是居住在深山老林里的少数人,也坚持铺设电路,坚持扶贫攻坚,它从没有放弃任何一寸土地上的人民。上辈子的我平凡又平庸,只能做这伟大国家的一砖一瓦,可是现在的我有了机遇,有了无限光明的未来,难道我不应该回报这个世界给予我的善意吗?”

      姚杳说着说着,忽然听到一阵低低的呜咽声,她诧异道:“系统,你……哭了?”

      系统嘴硬道:“我才不想哭,都怪你说得太感人了呜呜……”

      姚杳:……
      意识到自家系统可能有些傲娇,她没有再打扰,而是等到对方平静下来,才道:“嗯,我想说的刚才都说完了,你有什么意见吗?你以前辅助过的宿主是什么样的?”

      系统闷闷道:“我以前没有辅助过别人,姚杳你是我的第一次。”

      姚杳:……
      原来,这是两个菜鸡组合在一起造就的奇迹吗?

      两人尴尬地静默了半晌,姚杳轻咳一声,“既然你没有意见,那我就先说了。我觉得,就算解决了眼前这个黑心老板,还是会有别的黑心老板,好人不少,但坏人也是不会绝迹的,与其浪费时间找那些黑心老板的麻烦,不如帮助弱势的人变强大,如果像林兰姐姐这样的人都有了更多的资源与选择,这种黑心公司自然没有了存在的土壤。”

      系统:“宿主说得对!可是怎么让他们变强呢?他们又不可能得到金手指。”

      姚杳一脸严肃道,“首先,我要有钱!”

      系统:……
      所以,这个问题又绕回到让宿主发家致富上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不是圣母呀,她只是觉得,她获得了金手指,她有了更大的能力,那就要肩负起更大的责任和使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