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夫亦倾城[重生]

作者:碧海笙明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16 20:07:28~2020-03-17 15:0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娜娜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已处初冬,虽然太阳高挂,刺骨寒意还是顺着冷风窜进身体里,让人不由得脊背发凉。

      刘翠跪在法场,囚衣瑟瑟,发丝飞扬,背上木牌铭刻的“斩”字,在清冷的色调下,显得更加分明。

      眼前挤满熙熙攘攘的人群,千张脸,万种表情,刘翠无喜无悲的浏览着,奇怪的是,每一张面孔在她眼中都是那么清晰,渐渐地,每一张脸都变成她所熟悉的人……

      慈爱的奶奶离世时对她深深挂念的脸,父亲酗酒后无情残暴的表情,拿到了她‘卖身钱’时发自内心的高兴的表情,以及顾家发生的桩桩件件,一一重现在眼前……

      在极短的时间里,刘翠清晰的回顾了自己潦草的一生,着实是人间惨剧呢……

      嘴角卷起,满是嘲讽,耳边隐约听到监斩说“吉时已到,开始行刑!”,没有害怕,没有留恋,刘翠脸上满是就解脱的笑容。

      她似乎看到了王田的音容笑貌,对她说着“翠儿,等着我来娶你……”

      ‘原来在临死之前真的会看到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刘翠安然的闭上了眼睛,等待这不公世的宣判。

      “不要!”

      “慢着!刀下留人!”

      电光石火中,法场左右两边同时冲出一人,一边衙役装扮,另一边正是王田。

      监斩连忙起身,迎了上前,王田也不顾一切冲到刘翠近前,不管不顾的把人按在胸前。

      “大人……”

      衙役在监斩耳边低语几句,监斩脸色几经变化,最后神色复杂的看着地上二人。

      “你可知擅闯法场是何等罪名?”

      “甘愿受罚。”

      王田眼不离刘翠黑黝黝的发顶,紧紧把人筛在怀里,已经打定主意共赴黄泉。

      “哼……你倒是情深义重的很,罢了,罢了,改为流放,即刻发派,你们好自为之吧……”

      监斩欣慰的摇摇头,带着一众衙役浩浩荡荡离去,只余下刚才报信儿的官差。

      “不宜耽搁,即刻启程吧。”

      取出备好的枷锁,给刘翠佩戴好。

      “哥,你……”

      看着亦步亦趋的王田,刘翠哽咽着开口。

      王田微微摇头,轻抚她被枷锁锁住的头,说道:

      “你在哪,哥在哪,今后咱们再也不分开了……”

      “可是……”

      “没有可是,哥是孤儿,你在哪家在哪,衙役大哥,咱们走吧……”

      酝酿了许久的风雪终于落了下来,浩浩荡荡,雪白一片,逐渐掩埋三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

      *

      “如何?”

      余多顶着风雪进门,顾洋起身迎了上来,一边帮他拍掉身上的霜雪,一边询问道。

      “改为流放,即刻出发,那个王田到是一路跟着去了。”

      顾洋叹了一声,缓缓拨弄炉火,明黄的火光悠悠打在他神色难明的脸上,如梦似幻。

      “先前想着帮她一把,可山上一忙起来便忘了,若是……”

      “说什么呢!”

      余多搓搓手,确认身上没有寒气之后,把顾洋拥入怀,轻轻勾一下他挺翘的鼻梁。

      “你又不是菩萨,浮世万千,悲苦亦数不清,一切自有定数,自渡便好……
      押送的衙役我打点过了,一路上他们不会难过的,到是有一点我没有料到……”

      在那恐怖的一天,顾江惊恐到极点的吼叫惊醒了熟睡的余多二人,鼻尖满是浓郁的血腥气,余多凝起冷峻的眉峰,把顾洋按回被窝,嘱咐他别出去,便自己出去查看。

      就算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的他,看着眼前景象,瞳孔也是一阵收缩,而跟来的顾河直接吓得两股战战,已经站不稳了。

      这个地方是不能住了,三家人收拾细软,马上离去,租了七嫂子家里闲置的院子,安置好孕妇之后,刘翠已经被带走。

      顾洋越想心里越是愧疚,余多自然看在眼里,宠夫至极的他,自然不会做事不管,和顾洋保证一定能保她一命之后便急匆匆出门了。

      等他到衙门之后,郡守却正在接见一个人,正是顾江,顾江把那天昏迷间听到的如实奉告,祈求郡守网开一面,饶她一命。

      “人死灯灭,死后自有清算,不如给活着的人一个机会赎罪……”

      顾洋轻轻呢喃,反问余多。

      “他真是这么说的?”

      看到余多点点头,顾洋若有所思。

      “倒真是意外了……”

      顾家发生惨案之后,幸存的顾老婆子已近疯癫,把自己关在主屋里死活不出来,任凭几个儿子怎么劝说都没法,若是动用武力,顾老婆子就死命的用头撞墙,念在母子一场的情分上,顾家三兄弟到是时常给他送些饭菜。

      可就在刘翠流放当晚,罕见的一夜大风雪之后,顾老婆子死在了主屋内,死状,像是吓破了胆……

      据言,主屋里,满是带血的抓痕,顾老婆子抓瞎了自己的眼睛……

      因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顾家一族,不准许顾大山父子四人埋入祖坟,只是寻了一处荒山,草草下葬。

      等要将顾老婆子和顾大山合葬的时候,一路上稳稳当当的棺木,绳子断裂,怎么也抬不起来,由村里老人做主,寻了另外一片荒山,重新起了一座孤坟,这才平安下葬。

      而顾家老宅,自那晚开始,夜深人静时,总是会闹出动静,久而久之,周围的邻居也都迁走了,西凤村西北角,快速荒凉下来……

      *

      时间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任何所谓不可磨灭的痕迹,最终都会被时间冲淡。

      年关将至,距离顾家惨案也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日子从开始的惊恐,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从看到顾家人都如避蛇蝎,到现在和睦相处,周围的邻居也仅仅只用了月于而已,不得不感叹,人适应力的可怕。

      “在想什么?”

      韩淼一袭纯白夹袄,扶着已近临盆的肚子倚门而立,看着余多出神,呆呆的把茶水倒溢而不自知。

      “唔……”

      余多摇头,两下收拾好桌面。

      “再想三哥?”

      韩淼一步一低头,小心的挪到桌子旁,余多搀扶他坐下。

      “没有……”

      余多矢口否认,给韩淼倒了一杯白水——顾洋说过,孕妇喝茶水对胎儿不好。

      “骗人,你只要一想三哥,唇角总会挑起来……”

      余多愣了一下,抬手想要摸摸最嘴角,抬到半空,还是放下了。

      “也没有什么,就是……顾洋最近有些……奇怪……”

      “嗯?三哥怎么了,看着挺正常的啊。”

      韩淼端起杯子,握在手里暖手,自从怀孕以来,她变得怕冷的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每天也不睡懒觉了,准时起来跑步,说是要锻炼身体,以前分明不吃蛋黄,现在总是闭着眼生吞下去,还有就是啊……”

      余多顿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前几天,非要吵着喝牛奶……现在从哪里找呢……”

      “噗……我说前几天三哥鬼鬼祟祟的叫顾河干什么,哦……最后好像是找了些羊奶来着……”

      余多满脸无语的表情,“真不知道他在折腾什么”。

      韩淼瞅瞅余多,上下打量一番,若有所思。

      “三哥……不会是想长个儿吧……”

      余多僵着一张俊脸,他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多时前,顾洋花重金打了一个浴桶,足够两个人一起洗,当晚就拉着余多要洗鸳鸯浴。

      因为是冬天,也没有洗澡的地方,清理起来很是不方便,他们那啥的次数急剧减少。

      打好了浴桶,天黑的没等到,顾洋就猴急的跃跃欲试,自然是好一番纠缠,陌生的滋味,让解锁新技能的两个人欲罢不能……

      余多扶着浴桶站立,顾洋从身后筛住他精壮的腰身摇摆,因为两人略微的身高差却有些力不从心……

      他好像做了什么什么不得了的事儿……

      他记得,意乱情迷的自己深处颠簸,不能自已,可总觉得差了点……

      于是,屈膝而立,回头吻去顾洋脸上汗滴,好像叫他“小矮瓜”来着……

      余多终于想起是为什么,罪魁祸首脸上晕起一片不甚明显的红霞,尤其是在韩淼面前,又多了一丝尴尬。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真的被我猜对了?”

      韩淼顿时扶着肚子轻笑起来。

      “哎呦,不行了,笑的我肚子疼,三哥也太可爱了吧,哎呦,真的是……”

      虽然韩淼并不知道细节,只是猜测出了结果,可余多还是觉得无地自容。

      “哎呦,真的开始疼了,怎……怎么办?”

      韩淼肚子一阵有规律的运动,而后便是无边的阵痛,余多第一时间抱起人送到早就布置好的产房,顾家三兄弟听到动静,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幸亏早有准备,虽有忙乱,不时有小插曲,一切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产婆进去一个时辰,顾河就在门前整整走了一个时辰,因为着急加上火,短短的时间,嘴边冒起了几个血泡。

      直到一声响亮的啼哭响起,顾河差点晕过去。

      “恭喜,恭喜,是个儿子,母子平安……”

      稳婆一脸笑意的走出来,直夸韩淼是个有福气的,这一套流程下来,也才用了一个时辰,顺利的不行,她没费什么功夫,喜钱又拿的痛快,自然高兴,免不了说一些吉祥话,直夸的顾河找不着北了。

      “愣着干什么?起好名字了吗?”

      说了两三遍,顾河才反应过来,直直看向顾洋。

      “三哥,你给起个名字吧……”

      产房门口正对着一片翠绿的松林,在一片银装素裹里很是显眼。

      “那就叫长青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