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夫亦倾城[重生]

作者:碧海笙明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就算是再不愿,这件事情也算是尘埃落地,任顾家再怎么不满,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也就认下了。

      两家敲定了日子,考虑到两家的孩子都不小了,打算尽早完婚,就定在秋收后,正好忙碌之后,大家都有了空闲。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顾洋平底一个跟头,把自己摔傻了,在床上人事不省的躺了三天,顾家人心疼银钱,只是找些赤脚郎中,半吊子医士开些汤药吊着,等到七天之后,人终于清醒过来,却发现傻掉了,像是个五六岁的孩子。

      顾家人一时间都傻眼了,悔不当初,后悔的不是害了自家孩子,而是顾洋这样根本不能去酒楼上工,家里重要的经济来源就这样断掉了……

      掌柜的很是看中顾洋,总觉得别的人用的不称手,最后一次来看过顾洋,发现他傻掉了之后,还是留下了一两碎银,没有理会顾家人想让其他兄弟顶替顾洋的想法。

      余霜这时候如果一往无前的嫁过来,照顾顾洋,也不失为一段佳话,说不定还能让人高看一眼。
      可是在确定顾洋确实傻了,并且恢复的希望很是迷茫之后,立马闭门不出,以前一天往顾家跑八趟,刷存在感,讨顾家两位老人喜欢的劲头一下子没了。

      余家想要息事宁人,顾家自然是不答应,两家人开始没完没了的扯皮,几乎从亲家变成了仇家。
      今天顾老头儿带着老伴儿还有大儿子,二儿子以及大儿媳二儿媳,就是为了做个了断。

      *

      两家人你来我往的已经过了几招,虽然继母牙尖嘴利,彪悍异常,可是好虎架不住群狼,顾家婆媳三人也都不是善茬儿,渐渐也有些招架不住。

      余多也算听了个大概,事情始末连蒙带猜他也知道了个差不多,对此并不做任何评价。

      “娘,你忍心把我往火堆里推吗?你把聘礼还给顾家好不好?”

      梨花带雨的余霜又从屋里爬了出来,苦苦哀求哀求继母。

      “爹爹,我求求你,你不是最疼霜儿的吗,你把钱还给顾洋好不好,你就忍心看着我下半辈子和一个傻子生活在一起?我才十八!十八!剩下的几十年你要我怎么熬啊!爹,女儿给你磕头了……”

      余霜重重的磕在地上,额头迅速泛红,余老头连忙扶住闺女,心疼的揽进怀里。跟前长大的闺女,心尖尖上的人儿,他怎么舍得她受委屈。

      “罢了,老顾哥,这件事情是我们不地道,我这就把聘礼还给你,改天定领着小女上门赔罪,别伤了咱们四十年的和气。”

      顾家人脸色这才好看起来,比起给傻顾洋找个媳妇儿,还是十两雪花银看着顺眼。

      “你去把钱取出来吧。”

      家里的银钱一直都是继母在藏着,余老头示意继母去把银子取来。

      余明和母亲的脸色在听到余老爹松口之后,齐齐色变,尤其是余明,小脸煞白,先前看戏的闲散态度荡然无存。

      “爹,你也说了,这件事情是咱们家不地道,顾洋哥先前对咱们家那么好,咱们怎能做这样的事情,而且顾伯伯一家这么喜欢小妹,嫁过去也一定不会让他受委屈的,何必……”

      先前说的还有点谱儿,往后那就是在自己骗自己了,顾老头子精于算计,冷漠无情;顾家老婆子吝啬刻薄,兄弟不睦,妯娌不和在十里八村那都是响当当的,余明明显这是把自己亲妹子往火坑里推。

      “就是,老余,你要不要……”

      继母一想到自己和儿子做的好事情,一时也是心虚无比,动摇了一阵,还是狠下心来打算牺牲掉女儿……

      “你们就是这么当娘亲和哥哥的?你去不去?”

      最后一句是对继母说的。

      “好,那我自己去。”

      “谁去也没用,家里没钱!”

      话都说开了,继母到是不心慌了,直接坐在凳子上,眼不眨的看着一脸错愕的余老头。

      “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能不疼她!可是……可是……明明也到了娶媳妇儿的时候,我已经给他说好了,打算秋收后就嫁过来,确实是没钱了啊……”

      都是女人,想到女儿日后水深火热的日子,在硬的心肠也有些悲戚,语气也有些放软。

      “娘……娘……我是你闺女啊……”

      余霜有些不敢置信,他不相信一直对她很好的娘亲,会为了哥哥的亲事儿牺牲掉她,肿着一双凤眼,眼泪涟涟的直视着继母。

      “我怎么就不知道你给余明定下了婚事?你也给了人家十两礼钱?”

      “哼!”

      顾家人听到余老头这么说,冷哼一声,又想到了余老婆子不要脸的行为,心头火起,不过到底是到是没有插嘴人家的家务事。

      继母不敢看女儿委屈的模样,亦不想去看丈夫失望至极的眼神,呆呆的注视着脚尖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说!”

      极度愤怒之下,余老爹又有了当年说一不二的气势,有了余多记忆里的影子。

      “四两……”

      继母吓得一个哆嗦,双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抓紧大腿边的衣服。

      “那剩下的呢!”

      余老爹声嘶力竭的叫喊着,脸色不善的盯着那母子。

      “我……我……”

      任余氏巧舌如簧,在铁打的事实面前也无能为力,“我”了半天也没有个所以然。

      “爹!我可是家里的独苗苗!我的婚事你可不能反悔,我非她不娶!”

      “你住嘴!”

      余老爹心里还想着余多,下意识看他一眼,除了一副风淡云轻,并没有别的表示。

      余明梗着脖子,不服输的看着余父,一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样子。

      “哥……”

      余霜满脸的不敢置信,她不是不知道农家重男轻女,只是家里母亲哥哥都对她很不错,这也是她向小伙伴们炫耀的资本。

      余霜一直以为自己和那些被家里“mai”出去的小伙伴不同,没想到她也逃不过这相似的命运……

      直到今天,她才像是重新认识了家里人一样。

      “妹妹,你也别怪哥哥,你也知道家里的情况,我是是在没有……”

      “你住嘴!我问你呢!剩下的钱呢!”

      余老爹没有在听儿子辩解,后一句明显是对余氏说的。

      “花了。”

      “都花了”

      余老爹明显不相信,声音满含质疑。

      要知道农家,六七口的人家,一年的开销也超不过二两银子。

      “花了!都花了!”

      余氏突然大叫起来!被余老爹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家里什么条件你难道不清楚

      吃穿用度哪一个不用花钱

      女儿的嫁妆,儿子的聘礼你给攒下几分

      我不疼女儿?

      都是我身上掉下拉的肉!

      我怕女儿到顾家受委屈,给她置办了三两的嫁妆,留了一两的压箱底儿的救命钱……

      剩下的钱,都给你买药了……”

      余氏狠狠地盯着有些动容的余老爹。

      “你自己没本事,现在到来怪我你但凡要是能给儿女们攒下点儿家底儿,我至于卖女儿吗!

      霜儿啊,我苦命的女儿,娘本想着你跟了顾洋,也算是脱离了苦海了,谁知道临了出了这样的事情!
      可是,可是你哥哥的亲事是娘废了老大的力气才定下的……
      你们都说我的不是!那你们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是看着你活活病死看着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儿还是把女儿推到火坑里你说啊!”

      “我……我……”

      余氏一阵哭嚎,说的都是实情,余老爹就是有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

      “顾老哥,让你看笑话了,我这里只有五两银子,剩下的我就算是砸锅卖铁都会还给你的,这两
      个孩子的婚事就作罢了吧。”

      余老头攥紧手里余多给他的银钱,收拾好情绪,去和顾家人打商量。

      “老余,既然已经到了今天这般田地,钱,你今天是一定得还的,至于你是砸谁家的锅,卖谁家的铁,我也管不着,且无论你拿到哪里去说,我们顾家做的都不过分……”

      对于余家的笑话,顾家看的津津有味,毕竟农家消遣的方式少得可怜,以至于低矮院墙外早就围满了看热闹的村人。

      “哎……”

      余老爹叹了一口气,像是极不情愿的走向余多。

      “余……多,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

      你还有没有……”多余的银钱。

      剩下的话余老爹没有好意思说出口,面对余多,他的感情很是复杂。

      “没有。”

      余多回答的很是干脆。

      “爹。”

      老二媳妇米雪,一脸的精明相儿,瞅着余多,眼内异彩连连,俯身在顾老头耳边耳语几句,顾老头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余老弟,其实你也不用这么不舍,其实你也知道,我们家三儿确实是痴傻了,像个五六岁的稚童一样,到底是做人父母的,我们只不过就是想找个人照顾他而已,是男是女其实无所谓,要是你愿意的话……”

      “荒唐!顾大山,你怕是欺人太甚!”

      余老爹一下子就怒了,他虽然疼爱余霜,可是余明确是他的命根子,动不得的存在!

      他压根没反应过来,其实余多也是他的大儿子。

      “你个老不要脸的东西,你做梦!”

      余明顿时就怒了,张牙舞爪的就要教训顾大强。

      可是顾家两个儿子像山一样站在顾大山身后,一瞪眼,余明顿时就怂了,正好他娘在拉他,顺坡
      下驴的到了他娘身后……

      “要发火也轮不到老余头你啊!”

      顾大山一瞪眼,语气颇为不善的说道:

      “难道我们家的真金白银就要打水漂不成?你们家要给我出个人,照顾我那个傻儿子,也得给我干活,就当是还债了!你要是还不答应,我就报官,说你们家骗婚!”

      说着顾大强一把抢过那五两银子,在余老弟耳边低低说道:

      “余老弟,你可不止一个儿子,你可想清楚了……
      这是五两,剩下的我给你一笔一笔记着,你慢慢还……”

      按照余家这个情况,能收回来一半的钱儿,已经是超出顾大山的预期了,他其实并不希望余霜来顾家,这小妮子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顾洋又是个痴傻的,到时候闹出什么流言蜚语,就得不偿失了,相反的,要是能把余家这个离家多年的大儿子给“MAI”了来,那可是现成的好劳力……
      顾大山心底的算盘打得“噼啪”作响。面上一派成竹在胸。

      “再说,余老弟,我没记错的话,余多已经二十六了吧,可是岁数不小喽……”
      确实,古代确实早婚,别人像是余多的年纪,儿子怕是都七八岁了……

      “而且,上过战场的人,那可是沾过血腥的……”

      后面的话,顾大山没有说完,余老爹的肩膀还是瑟缩了了一下,周围看热闹的人,看向余多的脸色也有些迟疑……

      把这里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的余多,深觉自己回来就是个错误,还不如进入深山,潦草这一生……

      “再说,大侄子到我们家,只是去和顾洋做伴儿,我们家花五两银子雇用大侄子一辈子,到哪里都说的过去了吧!

      乡亲们,我们顾家做的够意思了吧!你们说是不是啊!”

      周围的乡亲们顿时嘈杂一片,七嘴八舌说什么的也有,大抵都是一些夸顾家的话,偶尔还有一两句劝慰余家人的话。

      “再说,你们余家以后要是不满意,等有了银钱,把人领走便是!我们家大不了在花五两银钱再雇一个人就是了!

      我们也不会干涉大侄子娶亲……”

      顾大山填了最后一把火,果不其然,余老爹都开始迟疑起来。

      话都是挑好听的说,顾家人愿不愿意放人先放一马,余家能不能来赎人就是一个未知数,顾大山打得一手好算盘!

      “余多,你看家里这个情况,你弟弟还小,你就委屈一下,先去照顾顾老三几年,好不好……”
      余老爹满是祈求的看向余多。

      一脚蹬开他,扬尘而去!

      “你是爹的儿子,爹一定会保护好你!爹一定会快快攒钱,把你接回来的……”

      收脚,站定。

      “你是爹的儿子,爹一定会保护好你……”

      熟悉的话语,和记忆深处一模一样,这句话是余多童年活下去勇气的来源,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让他不由自主的去相信,明知道渺茫,还是愿意去一试……

      “就当爹求你了!”

      老余头又一次重重跪在了他面前,周围的村人也开始对余多指指点点,余明余霜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和记忆中一般无二,嘈杂的议论、指责声把他淹没……

      “唔……”

      余多后脑一阵发胀,眼前一片模糊,旧伤未愈的脑袋再一次发作了,似乎比以往还眼中几分……

      余老头一张一合的嘴里说着什么,余多已经听不真切,脚下有些悬浮。

      “多多,爹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你等着爹去接你……”

      这是他离家是顾老头最后一次和他说的话,他铭记在心,从不曾忘记,而今居然又听到了……

      余多鬼使神猜的点了点头。

      顾大山见状大喜,请看热闹的先生草草起了文书,余多以为这是他参军的时候,毫不犹豫按了手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